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江西高中生神秘失踪86天:家庭的剧变与“另一个他”

    1月7日,江西警方发布铅山县致远中学15岁高中生胡鑫宇失踪事件调查进展情况的通报。

    通报称,公安机关高度重视,去年10月15日接到报警后即组织开展调查搜寻工作,未发现胡鑫宇在校内被害、自杀、发生意外的痕迹证据。综合现有信息指向胡鑫宇系自行离校,目前正在全力查找中。

    ▲胡鑫宇家属发布寻人启事。

    2022年10月14日,15岁少年胡鑫宇在学校神秘失踪,只留下一段宿舍门口的监控画面。截至目前,他已经消失了86天。

    消失的少年

    去年9月,江西铅山县少年胡鑫宇考入致远中学,并获得了学校奖励的1500元奖金。据江西省上饶市公安机关2023年1月7日发布的通报称,胡鑫宇就读致远中学后,多科测试成绩在班级排名中下,本人曾向老师同学表示学习吃力、压力大,注意力难以集中,存在睡眠问题、休息不好,想回家。胡鑫宇曾多次在书本、笔记本上写下了失眠、失落、想回家等文字内容。

    胡鑫宇妈妈李女士接受九派新闻采访时表示,入学后自己仅与儿子通过两次电话。第一次是在9月27日,胡鑫宇主动给她打了电话。“妈妈,我有点儿想哭。”在这次通话中,胡鑫宇表露出心情沮丧,李女士追问过原因,并未得到回答。胡鑫宇与妈妈的第二次通话是在10月9日,这也是李女士与儿子的最后一次通话。此次通话是因为快递到了,胡鑫宇需要打电话给哥哥。

    据李女士回忆,胡鑫宇是一个懂事、话不多、喜欢和朋友一起跑跑步、偶尔和自己开开玩笑的人。李女士提到,自己曾问儿子是否需要陪读,胡鑫宇对她说:“妈妈,我不要你陪读,如果需要的话,就等到明年。”

    上述通报还表示,去年国庆节前,胡鑫宇与同学聊天时曾谈论可以从睢园围墙一角翻越出校等内容。10月11日地理测试成绩公布胡鑫宇排名全班末位。10月12日、13日,胡鑫宇曾多次到宿舍楼三楼阳台观望睢园及校外树林山岗方向,并邀请同学去睢园。10月14日,胡鑫宇上课时总是低着头,看着课本发呆。

    ▲去年10月14日17点49分胡鑫宇出现在宿舍楼道。

    另据10月14日视频监控显示及调查证实,胡鑫宇下午下课后到食堂用餐,晚餐后17时40分独自回到306寝室短暂停留,后上到五楼阳台停留2分57秒,往睢园和校外树林山岗方向张望;

    17时45分走出宿舍楼,打篮球的同学与其简单对话,监控显示其往睢园方向走去;

    17时49分胡鑫宇再次返回宿舍楼,未回寝室,17时50分到达五楼阳台停留13秒;

    17时51分30秒胡鑫宇从宿舍楼走出后,打篮球的同学再次与其打招呼,并看到其走上睢园台阶;

    17时51分58秒在睢园方向离开视频监控范围之后再未发现胡鑫宇轨迹。

    家属的疑惑

    胡鑫宇失联后,包括江西省公安厅、上饶市公安局、铅山县公安局三级警方均介入调查。

    去年11月11日上午,胡鑫宇父母、舅舅及另外一名亲戚4人来到其律所,要求律师为他们代书,撰写控告信。控告信标题是《疑似江西校园埋尸案,请求刑事立案侦查》,要求事项包括三点:第一,请求铅山县公安局立即对胡鑫宇涉嫌校园被害案进行刑事立案侦查;第二,请求铅山县人民检察院对胡鑫宇涉嫌校园被害案立案监督;第三,请求上饶市公安局对胡鑫宇涉嫌校园被害案进行督查,必要时指定异地公安管辖。

    2023年元月1日上午9点左右,当地警方和胡鑫宇亲属就最新的调查情况进行了会见沟通。据媒体披露,对于胡鑫宇的失踪,在这次会谈内容中,其实并没有实质性进展。

    按照警方的说法,他们对胡鑫宇周边人士进行了走访,有学校老师亲友等,形成了大量的笔录。警方表示,胡鑫宇可能是有厌学情绪,自行出走了,但目前尚未发现孩子的具体去向和下落;

    对于家属质疑学校监控视频被删减,警方称通过监控的设备生产商海康威视技术人员鉴定,表明视频未被删减;

    针对网络流传的众多猜测,如胡鑫宇消失与学校老师相关,被车辆带出学校等说法,警方称已经逐一排查,未发现有价值的线索;

    另外,警方还认为,关于胡鑫宇的失联,目前排除了学校相关人员的犯罪嫌疑。

    1月5日,胡鑫宇妈妈通过视频发声,恳请立案,“我家鑫宇在学校被害,我恳请公安恳请政府要立案,我孩子不是送去学校送命的呀!”

