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被隔离的爸爸在库尔勒死亡7天后 女儿发誓…

    “爸爸,记住帮助你的人,也记住伤害你的人,一个都不要放过。”

    11月9日,在远赴天堂的父亲头七已过,孜孜不倦地持续质问“我爸爸的死你们到底管不管”多天,终于凭借超过千万的浏览量引发全网关注冲上热搜后,网友“燃烧一生的悲痛”在个人社交平台上发布的最新一条信息中誓言“一个不都要放过”。

    <

    p style=”text-align: center;”>

    (郭某某生前在巴音布鲁克草原的留影)

    她的父亲,10月23日因核酸检测异常,后被带至隔离点隔离;10月25日低烧37.4度,但是情况还可以;10月26日开始,她父亲咳嗽厉害,确诊为阳性;之后三天依旧是咳嗽剧烈呼吸困难,打120救护车不来;10月31日,家属联系社区要求住院被告知不归他们管,偶遇视察领导要求帮助住院未果,求助警察未果。

    11月1日,她的父亲第一次昏厥过去,医生唤醒他之后就走了,检查后还说他退烧了,双抗阴了,结果晚上9点多再次陷入昏迷,被120拉去库尔勒市河北医院;11月2日凌晨5点多,她的父亲离世,医院先联系了社区,直到早晨7点多才联系了家属。

    诚如网友所说,“看完死者远在深圳的孩子发出的日记式记录,从病发到去世,死者的经历如果属实,那么依旧是重蹈前车之辙。”

    从11月4日开始,“燃烧一生的悲痛”开始在网络上发帖,第一帖中她说,10月8日失去了奶奶,不到一个月,再次失去父亲,“擦掉眼泪继续坚强地活着,为了爸爸最后的遗言,我要扛起爸爸生前扛起的那片天,虽然很辛苦,很累,很无奈,但是我要做爸爸的乖女儿,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孩子,照顾好我的家。”

    11月5日,她写下“逼我是吧”

    ,有网友劝她“别冲动姐姐,想想爸爸好好生活”;11月6日,她质问“平安天山”和“国家卫健委”,“我爸爸的死你们到底管不管”;11月8日,如今被大家广为流传的时间线记录开始发布,还专门“@”环球时报以期获得关注,“因为是手机打字,编辑的时候还错把10月31打成了11月31。”

    在产生了1400多万阅读之后,9日,头七这天,她父亲隔离送医死亡冲上热搜,引发广泛关注。

    9日下午,库尔勒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关于对北园新村患者医治无效死亡事件开展调查的公告》,公告确认,“11月2日凌晨5时44分许,库尔勒市民郭某某从方舱治疗点送医后医治无效死亡。”

    虽然从11月2日郭某某死亡到现在头七都过去了,但在公告中依然强调,“事件发生后,库尔勒市委、市人民政府高度重视,已成立了由卫健、公安、纪检监察等部门组成的专项调查组,正在依规依法开展全面调查。”

    写到这里,公告措辞开始变得耐人寻味,且话里有话,原文称,“同时安排市、街道、社区负责人入户开展亲属情绪安抚等相关工作”。

    要知道,需要三级政府部门负责人入户开展死者亲属情绪安抚等相关工作,这种规格的举动往常是出现在责任事故中,在郭某某已经死亡7天之后,当地才想起“安抚亲属情绪”、“开展工作”,不言而喻,这是“燃烧一生的悲痛”发文引发关注后的一种应急举措,要是没有上亿流量加持带来的热搜,库尔勒恐怕此时还会尽力“捂着”,别说头七,就是五七之后也未必有人入户开展工作。

    公告最后一段称,“库尔勒市委、市人民政府将本着实事求是、客观公正的原则,尽快查清相关事实,并对相关责任人依法依规处理。”

    这段文字就更让人感到匪夷所思了,既然相关事实还没有查清,为何公告就着急“对相关责任人依法依规处理”?如果这段描述不是公告、通告惯用的套话,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当地已经认定这是一起责任事故了。

    当然,我们还是期待着库尔勒能够及时发布调查通告,向外界公布郭某某从进入隔离点出现异常开始,直到死于医院整个过程中,为何就没有医生没有120没有医院及时介入对他的治疗?

    虽然远隔3000公里,但出现在库尔勒方舱治疗点的这一幕,又同河南汝州发烧得不到及时就医死亡的小女孩情况何其相似?

    新冠三年来,在我们所有人的印象中,无论隔离点还是方舱,都是为了保护大家生命的地方,而现实中出现的众多悲剧,却并非如此。。我们不想看到,“大家满怀希望地登上了开往隔离点的转运车,可是没有人告诉他们,终点是奥斯维辛。”

    网友“我是KK315”说,“为什么都是要等到事情发生后才处置呢?这个叔叔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得多么绝望啊,现在所有的疾病都得给新冠让路么,如果去集中隔离能得到很好的治疗,我相信大家也不会说什么,但是事实并不是如此,为什么呢?失去亲人的痛苦,不能见最后一面的痛苦,没有人能替她体会。”

    跟他一样,我们同样百思不得其解。

    11月1日那天,“燃烧一生的悲痛”在与爸爸通最后一次电话的时候,电话里爸爸叮嘱她“把自己照顾好,把孩子和家里照顾好”,她“知道了”的话音未落,那头已经挂断了电话。

    事后回忆起这次通话,“燃烧一生的悲痛”才恍然大悟,“爸爸应该是知道自己不行了,用尽最后的力气,对我说的最后的话,也就是大家所说的——遗言!”

    “你们又开始沉默在自己的游戏里面了是吗?”在库尔勒发布调查公告之后,“燃烧一生的悲痛”再次质问。

    对于为何这一次“燃烧一生的悲痛”发布的信息能够穿越星星峡,很多疆内网友说,她的IP在深圳,当地可能百密一疏。

    在一家“中文互联网高质量问答社区”上,排在前列的回答并没有看到对同类的丝毫怜悯,反而是给大家科普什么是“医疗挤兑”,谆谆教诲大家这就是“放开的后果”。

    人可以没有共情,但不能没有良知,就像疆内网友“林湾村小柴柴”在“燃烧一生的悲痛”帖子下的留言,“怎么还有顶着别的地方ip在这呼吁不能放开呢,哥们在xj隔离三个月了求求你也来感受一下这边的生活好吗?”

    (“燃烧一生的悲痛”发文为父亲讨公道)

    即便如此气愤,他依然没有敢写出那两个并不复杂的汉字!

    一如“燃烧一生的悲痛”的文字,洋洋洒洒两千多字,很多人看完之后竟然没有发现事发地点。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