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特斯拉车主多地聚集索赔 门店称降价后销量翻倍

    核心提示:

    1.据凤凰网《风暴眼》不完全统计,截止到1月8日,全国特斯拉车主至少有数百人主动发起了与特斯拉上海、成都、长沙、苏州等各地交付中心、线下门店的沟通,要求特斯拉补偿损失。《风暴眼》暂未核实到有特斯拉车主获得任意形式的补偿。

    2.凤凰网《风暴眼》参与的上海车主召开的数百人线上会议里面,车主称他们甚至清楚无法获得赔偿,更多是为了向特斯拉表达委屈和不满。用户的这种愤怒情绪有可能被利用,成为商业攻击的工具。

    3.比亚迪员工被疑是西安车主聚集索赔事件的组织者,车主称,比亚迪现任西安某项目经理,此前为某车企的公关经理,组织了西安“委员会”,策划方案,召集车主在特斯拉交付中心聚集。该员工称其为家庭权益,是个人行为,与供职公司无关,该事件仍存在较多疑点。

    4.多地车主索赔事件对特斯拉的实际销量影响可能有限。特斯拉工作人员向凤凰网《风暴眼》透露,降价首日特斯拉全国提车量超1万台,周末两天,该市每天提车量均超过200多台。今天modelY的提车周期从1-4周,提高到了2-5周。这说明订车的人还在快速增加。

    凤凰网《风暴眼》出品

    作者|季倩

    编辑|张涛

    2023年1月6日,特斯拉中国再次降价,Model 3 、Model Y降价幅度从 2 万元-4.8万元不等,引发全国多地车主聚集索赔。

    这不是特斯拉第一次爆发舆情危机,但线上线下同时进行,响应人数如此之多,声势如此浩大的局面,较为少见。

    据凤凰网《风暴眼》不完全统计,截止到1月8日,全国特斯拉车主至少有数百人主动发起了与特斯拉上海、成都、长沙、苏州等各地交付中心、线下门店的沟通,要求特斯拉补偿损失。

    提车一天损失2.9万

    1月8日下午,特斯拉 上海 某门店,与销售沟通赔偿的特斯拉车主韩乐闷闷不乐地走出了店门。

    他告诉凤凰网《风暴眼》,他是2022年12月27日定了一台ModelY后驱版,试驾后,销售多次打来电话,称如果现在不提,等到年后再提没有国补,他问过销售,有没有可能降价,销售告诉他,这是历史最低价,短时间不会再降价。

    销售多次打开电话催他提车,信了销售的他,于1月5日提了车,然而隔日却收到了特斯拉降价的消息,联系门店希望退差价,却被告知无法给予任何赔偿。韩乐认为自己是最亏的那类车主,提车一天,损失2.9万元。

    高迪和韩乐与大多数车主的经历类似,他12月10 日 购买的的特斯拉3 后驱版,本计划2月份提车的 他,称 一直 被销售 催着最后在12月24日提了车,结果 刚上牌照还不到半个月就降价3.6万元 ,他 要求赔偿损失或者赠送fsd ,但目前为止,二人的诉求均没有被满足。

    凤凰网《风暴眼》在特斯拉2022年10月那次降价后曾与北京、上海、杭州、郑州等地多位特斯拉销售人员约试驾,此后,多位销售密集打电话催促提车,12月份的时候,一天甚至会收到2个以上的电话。

    话术均是“应该不会再降价”、“历史最低价”、“补贴很快会取消”、“现在买最划算”这种说法,这与车主描述的内容基本相符。

    “现在买最划算”这种说法确实容易让车主感到被欺骗,类似“年终福利末班车”的宣传标语密集出现在销售朋友圈中,韩乐认为,这属于虚假宣传。

    图|特斯拉宣传广告:“年末福利末班车”

    对此,这些销售感到非常委屈,“我们真的不知道要降价,收到降价邮件的时候,我们也很懵,这是总部的决定,我们也没办法。”其中一位销售向我们透露,甚至他自己也在元旦前提了车,如果知道降价,自己肯定也会先等等。

    如果以后再降价呢?会给补偿吗?“应该不会了,应该是历史最低价了”,但目前没有销售敢给出承诺,以后还会不会再降。

    有特斯拉车主联合签字盖手印 拟了协议,赔偿诉求是希望获赔10万公里超充,退差价,弥补ERP。

    多位分析人士认为,车主提出的诉求,价值可能超过10万元,得到这些赔偿的可能性比较小。成都太古里特斯拉体验店也对外表示,没签任何保密协议,没有任何补偿方案。

    目前,凤凰网《风暴眼》暂未核实到有特斯拉车主获得任意形式的补偿。

    定价自由与消费者保护之争

    特斯拉宣布降价当日,特斯拉对外事务副总裁陶琳就给出了回应,“特斯拉价格调整是从‘第一性原理出发’,坚持以成本定价。”

