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退休继续工作,是中国人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第一财经记者梳理《中国 2010 年人口普查资料》和《中国人口普查年鉴 2020》发现,十年来我国老年人口增加 8642万人,占比提升了 5.4 个百分点。从数量看,山东、河南、江苏、河北、广东和四川 6 个省份 60 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增量超过 500万人,从占比变化来看,东北、华北等地的老龄化提升幅度较大。

    接下来,我们会迎来 60 岁老人的一个快速增长时期。

    1959~1961 年,连续三年的困难时期,人口出生率锐减,只有 20.9 ‰。人口自然增长率大幅度下降,其中,1960年、1961 年连续两年人口出现负增长。

    到了 1962 年,情况开始好转,能吃饱了,国人几乎立即开始猛生孩子,我国便进入了连续 8 年的人口高增长期。这 8年中,人口出生率最高达到 43.6 ‰,平均水平在 36.8 ‰。这一阶段的人口年均自然增长率达到 27.5 ‰,年均出生人口达到2688 万人,8 年时间净增人口 1.57 亿。

    这 8 年出生的人,现在正好进入 60 岁。

    所以,从 2022 年到 2030 年,中国 60 年前出生即年满 60岁的人口年增量将跳跃式增加,并维持高位。2022 年达到 60 岁的人口,从 2021 年的 1187 万人增加到2491 万人,增量为 1300 多万人。2023 年 60 年前出生人数有望增长到 3000 万人,此后多年将维持在2500~2800 万人的高位。

    老人多了,抚养比上升,福利不堪重负,老人就得自己挣钱。

    2020 年,我国老年人口达到 2.64 亿人,老年就业人口超过 6600 万人。也就是说,每 4 个老人中,有 1个人在工作。我国就业人口有 7.5 亿人,在就业总人口中,60 岁及以上老年占比为 8.8%。也就是说,工作的人当中,每 12个人,就有一个老人。其中,65 岁及以上占比为 5%,也就是说,每 20 个就业人员中,就有 1 人为 65岁及以上。老人工作的比例显然大于很多人的想象。

    2020 年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我国 60 岁及以上人口超过 2.6 亿人,其中 60~69 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55.83%。这些低龄老年人身体状况还可以,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人仍有工作意愿和能力,甚至也有继续工作的需要。

    根据第一财经记者的推算,我国各大行业中,农林牧渔的老年就业人口占比最多,占总就业人口的5.82%,占老年就业人口的66.16%。换句话说,每三个老年就业人员,就有两个从事农林牧渔业,更直接的说,就是农民。

    一方面,这是因很多老人都在农村,只能从事农业劳动;另外,现在有退休金的农村老人很少,他们需要劳动换取生活费;还有一个原因是,农村老人并不存在退休的概念,只要能干得动活,都会一直干下去。这在统计上就会推高农村老人就业的比例。

    曾经有新闻说 90多岁的老奶奶还在工厂干活,引发关注,后来有人说,她是在她孙子开的厂里干活,没人要她干,她自己愿意的,反正也没事。这当然是一种特殊的、理性化的、美化的状况,大多数老人要劳动,更多的还是看在钱的份上。

    比起农村老人,城市老人的就业情况会更 ” 舒适 ” 一些。

    对于有着较高学历、技能的退休老人来说,想要继续工作并不难。他们几十年的职场积累,有大量的人脉、经验。60岁的年龄并不大,精力也足够,往往是抢手货,被原单位返聘,或者另外的企业招聘。

    前段时间,有个做房地产的朋友手上有个郊区的养老楼盘。这个楼盘的服务之一,就是有小区医生,平时接受一些业主的医疗保健咨询,然后组织一些讲座。他们想找一个退休医生来做这个事,每周去两三次,工资大约一万多。他一直找不到人,为这个事发愁。我就问他,上海那么多医院,找一个退休的医生还很难吗?他说,不好找,没人来。由此可见,上海的退休医生也蛮紧俏的。

    老人继续工作是一个全球化现象。

    2020 年 9 月,根据日本政府公布的统计结果显示,日本 65 岁以上高龄人口数量及占比均刷新纪录。在 65~69岁人群中,高达 50.3% 的人仍在工作,这是该年龄段的就业者占比首次超过五成。而日本 65 岁以上的所有老年人中,有 25.1%的还在工作。而在 2013 年,这一比例还只有 10.1%。

    日本法定退休年龄下限是 60 岁。2021 年 4 月修订后的《老年人雇用安定法》,把鼓励退休年龄提升到 70岁。根据该法,企业可通过提高或取消退休年龄、返聘等 5 种方式,努力为有意愿工作到 70 岁的老年人,提供就业机会。