    ▲胡鑫宇妈妈发声恳请立案。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7日,上饶市公安局官方微信发布《致网民朋友的一封信》,公开信表示:“公安机关高度重视,成立省市县联合工作专班,在上级机关的指导和兄弟省份公安机关的支持下,全力以赴开展调查搜寻。经全面细致调查,目前未发现胡某宇被侵害的违法犯罪事实,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等法律规定,未立为刑事案件。公安机关将继续全力查找胡某宇。”

    剧变的家庭

    据潇湘晨报报道,胡鑫宇一家居住上饶市铅山县永平镇排上村。今年56岁的父亲胡跃良和54岁的母亲李连英育有两子,大儿子30来岁,小儿子胡鑫宇今年15岁。胡跃良夫妻俩早些年主要以种地为生,后来胡跃良至永平镇上当搬运工,李连英则至福建打工。胡鑫宇的舅舅李先生也一直在福建工作。

    1月1日,李先生曾赶回铅山县与胡鑫宇父母同警方会面。1月7日,李先生已回到福建,而胡鑫宇父母仍待在老家。

    ▲2022年暑假,母亲李连英和胡鑫宇的合照。

    据李先生介绍,他走时特地叮嘱姐姐李连英,让她少看手机,少上社交平台,“谣言太多了,难辨真伪,我们看着都很难受。”

    1月2日,李先生去到姐姐家中时,最大的感觉就是冷,家里没有取暖的炉子或电器。

    在老家时,李先生也陪姐姐及姐夫去了他们的菜地。由于几个月没打理,地里已长满了荒草。胡跃良夫妻俩以往都是吃自家菜地里的菜,现在只能在流动车贩处购买食物。好在邻居们都很热心,时不时会给他们送些菜来。

    另一个“胡鑫宇”

    因为胡鑫宇案广受关注,当地另一起寻人事件也被媒体发掘出来:铅山县女孩杨紫仪11年前于上学路上失踪,至今未被找到。

    在致远中学门口,杨紫仪的母亲徐小琴好几次见到胡鑫宇的父母,胡母总是哭倒在地,声音嘶哑,胡父眉头紧皱,沉默不语。

    徐小琴想到了11年前的自己。这些年,徐小琴跟着寻子家长杜小华,去过北京、山东、福建……2022年起,她开始在短视频平台上直播,一遍遍举起寻亲海报,讲述女儿的情况:“她身高1米56,穿37码的鞋,相貌特征是,头发发黄,单眼皮,两个大酒窝,右腿有一块硬币大小的胎记……”

    ▲徐小琴跟着杜小华一起寻子。

    2011年5月17日早上6点不到,徐小琴像往常一样出门买菜。她在亲戚的公司里干活,帮忙买菜、洗菜、端菜等。出门时,杨紫仪还在房间睡觉。

    等到中午快12点,杨紫仪没来公司吃饭。徐小琴给她打电话,关机了。她到学校接女儿。老师说杨紫仪没来学校。她给孩子奶奶、表姐打电话,都说没见到人。

    徐小琴慌了,满大街找。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就是不见人。她报了警。

    姐姐扶着她,从小吃店、河边、车站找到网吧,找了一整晚,最后走不动了,她瘫在地上哭。

    民警后来告诉她,那天杨紫仪跟同学约好早上去吃烫粉,6点20分左右到了同学家,同学妈妈说,她女儿说今天不是班主任的早课,要晚点去学校,让杨紫仪先走。大约五六分钟后,另一个女同学给杨紫仪打电话,让帮忙带包子。过了几分钟,女同学又打给杨紫仪,电话那端声音细细的,说她在做作业,挂了电话。再打过去,电话关机了。

    警方最后定位,杨紫仪消失的地方在同学家附近50米——那里挨着旺子源东路,离杨家不过三四百米,隔着两条街,路两旁都是商店。

    十一年过去,这条街道没有太大变化,两侧仍是四层高的楼房,只路口多了两个监控。当年,民警调取了附近农贸市场、超市的监控,没发现什么线索……

    十一年里,少女杨紫仪和少年胡鑫宇在铅山县相继失踪,他们到底去了哪儿,人们需要一个答案。

    上游新闻综合自 央视新闻 中新网 九派新闻 潇湘晨报 极目新闻 天目新闻等 图片来源/胡鑫宇亲属、潇湘晨报、澎湃新闻等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