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巴黎名媛舞会背后都有哪些豪门世家?

    “我们的朋友”谷爱凌,最近算是住在热搜上了,头条一个接一个。

    前不久才拿下被誉为体坛奥斯卡的ESPY大奖,而后不久又登上巴黎名媛舞会大秀风采,前两天还被拍到与男友在溜冰场上甜蜜贴脸,真是爱情事业双丰收。

    连素来眼界高的巴黎名媛舞会,也要借这位奥运冠军的名头来给活动造势,在《MadameFigaro》的专题报道中,谷爱凌的名字赫然与王室公主、好莱坞顶级名流之后并列。

    时隔两年再启航,巴黎名媛舞会这场上流社会的标志性活动,到场阵容依然是星光熠熠。

    巴黎名媛舞会(Le Bal des débutantes deParis),又名克利翁名门少女成年舞会,顾名思义,是为来自全球各地的真名媛们举办的集体成人礼。

    对于这个舞会,相信大家并不陌生,国内名媛诸如华为公主姚安娜、赌王之女何超欣、李连杰女儿Jane、邱淑贞女儿沈月、廖昌永女儿廖敏冲等都曾参与过。

    由于它是邀请制,名额限量且标准严苛,又颇负盛名,每年都是名媛们的必争之地。特朗普的女儿和希尔顿的大小姐都曾被拒之门外。

    今年这届舞会,一共挑选了18位名媛,除靠奥运冠军实力登上邀请名单的谷爱凌之外,余下都是来自王室贵族、富豪、名流们的后代。

    其中,中国面孔除了我们熟悉的谷爱凌之外,还有当代艺术家蔡国强的女儿蔡文浩,图中身着一袭深枣红色高定连衣裙,搭配同色头发的就是她。

    光说蔡国强这个名字,你可能多少有点陌生,但提到名噪一时的天梯、奥运会上的大脚印、鸟巢上空的迎客松,以及《万里长城延长一万米》《有蘑菇云的世纪》等火药画和装置、行为艺术等,你也许就能反应过来了。

    蔡国强是中国当代艺术名片,作为其二女儿的蔡文浩自小耳濡目染,本身也颇具艺术天赋,自是巴黎名媛舞会的标准人选。

    当然,舞会上备受瞩目的,还要数几位王室相关人员。

    一位是在大合照中稳居C位的莉亚·贝恩,虽然本身没有公主之名,但她的母亲是挪威长公主玛莎·路易斯,就是那位爱上“通灵萨满”并嚷着要退出王室的drama公主,妥妥的皇室血脉。

    另一位是印度帕蒂亚拉王朝名义上的继承人拉宁德·辛格的女儿,伊内亚廷德·考尔公主,她身着一条来自印度本土高定品牌的金色礼服与父亲共舞。

    这个王室以珠宝收藏而闻名,他们家最豪的“帕蒂亚拉项链”由近3000颗钻石镶嵌而成,重达962.25克拉,由高奢品牌卡地亚打造。

    其曾祖父不仅是卡地亚的顶级客户,还让曾蜗居旺多姆广场的宝诗龙,接到有史以来最大的珠宝订单。宝诗龙创始人的儿子路易斯为其手绘149页珠宝原稿,铸就了一段行业传奇。

    接下来,是法国波旁奥尔良家族、沙特尔公爵的二女儿海伦娜公主,在其哥哥菲利普·奥尔良亲王的陪伴下出席舞会,她的父母也在现场。

    此外,海伦娜公主的堂妹Sybil Manou,比利时贵族后代MarineDegryse,奥地利女大公索菲亚等与王室相关的家族成员出席了巴黎名媛舞会。

    总体来说,今年的舞会名单中,艺术名流的成分比较高,诸如福特汽车创始人亨利·福特的曾孙女埃诺·福特这样的顶级富豪后代,就显得略有些形单影只,好在还有位哈萨克斯坦的钢琴家,其继父来自控股香奈儿的韦德海默家族。

    而接下来的名单,基本都是艺术圈的,演员肖恩·康纳利的孙女娜塔莎·康纳利,她男朋友是高利·佩克的孙子,高利·佩克的孙女也出席了舞会,还有德国作曲家汉斯·齐默的女儿安娜贝尔·齐默,美国制片人塞西莉亚·派克的女儿,丹麦最抢手的家居设计师LouiseCampbell的女儿Teale Burrell……

    各个名声都是如雷贯耳,与其说是名媛们的成人礼,不如说是最会投胎的女孩们的聚会。

    当一群靓丽的女孩们聚集在一块,被拿来比较自然是在所难免的,究竟谁才是这场舞会中最受瞩目的上流新秀呢?

