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科技业裁员10万人,“硅谷大厂”过冬

    ” 无心上班、无法入眠 “,美国时间 11 月 8 日晚,一位 Meta 员工在社交平台上表示。

    他不是个例。过去几天里,超 8 万 Meta 员工都处在极度焦虑状态,等待着这家巨头公司近 18年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裁员。

    当地时间 11 月 6 日就有媒体指出,Meta(原 Facebook)将于本周三(11 月 9日)开启新一轮大裁员,或影响数千名员工。截至今年 9 月底,Meta 员工规模是 8.7 万左右。

    最终,这场裁员如约而至。Meta 宣布裁员 13%,即裁减超过 11000 名员工,招聘冻结期也将延至明年一季度。

    上周,推特超过 50%、波及约 3700人的裁员举动,让一众互联网科技圈人士迟迟难以缓过劲儿来。同在上周,苹果、亚马逊也前后脚对外宣称,谨慎甚至停止招聘。

    寒意似乎正在加速蔓延至全球科技行业。据人力资源机构 Challenger,Gray&Christmas 统计,10月,美国科技行业裁员 9587 人,为 2020 年 11 月以来裁员人数最多的月份。

    今年 4 月、5 月,美国多家科技公司启动了不同程度的裁员或放缓招聘。现如今,Meta的大规模裁员让外界开始讨论,国外科技巨头们也扛不住了?

    提及裁员潮的原因,绕不开今年 10 月科技巨头们集体交出的最新一季财报,其中的关键词是 ” 不及预期”,很多数据甚至创下历史新低。悲观情绪下,科技巨头股价一度集体下跌。据统计,截至 10 月 28日收盘,苹果、Alphabet(谷歌母公司)、亚马逊、Meta 和微软五大科技公司的总市值比财报季开始前低了约 7700亿美元。

    另一个背景性的因素是,自今年 3月以来,全球性通胀蔓延、美联储多次加息致美元走强、疫情冲击、区域性冲突等诸多因素叠加,这些国外科技巨头业绩承压,开始收缩。

    当全球经济大盘的转速慢下来,对于未来业绩预期不乐观的科技巨头们,做起过冬打算,降本增效、降薪裁员还在持续。

    裁员潮席卷海外科技圈

    裁员早已成为定局,Meta 所有员工都在等待 11 月 9 日早上的通知。

    ” 睡不着,早上五点就起来,一遍又一遍的刷邮件和通知 “,一位 Meta员工提到。被裁的人有些直接心态崩了,有些开始想办法维权。没有被裁的人也不好过,身边的同事在减少,尽管这一轮没有被裁,但不知道还有没有下一轮。

    此前一天,Meta 创始人扎克伯格对高管发布讲话,最终对内确认了裁员消息。据报道,没有部门能够幸免,就连最被看重的 XR部门也不例外。

    原本就在裁员潮笼罩下的美国科技行业,可谓是雪上加霜。

    这之前,马斯克入主推特,以 ” 邮件裁员 50%” 的疯狂之举,在全球传得沸沸扬扬。当地时间 11 月 3日,推特开始暂闭办公室,停掉员工登录内部系统的相关权限。4 日上午,一些员工收到了被裁的邮件。当天,推特一位高管也对外透露,公司7500 名员工中,大约 50% 被裁。也就是说,裁员规模约 3700 人。

    就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除了苹果和亚马逊先后要冻结招聘,微软被证实裁员将近千人,英特尔也被曝出计划裁员数千人。科技巨头们的动作表明,2022年的这个冬天不太好过。

    这股寒意从 2022 年 5月已经袭来,彼时起几乎每个月都有科技巨头裁员或冻结招聘的消息传出。

    5 月,微软放缓了 Windows 和 Office 部门的招聘,7 月,微软表示将裁员约 1% 的员工,规模涉及约 1800人;6 月,特斯拉宣布暂停招聘,将裁员 10%、涉及近万人;8 月,亚马逊表示二季度全球直属员工减少了 9.9万人,主要是仓库和配送中心裁员;9 月,谷歌、Meta就曾以团队重组等名义裁员,如果员工在规定时间内无法转岗到新的岗位,就只能选择离开。

    裁员潮席卷着整个海外科技圈。社交巨头 Snap 被曝裁员 20%,约 1200 人;出行巨头 Lyft、支付平台 Stripe裁员超 10%;美股平台 Robinhood 裁员 9%;二手车交易平台 Carvana 裁员 12%,涉及约 2500 人 ……根据裁员追踪机构 Layoffs.fyi 的追踪数据,截至 11 月 10 日,2022 年全球科技公司至少裁员了 10.6万人。

