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苹果独宠的中国公司:靠“抄”富士康 年入1500亿 ?

    ​​​​​​​

    苹果一句话,国产耳机巨头就崩了。

    两天前,苹果的顶级供应商歌尔股份遭砍单,消息一出直冲微博热搜,失去了 33 亿订单,歌尔股份迎来史诗级暴跌,其潍坊工厂有 2-4万人离职。

    歌尔栽倒背后,立讯精密成为最大赢家 。

    天风国际证券分析师郭明錤发文称,为了补足缺口,立讯精密获得 AirPods Pro 2 所有订单,成为该产品的独家组装商。立讯精密还直接到潍坊,去接从歌尔离职的员工。

    相较于代工巨无霸富士康,立讯精密没什么名气,其创始人王来春仅初中学历, 唯一拿得出手的履历是在富士康打工 10 年。

    短短 20 年间,立讯精密傍上了苹果,鲸吞蚕食了富士康的订单,悄然成长为富士康的强劲对手,让苹果 CEO库克亲自登门拜访。

    巅峰时,立讯精密市值高达 4000 亿,超越了富士康母公司鸿海。 2021 年,立讯精密年入 1500 亿。

    立讯精密是如何逆袭富士康,让苹果独宠至今?

    01 靠 ” 抄 ” 富士康,最强厂妹逆袭

    立讯精密是富士康的 ” 学徒 “, 从创立之初,立讯精密就被打上了 ” 富士康 ” 的烙印。

    1988 年,富士康到深圳办厂,共招了 150 人,王来春就是第一批打工妹。不认命的王来春花了十年,从一线流水线女工,做到大陆员工的最高职位:课长。

    离开富士康后,她创立了立讯精密, 靠着像素级模仿,成为 ” 中国代工女王 “。

    立讯精密的车间里,贴上了郭台铭的语录,更为紧密的是,立讯创业初期主要靠着富士康赏饭吃。

    受富士康的影响, 立讯精密选定的赛道,与富士康相差无几,主做连接器。

    连接器是电子产品必不可少的零部件,在交通、制造、航空等各个领域的产品型号有 100 万种,想从中分一杯羹比较容易。

    王来春找上了老东家富士康,将富士康将 ” 消化不了 ” 的订单收入囊中。

    创业前十年,立讯几乎一半订单来自富士康:给联想、惠普和戴尔等巨头做电脑连接器;为了配合富士康烟台生产基地需要,立讯精密设立了蓬莱立讯,只不过,后者因金融危机而夭折。

    这相当于富士康给苹果、联想等巨头代工,立讯给富士康 ” 打工 “。

    立讯精密不甘心做富士康的附属,它学到的另一招是, 买客户。

    富士康之所以能成为全球最大代工厂,离不开步步为营的收购,比如收购芬兰艺模,获得诺基亚订单;收购索尼代工厂,打入了电视代工市场。

    纵观立讯的并购史,几乎从未失手,不仅不赔钱,反而成为吸金利器。

    早在 2011 年,立讯精密就收购了昆山联滔电子,打入了苹果内部。2015 年收购声学厂商苏州美特后,借此拿下第一代AirPods 代工订单。

    立讯并购的目标十分明确:傍上苹果。

    富士康不会想到,自己的 ” 小跟班 ” 靠着模仿自己,在 20 年后,成为了自己的噩梦。

    当苹果在越南订单的增多时,代工厂之间的 ” 抢食 ” 越来越激烈。

    今年 6 月,富士康掌舵人刘扬伟曾指责对手在越南 ” 挖墙脚”:富士康在哪建厂,竞争对手就在旁边买一块地,高薪挖人,迅速打入越南市场。

    富士康没有指名道姓,但实际情况却是,立讯的越南厂与富士康之间,只隔着一条马路。

    2020 年 6 月,立讯精密市值高达 4000 亿,超越了富士康母公司鸿海。

    在中国杰出商界女性排行榜上,王来春打败了地产女王吴亚军,跃居榜首。

    02 用全部利润搞定研发,拿下苹果 CEO 库克

    在立讯的官网上,有张照片很出圈,记录了立讯的高光时刻。

    2017 年冬,库克到访立讯的昆明工厂,他身边陪同的中年女子就是王来春。

    这一次的到访,让立讯取代了英业达,斩获了 AirPods 耳机的半数订单,库克还盛赞立讯是 ” 超一流的工厂 “。

    立讯精密为什么会被苹果选中,并让库克登门拜访?

