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这些年轻人为了避免孤独 找“这些人”看病

    据民政部发布的消息,2021 年我国独居单身成年人口大概是 9200 万。有网友戏称,独居状态就是 “一人独居,两眼惺忪,三餐外卖,四季淘宝。” 而在曾经火遍全网的 ” 孤独的十个等级 ” 榜单里,最高等级的孤独,是 ” 一个人做手术”。

    疾病会让人变得脆弱,生病时往往更需要人陪。于是 ” 陪诊师 ” 作为一种新型职业在社交平台上火了起来。

    挂号取号、科室引导、陪同就诊、排队缴费、代取药品与诊断报告,是这个职业的日常工作。薪酬不菲、时间自由、入行门槛低,谋生的同时还能实现自我价值,成为该职业的标签,陪诊师的相关话题也频登上热搜。

    北京青年报记者从天眼查注意到,以 ” 陪诊 ” 为关键词搜索到的企业有 746 家,仍存续的企业有 536家。小红书上,相关笔记就有 4700 多篇。

    在人们的固有假设里,老年人应该是对陪诊师需求最大的群体。而现实中,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也有此需求。据媒体报道显示,有陪诊需求的人群中,年轻人占比超过六成。

    那么,哪些年轻人会找陪诊师?他们付费为就诊 ” 找伴 ” 的理由又是什么?

    95 后女孩 找陪诊做肠胃镜

    ” 不想让家人担心,又不想一个人 ”

    95 后大理女孩郭丽,从昆明的一所大学毕业后,留在了当地工作。

    10 月的一天,郭丽胃疼不止,要做肠胃镜检查。她没告诉在大理的家人,也没告诉昆明的亲戚,”太麻烦别人了,也不想让家里人知道担心。” 而唯一知道她生病的朋友,恰巧在她检查那天要上班,没有时间。

    郭丽说:” 之前每次得胃病,爸妈都会陪她去检查,这次爸妈不在身边。一个人去医院,想想就觉得孤单。”这时,她想起了在社交媒体上看过的陪诊服务,决定体验一下。

    影视剧截图

    郭丽在社交平台上搜索了一下当地的陪诊,找了一家合眼缘的陪诊机构,确定好价格后,很快就有陪诊师联系了她。陪诊师珍珍在问了她具体情况后,提醒她不能吃早点,要带证件,还要做好核酸。

    很多时候,陪诊师在陪诊前,都会根据患者的情况,做些叮嘱、规划好时间。

    10 月 19 日,两人在医院门口会合。进医院后,珍珍帮郭丽充值就诊卡、排队取号。珍珍全程一直和她聊天,帮她缓解紧张。”珍珍跟我聊了很多日常的事情,她知道我是大理的后,还和我聊家乡的风土人情,让我感觉很放松、很亲切。” 郭丽说。

    做完检查后,郭丽觉得头昏,还有点痛。珍珍把她扶到椅子上,默默陪着她,”那个时候我不想说话,她也没有说,安静地在我旁边陪着我,就刚刚好。” 郭丽说。

    中国的单身独居群体,2021 年的人数大约是 9200万。这些人平时看起来自由自在,但身体遇到状况时,还是会感觉脆弱。郭丽说,自己找陪诊师最重要的就是想得到情感上的支持,”我个人没有那么独立,很多时候都需要陪伴。”

    此外,节省时间也是郭丽找陪诊的考量。她毕业后在一家私企做新媒体运营,时常加班改文案,”找陪诊的话,他们会帮你拿药什么的,就挺节省我的时间的。”

    4 个小时的陪诊,郭丽花了 129 元,这差不多是她半天的工资,但是她很开心。

    陪诊师珍珍认为,对于一些年轻人来说,与其说他们是在花钱买 ” 排队、挂号、买药、取结果、传达医嘱 “这些流程性的服务,不如说买的是陪伴带来的安全感。

    网上流行的 ” 孤独的十个等级 ”

    抑郁症患者 每次看病都找陪诊

    ” 他说得到了精神上的支持 ”

    95 后女孩卢菲从事医疗行业工作 8 年后,转型当了陪诊师。

    找卢菲陪诊的青年客户主要是两类:一类是有抑郁、焦虑方面的问题,自己也不太想让别人知道;还有一类是宝妈,因为孩子比较小,老公工作又较繁忙,会需要她陪着去医院。

    客户里,让她印象较深的是一个叫王明的小哥。王明在京创业 10多年,就在他事业有成的时候,被确诊为抑郁加焦虑,伴随严重的躯体障碍。

    卢菲第一次见王明是在一年前,王明刚确诊。那时他还非常抗拒治疗,在医院当场跟妻子吵了一架,不愿意承认自己有病。

    ” 我那时身体也老‘不舒服’,也去精神科看过,现在也服药。”卢菲说她用自己的经历,获得了王明的信任,并想尽办法劝他积极接受治疗。

    帮客户挂号、取药等是陪诊师卢菲的基本工作

    此后,王明每月都会定期去复诊拿药,陪诊师一直是卢菲。王明和家人在沟通上有较大的分歧,和卢菲产生共鸣后,每次都愿意让她陪诊,”他说(我陪着)能得到精神上的支持。”

