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波兰与俄罗斯:从百年恩怨到到欧洲化下的政治撕扯

    图:翻摄推特(资料照)

    波兰 11 月 15 日遭受俄制导弹袭击,美国和北约均明确认为袭击不是来自俄罗斯,外界都还在推测真凶之时,波兰外交部在 11月 18日表示,波兰将不会让俄罗斯代表团出席欧洲安全暨合作组织会议,被俄方认为是史无前例且充满挑衅的攻击行为。中国《环球时报》今 ( 1 )日针对”波兰”做出报导,揭开波兰的百年历史以及备受波及的地缘政治关系。

    波兰与俄罗斯的爱恨情仇

    波兰被历史学家称为不折之鹰,历史上曾被俄罗斯、普鲁士和奥匈帝国瓜分,一度在欧洲版图上消失了上百年。 20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一次以波兰 1918 年 11 月 11 日恢复独立结束,一次以法西斯德国 1939 年 9 月 1日入侵波兰全面爆发。

    1955 年 5 月 14 日,以苏联为首的 8 个欧洲国家签订《华沙条约》,形成冷战期间对抗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政治军事同盟。1989 年波兰在东欧率先举行大选,并恢复国名为波兰共和国。 1991 年 7 月 1日,华沙条约组织正式解散。可以说,处在欧洲十字路口上的波兰,是欧洲对抗与撕裂历史的记录者与承受者,直到今天,这样的状况也没有改变。

    位于波兰的二战博物馆中记载着纳粹德国在二战之初对波兰的正式入侵,博物馆主厅是一面德国纳粹军旗与一面苏联国旗陈列两边,这也是波兰今天的主流历史叙事:当年的苏军与纳粹德军一样邪恶。波兰华沙商会会长特拉契克表示,除了历史和政治因素外,目前波、俄两国的贸易额连波、德贸易额的零头都不到,且基本停留在天然气换农产品的层面。这些因素导致双方缺乏深入交流,两国关系越发冷淡、疏离。

    一位匿名的波兰国际政治学者表示:”波兰对俄罗斯的恐惧和敌视带有浓重的、情绪化的历史感情色彩,但与俄疏离并不仅仅在于历史和经济原因,而是现实政治的需要。波兰对加入北约后的安全承诺始终保持怀疑,所以需要不断通过激烈的动作,来将波兰与俄罗斯的矛盾转化为欧盟甚至北约与俄罗斯的矛盾,让整个西方世界为自己对抗俄罗斯撑腰,同时以此为筹码扩大波兰在北约和欧盟内的影响力。

    除此之外,美国对俄罗斯的遏制政策也影响到波兰的对俄政策。美国不断通过媒体、民间组织加大反俄力度,推动着波兰从官方到民间对俄罗斯的普遍敌视。

    英国历史学家哈莉克·科汉斯基在《不折之鹰:二战中的波兰和波兰人》一书中说,波兰在整个 19世纪是一个”没有领土的国家、没有国家的民族”,因此波兰是一个对民族独立和民族主权高度敏感,但又与众不同的国家。历史原因再加上自身条件的限制,使得波兰人对安全议题高度重视,对周边国家尤其是对德国和俄罗斯这两个邻居保持高度警惕。

    1999 年,在美国的支持下波兰加入北约,2004年波兰正式成为欧盟国家。波兰认为自身安全议题已暂时得到保障,因此无论在经济上还是政治上,都坚持欧洲第一的原则,积极融入欧盟的政治经济体系。

    波兰经济实力强劲,是欧盟第 7 大经济体

    波兰《共和国报》等媒体曾援引波兰前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科沃德科 ( Grzegorz W. Kolodko ) 的话表示,1991年苏联解体时,波兰和乌克兰经济实力基本处在同一水准。但到 2021 年时,波兰 GDP 已是乌克兰的 3倍多。可以说波兰的经济发展潜力是巨大的,无论是经济规模还是经济活力都列中东欧国家的首位。当然这一切的前提就是和平稳定的环境,这也是波兰必须与北约和欧盟站在一起的原因。

    德国《商报》曾评论说,波兰加入欧盟后经济快速增长,有资料显示,波兰目前是欧盟第 7 大经济体,在世界排名第 22 位。2021年波兰人均 GDP 达到 17,840美元。尽管波兰与西欧国家的经济水准仍有差距,但得益于低廉的物价,波兰的中产阶层正不断壮大。

