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纽时:美国躲过了瞄准民主心脏的最危险一箭…

    托马斯·弗里德曼 2022年11月10日

    你可以暂时不用搬去加拿大。你也可以不用打电话给新西兰大使馆询问如何成为那里的公民。星期二的选举确实是内战以来最重要的考验,考验我们宪法制度的引擎——我们和平、合法移交权力的能力——是否依然完好无损。看起来它通过了测试,虽然有点磨损,但还好。

    我甚至还没有准备好宣布一切正常,再也不会有美国政治人物以否认选举结果为竞选纲领。但考虑到选举否定论在这次中期选举中得到前所未有的提振,以及几个模仿特朗普、把否定论作为竞选核心的的大傻瓜如何被清理出局——我们可能刚刚躲过了有史以来瞄准民主心脏的最危险一箭。

    可以肯定的是,另一支箭随时都可能瞄准我们,但整个美国选举系统——无论是红州还是蓝州——似乎都表现得令人钦佩,几乎摆脱了过去两年的争议,将其还原为它的本来面目:一个人以及他最无耻的谄媚者和模仿者的可耻捏造。考虑到特朗普的选举否定论者对我们选举的接受度和合法性构成的威胁,这是一件大事(希望它能持续到亚利桑那州的点票)。

    这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时机,因为俄罗斯和中国的领导人都在操纵自己的体制,以便巩固自己的权力,在既定任期过后仍能继续掌权。

    他们这样做的理由之一是,以2021年1月6日美国发生的暴乱和我们选举中看似混乱的情况为例告诉他们的公民:“这就是民主的样子。这就是你们想要的吗?”

    事实上,今年5月,拜登总统在美国海军学院毕业典礼上讲话时,回顾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20年祝贺他当选时的情景。“他说,民主政体在21世纪无法维持,专制政体将统治世界。为什么?事情变化太快了。民主政体需要达成共识,这需要时间,而你没有时间。”

    由于这个原因,习近平和俄罗斯总统普京——以及现在面临伊朗女性领导的起义的伊朗最高领导人——在周二晚上也成了输家。因为我们的政治越疯狂、越不稳定,我们就越不可能和平地移交权力,他们就越容易为他们自己的不民主找理由。

    然而,尽管选举否定论在本周受到重创可以成为一个胜利的信息,但那些仍在侵蚀美国民主基础、阻碍我们完成真正困难的重大任务的东西,都没有消失。

    我指的是我们的初选制度、选区划分和社交网络合在一起,不断毒害我们国家的对话,不断将我们的社会分化为政治部落,不断侵蚀我们民主的两大支柱:真相和信任。

    如果不能就什么是真相达成一致,我们就不知道该走哪条路。如果不能相互信任,我们就不能一起走下去。所有重大和困难的事情都需要一起完成。

    所以,我们的敌人如果明智的话,就不会觉得我们已经完蛋了,但如果我们更明智的话,就不会下结论说,因为我们避免了最坏的情况,所以我们就锁定了最好的未来。

    并非一切都好。

    选举前的那些分歧,选举后也都还在。但从某种程度上说,“红色大潮”并没有显现出来——特别是在像宾夕法尼亚这样的摇摆州,约翰·费特曼击败特朗普支持的奥兹博士赢得了参议院席位;在弗吉尼亚州中部的一个摇摆选区,民主党众议员阿比盖尔·斯潘伯格击败了另一位特朗普支持的候选人再次当选——这是因为大量独立人士和温和派的共和党人以及民主党人出现了,才让费特曼和斯潘伯格能够获胜。

    “仍然有一群有活力的中间派选民,给他们一个像样的选项——不需要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都能做到,但在一些关键的选区要有——他们会坚持自己的立场,”克林顿政府的通讯主管唐·贝尔告诉我。“我认为仍然有很多选民说:‘我们想要一个靠得住的中心,在那里我们可以思考如何实现一些真正对人们有帮助的事情,即使它不是完美的,也不是很快。我们不希望每一次选举都是生死攸关的事。’”

    贝尔补充说,挑战是“如何将这种情绪扩大,并使其在华盛顿稳定地发挥作用”。

    我不知道,但是,如果说这次选举是一个迹象,表明我们至少正在从悬崖边上慢慢走回来,那是因为仍然有足够多的美国人加入了这个独立或中间派阵营,他们不愿意继续纠结于唐纳德·特朗普的不满、谎言和幻想,他们可以看出,这些东西正在让共和党疯狂,搅动整个国家。他们也不想被极左派的觉醒纠察队束缚,而且他们对南希·佩洛西的丈夫刚刚遭受的病态政治暴力的蔓延感到恐惧。

    我们感谢共和党众议员利兹·切尼、亚当·金辛格和民主党众议员伊莱恩·卢里亚,他们使这个中心得以继续运转。他们三人在对1月6日事件的国会调查中身先士卒,并最终因此被迫失去了席位。但该委员会向足够多的选民发出的信息——我们决不能、永远永远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这肯定也导致了这次中期选举中没有出现支持特朗普的浪潮。

    总而言之,我们没有得到一份干干净净的健康证明。我们得到的诊断是,面对威胁杀死整个选举系统的转移感染,我们的政治白细胞表现还不错。但感染仍然存在,这就是为什么医生建议,“生活方式要健康,恢复强健的体质,24个月后再来做一次扫描。”

    托马斯·L·弗里德曼(Thomas L.Friedman)是外交事务方面的专栏作者。他1981年加入时报,曾三次获得普利策奖。他著有七本书,包括赢得国家图书奖的《从贝鲁特到耶路撒冷》(FromBeirut to Jerusalem)。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