    某种程度上,特斯拉言行一致,甚至每次降价的时间节点都能几乎能一一对应。

    2019年2月,Model 3上线中国官网,入门款售价37.7 万,高性能版 52.2 万,算上购置税,落地价在40 万-60万。

    2020 年元旦,Model 3 大降价,Model 3 整车只需 30 万。当年10月,搭载宁德时代磷酸铁锂电池的标准续航Model 3 上线,价格降至 24.99 万。

    2021年元旦,Model Y 上线中国官网,同年10月,售价 27.6 万的国产 Model Y 标准续航版上架。

    2021 年开始,以动力电池为主的原材料等成本上浮,特斯拉连续6次涨价,各车型相较历史最低价上涨了 4 万。

    2022年10月,特斯拉宣布对中国大陆地区在售Model 3及ModelY进行调价,下调区间在1.4-3.7万元,继多次涨价后首次大幅度降价。

    凤凰网发现,特斯拉几次宣布降价,时间几乎都是在元旦、国庆节这两个节点,如陶琳所言,按成本定价。产品价格变动确实是正常的市场行为,不仅在车企出现,也出现在其他行业。特斯拉跟其他行业一样,有定价自由。

    然而,降价虽是正常商业行为,但也真实伤害到了用户的感情,伤害了用户对品牌的信任。

    索赔事件

    对特斯拉销量影响有限

    刚提车就降价来讨说法的人几乎出现在全国各地的特斯拉交付中心,然而,多地车主索赔事件对特斯拉的实际销量影响可能有限。

    特斯拉一中层人员向凤凰网《风暴眼》透露,降价首日特斯拉全国提车量超1万台,周末两天,宁波市每天提车量均超过200多台。

    反而是其他品牌的销量受到了一些影响,一小鹏汽车销售向我们透露,有刚在自己这里试驾过已决定购车的顾客,周末转而购买了特斯拉。

    比亚迪、理想、蔚来等车企销售也表达了类似的担忧,同在一个商场,其他门店门可罗雀,人都跑去了特斯拉,“抵不过人家便宜,我们也没办法,(降价)这个东西,我们担心也没用,流失(顾客)大家都在流失,做好本职工作就好了。”

    凤凰网《风暴眼》实地调查发现,降价后,多个特斯拉门店称人流量、成交量翻了数倍。

    1月8日,凤凰网《风暴眼》来到浙江宁波市某特斯拉门店,该门店的每一辆车都围满了看车的顾客,以往这里预约试驾几乎不需要排队,但现在,即使是成交意向明显的顾客过来,也需要先排队,人流量最大的时候,销售能分配给每位顾客的时间几乎只有几分钟。

    图|凤凰网科技摄

    工作人员向我们介绍了该市降价前后的市场情况:降价之前该市交付中心还有少部分现车,降价第一天全部被提走,现在订单排到了过年后,model3还有现货,model Y则需要等1-4周。

    1月9日,该工作人员告诉凤凰网《风暴眼》,今天modelY的提车周期从1-4周,提高到了2-5周。

    这说明订车的人还在快速增加。

    比亚迪员工

    被疑是西安聚集事件策划者

    1月8日,一位名叫小鱼的特斯拉车主曝光,西安车主聚集索赔事件的组织者,竟是一位比亚迪在职员工。

    这位车主称,比亚迪这位现任西安某项目经理,此前为某车企的公关经理,组织车主在特斯拉交付中心聚集,策划方案,组织“委员会”,并组织线上会议。

    该策划方案提出的地点、形式、诉求、注意事项等内容,与多地车主透露的策划方案,除地点不同外,有较多相似之处。

    有车主因此认为自己被利用,并建议特斯拉报警。

    比亚迪这位工作人员在微博上回应了此事,称其为家庭维护自身权益,是个人行为,与供职公司无关,不存在诋毁、黑化特斯拉的情况。

    网友对这位比亚迪员工的说法提出了不同意见。

    支持这位比亚迪员工的网友表示,比亚迪的人就不能买特斯拉吗?就不能维护自身权益吗?小米、华为、荣耀的员工买苹果,不可以吗?

    持另一观点的网友则质疑,比亚迪这位员工目前并未替其“属于个人行为”的说法提供任何有效证据,比如提供购买凭证等,也就是说,他和家属是不是特斯拉车主还有待证据证实。

    网友另一个有疑问的点是,在公司风控方面,比亚迪对员工管理有没有相关规定?该员工组织多人在特斯拉交付中心聚集前,有没有提前告知过公司?

    一位前传统车企公关向凤凰网《风暴眼》透露,公关代表公司对外的形象,于公于私,公开组织攻击友商的行为都是伤害自己职业道路的行为,做过公关的人一般都有这个基本认知。“做过公关的车企员工,更应该理解车企价格调整属于正常市场行为,比亚迪也降过价,是不是比亚迪车主也可以效仿这位员工的行为,维护自己权益呢?”

    资深车评人韩路指出,这种群的群主,身份是非常敏感的,作为一个有业务竞争关系的车企员工,更是敏感中的敏感。资深车评人袁启聪则质疑,该员工的身份会不会有动机上的私货?

    目前,此事还没有定论,《风暴眼》在1月8日向比亚迪和特斯拉分别求证,截至发稿前,双方对此事均无回应。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