    资料显,波兰居民存款数是全球平均数的 2 倍之多,并以每年 15% 的速度增长。波兰还有中东欧地区最大的股票市场。

    俄乌冲突升级前,波兰的物价基本上保持稳定,但最近几个月的物价上涨让部分民众吃不消。《纽约时报》近日报导说,波兰人近期对乌克兰难民的热情逐渐冷却。有波兰媒体报导称,自今年 2 月 24 日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已有超过770 万乌克兰难民进入波兰,尽管大部分难民已返乌或去往他国,但仍有超过 100 万乌克兰人滞留波兰。

    现今,波兰与欧洲、美国矛盾的政治关系

    一位长期生活在波兰的华侨指出,时至今日,波兰与俄罗斯、白俄罗斯关系长期不睦,在欧盟内与德法经常吵架,与捷克因煤矿问题存在争执,因对俄乌冲突立场不同又与匈牙利等国时有分歧。

    但在对波兰在外交上的表现,波兰资深出版人玛律沙维克却有另外的解读,他认为波兰长期有这种我行我素的做事风格,但总的看,身段还是非常柔软的,在很多问题上都留有谈判和回旋的空间,在最大程度争取本国的利益。他认为,波兰政府拒绝加入欧元区,拒绝接受中东难民,拒绝西欧的环保主张,这些都是为了保障波兰的发展权,提升民众的生活水准。

    冷战结束后,波兰反复权衡,将外交和安全的重点倒向美国,并有意成为除英国外,美国在欧洲最重要的盟友。美国则视波兰为在欧洲大陆最坚定的伙伴。波兰加入北约后,在重要对外及军事政策上与美国步调一致。无论是当年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还是在今天的俄乌冲突,甚至美国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等问题上,波兰都与美国处于同一阵线。

    为了换得美国在波兰的永久驻军,波兰政府甚至提议自费为美修军事基地,并一度想将其命名为”川普堡”。

    波兰分析人士曾和表示,波兰外交和安全上倒向美国,有着深刻的历史和现实考量。一方面,美国和波兰实际上有较深的历史渊源。波兰统计局公布的资料显示,目前海外波兰人或波兰裔超过2 千万,其中近 1千万生活在美国,芝加哥更是有波兰国土以外最大的波兰人社区,每次美国选举期间,波兰裔也成为两党争取的对象。另一方面,加入北约和欧盟后,波兰始终无法在欧盟内部与德法等国享有同样的话语权,而过往历史又让波兰对来自欧洲的安全保障始终存在疑虑。

    2014年乌克兰危机爆发后,波兰作为乌克兰的邻国之一,感受到来自俄罗斯的前所未有的威胁,对北约在中东欧地区战略军事应对薄弱颇有微词,力主北约在欧洲东部与俄交界地带加强军备。在目前美俄对抗甚至欧俄对抗的背景之下,波兰更加倚重北约的安全保障,也更加倚重波美特殊关系。

    不过,波美两国近些年的关系也是一波三折。时任美国总统欧巴马(BarackObama)上台后,波兰不再是美国的优先事项,美国甚至一度宣布放弃在捷克和波兰建立导弹防御基地的计画。在美国总统拜登上台后,也多次指责波兰政府干预媒体自由,破坏妇女和性少数群体权利,导致波美关系一度紧张。报导指出,如果不是俄乌冲突爆发,拜登政府极有可能会继续冷落目前的波兰政府。

    波兰人流动的认同感

    在波兰,尤其是在知识界,很多人非常忌讳说波兰是东欧国家,反而是强调自己是中欧国家。波兰强调自己不同于俄罗斯的欧洲身份认同,但是又得不到西欧国家的承认。到本世纪初,波兰还多了”新欧洲”的标签。因反对向伊拉克开战,法、德等国被美国称为旧欧洲国家,而支持美国立场的波兰等国成了新欧洲国家。

    “中欧而非东欧”、”新欧洲”等说法背后夹杂着波兰复杂的历史和纠结的心态。《环球时报》评论,波兰的强国梦与残酷的国际政治现实总是在反复撕扯。《英国广播公司》(BBC)曾报导波兰,”不停变动的边界留下了不同的遗产,并形成了一种相当流动的认同感”。

    在西欧国家看来,波兰是廉价劳动力来源;在俄罗斯看来,波兰是无法信任的邻居;在美国看来,波兰是棋子,是北约应对俄罗斯的前线国家。显然,这种流动的认同感和不同的外来定义,给波兰的发展带来很多未知的变数。所幸的是,波兰有勤劳善良的人民,有乐观开放的心态,正如波兰国歌中所唱的”只要我们一息尚存,波兰就不会灭亡”。

    1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