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与习过招后增派印太军力,特鲁多会对中国硬起来吗?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在20国集团峰会的交锋凸显出两国紧张关系。有加拿大专家认为,特鲁多领导的自由党的对华政策或将发生重大转向,随着地缘政治矛盾加剧,加拿大的新印太战略将推动在该地区增加军事部署、寻求中国以外的贸易伙伴。

    习近平11月16日在印尼巴厘岛参加二十国集团(G20)峰会期间,当众批评特鲁多(JustinTrudeau)向媒体泄漏两人对话内容,谈话气氛颇为紧绷, 引发国际热议。

    习近平对特鲁多说:“如果有诚心,咱们就应该以互相尊重的态度来进行很好的沟通,否则这个结果就不好说了。”

    特鲁多回应说,“在加拿大我们相信自由、公开和坦率的对话”。他还说,“我们会持续寻求建设性合作,但在一些问题上我们会有分歧。”

    11月18日,特鲁多在曼谷出席亚太经合组织会议时宣布,该国即将出台的印太战略将包括新的国防投资项目,增强加拿大武装部队在印太地区的存在,“这将支持我们的盟友,日本和韩国,以及太平洋地区的所有人”。

    麦克唐纳-劳里埃研究所(Macdonald-LaurierInstitute,MLI)中国政策大使、前加拿大世界小姐林耶凡(AnastasiaLin)告诉美国之音:“我认为,特鲁多政府最终的走向是:中共不再是朋友,而应被视为威胁。因为全世界都在朝着这个方向前进,加拿大不能独自抱守上个世纪的政策。”

    “加拿大最好认清现实,向我们的盟友学习其对中国有效或无效的策略,并提出加拿大自己的强有力的对华政策。”林耶凡说。

    习近平借特鲁多“杀鸡儆猴”?

    任职于美国军方的中国问题专家本·罗森(Ben Lowsen)21日在《外交家》杂志(TheDiplomat)发文称,习近平热衷于保护中国和他自己的形象,私下对话之后加拿大政府对外发布信息,可能让习近平感到措手不及或被出卖。

    “两位领导人会面的事实通常不被视为秘密,关于此类会议内容的任何声明也不是秘密。习近平政府(和许多其他政府一样)经常会公布原本私下谈话的议程项目。这让习所谓的‘泄密’说法显得似是而非。”

    罗森分析说,最直接的解释是习近平无法想象任何领导人会为了保持“公开”而牺牲和中国的关系。他隐含的威胁是,中国将在经济上向加拿大施压,例如暂停加拿大的出口贸易,就像中国对日本、澳大利亚和立陶宛等国那样,造成暂时的经济痛苦和持久的恶意。

    林耶凡则指出,习近平会以居高临下的姿态训斥特鲁多,部分原因是特鲁多本人缺乏保卫加拿大的信念和行动力。

    “独裁者会对民主领导人颐指气使,因为这位民主领袖缺乏对抗习近平、捍卫国家、保护自己人民的信念。习近平可能会将特鲁多向媒体泄露信息的行为视为哗众取宠,是对国内媒体的表演姿态。”她说。

    加拿大电视频道GlobalNews11月7日披露,在2019年的加拿大联邦选举中,北京资助了至少11名候选人。但特鲁多20日表示,他从未被告知,2019年大选期间有任何候选人可能因接受中国资助而受到影响。

    林耶凡认为,一个中共领导人、独裁者会看透民主领导人的表演姿态,“因为他每天都在中共官员身上看到这种表演姿态。他非常清楚你的弱点和缺乏信念。但如果(特鲁多)真的有信念保护加拿大人民,那么独裁者也会看到的。”

    她强调,如果一个国家对中共的立场非常强硬,划定明确的界限,交往起来会容易得多,“与恶霸合作,如果你不为自己挺身而出,你就会被推到绝境,中共会想方设法损害加拿大的利益。”

    多伦多大学政治学教授王慧玲(LynetteOng)告诉美国之音,中国和许多国家之间存在很大的力量不平衡,目前能与中国一较高下的只有美国。

    “因此,我们看到中国对澳大利亚、欧洲较小国家采取类似的咄咄逼人和居高临下的行为。(习近平)对特鲁多的行为确实很没有外交风范,但对一直观察北京外交的人来说,不应该感到意外。”

    渥太华大学(University of Ottawa)法学教授、研究中国人权问题的艾若尔·门德斯(ErrolMendes)对美国之音表示,习近平此举也是向加拿大、澳大利亚等中等强国(Middle power)的反对派力量发出警告。

    “套用一句中国谚语:就是杀鸡儆猴,警告那些敢于反对习近平和中共的国内和全球政策的国家。中国已经开始对瑞典、澳大利亚等国这样做,换句话说,要意识到你们跟我们比起来,有多么的渺小和无能。”

