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郑州不能再加戏了,别把”国际郑“的城运败光

    这两天郑州又又又上头条了,核酸VIP和女婴之殇,又是一个两个大大的负面。

    郑州真是天天上头条,条条不重样,郑州你是不是热搜充了一个VIP包年会员啊?看到朋友圈里对郑州做核酸包年卡的调侃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每一次的上热搜都是对郑州城运的一次消耗,现在出门在外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郑州人了。

    我在郑州静默30天后小区终于迎来了解封,我当机立断逃离了,我再晚一秒走都可能要买副春联回家等过年了,一年啥也干不了。

    果然在我离开后这几天有些解封的小区又开始静默,我们所在的小区又有一号楼又出现了阳性好多户拉去隔离了,郑州继续上演着《消失的邻居》和《午夜的大巴车》,这样的日子每一天都让提心吊胆,就像开盲盒,惶惶不可终日。

    我一个朋友都静默37天了马上迎来的解封,结果又有阳性假期给续上了,喜提至少一周静默,她崩溃地发誓能出去了一定要逃走,这地方真的一天都没法待了。

    看过我上一篇文章的都应该了解,我来到了佛山,路过广州南,我是从高风险地区郑州过来的佛山居然一天都不用隔离,这让我很意外也对广州佛山等南方城市防疫有了新的认识。

    看到网上有个教授说过,凡是动不动就封控的地区,大都是经济落后的地区,因为没事儿干,就把无休止的风控当成了事业,凡是动不动就要求静默的这些地方的官员,大都不知道什么是做实事儿,因为不知道干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干,说的精辟一针见血,郑州现在就是这样的地区吧,频频上热搜,昏招频出。

    前面我也写了一篇文章《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逃离郑州》被某种神秘的力量给举报下线了,咱也不再发了,不让说话咱就闭嘴,谎言多好听啊,谁愿意听真话呢?

    为了挽回一些郑州的形象,我写了一篇《你为什么选择留在郑州?》我希望在评论区征集热爱郑州的故事,但是这些年真的把老百姓的心伤透了,就连郑州土著都表现出来从来没有过的失望。

    结果评论还是好多人继续对郑州失望透顶,想为郑州说好话的基本很少了,这样频繁的给郑州这个城市招黑真的让越来越多的人没有信心了,我真的绞尽脑汁都挑不出什么好话来评价郑州了。

    平心而论,郑州是我的家啊,人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有谁会不爱自己的家乡呢?我的家人,亲戚朋友所有的一切都在郑州,我粗略地看了下我的微信好友,其中在郑州的大概有2000人之多。

    前几年郑州也是如日中天,一举打败好多城市被评为全国中心城市,人口1200多万,这在国际上都是大城市,还有些机构统计说超过1000万人口的算是超级城市,那郑州妥妥的算是全球超级城市,每每想到这里心中的自豪感油然而生,我居然在地球上这样一个超级城市里站稳了脚跟。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感觉那个一向为之骄傲的城市忽然变成了别人口中的负面,每一个事件都轰动全国,形象也是一落千丈,现在再也没人提国际郑了,越来越多的人喊逃离,以前还是因为拆迁城中村好多刚毕业的大学生房租太高没办法生活,后来轮到了小微企业,郑州的商业写字楼空置率不是一般的高,好多公司都倒闭完了哪还有钱租那么高大上的地方。

    普通员工工资也就是三四千块钱,企业都活不下去了,员工更赚不到什么钱,本土也产生过全国一些头部的优秀企业如蜜雪冰城,巴奴火锅纷纷把总部搬离郑州,而一些准头部的企业政府也没有给于相应的扶持政策,把所有因素大概都归纳为营商环境吧,营商环境有点差,优秀企业纷纷逃离,其他行业咱不懂也不乱说,就说一下我这个普通人自己亲身经历的小行业吧,就当是这个大时代里一个小微行业的缩影吧。

    以前吐槽郑州的不好的文章被删了,那我不说不说郑州的不好,说其他地方的好总可以了吧?我就聊下南方一些地方的营商环境,大家自行感受,如果大家都觉得没人说郑州的问题就能变好的话我也祝福我的家乡好运吧。

    这次来佛山见了我以前的一个大哥,算是十多年到郑州第一家公司的老板吧。

    十年前我们公司的商业模式,在郑州拼掉半条命都做不起来,各种五花八门的部门三天两头来找你的事儿,这不合格那不合格,艰难做了几年到最后亏了几百万,后来带着团队离开郑州搬到佛山,真是树挪死,人挪活啊,同样的商业模式,到了这边事业做的顺风顺水。

