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普通运动员退役后:迷茫、纠结与和解

    在中国,每年有3000—4000名运动员退役,职业运动员退役是必然,有人因为伤病,有人因为突破性受限,有人真的不想练了……退役被称为他们的“第二次人生”,也是运动员第一次面对不再确定的未来。

    退役后,他们需要在热爱与生存之间寻找平衡,在过去与当下之间找到新的目标。他们中,有人用了3个月,有人用了1年,才逐渐接纳自我的迷茫、纠结与畏惧。

    近期,《新周刊》采访了几位退役运动员,包括刚退役不久的瑞小雪和崔栋瑜、退役5年以上的李姗和曲晓东,以及退役10年的黄雅玲,请他们聊了聊普通运动员退役之后的经历。

    退役被称为他们的“第二次人生”,也是运动员第一次面对不再确定的未来。|图由被访者提供

    8月24日,李姗从苏州出发前往安徽,这是她退役后再次以教练的身份出现在轮滑赛场。穿上轮滑鞋,侧蹬、收腿,移动重心,弯道交叉步……她迫不及待地想滑,就两圈。本以为自己5年没有参加训练,体能、状态会很差,然而并没有,她站在赛道上,就有状态了。李姗回归了,很帅。

    “在东北,大部分孩子夏天滑轮、冬天滑冰。”李姗4岁时在广场上跟着教练学轮滑,12岁进入速度轮滑专业队。“如果不是非常热爱,退役后,我不会复训。”那时候,李姗所面对的质疑的声音很多,还好父母都支持她。

    大学4年,她知道自己最渴望的还是赛场。她说想赢,也想学以致用。第二次进入专业队后,她获得国际轮滑公开赛暨AIC全轮滑世界杯42公里马拉松赛金牌的个人最好成绩。“25岁时,我明显感觉到身体机能的下降,训练恢复速度变慢,突然意识到自己不能一直在赛道上了。”

    对李姗而言,决定退役是一个需要勇气的选择。2016年,亚锦赛之后,她决定离开赛场,在海宁队转型做了协会的教练员。后来她受邀加入苏州队友们组建的团队,一起做轮滑运动推广和俱乐部运营。

    一晃5年过去。她做了很多与轮滑既有关又无关的工作——品牌宣传、活动执行、客服咨询等,没人教,就自己琢磨,时间长了,她也有了一套不算系统的工作方法论。2022年3月,俱乐部合伙人决定解散,她一夜之间陷入失眠、焦虑、恐慌……所有的负面情绪,像一记重拳打在她的身上。

    “晚上失眠,白天没精神,不想吃饭,也不想说话,脑子里像过电影一样闪回过往,混乱又清醒,每天过得浑浑噩噩。”消极状态持续了两个多月,她说,这是从未有过的沮丧。“我的职业迷茫期,居然是在退役5年后。”

    她要面对失业后的经济压力、年龄增长的现实、父母日渐衰老后自己的责任,好像所有问题都需要寻找到一个标准答案。她和她的意识都困在屋里走不出来。她说:“人在发光时,大家都会围上来;低落时,别人根本看不见你。”

    在竞技赛场上,运动员都感受过输,可是赢的目标一直都在。团队解散后,李姗推广轮滑运动、希望更多人参与其中的目标,也随之消失。“早上醒来,无所事事的感觉很可怕。”从小目标明确、积极向上的她,突然之间就陷入了无目标的慌乱中,她内心的焦虑情绪比想象中更严重。

    “但也不能逢人就说,只能自我消化,能做的只有偶尔找前辈简单聊一聊。过了很久,突然有一天,我就找到了目标,我知道自己不能放弃轮滑,那就继续在轮滑运动里找新的机会。”今年,教育部印发的新修订的《义务教育体育与健康课程标准(2022年版)》,将轮滑纳入专项运动技能课程内容。

    李姗说,如果找不到合适的俱乐部,她就去小学做体育老师,能教孩子、能推广轮滑运动就是她想要的目标,简单且清晰。7月,李姗顺利入职上海一家轮滑体育产业公司,成为轮滑运动的推广者和教练员。

    退役后,运动员们需要在热爱与生存之间寻找平衡,在过去与当下之间找到新的目标。|图由被访者提供

    2017年,曲晓东以运动康复师的身份进入国家队,并戏剧性地为国家蹦床队运动员提供服务。在国家队的这段时间,再次看到蹦床、见到曾经的队友,他想起曾在山西省蹦床队的日子,如果自己没有任性退役,或许也有机会站在奥运会的赛场上。

