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习近平与拜登:当“老相识”变得日益互相怀疑

    KATIE ROGERS, 黄安伟2022年11月14日


    2011年,习近平和小约瑟夫·R·拜登在中国成都附近。他们当时分别是副主席和副总统。PETER PARKS/AGENCE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柬埔寨金边——据拜登总统说,他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共同走过很多路——他估计有17000英里(约合27000公里)——并且在他们彼此认识的这些年里一起开了几十个小时的会议——准确地说是78个小时。

    但要解释他们关系的本质,他经常回到同一件事,长期以来,拜登对民主的乐观看法和习近平对民主的深切怀疑界定了这一关系。

    “我在青藏高原与习近平在一起,”拜登在10月的一次筹款活动中回忆道,根据对他演讲的分析,他的这个故事今年至少讲了13次。“然后他对我说,‘你能为我定义美国吗?’这千真万确。他又问了一遍。我说,’可以,一个词:可能性。’”

    2011年他们在中国西南的会面其实并不是在西藏高原上,他们共同走过的里程数存在夸大,但远渡重洋去认识习近平的确曾经是拜登的工作。在那次访问中,他公开感谢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直率”的性格,并预测美中关系将走上“积极”的轨道,双方将同时开展合作和竞争。

    现在,两人计划周一在印度尼西亚巴厘岛举行的20国集团峰会前首次以国家领导人的身份见面,此时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关系正充满怀疑和敌意。

    拜登周三表示,他将与习近平讨论“我们的每一项红线是什么”,以确定两国的关键利益是否“相互冲突”。他继续说道,“如果相互冲突,如何想出办法来解决。”他说,他预计话题中将包括台湾和贸易。

    即使在担任副总统的时候,拜登私下也感觉到与习近平的关系可能会变得越来越难以处理,他认为习近平不带感情色彩且警惕地看待美国影响力:“我认为,此人会让我们有得忙的,”拜登在2011年从中国返回华盛顿后,在一次白宫会议上对顾问说。

    这是一个有先见之明的评估,虽然可能说轻了:作为总统,拜登对待这位中国领导人更像是对待冷战时期的对手,而不是他曾经认识的精于算计的官僚。

    自拜登2021年1月上任以来,两位领导人已通过电话或视频通话进行了五次沟通。DOUG MILLS/THE NEW YORKTIMES

    “拜登政府基本上结束了美国支持中国崛起、支持中国进入全球经济关系的时代,”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理查德·哈斯说。“原本支持中国的理由是,这样做最终会带来中国的改革。拜登政府已经宣布,我们不再相信这一点。”

    习近平的父亲是一位与毛泽东同时期的共产主义革命领袖。习近平在党的高层中长大,身边都是军界要人,以党的遗产及其首要地位的守护者自居。他在中国煽动民族主义是为这一目标服务的,而且这种民族主义越来越表现为反美狂热。

    作为一名政治家的拜登一向得意于自己能将政治与个人关系融合起来,从而发展长期外交关系。但在习近平身上,他看到一位从强硬对手演变成无情专制统治者的领导人,在国内加强对权力的控制,作为全球对手,其对抗性也越来越强。

    自那以后,拜登政府积极采取行动,遏制中国推进其技术和军事野心的能力,这引起了北京的强烈谴责。

    拜登在去年10月发布的一份国家安全战略文件中写道,中国“是唯一一个既有意重塑国际秩序,又日益拥有推动该目标的经济、外交、军事和技术实力的国家”。当月晚些时候,五角大楼发布了一份国防战略,称中国是一个日益增长的威胁,强调了中国加强核武库的努力。

    “拜登和习近平会面时,两位领导人可能都认为自己占上风,”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中国问题学者白明(JudeBlanchette)说。“美国许多人认为,中国经济的放缓及其在许多外国政府看来的威望下降令北京前途黯淡,而习近平很可能把拜登的低支持率、经济状况和国会可能的权力交接视为美国持续衰退和功能失调的迹象。”

    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发言人刘鹏宇表示,中国在巴厘岛峰会上专注于“应对世界经济低迷和全球治理混乱等严峻挑战”。在此之前,拜登访问了柬埔寨,他计划在那里与东南亚国家的领导人交谈,此举属于一项广泛努力的一部分,意在巩固一些可能有助于制约中国在该地区影响力的关系。

    刘鹏宇还表示,美国需要“停止歪曲中国的战略意图,停止任何损害中美关系的行为”。

    自拜登2021年1月上任以来,两国领导人已通过五次电话或视频电话。但他们的冗长讨论并没有解决一系列深层次分歧,其中包括美国官员眼中中国糟糕的人权记录,以及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宽容态度。中国官员抱怨拜登继续维持特朗普时代对中国商品征收的关税,他们说拜登在亚洲建立联盟的努力旨在遏制中国。

