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重夺”美国众议院?民主党可笑看共和党内斗风云

    1月3日,新一届美国众议院第一天开会,程序上第一件事就是要选出下任议长,以接替民主党佩洛西(NancyPelosi)的角色。由于共和党在中期选举夺得222个众议院议席,轻微越过218席的多数门槛,理论上众议院第一天开会将能平安无事地选出众议院共和党议长候选人麦卡锡(KevinMcCarthy),顺利地散会放假,跟同一天的参议院开会一般。而事实上,麦卡锡本人已提前进驻众议院的议长办公室。

    然而,在众议院大会接连3轮投票之中,麦卡锡也依然未能得到足够的共和党议员支持,最终休会作罢、来日再续。这是美国众议院自1923年以来首次有多数党候选议长未能在首轮投票当选,这一届的共和党议员和麦卡锡可算是创造了新的历史纪录。

    党内叛乱陆续有来

    在首两轮投票中,共有19位由极端保守共和党“自由党团”(FreedomCaucus)成员带头的议员反对麦卡锡担任议长;到第3轮投票,反对票数更增加至20张。虽然此刻已变成少数派的民主党几乎无望得胜,但他们的少数党领袖杰弗里斯(HakeemJeffries)在3次投票中的得票都多于麦卡锡。民主党的团结与共和党的分裂可算是相映成趣。

    虽然在投票的过程中,反对麦卡锡的共和党议员逐渐集中在另一个自由党团议员乔丹(JimJordan)之下,但乔丹本人却表明支持麦卡锡,因此从目前形势来看,共和党暂时也没有另一位可以比麦卡锡更能团结全党的人选。麦卡锡本人在投票过程之间就表明他会继续坚持下去,直至胜利为止。

    投票过程中,议员须逐一喊出其支持的议长人选名字。图中为众议院共和党会议主席史蒂芬尼克(EliseStefanik)为麦卡锡点算票数。(Reuters)

    由于众议院运作的必要条件就是先有议长,如果议长选不出,众议院将不能进行任何正常工作。“重夺众议院”可算是共和党在强差人意的中期选举之后的一个“安慰奖”。岂料“众议院重光”首日,共和党内斗就使众议院陷入停摆。

    自11月中期选举结束以来,麦卡锡已多番努力向党内极端份子妥协,希望得到他们的支持而得以顺利当选议长。根据1月1日发布的文件,麦卡锡已接纳了极端派的多种要求,包括禁止(民主党在疫情后好用的)遥距听证、禁止众议院僱员组成工会、容许议员投票将政府官员薪金减至零、建立新的委员会去调查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FBI)的“武器化”等等。

    其中,更值得留意的是,麦卡锡同意将发动“踢走议长”投票的门槛调整到5位,变相为未来共和党极端派议员向同党议长“逼宫”留下了非常方便的法门。

    不过,对此,自由党团的议员们还未满足,更要求麦卡锡将此投票的门槛降至1位,并承诺不会以共和党领袖的资源去左右共和党的初选。部分打着“反建制”旗号登上政治舞台的自由党团议员,更没有明确的要求,而只是一味反对麦卡锡本人当议长。例如佛罗里达州的格茨(MattGaetz)就表明,议长的正确人选也许不是像麦卡锡般一直寻求议长之位的人。

    即使麦卡锡最终能争取到同党党员支持坐上议长一职,未来也将要面对这些极端派的长期“反叛”。

    坚决反对麦卡锡担任议长的格茨(Matt Gaetz)。(Reuters)

    自作自受?

    来自民主党大本党加州的麦卡锡,本来是个愿意跨党合作的州议会议员。2007年当选国会众议院之后,一直在华盛顿共和党政坛扶摇直上,更曾与一众年轻同党自称“年轻之枪”(youngguns),把自己包装成有政策理念的新一代共和党领导人。

    然而,在奥巴马首届任期之中,茶党极端派在共和党兴起,一心当上议长一职的麦卡锡就走上“左右逢源”之路,两边讨好党内传统派和极端派。2011至2014年担任党鞭的麦卡锡,更一边为时任共和党议长博纳(JohnBoehner)为一个跨党立法拉票,另一边则在最后一刻投下反对票,向极端派招手。

    “左右逢源”与“两面不是人”往往是一个铜板的两面,如今麦卡锡应该对此有深刻的体会。

    2015年为势所迫退出党内议长角逐之后,麦卡锡在2018年后终于当上了众议院共和党领袖,只要共和党能重夺国会,他就是议长的当然人选。

    新一届众议院开会的第一天,佩洛西与早前在家受袭的丈夫一同到国会山。(Reuters)

    2016年后,麦卡锡也化身成特朗普的重要国会盟友,被特朗普多次以“我的Kevin”作亲切称呼。在2020年总统大选之后,麦卡锡也一度公开宣称“特朗普赢得了选举”,并带领共和党众议员支持特朗普争议选举结果的司法行动,更曾呼吁特朗普支持者“不要安静下来”。到2021年1月6日国会暴乱之后,麦卡锡依然投票反对确认拜登的当选。

    国会暴乱的确一度动摇了麦卡锡对特朗普的支持。在党内讨论之中,他曾表示将要求特朗普辞职;在暴乱后一周的发言之中,他又表明特朗普要对暴乱负上责任。

    不过,眼见国会暴乱并没有动摇共和党选民基本盘对特朗普的支持,麦卡锡很快就亲赴佛罗里达州海湖山庄(Mar-a-Lago)向特朗普负荆请罪、重修旧好。直至今天,麦卡锡竞逐议长,依然得到特朗普的背书。

    今天共和党内极端派的气焰,很大程度上就是由像麦卡锡这样为求权力不择手段的政客所造就的。此刻的恶果,对麦卡锡而言,绝对是自作自受。

    为了讨好极端派,未来的共和党众议院议长也许会在提升赤字上限、调查拜登儿子之类的议题上“剑走偏锋”,对民主党当局的执政而言并非好事。不过,从中期选举选民对共和党极端候选人的否定来看,众议院共和党人的极端走向将是其自取灭亡之途。从较长远的考虑而言,民主党绝对可以安心笑看共和党未来两年的内斗风云。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