    “我发现自己还热爱蹦床运动,想站上去,但是长高了,也长胖了,再也没机会了。”5岁,曲晓东进入辽宁省体操队,12岁,他被选入山西省蹦床队。之后,他在全国青年比赛中获得了很好的成绩,成为队里最被寄予厚望的“苗子”之一。

    他说不清楚自己从何时起,性格就变得自大孤傲了。17岁,蹦床队决定换教练——新的教练、新的训练方式、新的人员结构。“我从小像体育小明星被大家捧着,一路走得太顺,突然被通知要从主力变成替补,根本接受不了。”

    他开始闹脾气、与教练争论……以替补运动员的身份死磕了两年,2012年,他决定退役。当时,母亲劝他再想想,队里的教练和领导都劝他不要冲动。19岁,对于一位蹦床运动员而言,是最有可能出成绩的年龄。

    一般情况下,职业运动员选择退役多是因为伤病或者竞技状态下降,而曲晓东退役的原因是成为替补。较着劲,他放弃了体操、放弃了蹦床运动,进入山西省晋城市体校篮球队。“越是不能轻易得到的成绩,反而会越珍惜。”

    进入篮球队的他身高没优势,体能不行,身体对抗更不如师弟。当他成为没有天赋的运动员,他反而学会理解与感受,人一下就变得有了韧性,身上的锋芒逐渐变得柔软。他会理解这一切的发生都有迹可循——有自己个性的问题,有当时环境的影响,以及人性的复杂。

    他说,想通了也就释然了。年少时,曲晓东最喜欢的电影角色是《黑豹》中的黑豹,现在他却更爱《阿甘正传》里的阿甘,阿甘不是最有天赋的选手,但却是坚持到最后的勇者。在体育竞技的赛场上,能赢的运动员从来不止于天赋,奖牌也不是一世的目标。

    对曲晓东而言,第一次退役经历或许是不可回避的痛,但第二次退役是一个全新的开始。近年来,随着中国体育产业结构的不断优化。体育服务需求的日趋多元化及体育产业政策体系的不断完善,运动员退役后的职业选择变多了。曲晓东说:“我们这代90后,回去做教练的队员真不多,毕竟现在社会上的选择变多了。”

    刚退役时,他觉得做体能康复师很酷,可以帮助运动员回到赛场,发挥出原有的水平。他在网上报名、上培训班、去公司实习,最后成为体能康复师。现在的他,周一到周五在李宁中心做康复教练,周末在篮球俱乐部里教小朋友打球。他说,虽然他没有奖牌加持,但这并没有影响他退役后的职业选择。

    体育服务需求的日趋多元化及体育产业政策体系的不断完善,运动员退役后的职业选择变多了。|图由被访者提供

    黄雅玲曾经在《十三邀》节目中说:“我创业10年,从婚礼策划到餐饮公司,但是越做越焦虑,因为我始终找不到意义感和价值感,后来做了体适能,依然找不到。直到有一天,我发现运动干预对于脑瘫儿童康复有成效后,我终于找到了目标。”

    17岁,黄雅玲获得全国青少年锦标赛女子摔跤50公斤级冠军后,被寄予厚望。准备冲刺2009年全运会摔跤项目的她,比赛前半个月,右手脱臼,再加上旧伤,无缘参赛。次年,她又患上缺铁性贫血……她自责、难过、失望。

    突然间,她失去了长期以来支持她赢的身体力量,她说该来的总会来,不如自己选,2012年,她递交了退役报告。获得冠军是她的梦想,也是所有运动员拼搏的目标。2021年全运会期间,“冠军基金”发起运动员职业发展需求调查,205位运动员对于为什么选择退役给出了答案,其中46.83%的运动员是因为外部原因,他们长期受伤病困扰。

    或许正是因为运动员更了解伤病对于运动生涯的阻碍,黄雅玲退役后才更坚定地选择去做运动康复师。退役之后的生活好吗?她说挺好的。“我的创业道路,可能算不上传统意义上的成功,但是我希望对一些迷茫的年轻运动员有帮助,毕竟大家都是过来人。”

    很多运动员退役后,都曾进入职业迷茫期,他们去学校当老师,在省队做教练,或者在体育系统内做些办公室工作。黄雅玲想过,但是都放弃了:摔跤太冷门,熬很久还不一定能成为正式教练;当老师,总觉得自己小学之后就没有再接受过正经教育,会耽误孩子;做文职,自己的性格太不适合……最后黄雅玲选择随家人做生意。

