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一条人命换来了深圳大学的解封

    真正让我破防的,是这张图。

    一只塞得满满的小皮包,一个破旧的有刮痕的手机,以及一双许久没有擦拭过、布满尘土的旧皮鞋。

    而她的主人,刚刚从这栋楼一跃而下,结束了她凄惨劳碌的一生。

    很难想象,这样的悲剧发生在堂堂超级大都市深圳当地的最高学府——深圳大学的某栋教学楼里。

    呜呼哀哉了。

    当我想去找寻阿姨坠楼的原因时,我看到了许多网友的爆料。

    尽管学校封校,但不包食宿。

    不包食宿也就算了,还不让回家。

    那么多后勤人员的日常怎么解决呢?

    在厕所洗澡,在课室打地铺。

    衣服在厕所里晾着,睡觉的枕头平时就夹在水管里。

    得亏是深圳啊,现在平均气温也有个二十来度。

    你要是搁东北,就这么在教室走廊里睡觉,不得活活冻死?

    而且因为封校,工作量骤然增加。

    白天干不完,就干到凌晨两三点。

    更过分的是,干得如此辛苦,不光没工资,还要每个月倒贴三千?

    说实话,我对这段网友的爆料的真实性持有怀疑态度。

    干的累死累活可以想象,工资被物业克扣,在深圳嘛,倒也不鲜见。

    但就这种工作,还要每个月倒贴,完全超出我的想象了。

    如果是真的,那学校的物业是真的没底线。

    什么叫改革开放示范区啊,你TM就是这么示范的?

    我再贴几段网友爆料。

    大家一起感受下学校对物业大叔阿姨们的剥削,近乎残忍。

    当然,宿管员们给入学新生写信,揭露整个后勤系统的黑暗,亦是国内高校前所未有的创举。

    总结一下:

    1、毕业生退宿时,需要给家私进行折旧赔偿,不赔偿拿不到毕业证。

    2、赔偿款入了公寓中心领导们的私人口袋,只有少部分上缴给学校。

    3、因为这些原因,学生跟宿管员结仇颇多。有学生让宿管员有偿帮忙打扫房间,完了反手举报。殊不知,清洁费大头早就入了领导的口袋,宿管员只是挣个辛苦费。

    真TM黑啊。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外包的这家物业,问题很大。

    我特意去官网瞅了一眼,深圳大学八个月给了这家物业公司四千二百万物业服务费。

    中航最后以四千一百九十万中标,就差十万。

    6

    据我所知,深圳好多大楼的物业,用的都是这家物业。

    很牛逼,能耐很大。

    至于里面有没有猫腻,狗狗怂怂,不敢细问。

    今天早上,我看到深圳大学出公告了。

    坠楼的阿姨不是第三方物业管理人员。

    与此同时,深圳大学于昨天晚上宣布解封。

    封闭了9个月之久的校园,终于迎来了压抑已久的释放。

    我很难不将解封和坠楼这两件事结合在一起。

    但隐隐之中,在学校领导眼里,人命似乎还不如最新出炉的20条通知来的重要。

    阿姨的坠楼,换来的,是通报里冰冷的“沉痛哀悼”。

    水洗完的地面,和她整整齐齐放好的鞋子,一样体面。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0 - 2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