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中国启动“公私合营2.0” 引发打造国家资本主义猜测

    北京天安门广场树立中共党旗庆祝中共建党100周年。(2021年7月1日)

    部分中国国企与网络科技巨头近日传出合资开设新公司,官方入股民营互联网企业的消息也时有所闻。对此,分析人士认为,中共正在筹谋新版的“公私合营”2.0版,但其手法不同于当年毛泽东掠夺民间资本的旧制,而是企图由政府主导,举全国之力打造足以抗衡美国的新经济结构。

    中国知名短视频平台“快手”11月初传出完成战略融资,获得官媒北京广播电视台入股1%,该公司大股东北京华艺汇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仍持有其余99%股份。

    官媒投资快手1% 动机引热议

    尽管此消息引发热议,也一度带动上海A股广电板块应声上扬,但相关报道在微博和中国境内网络几乎全遭删除。

    快手并非第一家获得官方资金挹注的网络平台。企业资讯平台“天眼查”数据显示,另一家短视频平台抖音早于去年就获得北京市文化发展集团资产管理公司旗下的网投中文(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入股1%。虽未获两家民企证实,但外界质疑官方的1%持权为拥有一票否決权的特殊管理股权。

    此外,因大幅扩张而备受瞩目的官方供销总社11月8日也传出入股中国网购巨头苏宁易购,成为持股39%的第一大股东,此交易案还推升苏宁易购股价连4日走涨,其中两日涨停。不过,苏宁易购11月9日公告澄清,官方注资“传闻不属实”。

    国有资金入股民企的传闻其来有自,华尔街日报早于5月就报道称,中共考虑要求中国科技巨头向政府释出1%持股,以便官方能对民企的内部决策发挥直接作用。

    报道引述消息人士称,该措施旨在确保企业遵循政府的总体政策方针,被视为是2021年官方重拳整顿网络科技业后,准备适度放宽监管的配套措施。

    联通腾讯合设新公司 中共打造“新版公私合营制”?

    官方除入股民企外,还有合资的公私合营模式。

    国资背景的电信商中国联通11月2日宣布与网络巨头腾讯合资设立新公司,以从事内容分发网络(CDN)和边缘计算业务。据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网站显示,此合资案早已于10月18日获“无条件批准”。

    另一家电信巨头中国移动也与茅台和京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分别推进智能酒业数字化转型和智能城市、数字政府等。

    一系列的官民资本运作引发舆论热议:毛泽东时期风行的“公私合营”是否有了新的2.0版?对此,位于台北的国防安全研究院中共政军与作战概念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梁书瑗分析,这些交易案虽难排除政治意涵,但就联通和腾讯的合资案来看,公私合营各展所长,也互蒙其利,倒也无可厚非。

    梁书瑗告诉美国之音:“这个(内容分发网络)业务其实很简单讲,它就是要让你使用者的网速加快,腾讯它需要这样的服务,联通它可以利用这个合营公司去扩大本身在CDN的业务范围,它可以再去卖给其他的内容供应商。”

    但她预期,中共以举国体制整顿经济或能解决短期问题,但长远来看,恐无助于中国与西方市场导向的商业模式竞争,或累积科学及研发的核心竞争力。

    50年代“公私合营”彻底打垮私营工商业

    中国的“公私合营”旧制指的是,1950年代中共建政初期,发动“五反运动”斗臭、打击私人工商业,以逼迫企业主因经营困难,而任由政府接收其股权或资产的政治手段。

    位于台北的台湾中研院院士陈永发曾于其著作《中国共产革命七十年(下)》内描述:“在这些所谓合营企业中,中共不仅取得人事任命、经营管理和利润分配等大权,更要求工人组织工会。”

    针对中大型企业的并购,当时的北京当局曾形容为“摘苹果”,一粒粒放进集体经济的果篮内,而逐行逐业改造中小企业的手法则被称为“采葡萄”。最后,中共于1956年1月15日在天安门广场召开“社会主义改造胜利联欢大会”,于20多万人的见证和锣鼓声下,宣告中国民营工商业主的“阶级”死亡。

    资料照:中国毛派人士手举毛泽东画像和标语横幅在广州南方周末报社外举行抗议集会。(2013年1月9日)

    “公私合营”今昔对照 学者:作法及目标各异

    尽管“公私合营”概念普遍引发负评,但多位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学者认为,新旧公私合营制恐有差异。