    在王明看来,陪诊师是懂他的,所以他觉得陪诊师就是一个 ” 临时家人 “。

    ” 现在,他见到我和医生都会非常开心地打招呼,并且会遵从医嘱按时服药、休息、听音乐放松,已经很配合治疗了。”

    一年里的每次陪诊,卢菲都会开解王明,医生也用专业技能获取了他的信任。王明经历了由起初接受药物治疗时的负作用明显——紧张心慌、失眠加重,到后来因为血压升高两次换药,再到现在一点点好转起来、血压稳定,身体也渐渐感觉好了起来。

    ” 我很期待他停药的那天,那一天应该不远了。” 对王明身体的恢复,卢菲很有信心。

    21 岁少女 做人流不愿亲友知道

    ” 她们说这个职业很有必要 ”

    90 后的王方此前一直在做金融工作,意外当上了陪诊师。

    从今年 8 月正式入行,到现在她已经在杭州服务了 150 多位顾客,在这个过程中,她见证了不少的人情冷暖、悲欢离合。

    在人们的固有假设里,老年人应该是对陪诊师需求最大的群体,而王方却表示,自己七成的顾客是青年人,而且女性居多,”很多是做人流、宫腔镜等妇科手术。”

    王方的顾客中,年纪最小的一位只有 21岁,叫萌萌。萌萌提前一天通过某平台联系上了王方,当时说是要做一个小手术,需要陪同,但具体什么手术却不愿意透露。”我当时就猜,可能是流产手术。” 王方说。

    王方说,她们早上 8点在医院会面,萌萌穿了一身黑色西装,里面则是一个高领毛衣,毛衣已经破了,包包上面也有口子。女孩扎了一个马尾辫,穿着双运动鞋。直到两人碰面,萌萌也不愿意说出自己将要做什么手术。

    在等待的过程中,她们闲聊,萌萌才和王方坦白,她不愿意让朋友知道自己做人流手术,但又想找个人陪,觉得一个人太孤单,于是就找到了陪诊师。

    王方看前面人太多,就让萌萌先去椅子上坐着,她帮萌萌排队,只剩五六个人的时候叫她。

    陪诊师王方替客户办理就医手续

    由于当天做流产的人很多,萌萌的手术被排到了下午。已经超过了最开始说的半天的陪诊时长,但王方依然没有离开。等待时,萌萌跟王方聊起天,说她家在金华,自己在杭州读书,爸爸一直在生病,她很缺乏安全感,还一直在吃精神类的药物。

    萌萌没有透露男友在哪里,王方知道这是客人的隐私,也没有多问。当讨论起 ” 陪诊师 “这个职业时,萌萌说这个职业很有必要,鼓励王方 ” 做大做强 “,还建议王方将来可以做些公益陪诊,帮助那些经济条件比较差的人。

    快轮到萌萌时,王方贴心地拿出了提前准备好的卫生巾和卷纸,让她手术时用,还给萌萌买来了一瓶水,提醒她术前需要空腹,但医生说,渴了可以喝一点水。

    手术室外,王方守在那里,有人低头无语,有人打着游戏,有人焦急地张望。

    萌萌出来时,脸色很苍白,在床上沉沉睡了一个多小时。在这段时间里,王方帮萌萌向医生预约了下次的复诊,”这样她下次再来就不用现挂号了。”

    00 后女生 花 4000 元找陪诊

    ” 这也算是一种时尚吧,省心省力 ”

    1989 年出生的德龙,由于原工作与三甲医院多有接触,使他 ” 顺理成章 ” 地成了一名陪诊师。

    今年 10 月中旬,他陪一位 22 岁的女生到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的神经内科看诊。” 我工作压力大,有时会头疼。”女生对德龙说。

    眼前的女生,穿着干净、简洁大方,就医时伶俐的气质让德龙印象深刻。

    女生当天的检查分别安排在了上午和下午,11 点过后,女生顺便和陪诊的德龙一起吃了顿饭。

    她告诉德龙,自己 17岁起便没有再上学,开始在社交平台上做微商,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而自己的社交圈都是大自己十几岁,甚至几十岁的老板,处在这样的环境中,别说赚钱很难、甚至没人能够交心。

    相谈中,女生又大方分享了自己原生家庭的不理想,还有自己做生意的近况。”早熟的她,不愿在旁人面前展露自己也有软弱的一面,因此选择了陪诊服务。”德龙说,女孩还觉得找陪诊算是一种时尚:省时省力,花了钱就不用费心了。

    很多时候,因为医院分工的专业性,即便是一直触网的年轻人,也会因为对不同病症该挂哪个科室的号、去哪儿做检查等就诊流程不了解而困惑,而熟悉医院就诊流程的专业陪诊师,显然填补了这一空白。

