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拜登和特朗普都翻篇了 2024大选还要看这5位新星

    核心提要:

    1.在反复波动中,如何准确预测美国选举?龚炯教授表示,首先要对各州具体议题有所了解,比如堕胎议题对拉丁裔为主的州并无影响;其次要捕捉影响选情的大势,比如邮寄选票带来的革命、随着人口迁移摇摆州变蓝;再次要准确分析民调,客观评估民调评级。

    2.共和党在中期选举遭遇大败,特朗普要负很大的责任。目前共和党属于“党内有党”,尤其以特朗普为首的MAGA党,至少占共和党30%比例。共和党如果不和MAGA党切割,就赢不了;切割的话又舍不得。不解决这个问题,共和党在2024大选也无法获胜。

    3.瞄准2024总统大选来看,特朗普的政治生命其实已经结束。共和党内最有希望的是佛罗里达州州长德桑蒂斯和前副总统彭斯。民主党则是密歇根州州长惠特默、加州州长纽森和交通部长布蒂吉格。相对于“邪教化”的共和党,民主党如果在意识形态上重趋温和、不走极端,会有很大胜率。

    4.对华影响方面,民主党的胜利将增强拜登的国内博弈能力,可能对华有利。另外,需要重点关注选后参众两院重要委员会的人选,比如外交事务委员会、军事委员会等等,尤其要关注这些政客在台湾问题上的态度,因为这是关乎战争与和平的问题。

    5.中美元首巴厘岛会晤,关键是达成了建立护栏的共识,而且会晤恢复了部分政府层面对话机制、确立布林肯访华的议程、对俄罗斯威胁使用核武器议题也达成一致,美方也未谈及南海问题。但中美对双边关系的期望仍存在落差,不过即使如此,中美高层接触对于全球仍然至关重要。

    如何预测美国政治?本次大选民主党会双赢?

    《凤凰大参考》:龚教授您好,本次中期选举的结果出乎很多人意料,但和您预测相差无几,您能介绍下预测的方法吗?

    龚炯:首先我想说明一下,上次(2020年大选预测)每一票都很准,这一次参议院的预测其实非常准的,但我觉得众议院还是差一点。

    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一次舆论都说有红潮——共和党获得压倒性的胜利(LandslideVictory)。现在看来根本就没有发生,就连一点水波(ripple)都没有。我其实也或多或少受这个影响,当时我预计众议院民主党可能会丢10票,现在看来好像丢5票都不见得有,所以这非常让人吃惊。

    关于预测方法这些问题,我觉得主要还是从了解美国政治的角度出发,因为有一句话“All politics islocal”——“所有的政治都是地方性的”所以了解美国各州的情况是非常重要的。这主要依靠长时间的积累,要研究美国选举的情况,必须研究每个州的情况。

    另外我觉得有几个大势,也就是美国几个结构性变化想提一下:首先,美国现在的选举和以前是不一样的,之前的选举都是只能选举当天去投票的,从2020年大选开始,因为疫情的原因开了邮寄选票(Mail-inBallots)的口子,我觉得这个形式会对选举产生革命性的影响

    压制投票的做法遭到很多选民抗议,美媒也曾对此进行揭露。图源:The Altlantic

    为什么这样说?因为美国各个州,尤其是南方有些州明显存在压制人投票/选民压制(votersuppression)的情况,这都是共和党搞的事情,因为共和党有的控制了州的最高法院、州的议会,它在选举中设置了种种障碍,让人投票非常困难,这个叫选民压制,投票难对民主党的影响更大一点,因为民主党的支持者大致上都是比较穷的,然后又有大量的少数族裔,尤其像非裔美国人(AfricanAmericans)群体,还有拉丁裔(Hispanic and LatinoAmericans)群体,这些人出来投票不是很容易。

    十一月份总统大选的时候,尤其是在威斯康星的密尔沃基(Milwaukee)这样的城市里面,肯定是很冷的对吧,而且投票点都是大巴车到不了的(地方),都是要开车,穷人去其实非常难的。包括在佐治亚州有这样的法律,你哪怕在选民排队投票时,给他们去送水,这绝对是非法的。

    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冬天投票的选民,图源:AP

    所以各地都有选民压制的措施。我觉得现在这已经因为邮寄选票改变了。所以你看今年这一次中期选举所谓投票率(turnout)非常高,尤其是在佐治亚州早投票的达到了250万票,整个投票人数一共也就500万,所以将近一半的人在选举日之前早就已经投票了。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革命性的因素,很多人都忽视了这个因素其实根本上来说是对民主党有利。

