No menu items!

    报考记者须”深入贯彻习思想” 媒体人:无冕王成太监

    资料图片:2022年10月19日,在北京举行的中共二十大记者媒体会,一名记者拿着封面上印有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形象的杂志。美联社

    中国有关部门近日出台新规,要求在预计今年七月实施的全国统一记者职业资格考试中,”深入贯彻”习近平思想,以及落实党管宣传、党管意识形态、党管媒体等。有评论认为,此举赤裸裸摧毁新闻自由,中国媒体已完全成为党的宣传机器。

    中国国家新闻出版署及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去年12月30日发布通知,今年7月将实施“新闻记者职业资格考试办法”和“新闻记者职业资格考试实施细则”。该通知第一条规定,“为深入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二十大精神,坚持和加强党对宣传思想工作的全面领导,落实党管宣传、党管意识形态、党管媒体的要求,加强新闻采编队伍管理。”

    该“办法”指出,新闻记者职业资格考试实行全国统一考试制度,新闻编采人员必须参加考试,合格才获发记者证;考评其是否具备从事新闻采编所必需的政治素养、业务能力和职业道德。

    报考记者必须拥护共产党 学习宣传习思想

    和民主国家追求媒体是监督政府第四权、新闻自由是记者天职背道而驰的是,该“办法”指出,报考者必须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认真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坚决贯彻落实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坚持正确政治方向、舆论导向。

    在北京,习核心宣传标语悬挂在人行天桥上。(美联社图片)
    中国政府核发的新闻记者证每5年换发一次,每年验核一次,没通过就撤销。七种情形的人员则被禁止报考,包括受过刑事处罚的;被开除公职的;受党纪、政务处分期限未满的;被列入新闻采编不良记录并在限业期限内的;伪造学历、工作资历证明等。

    有不具名中国前记者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过去换证时须通过小规模考试,考的都是政治为主,不是新闻内容,新法基本上是培训记者怎么说谎。

    前中国媒体记者:新法是培训记者怎么说谎

    该名前中国记者说:“改成全国统一考试,管控力度应是空前高涨。新闻媒体是受打压最严重的阶层,不准说话、不准乱说话、不准说真话、不准说自己要说的话。当年还怀抱无冕之王的理想,到最后变成太监,新闻从业人员的悲哀,未来会更坎坷。我估计跟律师一样,动不动给你吊照。”

    自由亚洲电台采访到另一位曾在中国报道的不具名台湾记者表示,民主国家有志从事记者工作者只要向媒体应征或参加其考试,获录取即核发记者证。台湾相关政府机关根据媒体聘雇证明,即核发记者采访证。他曾和中国记者谈及此事,对方却支持政府考试能识别真假记者。

    该不具名台湾记者说:“不考外媒,只考自己国家的记者,这反映这个国家在管控尤其跟意识型态相关的东西和很多的习惯,他们自己的记者可能也不觉得有什么,可能很正常。对他们来说,加上有些人觉得可以防止假记者。但我的疑问是,你凭这考试不一定能防得了,他还能伪造记者证。”

    具中国采访经验台湾记者:中国“审批”作法扩及各领域

    该记者分析,中国政府对很多事情认为要有门槛、要把关和权力掌控的空间:“在很多国家,记者、媒体自由、舆论自由是连在一起。我们比较不可能去管控这块,因为谁来决定要考什么?什么叫做可以?这可能会很争议。但是在那个国家,他们不觉得这是有问题的。”

    报考记者必须拥护共产党 学习宣传习思想(RFA制图)

    北京时事评论人士华颇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记者证向来由中国国家新闻出版署统一发放,报社没有权利为记者发证,且国家对每个新闻单位的记者名额有限定,多的不给发。五年一次考核,如果犯了错、不符合党的方针政策,就剥夺了。

    对新规有关的全国统一考试,华颇说:“是一种加强吧,对于记者,恐怕思想意识更要加强,不能打擦边球了。只能说这点,再多也不好说了。”

    滞台中国异议人士龚与剑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分析,中国所有政府部门都姓“党”,特别是习近平讲究“斗争”,走毛泽东文革时期的回头路,当局以考试核证一把抓,掌握生杀大权作统治手段。

    滞台异见人士:胡温时代还有“异地监督”缝隙

    龚与剑曾因声援六四被判反革命罪送劳教,出狱后被派作合同制消防员进行维稳。他提到亲身经历,2009年地方党报记者发了一篇批评消防部门因延迟到火场,导致火势蔓延百姓受灾。消防领导看到新闻见报,当天马上发公函给报社和宣传部门,对记者进行指责。该报社被要求更新稿件,记者被要求到消防单位道歉,还被扣薪、降级,受到严厉处分。

    龚与剑说:“在一党专制下没有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在中国,有良知的记者混不下去的,最后记者变成所谓‘党的一条狗’,党指到那記者就咬到那,就好像胡锡进接盘子一样。”

    龚与剑感叹,中央严管媒体下,记者只报导所谓“正能量”,胡温时代虽是“铁屋子”,总还有一点点“负能量”存在的缝隙。当时流行“异地监督”,例如湖南的媒体去写广东发生的事,广东记者写广西的事,广西的写西藏、西藏的写湖南等,当时这怪现象就是,当地媒体对当地政府一片叫好,外地媒体反而会去写其他地方阴暗不公的事。

    他举例,湖南曾发生年轻女教师和男公务员谈恋爱后死去。死者父母认为女儿遭强奸后被杀害,一直保存尸体不下葬。当时湖南的媒体都不敢报,最后是广东的媒体刊出。

    龚与剑提到,敢写黑暗不公问题的媒体,如《南方周末》、《炎黄春秋》等,在2015年前后被整肃光了,敢接受外媒采访的中国维权人士如欧彪峰、谢阳等,很多也已被关进牢里。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