    黄雅玲也从另一个维度证明,学历不是问题,只要肯学,都能学会。运动员退役,就是从山上走下山的过程。运动员不怕吃苦、不怕累,但心气高,凡是在体育竞技赛场上收获荣誉的运动员,一定都是层层选拔出来的“苗子”。

    走向社会,他们要学的第一件事就是忘记和放下。在运动员职业发展需求调查报告中,关于退役后最合适的出路,83.97%的人选择了从事体育相关的工作,远超去政府机关或事业单位。自2015年开始,中国体育产业迎来了一个发展的高峰期,大量资金涌入体育产业领域。

    根据《2022年中国体育产业研究报告》所述,中国体育产业规模预计将在未来保持增长,到2025年产业规模将达到5万亿元,2020—2025年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12.8%,其中,体育装备制造与体育内容服务等行业将迎来快速增长期。

    前不久,酷鹿体育董事长许绍连在《每日经济新闻》采访中表示:“体育服务公司的存在会让整个体育产业更有活力,它们就像毛细血管一样。未来,‘毛细血管’的价值会越来越大。除了体育经纪,包括体育健身领域在内的整个体育产业链都会在未来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体育产业的高速发展,意味着退役运动员会有更多与体育相关的职业选择。这些年“冠军基金”一直在为中国运动员提供退役转型服务,并将重点放在竞技体育金字塔的塔基和塔中的运动员身上。秘书长孙小峰曾在采访中说:“相比于塔尖上的奥运冠军、世界冠军,塔基和塔中的运动员的资源和空间更少、更小,他们更需要职业指导、培训和职业规划咨询的帮助。”

    “我喜欢艺术体操,但更想出去看看。”2022年3月,瑞小雪和她的5位队友同时离开贵州省队。2021年,瑞小雪和队友们最后一次代表贵州省参加艺术体操团体赛,在Vlog里,她记录了艺术体操队队员在台上的专业、在台下的努力,比赛成绩无法等同于运动员背后的付出,每一个优美动作的背后,都是她们夜以继日的训练成果。

    “我从17岁就开始了退役的准备,甚至更小。”瑞小雪说,不是自己不爱艺术体操,是一路太苦太累。每一位进入体校的职业运动员,都经历过长期、系统的体能训练,没有父母陪伴成长,在全国各地参加比赛。

    运动员在充满竞争的圈子里,独自面对晋级与淘汰的结果,他们比同龄人更早熟。“由于团体艺术体操的特殊性,我们几个人每天同吃同住,小时候每次被家长送回省队,我们就在体校门口抱头痛哭;为了控制体重,我们的每一餐都定量,吃不饱是常态;为了让每一个动作更默契,我们的训练时间总比别人久;有时候,练完走不了路,我们就趴在地毯上哭。”

    “艺术体操被称为地毯上的芭蕾,含有芭蕾、爵士、现代等所有舞种。一套体操动作所呈现的不仅仅是动作,更是对艺术的理解与表达。艺术体操与竞技体操最大的区别在于,它是先艺术后体操。”退役后,瑞小雪才真正明白训练馆墙上的“贵在坚持,超越梦想”,她说庆幸自己坚持到了退役的年龄。

    每一个优美动作的背后,都是她们夜以继日的训练成果。|图由被访者提供

    退役后最开心的事是什么?是终于吃饱了。去年,瑞小雪开始在小红书、B站做博主,分享训练日常,做视频教程,教大家科学“解锁”横叉、全身拉伸方式、无痛“解锁”一字马……不到半年,她就收获了19万名粉丝。

    她通过与粉丝的互动,发现虽然艺术体操市场占比不大,但是艺术体操中的舞蹈、体形、体态的相关内容在国内还是很有市场前景的。同样,她看好中国运动经济市场,也正在进行更为大胆的事业规划。因为性格与自我选择等,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去外面闯。

    未来何去何从,很多人都会迷茫,而坚持自己,就变得至关重要。8月,崔栋瑜从四川省射箭队退役了,他选择继续留在省队工作。从运动员宿舍搬到职工宿舍,虽然屋子小了,但对他而言一切都没有改变,还是可以保持食堂、训练场、宿舍之间的三点一线,简单生活是他想要的。

    面对退役这件事,他需要适应和准备。8月10日,四川省第十四届运动会射箭比赛落幕,崔栋瑜作为裁判员看着曾经的队员。当从另一个视角观察时,他感慨当运动员真辛苦。运动员退役是竞技运动的结束,但也是运动员个人运动事业的开始,他们只是换了一个更大、更多变的圈子。可能就像黄雅玲所说,运动员眼前会有很多选择,怎么选,完全取决于他们为这个选择做了什么。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