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伊朗废除“道德警察”?来自伊朗政府的假新闻?

    荡秋千的妇女2号|废除道德警察,是来自伊朗政府的假新闻

    “自由是自己争取来的。”12月4日,#伊朗废除道德警察#登上微博热搜,引爆了国内舆论,相关微博下,这条热评第一,获得1.6万点赞。

    图源 微博@凤凰网消息来源是凤凰网援引的法新社报道,“据伊朗当地媒体报道,在两个多月的抗议活动后,伊朗取缔了道德警察部队”。[1]

    然而,当我们就此事回访上期推送“我不该害怕,我要让他们害怕我们”丨伊朗抗争女性的自白中,两位伊朗女孩戈娜和萨拉时,她们却给出了完全不同的答案:

    “这是伊朗政权用来愚弄大众和世界的宣传手段。”萨拉说。

    “政府仅仅是宣布会废除道德警察,但是强制戴头巾的法律依旧存在,他们这个手段和过去如出一辙。”

    萨拉说的是伊朗政府1979年成立的,另一种警察Komīte[2],负责规范人们的社会行为符合教规和道德标准,“然后他们废除了这种警察,用道德警察代替他们。”

    “局势不会变得更好,甚至还会更糟。”戈娜说。“这个新闻已经被许多国家报道了——我知道的就有德国、意大利、荷兰——它可能会让我们的抗争更加困难。”

    从法新社报道发布开始,伊朗人民就开始持续在各个社交媒体上传播事实:ta们很担心错误信息的传播。

    因为如果其他国家相信伊朗政府,伊朗人民可能就会失去来自国际的保护。“我们要证明伊朗政府在说谎。”戈娜说。

    编辑部对此进行的事实核查,也证实了戈娜和萨拉的说法。值得注意的是,在微博上广泛传播、作为中文信息源的凤凰网,实际上是“第三手信息”,是援引“法新社对伊朗当地媒体的援引”。

    编辑部在一个2006年由伊朗职业记者建立的专业新闻网站AsrIran上,找到了伊朗总检察长穆罕默德·贾法尔·蒙塔泽里(MohammadJaafar Montazeri)在圣战澄清会议上发言的原文:

    “道德警察与司法机构无关,它已经在过去成立它的地方被禁止了。当然,司法机构将继续监测人民的行为。”[3]

    Asrlran对总检察长发言的报道丨图源 AsrIran网站

    然而,法新社援引的伊朗当地媒体,只报道了前半句。

    同时,伊朗改革派媒体Etemad也报道称,没有任何政府官员证实,道德警察已被取缔[4]。

    在法新社社交媒体账号的评论区,这条新闻也被许多伊朗人民证伪。

    “有关Khamenei政权废除“道德警察”的报道是假新闻(甚至政权现在也否认这一点)。这个假消息是今天传播的,目的是转移媒体对伊朗3天抗议活动的注意力,抗议活动将于明天开始。”

    图源 @Twitter Kasra Aarabi,Tony Blair研究所伊朗项目负责人

    “这是为了减轻国际压力的政权宣传,我们伊朗人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政权更迭,建立一个世俗的民主制度。”

    图源 @Twitter Pouya来自Tabriz(伊朗西北部城市)的软件开发者根据萨拉、戈娜和许多伊朗本地人民的言论:总检察长漂亮的叙述,只是伊朗当局释放的一颗“烟雾弹”——

    第一,“废除道德警察”的说法, 来自于总检察长蒙塔泽里的发言,并未得到任何政府官员的证实。

    第二,强制戴头巾的法律,依然存在。因为蒙塔泽里此言的核心目的,是为了撇清“伊朗司法机构”与道德警察的关系,而非“废除道德警察”。

    第三,伊朗政府并不可信。即使“道德警察”真的被取消,也可以像从前一样,换个名称,卷土重来。

    第四,他们仅仅对外宣布“取消道德警察”,但这并不代表当局会放松对人民社会行为的监管。政府在街道上使用了监控探头来监测人们的面部。哪怕没有了“肉身监控”,街道摄像头对人群的“数字监控”也依然存在。在“数字监狱”中,伊朗人民将受到更为严峻的,关于自由、生命和意志的威胁。

    因此,“废除道德警察”,是伊朗政府为海外炮制的假新闻——而这条假新闻被传播得越广,伊朗人民的抗争就越为艰难。

    接下来的三天,戈娜和萨拉将继续和所有支持者、朋友们一起继续抗争,在伊朗各地举行罢工和抗议运动。

    “他们杀死了许多年轻人,逮捕了很多无辜的人并判ta们死刑,仅仅取消道德警察根本不够。”戈娜说,“这次我们要的是革命,不是改革。”

    “我们会持续抗争。我们只有唯一的目标,就是完全颠覆这个政府,并摆脱伊斯兰政权。”萨拉说。

    01.