    这当然不是苹果大发善心,而是 为了制衡富士康。

    2013 年以前,富士康几乎承包了 iPhone 的代工,为了满足 iPhone 销量猛增,富士康的大陆员工一度扩充至 130万人。

    苹果和富士康做了十几年老朋友,但关系并没有那么 ” 铁 “。据 The Information报道,富士康的利润率保持在个位数,为了多赚点辛苦钱,富士康甚至会夸大招聘人数或偷工减料。

    在端水技术上,苹果颇具天赋。一方面,苹果忌惮富士康一家独大,另一方面,为了压缩成本,苹果扶持了多家供应商,抢夺市场。

    当和硕、纬创相继进入果链后,2020 年,苹果选中了立讯精密,为 立讯的成功并购案搭桥牵线。

    除了苹果的制衡术,立讯能真正留住苹果,靠的是过硬的产品。

    苹果对产品极尽严苛,良率不够是果链企业的原罪。

    和硕曾因良率不达标,一年就扔出了 30 多亿台币,苦熬 3年才赚钱。有供应商说,为苹果打工,要时刻绷紧神经,稍一懈怠就会掉队。

    为了拿下苹果订单, 立讯将良率做到了 100%。

    AirPods 因为模组集成难度过大,让组装大厂英业达无奈放弃,而立讯团队用了 5 个月,就将良率就做到了100%,交货期缩短至 3 天。

    立讯几乎把所有利润拿出来搞研发, 2017 年 -2019 年,立讯的研发投入翻了 3 倍,增长至 43.78 亿。

    自 2011 年起,立讯就为苹果打工,从连接器,到声学器件,再到 iPhone 组装业务,苹果需要什么,立讯就造什么。到了2020 年,立讯是大陆第一家苹果代工厂。

    从富士康学徒,到背靠苹果,立讯精密的钞能力越来越强, 2021 年,立讯精密年入 1539 亿,光苹果业务就占了七成。

    但这并不是结局,苹果的制衡术一以贯之。

    上半年,越南总理访问加州苹果总部时,库克送给越南的见面礼,是新款 Airpods 的生产订单。

    苹果的 ” 金饭碗 “,创造了立讯的辉煌,也隐藏着代工巨头的焦虑。

    03 过度依赖苹果,立讯喜忧参半

    苹果是全球最富有的企业之一,它没有自己的工厂,而 扛起苹果库存压力,为其研发失误买单的是 ” 果链 ” 企业。

    过度依赖苹果,让立讯这些果链企业充满了不确定性。

    每年的苹果发布会,立讯的股价也会随之起起伏伏。 今年,光学巨头欧菲光被踢出果链,其上半年净利润下跌九成,甚至引起 ” 果链 “玩家股市震荡。

    欧菲光的前车之鉴,让果链企业们进退维谷。

    与此同时,果链企业的通病是增利不增收。立讯精密毛利率下滑严重,看起来收入多,实际却赚的却不多。2021 年,立讯净利润仅 70亿。

    谁也不可能放弃苹果的金饭碗,有依赖症的果链企业,正在艰难转身。

    从富士康小跟班,到果链王者,立讯在自己擅长的领域,保持专业性。

    立讯很有危机意识。自 2010 年开始,立讯就去富士康化,到后来为苹果打工,都在做自己擅长的电子制造领域。 现如今,高度依赖富士康的立讯, 瞄准了新能源汽车。

    看似前途无量的新能源造车,是个十足的吸金黑洞, 立讯造车,手上有多少底牌?

    立讯精密和奇瑞合作,出手就是 100 亿,差不多是立讯精密一年半的盈利。这笔钱并非直接投资造车,按照王来春的说法,立讯精密的目标是,成为一级汽车供应商的头部玩家。

    立讯精密并非 ” 白手起家 “,它最大的优势是车内高压电流回路的高压连接器,还砸下 11 亿港元收购汇聚科技74.67%股权,加码车载连接器。

    转型意味着高投入,其结果虽然不确定。

    比如富士康,在郭台铭 72 岁生日之际,推出了第五款车型—— Model B,还喊话马斯克:” 希望有一天,可以帮特斯拉造车”。

    但富士康告诉我们:摆脱依赖的过程并不好走。

    结语:

    苹果背后有 200 多家供应链公司,仅一台苹果手机的平均零部件就多达两百多种。

    一直以来,全球企业都以进入 ” 果链 ” 为荣,既证明了自身技术,又能获得巨大营收。

    但给苹果打工,同样是个很难的生意,苹果砍起单来,不会顾忌企业生死。

    郭明錤调查分析,歌尔股份暂停生产较可能是因为生产问题,而非需求问题。简单来说, 歌尔股份被砍单,最大的可能性是良率不佳。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歌尔曾借钱在潍坊、越南等地建了二十条 AirPods 生产线,被砍单就意味着生产线的废弃,多年努力终成空。不止是歌尔股份,2021 年,中国有 34 家供应商不在果链之列。

    很多企业,错把苹果的机遇当成自身实力,但立讯精密的危机意识:

    依靠别人的同时,要保持专业性。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