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卡塔尔的“朋友圈” 世界杯开幕式政要名单信息量很大

    作为阿拉伯国家举办的首届世界杯足球赛,国际社会给足了卡塔尔世界杯相应的礼遇。

    ▲2022年11月20日,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会徽出现在开幕式现场。当日,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开幕式在海湾球场举行。图/新华社

    2022年世界杯足球赛大幕已在卡塔尔拉开,伴随着本届世界杯主题歌《梦想家》一同亮相的,有哪些来自世界各国的政要?

    事实上,卡塔尔半岛电视台在简短而隆重的开幕式刚刚结束后不久,就拉出了长长的列席的国际政要名单。

    名单中有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等跨国组织领导人3名;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阿尔及利亚总统特本、埃及总统塞西、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塞内加尔总统麦基·萨勒、卢旺达总统卡加梅、利比里亚总统维阿等国家元首7名;沙特阿拉伯王储兼首相穆罕默德、阿联酋副总统兼总理兼迪拜酋长穆罕默德、黎巴嫩看守内阁总理米卡提等政府首脑3名。

    另有科威特王储萨巴赫、阿曼苏丹代表赛义德、厄瓜多尔副总统博雷罗、俄联邦总统特使列维京、印度副总统奈杜、委内瑞拉副总统罗德里格斯等王储、副国家元首、国家元首特使6名,以及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领导人阿巴斯等“准国际领导人”级别的嘉宾。其他还有部长、大使级别的众多国际嘉宾。

    这份见微知著的国别清单,释放出了哪些信息和信号?

    卡塔尔特意回报土耳其一个“C位”

    总体上,作为阿拉伯国家举办的首届世界杯足球赛,国际社会还是给足了卡塔尔世界杯相应的礼遇。

    尤其是联合国秘书长、国际奥委会主席、国际足联主席这“三驾马车”齐聚一堂,也让号称“历史上面积最小举办国”卡塔尔前期努力的准备不曾白费。开幕前一度有人担心的“冷场”,也因此并未出现。

    但“三驾马车”中,国际奥委会主席和国际足联主席是“当管国际组织”负责人,出席这样一届盛会的开幕式实际上是履行义务;联合国秘书长地位超脱,理应不偏不倚,躬逢其盛也并不出人意料,而多达18人的各国高级领导人名单却不免包含着心照不宣的“微言大义”。

    其中最受关注的还是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他实际上几乎是最后一刻才敲定行程。

    许多人都知道,由于政治、经济、文化等诸多方面矛盾,尤其出于在伊斯兰世界争夺话语权的考虑,原本“铁板一块”的海湾6个阿拉伯君主国在2017年发生激烈内部纷争,形成以沙特为一派、卡塔尔为另一派的两个对立阵营。

    这两个阵营中,沙特本就是“海合会”盟主,又是瓦哈比派大本营和麦加、麦地那两圣地守护者,加上国力、军力和财力都远远凌驾于卡塔尔之上,因此矛盾白热化之后阿联酋、阿曼、巴林、科威特四国都站到了沙特一边。

    2017年6月,沙特、阿联酋牵头对卡塔尔实施封锁、禁运和制裁时,联署的阿拉伯国家多达13个。而当时地区主要国家中唯一明确站在卡塔尔一边的,正是埃尔多安主政的土耳其。

    绝大多数分析家都心知肚明,作为地缘政治高手,埃尔多安此次站队,只是不希望沙特借打压“后起之秀”卡塔尔,独占阿拉伯乃至伊斯兰世界话语权。但对于当时四面楚歌的卡塔尔而言,土耳其和埃尔多安的表现可谓雪中送炭。

    如今,卡塔尔这届世界杯虽然仍不免受到来自诸多方面的质疑与非议,但最艰难的日子毕竟已经过去。当初申办世界杯时的初衷——为卡塔尔打响知名度,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得以实现,此时此刻投桃报李,给予埃尔多安一个“C位”,也是题中之义。

    “阿拉伯世界大团结”只是一个开始

    此次与会“国别贵宾”中,过半系阿拉伯国家领导人,且其中赫然就有当初领衔对卡塔尔发难的“主舵手”——沙特王储。

    而出席开幕式的其他绝大多数阿拉伯国家政要,如阿联酋总理、埃及总统等,都是和沙特关系密切,而且是当初参加围堵、孤立卡塔尔的国家代表。

    当初“势不两立”的口角言犹在耳,如今一众白衣政要却齐聚卡塔尔,在开幕式现场谈笑风生、把臂言欢,再次印证了阿拉伯世界“兄弟也会阋墙,阋墙也是兄弟”的亘古铁律。

    当初沙特和卡塔尔为争夺话语权可以弄到面红耳赤,如今时过境迁,两国头面人物都希望恢复海合会“一团和气”,在风云变幻的国际政坛、商场、能源市场和地缘政治舞台博取利益最大化。

    也因此,卡塔尔世界杯开幕前夕,当初孤立卡塔尔的带头人沙特王储,就热情洋溢地喊出“阿拉伯世界大团结”口号,倡议“阿拉伯兄弟”热烈捧场。

    相比之下,此次世界杯其他与会国际政要的来源,却颇耐人寻味。

    往届世界杯开幕式,来自欧美各国和第三世界国家的政要,大抵维持在一个较平衡的比例,而此次除国际组织、阿拉伯及穆斯林国家代表外,与会“国别嘉宾”几乎都是来自“亚非拉”的发展中国家政要。

    本届世界杯开幕式前,欧美因卡塔尔在诸如“尊重本国风俗”等方面坚持己见,唯恐对卡塔尔世界杯“过于热情”会触怒这部分本国选民,导致在本国国内政治上失分,所以热情不高。

    当然,也有一部分国际政要的亮相动机可能相对纯粹,如利比里亚总统维阿。这位前世界足球先生,本就是人类历史上首位当选国家元首的退役足球明星,世界杯足球赛开幕式,他不去才是新闻。

    自《戴维营协议》导致阿拉伯世界分裂以来,曾在1973年“十月战争”期间凭借“阿拉伯团结”,用“石油美元”重创欧美经济的阿拉伯世界,就再难用一个声音说话了。

    “阿拉伯之春”虽导致以埃及、伊拉克、突尼斯等为代表的世俗阿拉伯政治势力退潮、以“海合会”为代表的阿拉伯国家地位崛起,但随后沙特和卡塔尔间的纷争以及阿拉伯各国在巴勒斯坦-以色列问题上的意见分化,让久违的“阿拉伯大团结”姗姗来迟。

    如今,随着沙特和美国间关系趋冷,欧佩克话语权价值升高,一度吵得不可开交的“海合会”各国间,似乎不约而同重新认识到“兄弟间和为贵”的价值和重要性。

    于是,我们看到了沙特和卡塔尔的相向而行,看到了卡塔尔世界杯开幕式主席台上的“阿拉伯一家亲”——或许这仅仅是个标识和信号,而多哈足球场上的“阿拉伯世界大团结”也仅仅是一个开始。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