    被误读的新闻与被期待的叙事

    实际上,“伊朗废除道德警察”,已不是国内新闻对伊朗抗议运动的第一次误读。11月21日,伊朗足球运动员在世界杯小组赛开赛前拒唱国歌的新闻,也刷屏中文互联网。

    在媒体的镜头中,当伊朗国歌响起时,所有伊朗球员肩并肩站在一起,无人唱响国歌。看台上,一位伊朗女球迷激烈鼓掌,流下了眼泪。

    伊朗球员拒唱国歌,引发舆论关注丨图源 央视频

    这一幕,被中国网友理解为,男性球员在世界竞技舞台上,公开表达对伊朗女性权利的支持。

    自9月16日,伊朗女孩吉娜·玛莎·艾米尼(Jîna MahsaAmini)因“违反头巾法令”被道德警察逮捕、在医院去世以来,伊朗这场为自由而战的抗议运动,已持续两个多月。

    然而,在伊朗人眼中,伊朗足球队的行为,只是“一场作秀”。“拒唱国歌甚至不是出于公众压力,而是政府指使。”戈娜说,“伊朗人讨厌他们(这些足球队员)。”

    事实上,伊朗足球队被曝与官方来往密切。在出发前一天,足球队还参加了当局为他们举办的出征仪式,接受总统的“赞扬和鼓励”。“他们曾公开说‘伊朗人过得很好,(政府)在保护伊朗人’。”戈娜说。

    后续的发展也印证了这一说法。据BBC报道,四天后,在伊朗对阵威尔士的小组赛中,球员们没有再沉默,而是唱起了伊朗国歌。与此同时,体育场里响起伊朗球迷大声的嘲笑。[5]

    “随着球员周五在比赛中唱起国歌,体育场中响起球迷们大声的嘲笑。”丨图源 BBC新闻

    国内媒体对伊朗球队新闻的误判,主要是源于对伊朗抗争运动关注的不充分、一手信源的缺失,以及事实核查的不到位。

    在这次“伊朗废除道德警察”的“假新闻”中,国内媒体又出现了一样的问题:没有做一手信息的核查。

    然而,对假新闻的相信,映射着一种真实的期待。这两次的“误报”,似乎更像是一次“主动的误读”:舆论容易被这种“人民集中起来反抗强权”的叙事所感动,并不假思索地相信它的存在。

    人们期待,社会优势群体(男性)能够对弱势群体(女性)施以援手,期待权力者能够对下位者产生共情,聆听民众心声,引导新的变革。

    在遥远的异域,我们被这种叙事感召。它承载着对强权的反抗,内部的团结,对自由的追求。新闻是虚假的,舆论对于美丽新世界的想象,却尤其真实。

    与此相反,这场抗议运动的主人公,伊朗人民本身,却显得更为清醒和决绝。他们不对当局抱有任何浪漫化的想象和期待。ta们目标明确、从一而终。

    “这只是当局害怕(我们)的一个信号,”萨拉说,“他们意识到我们是认真的,因此他们给了我们一个甜头。但我们很清楚,这个甜头不会持续太久。”

    11月25日,伊朗对阵威尔士的小组赛观众席上,一位伊朗女性涂着深红色的泪水,手里拿着印有玛莎·艾米尼姓名的T恤。一位男性站在她身旁,上衣写着“女性、生命、自由”。丨图源BBC Sport

    02.

    影后、球员、青年

    伊朗抗争运动中的人们

    伊朗人民想要借这次抗议运动,颠覆伊斯兰政权——这种积怨由来已久。

    其实,在玛莎·艾米尼事件之前,伊朗早已矛盾重重。近几年,在国际制裁下,伊朗经济问题越来越糟糕,通货膨胀严重,失业率居高不下,民族矛盾随之激化。

    长期遭受歧视的库尔德人,遭遇了政府强制驱逐,无家可归。同时,伊朗政府只一门心思考虑如何构建一个伊斯兰化的社会,对一切反对派和罢工运动实行严厉镇压。

    在不同群体的困境中,女性问题最为严峻。自1979年宗教领袖霍梅尼成为实际领导人后,女性权益情况在伊朗一落千丈。

    依据法律,伊朗女性必须佩戴头巾,穿着宽松,道德警察有权对“不合规矩”的女性进行教育、罚款或监禁;女性法定结婚年龄被下调至9岁(后上调至13岁);在司法案件中,女性证词的重要性远不及男性……

