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我在澳洲送外卖:工作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

    天气晴好的中午,中国留学生宇琦骑着电动车穿梭在悉尼街头。今年 9月,他来新南威尔士大学留学,之后兼职做外卖员。在送外卖途中,他去了很多平时不会去的地方,遇上了意外的风景和治愈的人。

    骑电动车送外卖时,他大部分时间在放空。吹着风,欣赏沿途的风景,享受这两年来自己 ” 最轻松的时刻 “。早在今年 3月,他脱产考研失败,看着简历上多出两年的空白期,他很崩溃,看不见出路。

    现在,他在澳洲留学,日常兼职送外卖。这份工作没有职场内卷和对前途的迷茫,1 个月能挣 2000 澳币(约合 9326人民币),基本覆盖他在悉尼的房租和生活费。

    他说,在这里送外卖很开心,学习也更有动力,体力劳动跟脑力劳动本质上没什么不一样,都是通过劳动获取收入。”我现在的心态更好,赚得更多更好,赚不到钱也没太大关系,而且不用每天工作 10 小时,才能养活自己。”

    【1】” 没想到能挣这么多 “

    留学之前我就想着要兼职打工,但没想好做什么。今年 9月来到悉尼,权衡之下觉得送外卖的时间比较灵活,还能更快了解这个城市,于是决定做外卖员。

    相较于在餐厅工作,送外卖对语言要求没那么高,不需要大量面对面的沟通。并且餐厅的工作时间更严格,不利于我兼顾学习和工作。之前问过几家华人餐厅,薪水比最低时薪还要低一两刀,大概是18-20 澳币 / 小时。

    送外卖前,我了解过澳洲的交通法规,准备好安全装备和送餐装备,做好了心理建设。毕竟我刚从过国内出来,送外卖需要跟不同种族和文化背景的人交流,怕语言不通惹来纠纷。

    外卖平台会进行线上视频培训,讲一些送餐基本礼仪、交通法规、道路安全知识,还有平台的如何使用。

    送餐之旅正式开始。第一天挺顺利,整个人很兴奋,但经验不足跑了很多回头路,只挣了 70刀。跑多了以后就会做好路径规划,在同一个区域取餐了一起送,节约更多时间。

    因为习惯不同,我偶尔会被小小 ” 教育 “一下。澳洲的车子是可以在路边随便停的,但是一般都会平行于道路,不要挡住人行道,有一次我挡住了,就被人批评了。

    我尝试了三个外卖平台:熊猫外卖、Uber 和 DoorDash。熊猫外卖支持的餐厅老板和客户都是华人,uber的受众主要是当地人,会经常收到小费,熊猫外卖基本不会有小费。熊猫外卖有一个底单的价格,每超过 1公里会涨钱,但涨幅很小,所以跑熊猫会尽可能接短距离的单。Uber 的外卖有点像打车程序,会计算路程和等待时间。

    送餐装备 / 受访者供图

    我每周会送个三、四天,一天会跑中午和晚上两个高峰期,加起来四、五小时。熊猫平台大概一天赚 120 到 140 澳币,uber目前可能缺外卖员,会经常给一些奖励补贴,4 小时能赚 180 澳币。有时候我会选夜宵时间段送外卖,晚上 9 点到 12点,能多得一点补贴。骑电动车久了脖子痛,但如果去餐厅打工也会辛苦,挣得还少。

    一周收入 / 受访者供图

    10 月一个月,我差不多挣了 2000 多澳币,基本能 cover我在悉尼的房租和生活费。一开始只想挣点补贴,没想到能挣这么多,我现在就想多跑跑,薅资本主义的羊毛。

    送外卖可以去到平时你不会去的地方,见到意想不到的风景。

    有天晚上,我被派了一个很远的单,直接骑到了达令港。回家时路过大桥,扭头一看,沿岸灯火通明,壮美的场景让我震撼,感觉世界在为我亮灯,那一刻真的很愉悦。

    治愈的不仅是风景,还有人。

    有一次我骑车过大下坡,差点撞到一个醉汉,他的朋友跟我说没关系,反过来还一直安慰我,当下觉得挺暖心的。还有一次我路过一片绿地,被一条雪纳瑞犬追着咬,我骑车跑,它就一直追,还咬住了我的脚,还好我的鞋比较厚,没被咬破。最后一位热心的白人大哥拦住了那只狗,真的很感谢他。