    这些科技巨头的裁员动作,其实是有迹可循的。

    首先,公司高速增长期时快速扩招,即便是为了不让人才流向竞争对手,也要大幅招聘,但当潜在风险出现时,裁员便成了把控成本最简单粗暴的手段。

    此前两年,科技巨头们还曾在疫情之下逆势增长。据统计,2020 年上半年,苹果、微软、亚马逊、谷歌母公司Alphabet、Meta 的营收都保持着增长态势。在 2020年全球新冠疫情及广泛经济危机的背景下,这五家以及特斯拉和英伟达七大美国科技巨头的总市值,反而增加了 3.4 万亿美元。

    增长的同时,是大幅扩张。以 Meta 此前的疯狂扩招为例,据统计,其在 2020 年和 2021 年总共增加了超 2.7万名的员工,今年前 9 个月,又增加了 1.5 万人。截至 2022 年 9 月底,员工规模是 8.7 万人,和一年前相比增加了28%。截至今年 9 月底,谷歌员工总数达 18.7 万人,同比增长 24%。截至今年 6 月底,微软员工总数达 22.1万人,同样同比增长超 20%。亚马逊人员规模在 2022 年一季度达到近三年的高峰,为 162.2 万人。

    其次,科技巨头们的裁员思路也有一些共通点。

    核心赚钱的业务部门,能缩减人员的就缩减,无法快速盈利的探索项目或部门,能砍掉的直接砍掉。裁员方式上,科技公司们更是 ” 推陈出新”,除了发送邮件通知外,一些公司会通过提高业绩指标、增加工作压力等方式,变相推动员工主动离职。

    裁员潮背后,硅谷巨头也跑不动了?

    科技巨头们走到大规模裁员这一步,似乎并不让人意外。互联网分析师葛甲对深燃分析道,美国经济的衰退,科技巨头们接连打折的股价和 “不及预期 ” 的财报,都是例证,也能看出巨头们的危机感在加重。

    整体来看,在今年三季度期间,五大科技巨头中,微软营收增速放缓,利润大幅下滑14%、为近两年来的最大降幅;谷歌的营收和利润均低于市场预期;亚马逊净利润直接腰斩;Meta 营收下降4%,已经连续两个季度出现同比下滑,净利润同比下降 52%,是近十年来首次连续四个季度下降;苹果虽然实现了营收、净利的增长,但主力iPhone 带来的收入低于预期。

    科技巨头们的主要营收来源大都是以下一种或几种:广告、云服务、硬件产品、软件服务。但随着宏观环境的变化,几乎所有的业务都受到了影响。

    葛甲表示,宏观经济环境变化之下,产业链上下游企业都会受到影响,层层传导下,很难有一家公司或者业务能够完全独善其身。

    拆开来看,在线广告是一些巨头的重要收入来源,谷歌、Meta、推特三家公司的营收中,在线广告相关收入都占大头,其中谷歌超八成,推特约九成,Meta高达 98%。但是在宏观经济和市场竞争的影响下,传统在线广告业务越来越难做。

    经济衰退之下,广告业务不容乐观。因通胀率高企,全球都不得不收紧货币政策来压抑通胀,市场流动资金减少,企业主们纷纷缩减广告预算成本,加剧了广告业务的颓势。

    与此同时,苹果和 TikTok这样的选手,也在影响广告巨头的饭碗。去年,苹果更新隐私规则,要求应用软件在手机用户同意前,不得收集数据以推送个性化广告。这直接导致Meta 高管对外宣称,苹果的政策变化将使公司每年广告收入减少约 100 亿美元。苹果自身也在扩充广告位。今年,TikTok也在加速商业化,据报道,今年预期收入接近 100 亿美元。

    主营业务危机四伏之下,” 广告 ” 公司们也在寻找新的生路。

    被并购重组的推特,已经开启新的阶段。

    Meta 在科技巨头中跑出了一条新的路子,将未来寄托在元宇宙上,其在财报会上指出,2023年将把重心放在优先级项目上,即推进短视频平台 Reels 功能的 ” 发现引擎”、发展广告业务以及元宇宙项目。然而,仍处于发展萌芽期的元宇宙,当下带给 Meta的,还是前期的大额投入,规模化变现和盈利短期内难以实现。

    谷歌近几年重点发力云计算,至今已与亚马逊、微软成长为三大云巨头,都将云计算业务当作刺激业绩增长的拉动力量。

    其中,尽管亚马逊的主要收入来源依然是电商,但 AWS(亚马逊云平台)在 2021年为其提供了超过四分之三的营业利润。微软早期是靠卖软件 windows系统赚钱,不过,截至第三季度,云计算业务已经连续多个季度成为主要营收来源。