    然后呢还有一些比较结构性的变化,我觉得跟每个州都有关啊。比如说我们讲到一个议题的问题,这里我想简单讲一下。现在用一些数学模型啊来预测选举,我觉得数学模型其实非常有用。但是不能光看数学模型。很简单的道理,选民对议题的关注各州是不一样的。我们笼统上来说呢,这次民主党讲堕胎的问题,2020年共和党和特朗普否认选举的问题,然后共和党讲经济、讲通货膨胀,笼统上是这样。

    内华达州参议员科尔特斯·马斯托(Cortez Masto)在参加拉丁裔家庭主题活动

    但是各个州的情况其实是不一样的,你看在内华达州的科尔特斯·马斯托(CortezMasto),她不是老在那讲堕胎的问题是吧,因为内华达州大量是拉丁裔,拉丁选民不存在堕胎危机,他们根本就不堕胎。所以她的信号跟所谓笼统说的民主党是不一样的,对吧?但是堕胎问题在密歇根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民主党在密歇根是彻底赢了,州长、州参议院什么全都是赢了。所以我觉得各个州的议题要各个分析。

    第三,我讲一下民调的问题。这一次总的来看民调非常可靠,比以前都有进步。我看了佐治亚州民主党参选人沃诺克(Warnock)跟共和党参选人沃克(Walker)的民调结果,美国民调网站上给出来都是综合的、平均的民调,但你仔细分析,民调的差别是非常大的,支持沃诺克的民调全都是A级的民调,就是它以往的例子比较可靠的民调;支持沃克领先的民调,一个是共和党本身的机构,另外两个民调都是级别很差的。所以我觉得民调的评级(rating)非常重要。

    图源:美国民调网站 FiveThirty Eight 。 https://projects.fivethirtyeight.com/polls/senate/2022/georgia/

    最后我想说就是要对参选人和所在州进行长期观察,发现一些特殊的问题、特殊的现象。比如说我刚才讲的科尔特斯·马斯托(CortezMasto),你看这里主要是拉丁裔的选民。我在读内华达州关于选举的一些报道,就有人提出来过,以往做的民调都低估了拉丁裔的初选率,也就是他们的投票人数。这个信息非常关键。这是可以看出拉丁裔出来投票就是不一样。类似这种有特殊性的东西。

    拥有强大动员力的民主党参选人史黛西·艾布拉姆斯(Stacey Abrams),在佐治亚州选举中惜败。图源:USA Today

    再比如说佐治亚州州长选举,史黛西·艾布拉姆斯(StaceyAbrams)是个民主党,她在基层的动员能力非常强,她鼓动了很多人出来投票。类似这些跟州有关的和跟候选人有关的特殊情况,这需要一些大量的阅读。我觉得还是要多看、多读,熟悉当地的情况。

    我觉得以上就是我分享的经验。

    《凤凰大参考》:这是专门的学问,融合很多包括像历史、选举地理、民情,您的观察还非常犀利。有人说本次共和党是小胜即大败,民主党是小败即大胜,您怎样评估这次选举的结果呢?

    龚炯:我们先来看下选举结果:

    第一个民主党肯定拿下参议院毫无疑问,无非是50:50还是51:49的问题,我觉得大概率是51:49,因为在佐治亚已经是领先的,最终第二轮选举结果出来之后领先会更多。目前独立候选人占了2.1%的选票,投他的人很多人会去投民主党的票,所以应该没什么疑问。我觉得大概率在参议院民主党不仅是守住了,而且是更进步了。

    第二是众议院,还不知道最终的结果,但前两天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说了,民主党是有可能占多数的。我自己看了下目前还没有结束的选区的情况,大部分是加州的,2票是亚利桑那的,我觉得共和党很悬。因为他们最后点的票是邮寄选票,民主党的支持率很高。所以我们现在观察众议院的选举,第一,民主党还有一丝希望赢下来。第二,就算输的话,我觉得也是218:217,最多是219:216的情况,共和党多个1票到3票。

    众议院民主党领袖南希·佩洛西(右二)与共和党领袖凯文·麦卡锡(左二)。图源:Yahoo News

    所以大家想一想看,这种情况下,我们怎么会说共和党小赢呢?共和党最嚣张的时候,曾经说过会领先60票。选举前众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卡锡表示会赢下30票,然后到了选举之后,第二天开了个大会说“我们第二天醒来应该就可以看到100%民主党被推翻掉。”

    结果众议院其实还是有未定因素在,所以我觉得共和党连赢都不是,它是大败,因为通常中期选举对在位总统和政党都是不利的,现在民主党在参议院进了一票,在众议院可能是一票的少数甚至可能是多数。怎么还能说共和党是小赢呢?我觉得连小败都很勉强。

    特朗普拜登逐渐翻篇,2024总统大选要看这5人

    特朗普。图源:Politico

    《凤凰大参考》:那么关于共和党大败的原因,除了您上述谈到的结构性变化和邮寄选票之外,还有哪些要补充的原因吗?