    送外卖还让我种草了一些餐厅,比如港式甜品店、冰淇淋店、用火坑烤的披萨店,有机会我要去尝尝。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种草甜品店 / 受访者供图

    在雨夜送餐风险更高,这边的路面非常滑、风也比较大,雨夜会有一些交通隐患,外卖平台会给你补贴,送餐收入是平时的 1.2倍。有一次我送得有点久,电动车没电了,只能淋雨推着车,走了两三公里回家,当时真的很崩溃。现在心里会有个概念,车最多跑 5小时,快没电的时候,就会准备回家。

    我遇到的客户大多通情达理,但也收到过两个差评,有可能是因为联系不到客人,就把外卖放楼下了。这边的外卖平台不会因为差评扣钱,但我心理上蛮受打击。差评过多可能会导致封号,评价越高,可能会接到更好的单子。熊猫外卖跟骑手的联系更紧密,Uber与骑手不是雇佣关系,我们更像是个体户,安全也需要自己负责。

    悉尼一些区域的治安不很好,我有朋友送外卖时被一个醉汉威胁,说要拿刀捅他。为了确保安全,我在车筐里放了一个防身的棍子,用来吓唬人。

    我认识的骑手中,有人是新南威尔士大学、悉尼大学的留学生,也有人是通过中介来这边打工赚钱的,我能明显感到后者的压力更大,一天会跑10多个小时,工作强度很高,看上去更沧桑和疲惫。其中不乏有四五十岁的叔叔阿姨,叔叔应该是出来打工的,阿姨是来陪读的,孩子在这边读本科。

    【3】两年来,最轻松的时刻

    来悉尼留学之前,我的人生经历了比较黑暗的两年。

    我本科毕业于成都某 211 大学,在苏州的银行工作不到一年后,在 2020 年辞职脱产考研。

    在国内工作时,更多是精神上的压力,为了业绩不得不加班,再加上经济环境不好,金融业不好做。我下班回家后,经常要继续写工作材料,写到凌晨1 点多,第二天 7:10 起床,带着惺忪的睡眼,坐 40分钟地铁去单位。作为一个本科生,我觉得要走得更远,还是要在学历上有提升,就尝试脱产考研。

    2022 年 3 月,我考研失败了,有了两年的空白期,这在招聘市场上很不利。刚出分的时候,我每天都在找调剂,我刚过 B区国家线,考研太卷了,基本上刚过线很难调剂上;我也在求职网站上看工作机会,金融类企业对社招要求 3-5年工作经验,最后我的简历石沉大海。我天天闷在家里搜寻各种信息,纠结要不要再考研,很崩溃,不知道出路在哪。

    我的一个研友建议我出国留学,这确实是我当下唯一的出路了。我顺利拿到了新南威尔士大学的offer,感觉人生有一束光透进来了,有了前进的方向。

    我 25 岁了,有年龄焦虑,就算在国内考上,还要再读 3年,国外大学的硕士时间更短,能更快进入工作岗位。我就读的金融硕士是一年制,在澳洲留学经济压力挺大。我一整年的学费涨到了 50,200澳币(约合人民币 23 万),加上生活费一年得要四五十万,还好有家里的支持,当上外卖员后,家里只需要承担学费。

    我打算明年在澳洲毕业后,回国参加校招。有硕士学历,在金融业的天花板更高一些,从职业发展的角度来看,早回国要比晚回国好。

    来澳洲后,我过上了两年来最轻松的日子,没有职场内卷和对前途的迷茫,送外卖很开心,学习时也更有动力。我喜欢骑着车到处欣赏风景,边工作边散心。

    骑车时,我大部分时间在放空,脑子不用那么紧绷。体力劳动跟脑力劳动,本质上没什么不一样,都是通过劳动获取收入。

    我现在的心态更好,赚得多当然好,赚不到钱也没关系。不用每天工作 10 小时,就能养活自己。

    3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