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特朗普也许输了,但特朗普主义仍未失败!

    根据最新的点票结果,民主党已赢得国会参议院50席,稳住了多数控制权,甚至有可能在佐治亚州(Georgia)的次轮投票再下一城;众议院方面,共和党胜算依然较大,但民主党并非完全没有机会在还在点票的选区中追上。这样的结果,使得民望处于历史低位的拜登变成了20年来在中期选举中表现最佳的美国总统。

    由于总统所属政党过去三十年来在中期选举平均损失约24个众议院议席和3个参议院议席,如今在众议院最多只能赢得几席的轻微过半数、在参议院更已损失一席的共和党可算是“数字上赢、实际上输”。

    而在各州选举之中,民主党更不止保住了所有既有的州议会多数,还在4个州夺得整个州政府的控权制(即州长职位和州议会两院多数)。

    谁敢反对特朗普?

    选情不似预期,共和党内部也出现了明显的内乱。无论是一心角逐众议院议长的现任众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卡锡(KevinMcCarthy),还是想继续担任参议院共和党领袖一职的麦康奈尔(MitchMcConnell),也遇上党内阻力。后者的幕僚更与负责共和党参议院选举工程的佛罗里达州(Florida)参议员斯科特(RickScott)展开了骂战。

    人们最关注的,是这次失败会否改变前总统特朗普(DonaldTrump)在共和党内的共主地位——“特朗普名单”候选人几乎全线败选,当中包括宾多法尼亚(Pennsylvania)、密歇根(Michigan)、威斯康星(Wisconsin)、亚利桑那(Arizona)等多个关键摇摆州的州长或国会参议院选举。

    特朗普预计会在11月15日宣布参选2024年总统选举。(AP)

    选举之后,一直倾向支持共和党的传媒大亨梅铎(RupertMordoch)旗下的《华尔街日报》与《纽约邮报》皆已转軚展开了对特朗普的抨击。

    一些共和党政客也开始公开批评特朗普。路易斯安那(Louisiana)参议员卡西迪(BillCassidy)和阿肯色州(Arkansas)参议员科顿(TomCotton)都表达了与特朗普“保持距离”的意见,指出共和党并没有任何人作为单一领袖。

    即将卸任的马里兰州(Maryland)州长霍根(LarryHogan)则批评,“特朗普一直说『我们将会大赢特赢,赢到自己都厌倦』,但我已经厌倦了输,而他所做的一切就是输。”而刚刚在纽约州击败负责民主党国会众议院竞选工程主事者的MikeLawler也表明共和党未来要往不一样的方向走。

    不过,目前敢于具名批评特朗普的共和党政客仍在少数。来自共和党的批评声音往往出自前任共和党官员,如前众议院议长赖恩(PaulRyan),又或者即将卸任的官员,如宾多法尼亚现任国会参议员图米(Pat Toomey)等。

    虽然民调机构YouGov在中期选举后进行的民调显示特朗普的支持度已落后其潜在2024年竞选对手、佛罗里达州州长德桑蒂斯(RonDeSantis),但大多数共和党政客明显依然在静观其变,不敢贸然站到特朗普的对立面——毕竟失去特朗普的支持,很可能会变成在共和党党内的政治自杀。


    相较之下,党内的部分头面人物却依然愿意向特朗普表忠。例如共和党在国会众议院的第三号人物史蒂芬尼克(EliseStefanik)就抢先支持特朗普参选2024年总统选举,声称“特朗普总统很明显是共和党的领袖”。

    目前,特朗普预计将在11月15日公布参选2024年总统选举。这将变成一种“先发制人”,预先霸佔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地位,在党内尚未能组织起反特朗普的有力阵线之际,企图将潜在敌人杀死于萌芽之前。此策略的成效尚待观察。

    共和党并未“回复正常”

    对于此刻的共和党内乱与特朗普的地位不稳,不少自由派评论人都认为这次中期选举之后,人们对美国民主的未来应该更为乐观。当中,“共和党终于对特朗普感到厌倦”是其中一大理由。

    不过,这其实只是民主党选情出奇地好之下的过度乐观。

    众议院控制权未定,人们都在关注如果民主党出乎意料地力保不失,现年82岁的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Pelosi)会否寻求议会领袖职位。(AP)

    大家不要忘记,就算特朗普真的被如今变成了2024年大热的佛罗里达州州长德桑蒂斯取代,“特朗普路线”依然是共和党的主流。德桑蒂斯自己就是特朗普式的文化战争斗士,做尽在文化议题上挑衅自由派之事,只是比特朗普更精明一点、更有策略性一点。

    而且,虽然质疑2020年选举结果的阴谋家都未能夺得关键摆摇州负责投票事务的州务卿职位,但根据《华盛顿邮报》的统计,在国会和各州主要职位之上,291位“否定选举”的共和党候选人中至今最少有173人当选。这种结果显示出政治阴谋论,以至为求权力不择手段,依然是共和党中的一大势力之所繫。

    自特朗普2015年参选、2016年胜选,再到2020年否定选举结果以来,共和党已经历了一场文化革命。特朗普本人的失势,并不代表共和党能回到过去,变回一个两党制下的正常政党。共和党要“回复正常”还需要对于特朗普路线追随者的完全清洗,但中期选举的结果显示,这场清洗离现实尚远。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