    龚炯: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特朗普的因素。很多共和党的参选人都是特朗普力挺的,很多都是2020大选的否认者(electiondenier)。很多人可能不知道,一些民主党人在共和党初选的时候,还花钱给特朗普挑选的参选人做广告,我觉得是政党恶斗比较下作的做法,但现在看这是一个非常成功的策略。

    所以特朗普在共和党的失败上负有很大的责任,现在共和党内部也有群起攻击他的声音。但是现在共和党是“党内有党”的状态,里面还有一个所谓MAGA党,就是让美国再次伟大(MakeAmerica Great Again),我觉得完全是个邪教组织。

    美国媒体曾列举出一些极端观点的“MAGA”议员。图源:New York Times

    前几天我在CGTN的一档对话节目,我就碰到一个MAGA党邪教组织的死忠分子,他对于特朗普的无脑支持的言论,我觉得完全就是一个宗教甚至是邪教了,共和党内部我觉得至少有30%的人是这样子的。那你说共和党是不是跟他切割呢?这就很麻烦,你跟他切割,票都流失掉了,舍不得。不跟他切割,赢不了。

    我觉得这个趋势持续下去,到2024年大选,不管谁来选,共和党还是没有希望。特朗普的政治生命应该是早就结束了,他在美国赢不了的,不管在共和党内再怎么有实力、再怎么在初选中成功,只要拿到全国大选来说,就是根本赢不了。所以我觉得特朗普是个非常大的失败因素。

    《凤凰大参考》:对,这个现象很有意思。您认为特朗普影响力在共和党内和在全国的反差,体现出美国民主的自我修复?还是两党分裂越来越深的现象呢?

    龚炯:我觉得美国政治还是有自我修复的能力,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因为它还是个比较开放的民主体制,因为你做不好迟早会被全民抛弃。像特朗普这种现象不会持续太久。

    但我们也必须承认,就是美国政治越来越极端化,也是有深刻历史社会背景的,和人口的变化趋势、经济发展、地理也有关系。

    美国有几个州是变化比较大的,原来佐治亚和亚利桑那应该算是比较紫色的州(也就是共和党和民主党都不占优势的摇摆州——编者注),我觉得现在随着人口迁移的趋势,越来越趋于偏蓝了,佐治亚一大部分人口都在亚特兰大,这座城市在快速扩张,越来越大,搬过去的人其实大部分都是来自新泽西和纽约的民主党人,亚利桑那是有很多加州民主党人搬过去了,所以亚利桑那的民主党优势其实挺稳固的。

    我个人预测2024年像佐治亚、亚利桑那应该算是相对比较可靠的偏浅蓝色的州,这也是比较明显的一个结构性的变化。

    疫情期间美国国内人口流动示意图。红色为迁出,蓝色为迁入。可以看出左下方的内华达和亚利桑那州迁入较多。图源:BusinessInsider

    《凤凰大参考》:我也读到一些关于选举地理的材料,随着很多产业从加州迁到了一些内陆州,加上您说的城市化的进程和特朗普的因素,会不会出现一个新的政党重组呢?我们知道现在是美国历史上第六政党体系,会不会再有一次?

    美国第一政党体系到第六政党体系的演变 。 图源 :Wikipedia

    龚炯:我觉得政党重组的概率为零。美国两党政治经过上百年历史,重新建党我觉得不太可能。但历史上曾经有过的,其实美国有第三党,你看现在的选举,各州都有独立的选举人,也有所谓叫libertarian(自由至上论者),就是政治上比较靠民主党,经济上比较靠共和党。其实美国历史上有过一次,在1992年有一个独立候选人叫罗斯·佩罗(RossPerot)。

