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这对去世的夫妻,让我感受到疫情最残忍的真相

    1

    不觉间,才发现疫情放开已经有一个月了。‍‍‍

    当见面“你阳了吗”,变成“你还咳吗”;当各地进入不同程度的感染高峰;

    当刷屏多日的奥密克戎,在这几天突然被XBB取代。继上海之后,昨天,杭州入境人员也发现了XBB。

    此时我们再一次明白:

    在与新冠这场漫长的对抗中,不变的,只有变化本身。

    但困扰人们的,也始终有两个问题:

    一个,曾经的90%的无症状去哪了?

    一个,现在的重症率到底有多少?

    比起总有些人拿着放开之前的“无症状”数据,把一切问罪归咎于张文宏们。‍

    我想,目前更重要的,更多人关心的,应该是后者。

    最近,人民日报的一篇文章,终于第一次公布了一个数据。

    北京定点医院里,目前收治的感染者中,重症、危重症占比大概3%到4%。

    也就是说,100个人,大概三四个可能是危重症。‍

    当然,这只是去到医院就诊人数里面的结论。‍‍‍

    四川一家医院,最近的三周里,ICU住进了46个重症病人。

    院长说,它占了感染者的1%左右。

    这些重症的概率算不算高?‍

    看起来不大的数字,可当它发生在14亿这个巨大的基数之下。

    背后每一个数字,变成一个个具体的故事,我实在不敢去计算和想象。

    2

    昨天,一个热搜看得忍不住泪目。

    四川德阳,60岁的女儿感染住进了医院。

    已经100岁的母亲,始终放心不下。在家里不吃不喝,一定要去医院里照顾女儿。‍‍

    老人担心不止,因为她所有的孩子都确诊了。

    老人哭着不肯回家,因为她怕,“我走了,女儿就没有妈妈了”。

    人生有一种莫大的幸福:无论自己长到多大,身边都还有父母的庇护。‍‍

    好在,一周后,老人和女儿一起出了院。‍‍‍‍

    也有人,却再也没办法和父母一起回家了。‍‍

    湖北,男子的父母,一对夫妻在一个星期内,不幸双双去世。‍‍‍‍‍

    不久前,他们还在一起谈笑风生。‍

    不久后,他却流完了这辈子的眼泪。

    “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只有经历过才懂,爸妈都走了,我没有家了。”

    绕树三匝,再无枝可依。‍‍

    人生只剩归途,再没有来处。

    失去母亲的高梓淇,还有很多想和妈妈一起完成的计划,还有很多没来得及跟妈妈说的话。‍‍‍‍‍‍‍‍‍‍‍

    被疫情带走妈妈的王劲松,再也拨不通对面的那个电话,听不到那个可以抚慰自己一切的声音。

    哭了一天的樊登,往后余生里,再也触碰不到父亲,只能通过回忆去缅怀了。‍‍‍‍‍

    无论名人亦或者普通人,在新冠面前,都变得无能为力。

    原来,我们都无法阻止生离死别的到来。

    翻开评论区,那里写下的每一个悲伤,都让人痛彻心扉。

    有人再也没有妈妈了,有人永远失去爷爷的偏爱。

    再小的概率,当它落到某个具体的人身上,都成了百分之百。

    就如那句戳心也扎心的话:

    发生在别人身上是故事,发生在自己身上,才知道那其实是事故。

    3

    人类总是有一个十分清晰的弱点。

    总要失去,总要回首,才顿悟一些本就简单的道理。

    一场疫情,教给了我们在那些稀松平常的日子里,更要好好珍惜。‍‍‍

    也终于教会了我们,在突如其来面前,才知健康和一个好身体多么的重要。‍

    但这次持续三年都未能结束的病毒对抗,应该教给我们的。‍‍

    一定还有一点:尊重,敬畏,每一个生命。

    “人们身边去世的老人,好像比往年要多很多”?

    央视新闻的一个采访中,记者对专家,问出了一个我们都想知道答案的问题。

    专家做出了肯定的回答,承认了这一点。

    “但是大家想一想,你身边的人阳了多少?或者一家人可能都阳了,有几个危重的?或者有几个肺炎的?这个大家应该心里有数吧。”

    然而这个解读,却没能让人满意。

    有人觉得所谓的回答,是不是避重就轻了。

    有人认为专家的态度,是不是太过轻飘飘。

    专家的冷静客观,或许并无大问题。

    但在如此形势之下,我们想要的,不过一个实事求是的数据。

    我们所讨论的,却不只是一个数据,而是那背后,每一个生命,还有好几个家庭。

    4

    人类的悲欢纵使难相通,但起码的敬畏之心总要有。

    想起来,前几天我写的一篇文章。

    关于十三位院士接连去世,关于那些脆弱人群的关注和防治问题。‍‍

    评论区多是对老人们的祝福。

    却有一条冰冷的留言,显得格格不入。

    不止曲解放开政策,对于疫情之下那些老人经历的病痛折磨,他竟然觉得不过是“优胜劣汰”。

    这样的人,我看到过许多。

    他们可以开玩笑地对事关生命的事情,发出“老人小孩警告”。‍‍

    他们可以恶毒地对那些不幸的人说出,“他们就是运气不好”。

    他们可以冷漠地把那些离去,归结为“物竞天择,优胜劣汰”。‍

    他们甚至自以为是,极端地说出,“要死便死”。

    却忘了每个人都会有老去的那一天,我们终有一日,都会成为这个世界最脆弱的那群人。

    他们不是运气不好,他们只是挡在了我们的前面。

    这不是什么优胜劣汰,而是对我们所有人的一场巨大考验。

    每一个生命都值得被好好保护。

    我们没有权力,决定他们应不应该被传染。‍

    我们更没有权力,去随意定义那些离去,那些不幸。‍

    当我们的防疫重心,从“防感染”转向“保健康、防重症”。

    当我们终于能意识到,眼下关键问题的所在。

    我们能做的,要做的:‍

    是不让老人安葬完才知道弄错人了的魔幻再发生;

    是不让那些在医院排队等他们离世的黄牛们继续猖狂;‍

    是让每一个他们都能有药可以吃,有医可以看,有病床可以住。‍‍‍‍‍

    是让每一个他们都有尊严地活着,搀扶他们,好好度过接下来的每一天。

    马上就要过年了。

    愿我们都能在除夕的夜晚,迎到新年第一缕温暖的阳光照耀。

    当走完这艰难的一关,愿每一个家庭,都是完完整整,团团圆圆。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