    事实上,在当天的舞会上,挪威国王的外孙女莉亚·贝恩,不仅在合照中占据C位,还领跳了第一支舞,是什么让她获得如此优待呢?这还要从舞会本质说起。

    巴黎名媛舞会,曾被福布斯评选为“十大顶尖奢华晚会”,但其名声传播力度和广度都远大于另外九大,概因其创始人自带商业基因。

    1992年,法国传奇女公关、法国社交教母奥菲莉·雷努阿创办了巴黎名媛舞会,虽说它脱胎于伦敦慈善晚会和名门千金成人舞会,但实际上是集高定、珠宝、慈善、名人,商业赞助于一体的大型时尚活动。

    在媒体对奥菲莉·雷努阿的专访中,她提到舞会考量候选人的标准主要有三个:一是家世背景;二是名誉声望;三是是否适合高级定制礼服,而这正是最难的部分。

    显然,在这场舞会中,充满商业价值的高定和珠宝才是创始人心目中的主角,慈善是顺带的活动主题,而名媛则是为了提升舞会知名度的工具人,候选人自然得挑有话题度的。

    莉亚·贝恩,不仅有个走到哪儿都会被八卦的公主妈妈,她本人还依靠出色的外表成了一名网红兼模特,签约了TeamModel经纪公司,在Ins上有近10万粉丝。

    甚至上个月,挪威上线的名为《Power Women Norge》的纪录片中,她还是女主角之一。

    比起那些“平平无奇”的名媛,莉亚·贝恩出身王室,人又美丽,话题度高,自带声势,简直是巴黎名媛舞会的最佳选项,除了她还有谁更适合C位呢?

    而在名媛演绎下的高定,自是让人看花了眼,来自中国的郭培高定已是熟面孔,还有诸如Dior、Channel、ElieSaab、Giambattista Valli、Iris van Herpen、Georges Hobeika、AlexisMabille、Stéphane Rolland、Oscar de laRenta等品牌和设计师的高级定制,价格在几十万到几百万不等,都是由品牌方赞助。

    但是,今年这场舞会最大的赢家,私以为既不是名媛们,也不是漂亮的高定,而是本次的珠宝赞助商VMUSE。乍一看这个名字,你恐怕会以为是哪家珍稀且历史悠久以至于自己都不曾听闻的珠宝商,但实际上,它今年才成立!

    VMUSE是由几位活跃在香港地区的收藏家联合创立的,8月份才在香港完成注册,11月在进博会上首次亮相,之后,其名字伴随着巴黎名媛舞会的采访和报道飘向世界各地。

    在进博会上,VMUSE展出了22件珍宝,其中最为瞩目的一件是法国国宝“金叶子”,来自拿破仑称帝加冕时佩戴的黄金月桂冠,仅有两枚传世,其中一枚收藏于法国枫丹白露宫。

    精准定位目标客户,借名流们的脖颈展示自家藏品,在舞会上借出了好几件来自波旁·帕尔马家的珠宝,实力与营销力兼具,VMUSE这一波真是赚大了。

    撇开商业性来说,巴黎名媛舞会确实是名媛们走进公众视线的好平台,无论是对其声誉还是社交都大有裨益,而这样的传统,最早要追溯到18世纪的伦敦社交季。

    在圣诞节前后,英国的上流阶层们会举办一系列包括宫廷舞会、慈善活动、赛马会、板球赛、网球赛在内的社交活动,持续时间为四个月,这是最初的LondonSeason。

    而到了19世纪,社交季固定在每年的4月到8月举行,主要为上流社会的适婚青年们提供找对象机会,这样的情景在英剧中也常常出现,比如《布里杰顿家族》就以主人公在社交季找妻子为主线,演绎了贵族间的爱恨情仇。

    英国作家简·奥斯汀更是将传统社交季比喻为“婚姻市场”。

    她在小说《简爱》中如此描绘道:“七月,正是伦敦社交季的尾声,家世相当、情投意合的男女已经向彼此及彼此的家庭明确了订立婚约的意向。对于一个初初进入社交圈的年轻女孩子来说,这个时机不太妙:抢手的未婚男子多已被定走,除非有爱神的特殊眷顾,否则只好无功而返,明年再战。”

    短短一段话,就让读者感知到了社交季的重要性,对于那时的名媛们来说:错过了在社交季崭露头角的机会,就意味着错失了好姻缘。

    如今,伦敦社交季已不再局限于英国,受众也从上流社会扩展到中产阶层,名媛成年舞会也失去了官方色彩,只保留了传统做派和礼仪习惯,一切都变得大众娱乐化。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承袭传统的社交季仍然是名流们打照面的好机会,名门少女成年舞会依然不失为青年男年们相亲的好场地。

    试问,哪个将将成年的少女,不渴望穿着华服亮裳去迎接一场美丽的邂逅呢?尤其是在舞会这种自带梦幻氛围的地方。

    0 - 1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