    罗斯·佩罗在1992年和1996年以独立候选人身份竞选总统 图源:路透社

    那时我在德州读书,他当时作为一个独立竞选人参加第三方的选举,那时候应该说是美国近五十年来第三方选举人投票率最高的,但是后来也不成气候。他们政治学上面有研究的,关于三党政治、两党政治,我记得没错的话,两党政治是比较stable(稳定)。所以我觉得共和党、民主党的大局不会变化,政党重组不像我现在待的以色列,或者意大利这样的国家变化很快,美国的政党政治两党制不会改变。

    《凤凰大参考》:对,这跟他们的选举制度有很大关系。那您觉得他们主要的选民群体会有变化吗?比方说像共和党,其实在争取拉丁裔,尤其在佛罗里达州其实也是比较成功的。两党主要的投票群体您认为会有进一步变化吗?

    龚炯:因为谈美国大选或者美国中期选举,我们就谈州层面的。在州层面你说的没错,我个人感觉蓝州、红州短期来看有比较固化的趋势。你刚才提到两个州,德州还有佛罗里达州,原来都说是摇摆州(swingstate)。从过去两场大选来看,一个是中期选举,一个是总统大选。其实共和党在这两个州的优势还是挺明显的。也包括像北卡罗来纳州我觉得也是,虽然说它是摇摆州,但是共和党的优势还是相当明显的。

    佛罗里达州中期选举开票情况 图源:美联社

    我举个例子,德州这一次竞选州长的民主党竞选人奥罗克(BetoO’Rourke),这个人我觉得是民主党最苦逼的竞选人了,他其实是个非常好的竞选人,他讲一口西班牙语。德州有庞大的拉丁裔人群,他对拉丁裔的选民是非常有吸引力的,在民主党内声望也很高的,他在德州竞选了好几次了,就是赢不了。

    德州民主党州长竞选人奥罗克。图源:The Texas Tribune

    你看这次州长选举差距还是挺大的,所以我个人预测德州、佛罗里达州2024年还是红州。但是佐治亚和亚利桑那这两个州,我觉得大概率会是蓝州。

    《凤凰大参考》:您刚才提到了佛罗里达州,最近在佛罗里达州大比分连任州长的德桑蒂斯,被形容为共和党未来的领袖。您认为他为什么能够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他甚至能把一些蓝县都翻红,他接下来会直通2024总统大选吗?

    2022年11月8日,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州长罗恩·德桑蒂斯在选举守夜派对上向人群挥手致意。图源:盖蒂图片社

    龚炯:我觉得罗恩·德桑蒂斯(RonDeSantis)的成功跟他在疫情期间的表现有关系。他坚决抵制联邦政府的一些比较过分的措施。回过头来看,后果其实也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我觉得跟病毒的变化也有关系。所以他得了很多的分。而且现在我觉得不管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已经开始翻篇了。

    老一代的这些领导人都已经是过去了,共和党这边已经进入“后特朗普时代”,已经有人开始出来挑战他。当然现在共和党最众望所归的就是德桑蒂斯。其实在民主党也一样。

    民主党内冉冉升起的“新星”,从左至右依次为:美国首位女性副总统哈里斯、密歇根州州长惠特默、交通部长布蒂吉格、加州州长纽森。图源:TheHill

    民主党虽然拜登说要再选总统,我觉得他要再选(连任)的概率也不大。民主党现在有一批新的领导人出来了:比如说我们这次看到的密歇根州的州长惠特默(Whitmer),她在密歇根州两位数的领先,是民主党里面选举成绩最好的一个,她的声望就很高。还有这一次加州的州长纽森(Newsom),很帅的一个州长,我觉得他2024年也会出来竞选总统的,他的声望也很高。还有一个拜登政府的交通部长,皮特·布蒂吉格(Buttigieg),同性恋者,他也很有声望。我觉得民主党2024年要关注这三个人。

    共和党这边要关注德桑蒂斯,还有上一任的副总统彭斯(Pence),他也有点希望,但是我觉得恐怕现在看来还是德桑蒂斯希望更大一点。

    《凤凰大参考》:那您觉得接下来特朗普和德桑蒂斯他们之间会有什么样的互动?他们会相互竞争还是形成其他关系?

