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特朗普第三次竞选总统:强调议长佩洛西被解雇

    “你们准备好了吗?”特朗普问。

    台下一阵欢呼。特朗普又说:“反正我准备好了!”

    当地时间11月15日晚10时许,76岁的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在其住所海湖庄园发表演讲,正式宣布启动竞选2024年美国总统之路。发表演讲前,他向联邦选举委员会提交了参选下一届美国总统的文件。

    当地时间11月15日晚,特朗普在海湖庄园发表演讲。图/美国媒体直播截图

    这是特朗普第三次向入主白宫发起冲击。

    “仍有实力一战”

    一曲《Do you hear the peoplesing》播放完毕,特朗普及夫人梅拉尼娅出现在海湖庄园的“金色舞厅”。三个月前,联邦调查局探员刚刚以特朗普私藏秘密文件的名义突袭搜查过这里。现在,450名特朗普支持者聚集于此,戴着红色的写着“让美国再次伟大”帽子,为“下一届美国总统特朗普先生”欢呼。现场观众包括2020年特朗普竞选团队的诸多高层,但几乎没有华盛顿的重要人物到场。

    据美国媒体报道,让许多共和党人感到困惑的是,特朗普为何没有像2019年那样,通过大型集会宣布开启竞选旅程?有分析认为,这是因为共和党在刚刚结束的2022年中期选举中战绩糟糕,对特朗普而言,小规模集会可以避免出现“意外情况”,比如有右翼选民跳出来要求他为选举失利负责。

    截至11月15日,美国中期选举参众两院的结果都已基本确定。在参议院,除佐治亚州需等待12月的决选外,民主党以50席提前锁定胜局。在众议院,共和党确认获得218席,从而成为新的多数党,但其最终席位可能仅在220席左右,这意味着领先优势不足10席。

    由于中期选举对赢得大选的现任总统往往有“平衡”效应,自二战以来,总统所在的政党在众议院平均失去26个席位,在参议院平均失去4个席位。因而,本次中期选举不仅没有“红色浪潮”,甚至算不上“红色涟漪”。

    让特朗普尴尬的是,在此前的共和党初选中,他背书的候选人在多个关键摇摆州击败共和党建制派候选人,使得本次选举成为“特朗普党”和民主党的对决。这些得到特朗普背书的候选人不乏极右翼人士,包括诸多不承认2020年大选结果的“选举否认者”。中期选举的结果证明,“特朗普党”只能依靠党内右翼选民的支持赢下党内初选,却无力与民主党人在两党对垒中占据优势。

    在15日晚的演讲中,特朗普回避了“特朗普党”失利的事实,而是强调共和党已经锁定众议院多数。“他们(共和党人)说:我们要赢40席、50席,我说:赢2席就是好的。重点是佩洛西(民主党籍众议院议长)被解雇了!”特朗普着重强调。

    刚刚上线的特朗普2024竞选网站。

    或许是意识到“选举否认者”的观念不再受欢迎,特朗普并未在本次演讲中重提自己赢得2020年总统选举,只是称自己两年前得到了“任何总统从未得过的巨额选票”,并希望在2024年“赢到更多”。相反,他将重点放在从通货膨胀和能源价格等问题上攻击拜登政府,并夸张地对比自己执政时期的低通胀、低油价,强调民主党已摧毁美国经济,“四年折磨已经很长,美国不能再受四年折磨”。

    特朗普也清楚通胀、能源等问题和俄乌冲突引发的全球性危机相关。他话锋一转,强调自己是“最和平的一任美国总统”,宣称俄罗斯领导人普京对其保持尊重,而朝鲜“在我和金正恩见面后,没有发射任何导弹”。但在此期间,特朗普又充分展现出其极右翼意识形态,多次就经贸、新冠疫情起源等问题攻击中国。

    美国资深政治评论员、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前高级顾问约翰·佐格比15日晚对《中国新闻周刊》指出,特朗普开启2024之路的地点选择和演讲内容,体现出他意识到共和党内对他领导的中期选战失利感到不满,了解到其在华盛顿的盟友们不会支持自己在此时宣布竞选;但另一方面,他仍希望按自己的节奏行事,展现出自己未受到选举失利和党内压力影响、“仍有实力一战”的形象。