    影视剧截图

    ” 费用你说多少都行,我直接转给你。” 此次服务,德龙收了女孩 4000 元。

    当然,不是所有的陪诊师都能有如此的 ” 高利润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按 4 个小时算半天、8个小时算一天的收费标准,绝大多数城市的陪诊师费用均价在 200 元 / 半天、400 元 / 一天,而北上广的价格略高,约为 300元 / 半天、600 元 / 一天。

    ” 即使按照最高收费也达不到 4000 元啊?” 面对北青报记者的疑问,德龙解释说,女孩的服务包括 ” 绿通服务”,因为她不仅看了神经内科,还临时加了心内科的检查,所以价格不止是陪诊费。

    年轻宝爸 带病娃来京找专家

    ” 明天就要看,钱不是问题 ”

    ” 明天就要看,钱不是问题。” 电话那头是一位男子迫切的声音。

    几天前,男子 5岁的孩子腹痛呕吐,在老家的一家医院就诊后,病理报告显示淋巴瘤。一家人赶到北京,挂上了北京儿童医院的专家号,专家是德龙委托朋友联系上的。

    早晨不到八点,德龙便来到了儿童医院的门口,等待他今天要陪诊的客户。

    一家人风尘仆仆,孩子看着就很消瘦、脸色蜡黄,始终要妈妈抱着,时常哭闹。

    外地患者来到北京,人生地不熟。德龙接待过不少这样的客户。儿童医院的内部构造复杂,第一次来的人,很容易走晕。当天见了面,孩子父亲对德龙说得最多的话就是,”钱不是问题。”

    取号、候诊、看病 …… 等了没多长时间就进诊室了,一切貌似都进行得很顺利,医生给孩子开了三项检查,挂了病理科做病理会诊。

    ” 病理切片带了吗?” 医生问道。” 带了带了。” 孩子父亲说。

    ” 你这缺东西啊?” 医生一看。” 啊!是不是那边没给?” 孩子父亲解释道。

    病理会诊时,父母才知道,孩子的部分病理切片未从当地医院带来。而当地医院并不接受病理切片代取,必须由患者或患者家属携身份证借用实验室内储存的病理切片。

    ” 一定要用最快的速度拿过来。” 医生表示,该切片不可或缺。

    德龙为孩子父亲买了高铁票、送到北京南站,还安排司机将母子两人送到了预订的宾馆。

    抽血、拍 PET-CT、骨穿刺、病理会诊 ……为就诊环节忙前跑后,德龙称他就是利用自己对就诊过程的熟悉,抓住就诊流程中的每个节点,最大程度帮孩子家人少走弯路,让孩子尽快得到治疗。

    ” 兄弟你辛苦了,钱不是问题。” 最终,德龙收了一家人 2500 块钱(包括垫付的 1300 元的挂号检查费)。

    第二天下午,就在德龙以为孩子应该会很顺利时,他看到了这名宝爸发了朋友圈。

    ” 这是我的儿子,突患恶性淋巴瘤,现在在北京儿童医院治疗,后续需要半年化疗,费用至少在 50万以上,无奈发起筹款,孩子急需您的帮助。”

    ” 我当时头都麻了,对于这家人来说相当于当头一棒。我能做的也就是帮他转发了朋友圈。”

    近七成陪诊师为 90 后、95 后

    行业监管制度尚处空白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找陪诊师,也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陪诊师行列。

    今年 10 月份南都民调中心报告显示:有陪诊从业经历的受访者中,以女性从业者为主,90 后、95后成为陪诊主力,占比近七成,工作时间灵活自由、收入可观、帮助有需要的人是受访者从事陪诊工作的主要原因。同时,受访陪诊师认为陪诊更需要具备服务意识、责任感和基本就医/ 医务常识等职业能力。

    北青报记者发现,陪诊师多是通过自己的个人账号发布工作信息,当客户在网上寻找陪诊服务时,难以辨别真实有效的信息,筛选陪诊师颇有几分开盲盒的味道。而陪诊师们,其客单量并不稳定,多是靠服务口碑积累人脉,由老客户介绍新客户。

    此外,北青报记者注意到,目前,陪诊师这一职业尚未被收录在人社部发布的《国家职业分类大典 ( 2022 年版 )》中,没有行业规范,陪诊师提供陪诊服务都是 ” 单打独斗”,服务流程未形成体系,价格上也没有统一标准,服务中涉及的风险责任也不明确。

    2022 年 6 月 9日,在陕西省政协编发的社情民意信息中,民进陕西省委员会在调研中了解到,职业陪诊服务虽然在一定程度上拓宽了创业就业的渠道,但也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职业准入门槛不明确,行业规范缺失,服务范围标准不一,陪诊价格浮动随意,陪诊服务的行业监管制度空白,处于” 无准入门槛,无服务标准,无主管单位 ” 的三无状态。

    珍珍、卢菲、王方、德龙向北青报记者表示,他们迫切希望陪诊行业向规范化、标准化发展。

    (文中除王方外均为化名)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