    龚炯:他们之间不是竞争关系,他们是恶斗。特朗普早就开始说他了,阴阳怪气的话就说出来,说他是DeSanctimonious(sanctimonious意为道貌岸然,特朗普用德桑蒂斯的名字DeSantis嘲笑他为伪君子——编者注)。

    我们要了解特朗普这个人的性格,他是唯我独尊的,挡他道的人他都会全力拿掉。所以接下来两个人会恶斗,选举会很难堪的。马上特朗普肯定会宣布竞选2024年总统,接下来就有好戏看了。所以他们之间没什么合理竞争或者友好竞争,我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恶斗”。

    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和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 · 德桑蒂斯 图源:CNN

    《凤凰大参考》:我们之前看到马斯克收购了推特,然后他在推特上旗帜鲜明地支持共和党,但是这次来看,场外因素其实没有发挥那么大的作用,您怎么样评价社交媒体的作用?因为像2016年的时候,特朗普的推特起到了很大作用。

    龚炯:埃隆·马斯克(ElonMusk)的影响也没那么大。他支持共和党,我觉得他也是一个比较温和的(moderate)的共和党,不是那种极端的像MAGA党的人士,他不是这么回事。所以我觉得他只是代表个人,他会有一定影响力。但是美国民众当中讨厌他的人也挺多,所以我觉得他的影响力非常小。他用推特来影响美国政治,我觉得根本就不现实。尤其在这次中期大选当中,他起的作用可以忽略不计。

    《凤凰大参考》:我们还继续关注到民主党这边,有的学者认为民主党内存在一些隐忧,比如后继乏人。您刚才也提到了民主党可以关注的三个人,您认为民主党有没有人才上的问题,以及有没有其它方面的问题?

    龚炯:(人才方面的问题)应该没有,接下来有好几个人都冒出来,我举个例子,像这次马里兰州州长,黑人韦斯·摩尔(WesMoore)。他是民主党内冉冉升起的新星,也还有别的人。

    马里兰州州长韦斯·摩尔与拜登 。 图源: The Guardian

    所以我觉得不会有人才断档的问题。我看民主党最大的软肋,一个是有些极端政策,受到大家很多的批评。有些比如政治正确的一些极端政策比较麻烦,很多人比较讨厌。

    另外就是在经济上,大家都觉得通货膨胀很高,民主党经济政策有问题其实我觉得恐怕经济上的问题并不能完全归结于民主党的政策,也有宏观的因素,也有乌克兰战争的因素。

    在这幅政治讽刺漫画中,一头驴代表着吹起金融泡沫的民主党国会议员。这幅漫画的标题是“好屁股委员会”(Fine-AssCommittee)。图源:盖蒂图片社

    经济政策我并不认为是民主党很致命的问题,民主党致命的问题就是在一些社会意识形态的议题上,太过极端了。所以我觉得这会得罪很多美国人。民主党它的希望还是在它的中间派、温和的民主党。

    其实你看过去历史上选举出来的民主党总统都是很温和的,不是那种极端的民主党,像民主党内很极端的伯尼·桑德斯(BernieSanders)永远选不上。所以民主党其实它的这种中间派、温和派团结民主党内各方面的力量,团结一些非两党的中间派人士。尤其是在共和党现在越来越极端化,在共和党党内有一个邪教组织的大背景下,民主党的胜算还是挺大的。

    民主党胜利对华影响如何?怎样看待中美元首会晤?

    《凤凰大参考》:我们最后一部分问题就是美国中期选举和中国的关系,很多学者进行了分析。您认为这一次参议院和众议院的结构变化对于美国的对华政策和涉华立法有什么样的影响?

    龚炯:我觉得一个好的方面是,至少拜登在这次中期选举之后会比较强势一点,他不会那么弱势。因为民主党胜利还是挺可观的,所以我觉得拜登总统不是一个弱势总统,这对中国是比较有利的。因为如果他是一个弱势总统的话,民主党会有政治压力,都会竞相向中国示强,来比谁对中国更强硬。

    当地时间11月14日下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印度尼西亚巴厘岛同美国总统拜登举行会晤。 图源:新华社

    我觉得他比较强势一点的话,就没这个必要了。然后我看有报道说拜登总统也希望中美关系不要再下滑了,而且G20峰会两国元首在巴厘岛见面,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正面的信号。

    另外一个方面,我们也要看一看选举之后,众议院、参议院两院的这些重要的委员会,像外交事务委员会,负责国防预算的军事委员会,以及别的委员会现在都在重新酝酿人选。委员会的主席、成员控制立法程序,其实对美国立法是非常重要的,他们都是什么人、什么立场值得关注。我觉得最重要的问题是,在台湾问题上他们的立场。

    目前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亚太、中亚、防扩散小组委员会的部分成员。图源:foreignaffairs.house.gov