    但门德斯认为,习近平应该小心自己教训加拿大领导人的方式,因为这些国家有能力相互支援,并与中国忌讳的美国和欧洲国家联手合作。

    “随着中国经济的下滑,习近平不能自认为中国强大到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即使作为一个不断成长的超级大国,中国有一天也会迫切需要那些中等强国的援助。”

    加拿大一直缺席美国在太平洋领导的四边安全对话(QUAD)、美英澳三边安全协议(AUKUS)等机制,但于今年6月成立了印太咨询委员会,10月宣布将加入印太经济框架(IPEF),该联盟被视为美国对抗中共在印太地区经济影响力战略的核心。

    加拿大增强印太军事存在

    11月18日,加拿大国防部长安南德(AnitaAnand)在哈利法克斯国际安全论坛上表示,作为即将发布的印太战略的一部分,加拿大将增加在印太地区的军事存在,成为促进该地区和平与安全的领导者。

    安南德还强调升级北美航空航天防御司令部(NORAD)的重要性。NORAD成立于1950年代,目的是抵御苏联的攻击,监视俄罗斯、中国和朝鲜的导弹和其他威胁。

    加拿大外交部长乔利(MélanieJoly)9日宣布,12月将出台的印太战略中,加拿大将在人权问题上挑战中国,同时也在全球卫生、核不扩散、气候变化等领域寻求合作。

    她强调,加拿大反对威胁台海现状的单方面行动,并将深化与台湾的经济关系。

    门德斯对此指出,虽然加拿大资源有限,不像美国、日本或澳大利亚拥有很多军舰,但是可以加强和QUAD国家的技术合作、开发早期预警系统和通信设备,有助于阻遏中国入侵台湾。

    前加拿大外交官丶加拿大全球事务研究所资深顾问的罗伯逊(ColinRobertson)也认为,中国在南中国海和台湾海峡的挑衅行为危及印太安全稳定的贸易环境,“由于贸易的不断增长,太平洋对加拿大来说(和大西洋区域)一样重要,甚至更重要。加拿大应该做出贡献,这意味着(派出)船只、潜艇、飞机和参与航行自由。”

    “中国战略”缺席已久

    加拿大媒体《环球邮报》对加拿大政府的转向发布社评称,加拿大政府从梦想与中国更紧密的经济一体化,到试图尽量减少冲突,再到今天作为习近平体验式教育学院(XiJinping School of Experiential Education)的优等生,认识到中国是一个对手和威胁。

    近期,除了中共干扰加拿大选举的指控,11月中旬加拿大皇家骑警以间谍罪指控逮捕了魁北克水电局(Hydro-Quebec)的前华裔雇员;加拿大还在调查在多伦多郊区非法设立的三个中国警察站,涉嫌参与进行海外镇压的“猎狐”行动。

    加拿大是最早与中共政权建立外交关系的主要西方国家之一。跟曾担任总理15年、带领中加建交的父亲皮埃尔·埃利奥特·特鲁多(PierreElliottTrudeau)一样,特鲁多政府长期注重改善与中国的关系,并且试图与中国达成自由贸易协定,但在2020年9月放弃了这一外交目标。

    在过去的五年中,两国在华为、香港、新疆、关键原材料等问题上摩擦不断,自孟晚舟事件和两个加拿大人在中国被捕的“人质外交”风波后两国关系跌至低谷。

    “加拿大应该有一个连贯的对华政策,或者至少应该知道中国战略是什么。五、六年前,特鲁希望与中国进行更自由的贸易。中国拒绝了,不想接受劳动环境、土著权利和人权等相关规定。那时加拿大就应重新考虑我们的中国战略。”罗伯逊说。

    在加拿大议会中,反对党严厉批评特鲁多政府面对中国日益挑衅、颠覆国际秩序的行动而无所作为。

    保守党参议员利奥·豪萨科斯(LeoHousakos)已在参议院提出一项抵御外国影响的S-237号法案。他呼吁加拿大政府对中国“邪恶的独裁政权”(evilauthoritarian regime)采取更强硬的立场。

    加拿大科学及工业部长商鹏飞10月21日在华盛顿表示,加拿大希望“与中国脱钩,与世界上其他不具有相同价值观的政权脱钩”。

    王慧玲预计,特鲁多总理束手束脚了好几年,过去加拿大的对华政策可能看起来非常虚弱,但是新的印太政策预计将迎合民意、调转方向。

    “我认为在两名迈克尔被捕后,毫无疑问,国内的情绪已经转向反对中国。过去几年,反华情绪大幅上升……现在两名迈克尔已经获释,他的政党在议会中也承受着来自反对党的很大压力,我认为特鲁多感觉他现在没有任何利害关系,没有加拿大人被中国扣为人质。”

    “因此,我认为新的印太战略正借助加拿大国内政治的这一波反华情绪,人们强烈希望特鲁多采取反对中国的作为。”她说,“不管怎样,特鲁多将不得不更加直言不讳,否则将面临选举后果。现在限制已经放松,我们将看到特鲁多带领加拿大的对华政策走向不同的方向。”

    0 - 1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