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闭关锁国逾两年后 中国如何重新展现外交野心?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近来连续与多国领袖会晤,被专家视为是中国在经历超过两年的闭关锁国后,重新展现其外交野心的举动。但同时,他们认为北京也正尝试透过双边交流,来分化美国与其盟友的连结。

    在超过两年半未离开中国与其他国际领袖交流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过去几周透过几场重要的国际外交场合,与美国、欧洲与亚洲等地十多个国家的领袖进行双边会晤,并在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的领袖峰会上,发表重要谈话。

    在APEC峰会前夕的一场工商领导人峰会上,习近平透过书面演说表示,“亚太地区不是谁的后花园,不应该成为大国角斗场”,并重申共同反对冷战思维和阵营对抗的重要性。他呼吁亚太地区的国家推进亚太自由贸易区进程,全面深入参与世贸组织(WTO)改革,并“共同反对单边主义、保护主义”,打造稳定畅通的亚太产业链供应链。

    而在印尼巴厘岛举办的20国集团领袖峰会上,习近平除了与美国总统拜登举行了一场超过三小时的会晤外,也分别与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Macron)、西班牙首相桑切斯(Pedro Sanchez)、意大利的梅洛尼(Giorgia Meloni)与荷兰领袖吕特(MarkRutte)进行双边会谈。不过,他却未如预期跟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Leyen)和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Charles Michel)会面。

    总体来说,专家认为习近平希望透过这几周密集的外交行程,来展现中国外交政策非常主动且活跃的一面。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副教授庄嘉颖告诉德国之声:“很明显,习近平正试图展示中国外交政策中非常积极的一面。这与他在党的第二十次代表大会上发表的谈话内容是一致的。他想表明,经过两年的闭关锁国,在与国际社会没有那么多的接触后,中国正试图重新在国际舞台上活跃起来。”

    北京尝试分化欧盟国家的团结性

    而在中国尝试重新积极参与国际外交事务之际,部分专家认为,北京与不同国家透过双边交流来重启互动的模式,也会对向欧盟这样的多边主义组织造成一些内部冲击。在习近平似乎回避跟欧盟高官交流之际,他却在跟荷兰领袖吕特会晤时,试图说服荷兰不要加入美国的行列,阻止中国取得荷兰所拥有的一些芯片制造关键技术。在结束与吕特会晤的声明中,习近平表示:“希望荷兰能够加强欧洲对开放与合作的承诺。”

    此外,习近平在与法国总统马克龙跟意大利领袖梅洛尼会晤后,分别邀请两人明年出访中国。加上本月初单独出访北京的德国总理肖尔茨(OlafScholz),专家认为习近平重返国际外交的其中一个目的,是希望分化欧洲在中国议题上的团结度。芬兰赫尔辛基大学客座研究员英莎丽(Dr.Sari ArhoHavren)在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习近平之所以选择聚焦与欧洲国家领导人互动,而非与欧盟领导人会面,背后有几个主要因素。

    她说:“北京从来不认为欧盟机构拥有与欧盟国家同等的权力,而传统上,中国也倾向经营双边关系。其次,欧盟委员会的冯德莱恩跟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在对抗中国方面的言论比许多欧洲国家领导人还坚定且直接,这也导致中国选择以传统分裂欧盟的策略来与欧洲国家互动。”

    英莎丽还说,北京除了想藉由分裂策略来削弱欧盟内部的团结性,它们还想削弱跨大西洋联盟。她告诉德国之声:“若美国在中国持续推进对台统一进程的情况下,决定对北京进行制裁时,欧盟国家不太可能形成一个共同的方法来对付中国。”

    英莎丽认为,中国政府之所以积极想分化欧洲国家的团结性,是因为它们认知到欧盟近年来积极想降低对中国的经济依赖性,并转移其供应链,而这些发展都是中国所不乐见的,因为降低对中国的经济依赖性,就代表降低中国对欧洲的政治影响力。她说:“这也是为何中国在会后的声明中,强调要共同应对全球经济挑战,保持稳定的供应链,并反复要求欧盟国家积极影响中欧关系。这些都是北京的痛点。”

    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庄嘉颖也指出,中国这种“一一击破”的作法,其实并非新的外交策略。他向德国之声表示:“中国在与欧盟或东盟等集团互动时,仍然倾向双边合作,因为在这样的基础上,他们有更多影响力。习近平的作法并未偏离中国一贯的剧本,这是过往中国与其他国家交涉时的习用模式。”

    欧盟国家有能力应对吗?

    面对中国以传统策略来分化欧盟国家的团结,赫尔辛基大学的英莎丽表示,在欧洲国家普遍因俄乌战争而陷入经济困境之际,欧洲各国确实很难对中国推出一个统一的方针。她告诉德国之声:“北京正在争取时间,试图透过双边交涉的方法,来推迟欧洲国家减少对中国的关键经济依赖的结构性调整。中国这么做的其中一个原因,是为了争取时间来获得关键的半导体技术,以实现其2035年的国家目标,以及2049年的第二个百年目标。”

    英莎丽再以习近平与荷兰领袖吕特会晤时的谈话重点为例,表示习近平特别强调了拒绝脱钩的重要性,并暗示中国反对美国试图向荷兰施压,要求该国切断与中国在半导体领域的联系。她说:“中国表示,荷兰应该拒绝将经济与贸易问题政治化。”

    除了中国尝试分化欧盟国家的团结,以及弱化跨大西洋的连结外,在二十国集团峰会期间的另一个焦点,便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一个加拿大媒体捕捉到的视频中,向特鲁多表示其向外界透露与习近平交涉内容的行为“不合适”,并要求加拿大以“互相尊重的态度,来进行很好的沟通”。

    庄嘉颖认为,从习近平近乎“教育”特鲁多的行径,可以看出他非常有自信。他说:“虽然习近平很有自信,但我认为他可能仍会更尊重特定的国家或国家领导人。”

    英莎丽则表示,由于对习近平与中国政府来说,能够控制其论述是最基本的外交原则,所以他们通常都偏好“关起门来”进行外交接触。她向德国之声表示:“特鲁多挑战了这种做法。他让习近平放下了,让外界难得地看到了习近平无法完全控制局势时的表现。在我看来,这个事件显示在习近平眼中,他只允许以闭门方式进行外交谈话。”

    中国尝试抵触美国推动的制度

    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庄嘉颖告诉德国之声,美国自拜登上任后,便持续强化与盟国的连结,而这也被中国与习近平批评是“冷战”思维,并认为会破坏国际秩序的稳定。他说:“中国意识到,美国与盟国之间的协调,为美国挑战中国创造了许多选择,而中国能削弱美国优势的方法,便是弱化美国与盟国跟美国各个盟友之间彼此的连结。”

    庄嘉颖认为,中国为了阻止美国透过与盟国合作来遏制其发展,已尝试对美国与其盟国之间的连结制造阻碍。他说:“中国的努力会增加中美之间的竞争。目前我们仍须观察的是,美国在多大程度上,可以让不同国家加入其推动的‘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而中国又是否能透过提出一个替代方案,将不同的国家连结起来。”

    0 - 1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