    韩国老人就业的比例比日本更高。经合组织发布的数据显示,去年韩国 65 岁以上人口的就业率为34.1%,创历史新高,位居全球第一。韩国统计厅最新数据显示,截止到今年 5 月,韩国 55~79岁具备经济活动参与能力的高龄人口首次突破了 1500 万人,在总人口中的占比上升到近 3 成,这一群体就业率更是达到58.1%,创下了历史新高。

    韩国的法定退休年龄是 60 岁,而实际上,人们平均工作到 71 岁才会真正休息。在韩国,有420 万老人在工作,而韩国总人口也才 5000万。由于知识落后、体力下降,老人能找到的工作也是诸如快递员、保安、清洁工、加油员等低端岗位。

    韩国老人继续工作的原因很简单,为了增加收入,让老年生活更有质量。韩国国民养老金调研机构 2017 年表示,50岁以上韩国国民维持 ” 最低标准生活方式 ” 平均每月需要至少 145 万韩元。然而,缴纳保险 20年以上的韩国人平均每月只能拿到养老金 88 万韩元。韩国养老金难以满足退休老人 ” 最低生活标准”,为了弥补,老人就需要去工作。

    德国联邦统计局 2021 年公布的数据显示,德国就业人口约为 3820 万人,其中约 103.9 万人是退休后再就业人员,约为10 年前的两倍。

    2007 年德国议会通过了 ” 渐进式 ” 延迟退休方案。从 2021 年开始,每年延迟退休一个月,从 2024年开始每年延迟两个月,直到 2029 年实现 67 岁退休。在这个政策下,根据德国联邦统计局的数据,德国老人就业比例不断上升,在2010 至 2020 年这 10 年中,德国 60~64 岁人口就业率从 41% 上升至61%。其实,这不仅是政府规定,在德国,即便 65~69 岁这个年龄段虽已超过当前退休年龄,但就业率也几乎翻了一番,从 2010 年的9% 大幅上升至 2020 年的 17%。这显然是主动行为。从 2020 年的统计数据来看,德国 65 岁及以上的就业者中约1/3(约 42.7 万人)是为了生计,另外 2/3 养老金、资产较多,只是为了增加收入,参与社会生活。

    统计数据显示,2000 年美国 65~74 岁的老年人约有 19.2% 在工作,2020 年该比例上升至 26.6%,预计2030 年将升至 32%。目前 65 岁以上的老年打工人占到美国劳动力的 6.6%,预计到 2030 年将占到 10%。

    2019年,麦当劳与美国退休人员协会(AARP)及美国退休人员协会基金会合作,雇用更多的高龄员工,在美国五个州试行一项计划,让加盟商招聘更多的美国老年人。麦当劳当时表示将在夏天招聘25 万名员工,老年员工比重预计达 1/10。

    麦当劳也在中国招聘退休老人。

    近日,在中国老年人才网上,北京一家麦当劳不限年龄招聘员工,还特意提到了包括退休人员。对退休员工的要求是,女 50 岁以上、男60 岁以上,弹性工作制。每周上 4~5 天班,每天 4~8 小时,工资为 1800~3500 元 /月。据说现在有些低线城市青年人外流,麦当劳会招聘退休人员,退休人员的比例能达到 5%。

    麦当劳里的岗位,很多都是人力密集型的服务岗位,随着中国经济发展,劳动力价格上涨,服务性岗位,不需要技术,收入也不低。但年轻人去做这些岗位仍然是不划算的,因为成长性低,不能在工作中提升自己。但这恰好适合需要工作补贴老年生活的退休老人。服务业的很多岗位,都适合老人。

    不要去批评麦当劳,麦当劳此举,在解决自身劳动力来源的同时,也是对中国社会的善举。现在老年人的就业,主要集中在一些小企业,都是一些门卫、保安、看仓库、收废品等工作。麦当劳公开招聘退休人员,可以让这些老人进入一个更正规、更有保障的工作环境。这是一件好事。

    帮助低龄老年人工作,有计划地开拓低龄老年劳动力市场,发挥低龄老年劳动力的价值,其实挺好的。因为一旦养老金不足,很多人必须工作。显然,对于一个65 岁的老人,找一份新工作的难度,适应新岗位的难度,会远远大于就在旧单位上班。

    前不久,日本知名家电零售商野岛宣布,员工即使年满原规定的 65岁退休年限,如有意留任,只要该员工的健康状况与工作态度符合公司要求,就能以 ” 一年一约 ” 的方式进行续约,最长将持续聘任其至 80岁。野岛将这个上限进一步提高到 80岁,这并不是压榨员工,反而是为了避免员工重新去找工作的尴尬,体现了日本企业对职工的善意,对社会的责任。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