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连花清瘟老板已经怀揣230亿 大家不用挤破头送钱了

    网络图片

    2003年,非典病毒让各路医学专家束手无策,一位54岁高龄的河北籍老同志决定为国为民攻克这个难题。

    在《中国中医药报》2004年6月30日的报道中,曾详细记录了这个感人的故事:

    “他们昼夜攻关,在短短15天内完成了‘连花清瘟胶囊’的提取、浓缩、干燥、成型等生产工艺和质量标准的研究工作。”

    54岁已经过了知天命的年纪,老同志还是耗费了整整15天精力,为老百姓弃自己身体健康而不顾,实在是医者仁心。

    遗憾的是,连花清瘟胶囊最终没能为消灭SARS病毒做出任何贡献,因为2004年它被正式批准上市时,非典在夏季气候转暖和一线医务人员努力下,已经被控制住了。

    没想到,新冠疫情发生之后,这款药竟然“被发现”有预防和治疗新冠病毒的作用。

    在老同志团队的衬托下,这几年中美那些医药科技公司简直像是一群废物,居然用了好几年才开发出新冠的疫苗、“特效药”。

    但跟那些年电视广告里频繁出现的各路神药一样,这款没什么稀奇的感冒药虽然没能实现吹过的牛逼,但发明人确实靠着它赚了个盆满钵满。

    疫情三年,很多朋友失业,吃不饱、穿不暖,甚至有的还断了车贷、房贷,而连花清瘟发明人吴以岭家族,身价却已经暴增了145亿元,总身价来到了惊人的230亿元。

    当然,这个身价也只是暂时的,因为还有一大批人正排着队给他送钱。

    12月8日,虎嗅查询相关统计数据发现,连花清瘟胶囊在第三方平台京东健康非处方药排行榜上高居榜首,24小时的销量高达82.8万件,另外还有超过87万人预约:

    一天的销量,几乎相当于排名第二的布洛芬缓释胶囊一个月的量。

    根据观察者网报道,12月10日,一位四川成都群众投诉,去药店买一盒连花清瘟,居然要被捆绑销售5种药品。

    说实话以前我只听说过买爱马仕、劳力士需要配货,自从国家放开防控后,连花清瘟已经逐渐取代各路奢侈品,成为新一代的溢价之王。

    这款药,真的有那么神奇吗?

    宁可囤连花清瘟也不买布洛芬的百姓,是不是被忽悠瘸了?

    就在今天,以岭药业再次因为一件事火上了热搜。

    原因是12月19日,一位投资者在深交所投资者互动平台提问:连花清瘟能跟布洛芬等退烧药一块服用吗?

    没想到以岭药业亲自下场回答了这个问题,表示:可以。

    网络图片

    这让围观的群众一时摸不到头脑,因为就在上周三,中国工程院医药卫生学部张伯礼院士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也被问过一个几乎同样的问题:

    如果感染新冠,中药西药是否可以一起吃?

    张伯礼院士的原话是:“如果被感染,西药退烧药与中药感冒药尽量不要同服,如服用连花清瘟、金花清感、宣肺败毒颗粒等有退热功效的中成药,就不再联合服用布洛芬或对乙酰氨基酚了。”

    围观群众迷茫了,咱们到底该信张伯礼院士,还是信咱大A股上市医药公司呢?

    我觉得判断一家公司是否值得信任,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查一下它过去有没有骗咱们吧。

    今年4月份,王思聪在微博上转发“睡前消息编辑部”质疑连花清瘟的视频后,以岭药业三连跌停翘板,无奈出来回应了公众质疑。

    围绕着质疑,这里面有两个最关键的点,也是直到现在让很多人宁愿买连花清瘟也不买布洛芬的原因:

    就是连花清瘟是否具备预防新冠的作用?以及连花清瘟是否具备治疗新冠的作用?