    面对这一切,伊朗女性从未停止抗争。从2009年参与绿色运动,到2014年以“我的秘密自由(#Mystealthyfreedom)”为标签,在社交媒体上反对“头巾法案”,再到2017年“白色星期三(#whitewednesdays)”运动,和2018年“革命街女孩”抗争活动——伊朗女性始终以切身行动维护权益,反抗不平等。

    “革命街女孩运动”丨图源 CNN

    在这个夏天,伊朗发生了许多针对女性的暴力事件。9月,人民的愤怒终于被艾米尼的死亡点燃。不同受压迫群体,团结在了“女性!生命!自由!”的旗帜之下。

    自国内爆发大规模抗议后,伊朗各界人士纷纷借助自己的声量支持民众。独立音乐人舍文·哈吉普尔(ShervinHajipour)创作了一首名为《为了(Baraye)》的抗议歌曲。

    这首歌的歌词,收集了伊朗人民在社交媒体上的回答。问题是:“你们为了什么在抗争?”这首歌产生了惊人的社会影响力,哈吉普尔也因此被逮捕。

    伊朗影后塔兰涅·阿里多斯蒂(TaranehAlidoosti),为了声援此次活动,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了一张自己举着“女性,生命,自由”文字的照片,这是她第一次在公共空间以不戴头巾的形象出现。

    伊朗影后塔兰涅·阿里多斯蒂(Taraneh Alidoosti)的声援丨图源 Instagram

    伊朗女子篮球队主教练法尔扎内·贾米(FarzanehJamami)在ins上贴了一张全员身着红色球衣,摘掉强制性头巾的照片——即使她和女孩们可能面临被开除与逮捕拘禁的惩罚。

    伊朗女子篮球队摘掉头巾合影丨图源 Instagram

    在伊朗,每当有变革希望的时刻,青年总是非常活跃的。ta们制造话题,让#玛莎·艾米尼(#MahsaAmini)的标签在Tiktok平台拥有上亿转发,这比伊朗的人口总数都要大得多。

    无数的年轻人在教室黑板上写下文字、摘掉头巾、剪掉头发,并拍下照片、视频上传至网络。ta们还创作了一系列的抗争文艺作品,人民的歌声在伊朗各地响起,最终在世界各地激起了回声。

    “我本身毫无勇气,我的勇气来自我在国内抗争一线的同胞和手足。”帕里(Pari),编辑部记者遇到的一位身处海外的伊朗游行组织者这样说。海外的抗议者,也持续传递伊朗的声音。

    在一次欧洲的抗议集会上,从孩童到白发苍苍的老人,所有人围在一起动情合唱《Bella Ciao》(《啊朋友再见》)等抗争歌曲。

    伊朗女性剪发明志丨图源 编辑部记者刀疤 摄

    圆圈中间的空地上,不断有人上前站定,拿起剪刀、推子,剪断头发,以此明志。

    在ta们身后,白色的海报上写满了伊斯兰政权的暴戾历史。

    03.

    假新闻之后,伊朗人民继续抗争

    11月30日,世界杯最后一轮小组赛,伊朗0:1负于美国,遭遇淘汰。27岁的伊朗青年萨马科(MehranSamak)在街道上鸣按汽车喇叭,公开庆祝伊朗失败。随后,他被伊朗警方射杀击毙。[6]

    伊朗的悲剧,还没有随着抗议的进行而停止发生。因为抗争的根源还未被彻底解决。

    在假新闻之后,萨拉称,接下来,ta们将在伊朗境内各地连续三天举行罢工和抗议,“以对抗这个‘错误的信息传播’带来的消极影响”。

    伊朗人民已经竭尽全力。ta们在本地以生命、意志、尊严抗争,在海外游行、发声,唤起各国群众的关注。

    面对伊朗政府的行为,萨拉的回应是:“我们会持续抗争,而且我们会比以前更加强大。”

    最近,萨拉正在欧洲,呼吁人们参与抗争。“这些国内外的集会组织都由专人负责,目的是让我们的抗争声音永不间断。”她已经开始行动。

    “我们会继续抗争,直到伊斯兰政权被彻底颠覆。”她说。

    采访丨刀疤

    撰稿丨驼驼 荡妇二号 予警安吉拉

    编辑丨秋骞

    视觉丨既明

    荡秋千的妇女 出品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