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乌克兰战争所带来的新的地缘政治:集团阵营

    周四的世界报刊发了该报记者马克·塞莫(Marc Semo)的文章,分析乌克兰战争所带来的新的地缘政治:集团阵营。

    文章写道,俄罗斯对乌克兰的侵略标志着自莫斯科于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以来已经很糟糕的后冷战时期的结束,也标志俄罗斯通过某种方式与之相连的庞大欧洲梦的结束。集团阵营又重新回到了欧洲,只不过,和1946年3月5日丘吉尔在密苏里州富尔顿大学发表著名演讲时相比,分界线向东移动了大约2000公里。

    虽然中国和俄罗斯两国之间并没有正式的军事联盟关系,但是,中国是支持俄罗斯的。目前,中国支持下的俄罗斯和西方之间呈公开冲突的局面,这在很多方面让人想起20世纪下半叶的东西方对抗。和当时一样,现在也是专制政权与民主政体之间的对抗。

    文章表示,今天,乌克兰东部的长达约2500公里的阵线,将是未来欧盟和俄罗斯之间的分界线。《厚边界-苏联政策的起源》一书的作者萨宾·杜林(SabineDullin)说,俄罗斯希望重新建立像1989年之前那样的“厚厚的边界”。这位历史学家解释说:“俄罗斯领导人,从沙皇到普京,总是想把边界朝外推,尤其是向西推,因为他们害怕与他们认为的对手直接接触”。1944年至1989年间,中欧和东欧人民民主国家起的就是这种缓坡作用。今天,克里姆林宫想要重新控制乌克兰或夺取乌克兰尽可能多的东部和东南部,也是这个原因。

    文章还写道,俄罗斯最优秀的外交政策专家之一德米特里·特列宁(DmitriTrenin)在2022年夏季的《外交政策》上发表文章指出,“最好接受欧洲大陆分裂的现实,未能在俄罗斯和西方之间发挥桥梁或缓冲作用的乌克兰将失去部分领土和人口。”

    他认为,在当前的背景下,是无法再举行像1975年赫尔辛基那样的欧洲大会以便就全球安全架构进行谈判和审查边界问题。他呼吁,重要的是,要集中精力避免军事滑坡。在他看来,这比1960年代古巴导弹危机或1980年代红军入侵阿富汗还要严重得多。

    法国世界报的同一篇文章还指出,即使是在斯大林时代,俄罗斯的权力也从未如此地集中在一个人的手中,同时,这个人还是一个明确显示愿意挑战苏联解体造成的局势的人。普京总统是个匆忙的人,他还不受苏共总书记必须要考虑的“集体领导”的约束,而集体领导常常表现出谨慎以及避免与西方发生全面冲突”。

    对面阵营的美国总统拜登则曾是外交委员会的资深成员,他是经历过冷战时期的人,很懂冷战的词汇和语法。华盛顿正在通过联盟游戏来推行“遏制”政策,遏制敌人的进攻。这一政策既针对俄罗斯,也针对中国。这令欧洲不快,从法国总统马克龙开始,欧洲是希望避免与北京发生对抗的。

    相关的文章还指出,与第一次冷战不同的是,今天确实存在全球化以及经济相互交织的现实。但是,今天的阵营即使不像当时那样在意识形态上具有结构性,其对抗也是全球性的。

    另外,今天的欧亚集团,从普京的俄罗斯和习近平的中国开始,是建立在许多非洲和亚洲国家共同的反西方情绪之上的。就像1960年代的不结盟国家一样,他们拒绝在任何一方站队,他们代表了世界人口的大多数。

    头版头条

    普京宣布动员30万后备役士兵以及普京发出的核威胁,这是周四纸质版法国世界报的头版头条内容。世界报指出,普京的上述宣布显示了俄罗斯军队在乌克兰战争中遇到困难,并在俄罗斯社会引发震动。

    法国世界报还指出,普京将动员的新兵训练不足,在实地操作方面,在战事如火如荼的背景下,莫斯科将面临如何让新兵融入部队的棘手问题。另外,普京的暗含核威胁的火药味十足的讲话在联合国备受美国及其盟友的抨击。法国世界报还强调,在一些不结盟国家就莫斯科表达保留意见的情况下,西方国家把宝押在孤立普京的问题上。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