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市选候选人拉票新招 拒发展商捐款免瓜葛

    安省市选在即,拒绝发展商捐款成为905地区一些候选人拉票的招数。竞选新市(Newmarket)副市长的候选人Gordon Prentice,及角逐皮克灵市(Pickering)市长的其中2名候选人:Brad Nazar及Janice Frampton均声称,他们都拒绝地产商的捐款,从而希望他日如果当选,可令议会工作更具透明度,并聚焦在公众利益上。

    2016年,当时的安省自由党政府通过法例,禁止公司、商家及工会捐款予市选候选人,只有个人才能捐款,且捐献不能超过1,200元。

    然而,Nazar表示:「这法例仍不能停止发展商使用银弹策略。因为公司不能捐款,但公司的财务总监可以,财务总监的18岁儿子可以,以至全家人都可以捐款。」

    Nazar设立了一个网页,显示皮克灵市议员在2018年共收取了发展商多少捐款。他的调查指出,市议员收取的九成捐款都来自皮克灵市以外,八成捐款来自与发商有关的人士,又或在与发展商有关联的公司内工作。

    他说,自己并不反对发展土地,但在开发的同时亦要抱著一个负责任的态度,如不能忽视可负担房屋。 市府的发展方向不应「只肥了发展商」,而是令当地更宜居住。

    已退休的约克大学教授Robert MacDermid研究发展商捐款与市议会做决定的关系,指市议会更易受到开发商的影响,因为这是做出土地使用决定的地方。

    他说,一个发展商以平价在某个城市边缘买入土地,然后便设法改变该土地的用途,市议会正掌握这个决定权,故发展商会想尽办法令市府的决策对他们有利。

    现在的问题是开发展商通过家人和雇员来绕过法律,向当地政客捐款。他认为,要增加捐款的透明度,便应要求捐赠者提供额外资料如雇主名称及工作职位。

    自2010年便出任旺市市议员的Marilyn Iafrate说,因为不肯收发展商的捐款,结果要自掏腰包来支付竞选经费。但在2018年时,一个发展商错以为过去多年以来,一直都有向Iafrate捐款,结果向她追债,并指责她在市议会的投票,影响其公司的一项房屋发展项目。

    Iafrate说:「他(发展商)打电话给我,叫我改变主意,并说『我帮了你,现在是时候让你帮我了』」。她听后,感到非常震惊,然后提醒对方翻查纪录,指自己从未收过对方的捐款。

    Iafrate说:「别说他们(发展商)不望回报,那不是真的。」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