    这两个问题是最核心的。

    我们来看看以岭药业是怎么说的。关于是否能够预防新冠,以岭药业的答案是:可以。

    证据是一篇2021年11月发表于国外期刊的论文,论文标题叫做《连花清瘟胶囊预防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研究:前瞻性开放标签对照试验》,论文研究成果显示:

    连花清瘟干预组核酸检测阳性率0.27%显著低于对照组阳性率1.14%(具有统计学意义),密接人群预防应用连花清瘟可降低新冠肺炎阳性感染率达76%,同时安全性良好。

    把这句话翻译成大白话,就是说假如坐在你身边的同事得了新冠,你和另一位同事恰好坐在旁边是密接人员,那么你不吃连花清瘟将比吃了连花清瘟的同事多76%的概率得新冠。

    如果这个说法属实的话,那毫无疑问,连花清瘟就是有预防新冠的作用。

    但这篇论文的原文很快被媒体找到了,通读原文,会发现这个结果得出的过程简直可笑。

    首先是论文玩了一个文字游戏,我们知道密接人员可以分为直接接触病例的密接和没有直接接触的次密接,论文中摘要显示,无论吃与不吃连花清瘟,直接接触了感染者的阳性率在统计上看不出差异,而上述阳性率差异是主要来自“次密接”的数据。

    也就是说,对于直接接触感染者的病例来说,吃不吃连花清瘟得新冠的概率彼此差不多,但没有直接接触感染者的病例,吃了连花清瘟却能预防住新冠。

    能保护次密接,却保护不了密接,这算是什么逻辑?

    什么样的严谨实验能得出这样的逻辑?

    不得不说,这篇论文让人大开眼见。论文中,参与实验组和控制组人员的年龄显示:

    被分配去吃连花清瘟的人,在12到17岁的比例很高。而被分配去不吃药的,更高比例的人在18-46岁。

    网络图片

    这就有点搞笑了,年轻人本来就身体好,抵抗力强,就算不吃你连花清瘟也得病率更低啊。

    写出这篇论文几位作者的身份很快被扒了出来。

    四位作者中,有三位来自河北医科大学,其中第一作者是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呼吸内科主治医师宫小薇。

    而以岭药业董事长吴以岭自己,正是河北医科大学副校长,还是专门负责学术的副校长。

    同时收录这篇“大作”的期刊,被曝光发一次文章的价格是2400美元,投稿文章接受率为40%,被国外学术权威人士评价为“无用的垃圾”。

    这样一篇论文能否证明连花清瘟可以预防新冠,我相信所有人心里都有答案了。

    再来看连花清瘟胶囊是否可以治疗新冠吧。

    对于这个问题,以岭药业依然表示有话说,咱确实可以,不仅一些官方给的诊疗方案中有连花清瘟的名字,咱还有一篇论文呢。

    还是先来说说论文。

    2020年5月,一篇名为《中药连花清瘟胶囊在新冠病人中的有效性与安全性:一个多中心、前瞻性随机对照试验》的论文被发表在《植物医学》上。

    论文的相关数据再次给出了对连花清瘟有利的结果,但老毛病又犯了。

    一是论文署名里赫然写着连花清瘟发明人吴以岭女婿贾振华的大名。

    贾振华的妻子是以岭药业董事会成员,他们夫妻俩共同经营着一家以岭药业的子公司,但贾振华在论文中,却丝毫没披露个人与制药公司的利益关系。

    直到被国外知名科研打假网站RetractionWatch指出后,贾振华在后来提交给《植物医学》的勘误文件中,才承认了自己与以岭药业的利益联系。

    根据打假网站的爆料,这篇论文中实验项目的资金来源,更是有10.4%出自以岭药业。

    好家伙,老丈人发明药,女婿写论文,公司出钱搞实验,一家人完成商业闭环了属于是。

    另外一个关键点是,论文中明确说了,实验过程中并没有开展双盲试验,所以就算不考虑贾振华的利益关系,这篇论文也不能给出业界认可的权威结论。

    很多人看到这里可能会觉得不对啊,明明官方给的诊疗方案中经常能看到连花清瘟,怎么会不能治疗新冠呢?

