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看了胡锡进对贵州事故的结论,我被其水平惊呆了

    本来不想写贵州重大交通事故的文章了,但看了胡锡进对事故的评论,我一下被其“水平”惊得目瞪口呆,忍不住又想再写一篇。

    对贵州事故,老胡是如何评论的呢?

    针对贵州这次重大交通事故,老胡在文中承认:“这样严重的交通事故本就绝不应该发生”,但话锋一转,接着又说,“贵州客车侧翻首先是交通本身的悲剧,是生产安全事故,与客车所执行的任务不应该直接关系”。

    老胡先肯定——这是一桩严重的交通事故,“本就绝不应该发生”。

    接下来又否定——是交通本身的悲剧,是生产安全事故,与客车所执行的任务不应该有直接关系。

    看了,我不但佩服老胡说得出口,还被其严密的“逻辑推理”惊呆了!

    我很想问问老胡,竟然是“本就绝不应该”发生的交通事故,那为什么就发生了,原因是什么呢?

    照老胡的推理,是完完全全的“生产安全事故”,与客车所执行的任务没有“半毛钱”关系!

    老胡素来喜欢避重就轻,这一水平已练得炉火纯青——只谈客车侧翻,而闭口不谈客车为何会翻,是因什么原因而翻!

    表面看,任何一张客车翻了,都是交通本身的悲剧。但老胡似乎忘了——此客车的翻,怎么能跟彼客车一样呢?

    明眼人一看便知,此客车违反了客车运营的相关规定——大客车是不允许夜间上路的,这是相关部门的强制要求。

    而贵州这辆侧翻的大客车,为什么要反其道而行之,偏偏半夜三更拉客驶上高速?

    明明就在为安全制造了隐患,可老胡就半个字不提,这是让我被其水平“惊呆”的原因之一。

    客车为啥要半夜上路?原来是为了涉疫居民的转运。任务明确——为了疫情防控,把涉疫居民转运到外地隔离。

    可老胡却断然就下了结论——与客车所执行的任务不应该有直接关系!

    我估摸像老胡这种有名又有钱的人,恐怕一辈子从没坐过大客车,走哪儿可能都是专车接送,压根就不知道交通监管部门是严禁大客车在半夜三更上路的,所以才会把涉疫居民转运的大客车和普通大客车“一视同仁”,导致最终得出结论——与客车所执行的任务不应该有直接关系。

    为此,我很想告诉老胡说,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涉疫居民转运客车,你能大半夜驶上高速吗?这就是我被你水平“惊呆”的原因之二。

    就算大半夜驶上高速也就罢了,可这一开,就要开到二百多公里外的荔波县,半夜三更驾驶,原本就容易疲劳,又加之驾驶员还身穿防护服,头上还蒙着眼罩,这样的驾驶,谁敢保证不出事故?

    可老胡却信誓旦旦——与客车所执行任务无关,还强调——事情本身逻辑就如此!这是让我被其水平“惊呆”的原因之三!

    看了老胡的结论,我甚至怀疑,老胡是不是想通过此结论,故意把“火”点起来,好让更多人来为此来展开“讨论”,从而实现自己“为死者喊冤”的目的。

    如果真是这样,我会在心底好好感谢老胡一番,至少说明老胡还没把良知丟掉,做人的良心还在!

    可看了其后面一段补充的话,这想法又被我瞬间给否定了。

    老胡后面一段又举例说,唐山铁矿透水14人死亡事故、长沙电信大楼外墙起火等等,进而说明近期安全事故的隐患很大,并呼吁“各地一定要加强防范,坚决阻止因为疏漏导致新的严重致命事故发生。”

    老胡说了半天,就一个结论——贵州大客车侧翻,是安全事故,与其他原因无关!

    老胡啊老胡,经你这么一总结,那三名因事故被组织处理的官员,恐怕要找你喊冤了!

    为啥呢?

    因为他们跟客车侧翻事故搭不上半毛钱关系,既不是客车公司老总,也不是客车驾驶员领导,更与客车生产厂家无半点瓜葛,为啥平白无故就受到了组织处理呢?

    客车侧翻,是安全生产事故,是驾驶员的问题,是车的问题,与三位官员何干?

    至于对故事原因的反思,对经验教训的总结,都只围绕“安全事故”进行即可!

    什么基本事实,什么良知良心,都在老胡的“结论”中,通通不需要了!

    老胡,我不得不佩服,你水平真高!高得让我在大半夜被你惊醒,才发觉,大牙已掉了半边,咯在脖子上,想骂人,却怎么也骂不出口!

    2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