    可能也是选对地方了,佛山这个地方特别有功夫文化,而且世界五百强企业总部这边很多,还得到了当地文化等部门的高度认可,禅城南山北滘等多个地方都免费给几万平米的场地办公室。

    郑州某企业来考察,看看能一起做点儿事儿不,区政府领导又是招待又是送他东西,知道企业老板爱抽点雪茄,就送了他6盒很贵的雪茄,价值好几万,真是神奇了,在这里一切都反过来了,注意啊是政府给企业主送礼,目的就是为了留住优秀企业,招商引资,我这要是在郑州说出去很多人可能说我在说聊斋吧。

    但是就是这样,而且这里的领导很多是事业型的,昨天晚上我们在园区一天见了三四拨客人过来谈事儿,晚上七点的时候一个重要领导在谈事儿,我们在抓紧时间给他汇报工作,到了晚上饭点儿看事情还没聊完,就直接点了外卖上来边吃边聊,领导很随意,没有那么多客套不玩虚的,聊事儿就聊事儿,如果谈完正事恰好世间也允许还是可以很隆重的该吃吃该喝喝,但是没谈完正事儿谁都不许走,决战到天亮,盒饭对付一口接着聊透是常有的事儿,这才是真的做事有效率,这种高效的做事节奏有点可以媲美一线城市了。

    不像我们那里的官员有事儿找他们办先喝酒,酒喝大了酒桌上牛逼也吹出去了,第二天醒来问你,昨天啥事儿?

    还有一次去考察安徽芜湖的某个影视产业园,影视产业园A总也是我的朋友,他们还不是那种行业内特别有名气的公司,算是普通公司吧。

    他们是被当地区政府招商招过去的,其他政策条件也有很多,最主要是还有一整栋办公楼全是免费给他用的,晚上吃饭的时候A总给我们讲了一件事儿让我们大为震惊。

    咱们普通小微企业在郑州干个什么事儿求爷爷告奶奶的都没人搭理你,但是他到别人那里却成了香饽饽,别人家的政府是服务型政府,刚去的时候A总就对区长说,领导啊,咱们这个园区有点偏僻员工上班坐公交都不太方便啊,你看怎么给解决一下。

    区长当场就打电话给公交集团的负责人,他们吃饭的时候正好是周六,中间还隔着一个周日,周一的时候公交车就直接通到了园区门口,公司楼下挂一个临时的公交站牌,这效率,这服务,让我们这些北方人看了震惊了好久。

    想起我们这些还算是在行业内做出一丢丢成绩的,找政府单位人员办点事儿,都互相推皮球,到最后还要各种证明,不敢去对比,简直是天上地下。

    说了这么多,不是我不爱郑州这片热土,我也不想唱衰郑州,这对我没有任何好处,不管我到哪里混最后终究还会回到这里的,中国人有故土情节,这里是我的家啊,这是宿命。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家就在这里,你还能去哪里?

    如果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谁愿意拖家带口背井离乡去其他陌生的地方从头再来,但是有时候为了长远的发展不得不离开家走向外边更广阔的地方,去到那些思想前沿开放的地方,去到那个不用每天静默的地方。

    我想有这种想法的人不在少数,这对郑州的未来来说很危险,我们只是这个大时代里的小角色,可有可无,生如蝼蚁,但是可以以小见大,也许其他行业也会面临着这种问题的存在,只希望大郑州的领导能给人一点儿信心,别再每天只知道装铁皮了。

    希望郑州不要再加戏了,如果加戏能加个正面的角色不能?在广州和石家庄夹击下的郑州,成了这轮疫情最悲情的城市。

    相比广州的光明磊落,郑州迷失在了一串串虚拟的数字,相比较石家庄的平地惊雷,郑州却显得畏首畏尾。

    一个疫情,让广州和石家庄善良在世人面前,却把郑州推向了风口浪尖。虽然最终的结局都一样,实现的过程却天差地别,广州和石家庄得到了赞誉,郑州却失去了民意。

    阴霾终会散去,希望迎接郑州的会是一片灿烂的阳光。

    希望郑州给老百姓一些信心,如果能让人在黑暗里能看到一点微弱的光那么他就会奋力去追逐光,希望郑州还那个眼里有光的朝气少年。

    0 - 1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