    疫情以来,相较于传统业务,企业数字化、智能化转型给云计算业务带来了巨大的发展空间。不过,伴随整体云服务支出市场的增速放缓,今年三季度,三大云巨头的云业务收入增长都呈现放缓态势。

    Canalys发布的三季度云服务市场报告指出,三季度期间,受通货膨胀和能源价格上涨的负面影响,企业不得不通过减少预算来应对市场的不确定性,这可能会在短期内对云服务的需求造成干扰,再加上美元走强的冲击,全球云服务支出的年增长率首次跌破30%,放缓至历史最低增速。

    谷歌云同比增长 37.6%,但增幅低于去年同期的 44%;微软 Azure 云计算服务的营收增速也从去年的 50% 放缓至35%;亚马逊云计算部门三季度同比增幅为 27.5%,这是亚马逊云计算业务自从 2014 年以来的最低增速。

    亚马逊 CFO 奥尔萨夫斯基表示,面临宏观经济的不确定性,越来越多的云计算大客户开始控制开支。

    向 C 端卖硬件产品的苹果,靠着 iPhone 14 系列新机的发布,在这次财报季中表现相对坚挺。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科技巨头们三季度营收增速的放缓,与美元走强、汇率变动压低海外收入有关,并非完全是经营性危机。营收增速放缓的同时,过去两年,科技巨头们在人员成本、研发费用上的支出增长也在水涨船高,导致净利润下滑。

    以 Meta 为例,今年三季度期间,公司的收入同比下滑,但成本和费用支出同比增长 19%、研发费用同比增长了 45%。

    当未来经济情况充满不确定性,收入增长也难以符合预期时,科技巨头们开始收缩,甚至大幅裁员。

    这轮裁员,不是终点

    几大科技巨头对于今年四季度的业绩预期都不太乐观,认为下降趋势还将持续。

    苹果已经连续多次不再为下一个财季提供业绩指引,还强调四季度的营收增速,将会低于三季度的8.1%。据报道,近期富士康郑州工厂出现的疫情,可能会导致该工厂 11 月的 iPhone 出货量下降幅度高达30%,有观点认为,此类的供应链危机,将影响苹果业绩。

    电商巨头亚马逊给出的四季度业绩指引,远不及市场预期;微软首席财务官艾米 ·胡德表示,受全球经济形势的影响,预计下降趋势将继续;Meta 对于元宇宙的大幅投入还在持续,外界对其接下来的盈利能力不太看好。

    从公司发展层面来看,葛甲认为,过去两年里,一些科技企业在快速增长下大幅扩张,现在到了 ” 挤泡沫 “的时候。这一轮大裁员,是科技巨头们面对宏观环境的不确定性而做出的主动收缩行为,是为了抵御风险,而非经营性危机。最近裁员严重的Meta,也是因为决策失误而 ” 下手 ” 更狠一些。

    从就业市场来看,当前处于招聘寒冬已经毋庸置疑。一位 10月被裁的硅谷程序员表示,去年年中找工作时,每天都能接到十几个猎头的电话,面试也很容易就能拿到offer,但最近几周找工作,每天接到的猎头电话只有几个,而且,往往是在猎头这一步就被拒绝了,更别说进入公司的技术面。

    各家冻结招聘的时间也表明,短期内的就业市场不太乐观。亚马逊预计将至少持续到今年年底。苹果据知情人士称,谨慎招聘的状态或将持续到本财年结束即2023 年 9 月。在这次裁员及冻结招聘至明年一季度之前,扎克伯格在分析师会议上就曾指出,预计到 2023 年底,Meta的员工规模将和今年 9 月底时大致相同,甚至更小。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今年以来的裁员潮和招聘寒冬,甚至让很多人联想起 2000 年美股的互联网泡沫和 2008 年的全球金融危机。

    葛甲指出,曾经的两次危机,都是伴随着头部巨头的倒下而触底,随后缓慢回升。如果这一轮经济衰退,会像前两次一样爆发危机,那么当前还处于早期阶段。最终是否会在企业主动收缩下实现平缓过渡,现在还未可知,很难说当前的裁员和收缩,是否已经触底。

    市场有分析认为,此前两次危机下大规模的裁员潮,泡沫持续时间是在一年半到两年左右,如果按此规律推测,这一次恢复,预计最早也要到2023 年底。

    或许情况没有此前两次危机那么糟,科技巨头们裁员是为了降低成本,扩大利润空间,还远远谈不上暴雷和崩盘。但在当下,受经济周期的影响,科技巨头们要消化前两年的增长和扩张,回归理性,已是箭在弦上。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