    最近几个月,双方在其他问题上的紧张关系变得更加尖锐,包括习近平与其他国家政府建立安全组织的努力,以及拜登为阻止中国获得关键半导体技术而开展的一些新的强硬行动。

    但最容易引发争议的是台湾问题。关于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最近几位美国总统里,没有哪位比拜登更大胆。他曾四次表示,如果中国攻击台湾,美国军队将保卫台湾,但其他美国官员坚称这不是正式政策。随着中国军队在台湾海峡的行动日益激进,他已派遣美国海军舰艇通过海峡。他的政府还推动台湾储备武器,使其成为一只“豪猪”,能够阻止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入侵。

    台湾问题加剧了两国之间的紧张关系。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拜登的高级顾问表示,在他们的谈话中,他对美国在台湾的利益一直是“直接和诚实的”。但是,习近平在他的警告中使用了更加激烈的语言。据中国外交部称,习近平在七月的一次冗长通话中告诉拜登:“玩火者必自焚”。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拜登政府高级官员说,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习近平与外界隔绝——自从大流行开始以来,他只出过一次国——这使得人们更难理解他的动机。这位官员说,美国官员和盟国领导人将在巴厘岛合作,就重要问题发出统一的信息,因为让习近平知道主要国家的想法一致,将是“有益的”。

    在拜登当选之前,习近平习惯了来自美国总统的奉承和示好。特朗普总统经常谈到他与习近平的亲密关系——“他支持中国,我支持美国,但除此之外,我们相亲相爱,”特朗普在2020年说,但他同样能在情人节贺卡中加入对贸易和新冠病毒的咆哮。在本月初的一次亮相中,特朗普再次赞扬了习近平,称他为“终身主席”和“国王”。

    相反,他与拜登的关系首先表现为对彼此的怀疑日益加深,冲突不断升级——在美国官员看来,很大程度上是源于习近平在个人和国家层面上对权力和声望的追求。

    尽管面临治理上的挑战,但习发现自己正处于政治权力的顶点,这与拜登不同。在他的操作下,新一届的政治局七人常委会和许多党内高层职位由向他效忠的人担任。没有明显的党内挑战者或继任者。

    习打破了近年的惯例,通过运作得以在两届五年任期满后继续担任总书记,上个月的中共二十大上宣布了这一连任决定。

    “华盛顿对共产党的刻板印象是它是铁板一块,在以前这么说是有问题的,因为它其实是多元的,党内有异议和抵制,”密西根大学政治学者洪源远说。“但是习在二十大实现的大权独揽,让这种刻板印象成真了。这也证实了拜登对美中竞争的认知,也就是这是民主和专制之间的一场关乎道德和存亡的战斗。”

    习近平打破了党内近几十年的常态,当选第三个五年任期的总书记。NOEL CELIS/AGENCE FRANCE-PRESSE— GETTY IMAGES

    为了清除党内的反对势力,习近平在2012年掌权后采取了无情的行动,而就在几个月前,他刚刚受拜登之邀访问美国。他开始了所谓的反腐败运动,其结果是党内的清洗。拜登和其他一些美国官员本以为,习近平会遵循以协商为基础的统治传统。

    亚洲协会会长、前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表示,习近平在毛泽东之后的中国领导人中是个异类——他让“务实、去意识形态治理的时代戛然而止”。

    “取而代之的是他发展出来的一种新型马克斯主义民族主义,目前正在中国政治、经济和外交政策的外在与实质中成形,”陆克文在发表于《外交事务》的一篇关于习近平的文章中说。“在习治下,是意识形态驱动政策,而不是反过来。”

    一些美国官员和分析人士不同意“马克斯主义”的定性,不过他们也认为习近平无疑优先考虑国家安全、社会控制和绝不让步的专制主义作为治理根基——这和拜登笃信民主的思想背道而驰。

    这一点体现在了习近平对防疫、少数民族地区和香港的强硬政策上,此外还有围绕台湾及亚洲其它地区的领土行动和军事活动中,导致他与拜登的直接冲突。

    美国官员在谈论习近平是否真的认为自己是与毛一样的救世主。有人说,如果的确如此,他可能会通过将台湾收归中共统治来成就自己的传世之功。

    台湾和安全问题在拜登和习近平的每一次首脑会谈中都是核心,盖过了拜登所坚持的两国应该就气候变化、卫生安全和其它全球危机展开合作。美国官员估计在巴厘也仍将是如此。

    “习近平自然会觉得受到威胁:他知道在拜登领导下,中国共产党面临着一个难对付的、坚定的对手,”洪源远说。“新冷战已经势在必行,而且会继续升级。”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