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日本店家的中文翻译,看完能让你瞬间懵逼

    因为近几十年中国游客不断增多,现在日本不少标语和路牌都配有中文翻译。

    其中很多一看就让人觉得莫名的燃。

    比方他们会在没有厕所但可能很多人会内急的地段鼓励你想象旁边就有坑位,胜利就在前方。日本人喜欢三国,这是在现实中应用的望梅止渴。

    什么是燃?

    一岁当跨国集团总裁不叫燃,七岁成哈佛外聘博士不叫燃。

    燃是以小见大从生活细微处出发打动你。

    是面对世界敢于思考。

    是不畏强敌敢于发出声音。

    燃是在利与义之间毫不犹豫选择后者。

    是扁扁的钱包大大的脾气。

    是不因身居高位变得淫荡,沦落底层而卑躬屈膝。

    是敢于面对惨淡的人生。

    是总是只考虑最好结果。

    所谓燃是从乞丐触怒元首,是骑共享单车别奔驰AMG。燃就是从庸俗中迸发的伟大,是把小事化大的艺技术。

    日本的中文标志提醒你人活一口气。哪怕你现在正担任保安,面对开宝马的业主也要像早上带过来的馒头那样坚硬。

    和风味的燃不是宏大叙事的,它不是荷马史诗那样的波涛澎湃,不是神龟虽寿式的壮志豪情。

    日本人喜欢物哀,这点从厕所里的俳句能够看出来。

    物哀使日本人在面对大场面时习惯使用悲伤的情绪代替愤怒,用冰冷的画布衬出对手的疯狂与恐怖。一如没有伞的雨天泷谷源治在土操场单挑凤仙全校。

    它像朵插在死火山口里的菊花。翩翩君子偏立危墙之下,散发出一股混合了血友病患者与冒险家的独特风度。

    在造神运动充斥着人类社会各个角落的今天,日本人的这种“冻燃”为我们看待世界提供了一个以人为本的角度。

    “忒默,哇达西瓦速食便当!但也不需要用身体为代价才能换来的温度。”

    事实上日本中文标语乌龙频出是因为大多标牌设计者,那些头戴钵卷的大爷大妈对外语知识并没有专业的了解,所以和我们许多人认日文一样犯了望文生义的错误。

    除了把警示标语理解成俳句,你还能在其他许多场景见到这种美丽误解,譬如大部分日本人知道什么是食色性也。然而他们食色性也的了解也就仅止于每个字的表面意思。

    他们朝着错误的方向出发,但却因此走上正确的道路。

    这个世界本来很多新发现就是由误解造成的。如果哥伦布不是在登陆美洲时把那当成印度,恐怕后面他很难再在皇室那里拿到投资额度。

    看日本中文菜单有种第一次喝摸摸茶的快感。像处子与老江湖结合刹那的淬火。

    带领食客与料理进行着未曾想象过的媾和。

    日本人缺乏想象力,他们的鸡爪不是从凤凰腿上砍的,他们天妇罗也不是用奸臣炸的。

    但是日本擅长将现实进行大胆拼装,一如那里的文化,就是一场不可思议的缝合。

    缺乏想象力带来的另一个好处则是诚实。

    所以日本人不会给缺陷编一个动人的故事。他们的包装只用在好料上,如果需要描述对象是垃圾他们就平铺直叙告诉你是垃圾。

    这种看上起有些不聪明的性格特质有时反倒让他们拥有了把垃圾卖出去的本事。能让顾客心甘情愿掏钱的往往并非产品本身,而是卖家的为人。

    在日本吃饭你可以先把所有的中文翻译看一遍,看一遍再吃,就像把手机电量放光再充满,每每从饭店走出来都有一种重获新生的快意。

    至于这个内容本身,纯粹是废话。对于过度解读的过度解读有时候是一件可能有趣的事情,因为所做的一切归根到底还是无聊而已。

    无聊是对欲望的欲望。追求欲望而不得,然后落得寂寥,那不叫无聊;无聊是发现自己找不到欲望,但又不甘心没有念想,在失去和追逐的撕扯下,成为无力的躯壳而已。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