    因为台湾问题非常复杂,各个州不太一样,有的州比较在乎台湾问题,有的又有个人偏好,所以我觉得在台湾问题上,美国一些政客态度各不一样。他们在台湾问题上的态度,我觉得是对美国的对华政策起决定性的、最重要的因素。所以我觉得等这些参议院、众议院的委员会人员都定下来之后,应该去好好看一看他们以往在台湾问题上的发言和动作,这很值得研究。因为台湾问题是中美关系中最最重要的问题,关乎和平战争的问题,所以这些人的态度其实是非常重要的。

    《凤凰大参考》:现在有一个说法,就是这一次很多“反华”的议员进入了国会,整体上来讲是不是说对华强硬的压力会大很多,还是说依然会受到各种各样的牵制?您认为现在有没有一个整体的趋势?

    龚炯:其实对华态度强硬是两党共识,一直就有的。所以我觉得这次选举换了几个人其实影响不是很大,因为该发生还是一样发生,该走法律程序还是会走法律程序。其实最重要的还是那几个委员会,因为立法程序是委员会控制,过了委员会才会去到两院去投票。所以我觉得当然可能有极端的议员出来提一个提案,但是我觉得要走这个程序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其实只要走过这个程序,任何一个提案你摆到两院去投,都是压倒性多数反对中国,不管是谁来当议员。所以其实区别是在源头,提案能不能提起来,能不能通过这几个委员会,这其实是最关键的。

    《凤凰大参考》:对,现在两党对华强硬是一个整体的结构性的存在。其实现在比如共和党可能会用一些调查的方法来逼迫拜登进一步对华强硬,您觉得拜登能不能扛住一个压力,有进行自主对华决策空间?

    龚炯:有这种说法,说是共和党在众议院发起一个对拜登儿子的调查。但是现在共和党这么微弱的优势,因为大家知道共和党众议员投票,它也不是铁板一块的,在私底下动员两三个共和党的议员,想法变一变,就不是多数了。而且共和党也不是每个人都一样,也有很多是比较温和的,尤其是像加州来的一些共和党众议员,他有(迎合)选民的考虑。所以我觉得像这种情况,这么微弱的优势,参议院又没有控制,想要在众议院里面掀起风浪,现在概率不大。因为就这么几个议员,恐怕说服自己共和党人全部同意都很困难,所以我觉得概率不太大。

    中美元首巴厘岛会晤。图源:央视网

    《凤凰大参考》:最后一个问题,您刚才提到巴厘岛会晤,您认为本次会晤的最大意义是什么?您观察到哪些值得关注的现象?

    龚炯:这次会见达成共识最重要,就是说中美关系恐怕不能再往下滑了。按照专业的说法是需要一个护栏(guardrail),别让两国关系出轨,进入不可控状态,这个我觉得能做到。

    昨天的会谈我观察的主要现象包括,第一,恢复了部分政府层面的对话机制;第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明年初会来;第三,对俄罗斯使用和威胁使用核武器达成共识反对;第四,美方的公布没有提及南海问题。

    但分歧还是很大,中方的想法是推动、发展中美关系,让它走上正确的轨道。华盛顿没这个想法,不想发展两国关系,他们来是来谈底线(floor)的,是来谈护栏的,是要谈防止陷入冷战甚至擦枪走火的。两边的目的本质上不一样,美国人还会是坚持他们的3C——竞争、合作、对抗(competition,cooperation and confrontation)没有变。

    《凤凰大参考》:最后再请您提一个建议,怎么样在长视角上去塑造中美关系,或者说去改善中美关系,您有没有相关的建议?

    美国历史上有对华“遏制”派(containment)还是“接触”派(engagement)的争论。图源:美国海军研究所

    龚炯:大家还记得十多年前,那时候美国在讨论对华政策的时候,有遏制派和接触派。我觉得这两个阵营的讨论,其实很适用于现在中国对美政策的讨论上。我们应该有接触派还有遏制派。我是坚决站在接触派一边,中美关系不能再坏下去了。这是21世纪最重要的双边关系。

    虽然美国人到处打压我们,还是要跟他接触,还是要跟他谈,有的方面坚决不让步,要坚决斗争,有的方面还是要有些妥协。跟他能够谈出一些东西出来,这也有利于地区的和平稳定,也有利于世界的和平稳定。因为中美两国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两个国家,应该携手共同来维持全球治理。

    所以我觉得是应该接触,不然的话我觉得任其发展下去,所谓自由落体掉下去的话,是非常危险的。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