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扮猪吃老虎?拜登纵横华府五十年是有理由的

    11月8日中期选举结果大定之后,共和党理想预期中的“红色海啸”没有出现。曾预言可从民主党手上夺回超过60席的众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卡锡(KevinMcCarthy)“庆功不成”,待至翌日清晨只得呼吁支持者回家睡觉,称明日醒来共和党将夺得众议院多数。

    11月9日来了又去,虽然共和党依然有极大机会夺得国会众议院多数,但结果还要等待一众点票缓慢的选区确认才能作实。而且,共和党最理想的结果也只能从民主党手中夺得十来席,以单位数的轻微多数拿回众议院的控制权。

    至于参议院,民主党先从共和党手中夺得宾夕法尼亚州(Pennsylvania)一席,导致共和党在剩下来的亚利桑那(Arizona)、内华达(Nevada)和乔治亚(Georgia)三个结果未定的参议院席位中必须夺得两席,才能得到多数。此举甚具难度。

    虽然民主党失落了一些国会议席,拜登在选后第一天的发言却有趾高气扬的风范,声言“报纸和政评都在预言着一个巨大的红色浪潮,但这并没有发生”,指记者们往往不喜欢他的“乐观执迷”,但他自己早知道事情将会有不错的结果。当被记者问及有三分之二美国人不想他竞逐连任之际,拜登更半开玩笑地叫记者“watchme”(按:大概是你看我敢不敢照样参选的意思),表示也许会在明年初作出决定。

    拜登的得意洋洋,其实并非没有道理。

    30年来民主党最佳选情?

    总统所属政党在中期选举失去国会议席是美国政治的常态。自美国内战以来的39次中期选举之中,执政党只有34次没有失去任何国会议席。自1934年小罗斯福(FranklinD.Roosevelt)首届任期以来,执政党平均在参、众两院分别损失4席和28席。就算从民主党结束近40年众议院控制后的1994年起计,其后的6次中期选举中,总统所属政党也平均在参、众两院分别损超过3席和超过24席。

    相比之下,民主党在这次中期选举中,参议院几乎一席不失,最终甚至可能有一席进帐,众议院则最多失去十数席,从历史记录的角度来看,已算是超水准的表现——更不用说,美国正经历40年未见的超过8%持续高通胀,民主党处于理该大败的罕见选举劣势之中。

    更值得注意的是,正与川普角逐史上民望最低总统的拜登,表现竟然比其民主党前任、两位政治明星级总统克林顿(BillClinton)和奥巴马(BarackObama)的首届中期选举还要好。在1994年的中期选举,克林顿在参、众两院大失10席和54席;在2010年的中期选举,刚刚通过“奥巴马医保法案”的奥巴马在两院亦分别失去6席和63席。

    拜登成就已超越克林顿、奥巴马?

    而且,在执政首两年的立法政绩来看,拜登也堪比克林顿、奥巴马两位前总统。克林顿首届前两年通过了有薪假期立法、减了一些税、落实了购买枪支的部分背景审查、谈成了《北美自贸协议》,也通过了如今恶名昭彰的严打犯罪立法。奥巴马的政绩则是2008年金融海啸后的救市法案,以及让两千万美国人得到医疗保险的“奥巴马医保”。

    相较之下,拜登的立法成绩也比得上两位前总统:1.9万亿美元抗疫救市的《美国救援方案法》(American Rescue PlanAct)、1.2万美元《基建投资和就业法》(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and JobsAct)、2,800亿美元《芯片与科学法》(CHIPS and ScienceAct),以及包含了史上最大气候开支、削减药物、订立最低企业税、减低政府赤字的《通胀削减法》。

    更让人惊讶的是,拜登要面对的两党对立比奥巴马和克林顿之时还要强烈,而民主党在参议院和众议院只有单位数字的极微多数(参:50/100;众:220/435),比克林顿(参:57/100;众:258/435)和奥巴马(参:57/100;众:256/435)的国会权势差得多。从这个政治背景来看,拜登的成就可算是超越了其两位民主党前任。

    而经过这次选举之后,不少评论也指民主党超出合理预期的结果,更有可能造成共和党川普势力的“缓慢死亡”。人们也注意到,投票日之后,作为川普派核心的质疑选举并没有普遍地出现,不少一直附和川普选举舞弊阴谋论的候选人也大方承认失败。“了结川普主义”当然是对美国、对世界的一大贡献。

    从中期选举的结果和任期首两年执政的立法政绩来看,其实拜登已能算得上是个颇具政治成就的总统。这个现实,与美国民众对于拜登的普遍观感有着重大反差。

    拜登是哪一方面的专家?

    根据中期选举的票站调查,美国选民对于拜登的不满程度高达58%。无论是保守派还是自由派的舆论,对于拜登也极尽嘲笑之能事。他的口齿不清、手脚不灵、经常开口说错话等各类丑态经常见诸媒体。配合起美国此刻严峻的经济形势,人们难免觉得拜登无能——民主党人对他的态度是包容、体谅,又或者是觉得他是“没有那麽烂”的那一个苹果;共和党人也普遍避免将拜登包装成人民公敌(按:因为他形象太无能,衬托不出公敌的形象),而将矛头直接拜登背后的民主党人,“拜登只是民主党进步派扯线公仔”的说法更在保守派舆论之中大行其道。

    自知民望低落、人气甚低的拜登,在中期选举的竞选期间也少有四出拉票。到最后衝刺的时节才开始奔走到关键州份为一些民主党候选人站台。同一时间,自觉选情不利的民主党则出动了魅力十足的奥巴马助选。将奥巴马与拜登排比在一起,不少民主党人都感叹奥巴马是难得一奇的政治天才,暗憾拜登的无力与无能。

    美国著名笑匠特雷弗·诺亚(TrevorNoah)更在其节目上直接将奥、拜两人的讲话接连播放,在场(主要是自由派的)观众根本不用诺亚主动铺陈已自发性地哑然失笑。

    但从执政成就上来看,即使在政治和经济逆风之下,拜登的首届中期选举结果远比奥巴马为佳,而两人1政绩虽难以直接对比,但拜登确实达成了奥巴马试而不得的气候立法。

    这种个人能力与政治成就之间的差距,难免让人有感拜登其实是个“扮猪食老虎”的专家。无论是他2020年“在家参选”在民主党党内初选跑出、一下击败民气大盛的桑德斯(BernieSanders),还是本年夏天在民主党人的绝望民情之中突然成功通过美国史上最大的气候投资——有欧洲能源公司最近更称美国的新能源投入更胜长期以新能源重地自居的欧盟——都有着这种让人震惊的形势突变,与这次中期选举投票日前后之别同出一辙。

    说到底,“扮猪食老虎”其实就是一种期望管理。在意见纷乱、权力多元的美国政治之中,很多事情其实也不会仅仅因为一人一党的行动而有根本的改变,期望管理的能力也许是成功政客最有价值的特质。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