    台北学者梁书瑗认为,新制采合资开公司,代表官民共掌财务或营运,过程应符合商业规范而非官方单独决策,这与旧制放任官方侵吞民企资产的本质不同。

    位于台北的中华经济研究院第一研究所助研究员王国臣则分析,近期的合资案延续去年的网络反垄断及资本无序扩张精神,也符合中共所谓的“国有企业混和所有制改革”,也就是,透过国企与民企的融合,意图打造中国式的国家资本主义,并引导科技业“脱虚向实”,以追求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所号召的“共同富裕”。

    王国臣认为,习近平是效法毛时代的范例,以期带领中国跨越当前的“中等收入陷阱”,也就是,中国因制造优势达到一定收入水准后,却因新增长动能不足而停留在该经济水准的窘境。

    王国臣告诉美国之音:“中国大陆现在的发展已经到一个瓶颈,(习近平)只能往他过去习以为常的历史去找,那就是毛泽东时代的做法,可是不一样的地方是,习近平特别强调‘新’,意思是说,我不是完全的变成国家主导,或者是完全的计划经济,而是国家跟市场的结合。”

    “国进民退” 分析:抢占世界经济秩序主导权

    位于台北、熟悉两岸产业运作的金库资本管理合伙人丁学文则说,相较于国际政治的零和博奕,从经济视角切入,才能精准掌握中国相关政策背后的战略思维。

    他表示,全球近年政经局势骤变,以自由主义为基础的资本运作并非被认定为最佳典范,就连美国也开始转向“大政府”主张,例如,美国政府针对半导体或能源产业已祭出补帖,以引导制造业回流美国,就是一种国家主导的商业模式。

    反观中国,民营互联网企业虽大幅扩展,却衍生贫富不均及大型企业涉及政商勾结等负面社会影响,造就官民合资的新模式因此应运而生。

    丁学文分析,中共推动国进民退、公私合营,终极目标是要“用这种国家主导的经济模式跟美国对抗”抢占世界经济秩序的主导权。”

    丁学文告诉美国之音:“它其实是(美中)两个不同的资本运作架构的对抗。在这个过程里面,美国也正在往‘大政府’的角度走,所以它(中国)只是利用美国人交给中国的资本运作方式,让国营企业跟民间企业透过合资或资本运作的方式,去形成一个在未来10年能够在全球有竞争力的商业模式。”

    中共20大后 重回计划经济迹象频传

    除公私合营外,中共于20大后,频频出现重回计划经济的迹象。例如,官办“供销社”重新扩张且受到官媒推崇,或各地踊跃开设“国营食堂”等。

    位于香港的美国詹姆斯敦基金会(JamestownFoundation)资深研究员林和立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这一系列新举措,都呼应了中国国务院4月发布的《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未来从大型企业的发展策略到全国物资的供销和定价,都可看到国家主导的影子。由于公私合营制不涉及外资,林和立说,这符合习近平对“内循环”的偏好。

    他说,11月公布的《胡润百富榜》跟《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显示,中国富豪的身价正在缩水,相当引人关注。其中,福布斯调查发现,今年上榜的前一百大中国富豪总财富,同比下跌39%,是该榜单发布20多年来的最大跌幅。

    尽管中国富豪财富缩水,主因为疫情和全球经济衰退,但林和立预测,未来公私合营后,中国恐难再出现亿万富豪,或顺势达成习近平的“共同富裕”主张。

    公私合营成效 分析人士看法各异

    中共若实施公私合营新制,将对中国经济带来那些影响?对此,林和立称,还有待观察。

    丁学文则正面看待,他说,新制有美国自由经济的优点,但没有剥夺民产的缺点,且采资本运作来创造出新的商业模式。

    不过,现回到台北、曾在中国经商20多年的台商廖金漳却持负评。他说,中国经济三年来未走出防疫封城、缺电等困境,公私合营新制让政府扩大介入,绝对不可行。

    廖金漳告诉美国之音:“如果行得通,当时中国就不会财政崩溃了。邓小平就不用改革开放了。国企是没有效率、大家是吃铁饭碗的,就是因为这个路已经走不通了,才会改革开放。”

    廖金漳曾在自媒体批评习近平而遭关厂约谈,他于今年初“润(run)”回台湾。

    位于台北的台湾韬略策进学会副秘书长吴瑟致也告诉美国之音,公私合营强化政府控制,恐挑战市场的自由运作,不仅将削弱民间资金的投资动能,尤其政治风险衍生的不确定性,恐让外资担心遭受不公平待遇,甚至成为中外资竞争下的牺牲品而选择撤出中国。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