    这就不得不夸夸连花清瘟幕后推手的营销技巧了。

    大家在网上能看到对应不同症状官方给了很多建议用药的名单,这些药可以用三个字来精准概括,就是它们其实都是:

    感冒药。

    主要作用是,退烧,止咳,平喘。简而言之,病毒对人体造成什么危害,就努力减少什么危害。没有哪个药具有预防或者治疗病毒的作用。

    如果按照连花清瘟的标准,快克、感康、芬必得、布洛芬啥的个个都可以说自己是治疗新冠的药了,但你看除了连花清瘟,哪种感冒药跑出来蹭疫情热度了?

    事实上,即使在官方给的建议中,一旦发烧超过38.5℃,或者有明显的四肢肌肉酸痛、乏力等症状,也就不建议吃连花清瘟了,而是要首选布洛芬或者对乙酰氨基酚这类药。

    换句话说,对应到感冒症状上,连花清瘟只能解决些低热的症状,都算不上高效的感冒药。

    手上能生产连花清瘟,就敢说预防治疗新冠病毒。要是有一天能生产小分子药,岂不是宣称把癌症都攻克了?!

    尾声

    仔细研究下以岭药业的营销历史,我觉得他们没干自媒体实在太可惜了,蹭热点的技巧可比我们高多了。

    2003年,蹭非典热度,他们研发出了连花清瘟胶囊,但无奈非典热度过去太快了,上市后没赶上。

    但以岭药业并不气馁,2005年出现禽流感病毒,他们作为解表清热类的中成药,入选了《人禽流感诊疗方案》。

    2008年,安徽阜阳发生手足口病疫情,连花清瘟又再次现身,表示自己对手足口病毒有抑制作用。

    同一年,汶川发生地震后,连花清瘟再次表示有作用,不仅被列为应对病毒传染性公共卫生事件的代表中成药,还成为了《关于在震区灾后疾病防治中应用中医药方法的指导意见》的推荐用药。

    2009年甲流期间,连花清瘟胶囊再次被列入《人感染甲型H1N1流感诊疗方案》推荐用药。以岭药业招股书中,曾生动地记录过自己在那一年的高光时刻:

    “下半年由于甲型流感的爆发,连花清瘟胶囊供不应求,公司在开足马力生产的情况下,提取车间仍然不能满足公司生产需要。”

    蹭着甲型H1N1流感病毒的热点,当年连花清瘟的销量暴涨了7倍,今天抢购连花清瘟的场面,跟12年前又是何其相似。

    2019年年末新冠疫情以来,以岭药业终于等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个热点,他又宣布自己能治疗新冠了。

    11月底,一位网友发现,以岭药业申请的“含有连花清瘟提取物的纺粘无纺布的制备工艺及应用”专利正式获得了授权。

    专利说明书介绍中写道,含有连花清瘟提取物的纺粘无纺布可以广泛应用在制作口罩、袜子、围巾、手套、医用防护服、防护眼镜,以及:

    <

    p style=”text-align: center;”>内裤上。

    并且,明确指出了此项新型专利也可以用来抵抗新型冠状病毒。他真的,我哭死。

    就是最近北京降温太厉害了,只有内裤可能还不行,以岭药业能不能也做条防新冠秋裤穿穿啊?

    说实话,我最佩服以岭药业的,就是它不仅会蹭热点,而且每次还都能蹭进去。

    各种诊疗方案啊、药品推荐名单里总能看到它的名字,印象最深的是上半年上海疫情严重,肉和蔬菜都运不进去,但不少上海网友爆料:

    连花清瘟胶囊却能被一箱箱拉进去,发的频率比食品都高。

    哪位懂行的朋友给介绍介绍,这么多年下来,它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酷玩实验室)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