    “但显然,海湖庄园内外都意识到:一切都和2016年、2020年不同了。”

    当地时间11月15日晚,特朗普在海湖庄园发表演讲。图/美国媒体直播截图

    “群雄并起”

    特朗普发表演讲当天,刚刚在佛罗里达州连选连任的共和党州长德桑蒂斯出席了共和党州长协会会议。他没有强力回应特朗普近期对其的攻击。其他出席会议的共和党州长则对记者表示,他们根本不会关注今晚特朗普的演讲。

    同一天,近日一直不直播特朗普演讲的亲共和党媒体福克斯新闻播放了对特朗普执政时期的副总统彭斯的采访。彭斯没有回避特朗普的话题,而是明确表示:相信2024年会有“比特朗普更好的选择”。

    德桑蒂斯和彭斯都被视为可能与特朗普竞争2024年总统选举党内初选的对手。他们对特朗普本次演讲的态度,让人们联想到2020年特朗普败选后的景象:当时,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在党内启动“去特朗普化”行动,遭到特朗普的强烈攻击。麦康奈尔的幕僚对媒体说:“米奇(麦康奈尔)不会再提及特朗普。”

    佐格比指出,麦康奈尔和特朗普代表了共和党内的“路线之争”。以麦康奈尔为代表的传统建制派,意识到随着选民结构变化,年轻、女性、少数族裔选民比例上升,共和党吸引“老白男”基本盘的激进右翼意识形态将使得该党无法在未来的大选中与民主党抗衡,因而希望避免继续“右转”。而以特朗普为代表的党内极右翼,则希望继续“右转”维护基本盘选民,通过选区划分、阻碍投票等招数和民主党抗衡。

    “现在,德桑蒂斯等人则代表了‘第三条道路’:他部分代表了特朗普的右翼立场,可以吸引‘特朗普党’的信徒;但与此同时他没有特朗普式的激进言行,又可以团结党内温和派及中间选民。”佐格比说。值得注意的是,民调显示,德桑蒂斯在佛罗里达州州长任上应对飓风灾害等施政措施,不仅得到共和党人支持,也得到大多数本地民主党选民的肯定。

    虽然德桑蒂斯等人可能需要在确认党内高层支持及争取筹款后再公开确认与特朗普展开竞争,但佐格比认为,共和党内“群雄并起”局面已经注定出现。

    另一边,现任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和众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卡锡的角色则更加微妙。“特朗普党”赢得2022年中期选举初选后,美国媒体多认为麦康奈尔可能为了党内团结及选举胜利再次和特朗普媾和。但特朗普拒绝同建制派握手,反而在中期选举前夕宣称,一旦共和党赢下参议院,应该让更右翼的参议员斯科特代替麦康奈尔的领袖位置。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11月15日早些时候,麦康奈尔公开指责特朗普要为共和党的中期选举失利负责。他说,“特朗普党”候选人的言论“吓坏了独立选民和温和选民”。同一天,特朗普支持的参议员斯科特如期发起了对麦康奈尔领袖之位的挑战。但考虑到中期选举之后,特朗普在参议院的多数“盟友”都不愿支持特朗普竞选2024的演讲,麦康奈尔大概率将击败斯科特,保持自己参议院共和党领袖的位置,并成为特朗普2024之路上最大的障碍之一。

    与此同时,原共和党众议院领袖麦卡锡在闭门投票中以188:31大获全胜,赢得众议院议长的党内提名。但是,极右翼激进党团投下的反对票,意味着麦卡锡如果想在整个众议院拿到218票当选议长,甚至可能需要民主党人的支持。这或将进一步孤立众议院中的“特朗普党”。

    11月15日晚11时许,特朗普结束了长达63分钟的演讲,在听众们的掌声和《坚持住,我来了》的歌声中离开舞台。正在印尼巴厘岛参加二十国集团(G20)峰会的美国总统拜登没有在第一时间回应特朗普的演讲。此前数日,本月将年满80岁的拜登在记者会上暗示,他很可能继续参加2024年总统之位的竞争。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