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代孕、代驾、代考、代跑…真的万物皆可代?

    你知道吗,再不运动健身,就要沦落到现代生活鄙视链的最底端。据说,现在衡量一个人是否算“成功人士”,“运动”“健身”是金标准。忘了在哪儿看到的一句话,“能掌控好身材的人,才能掌控好自己的人生”。

    啥才是成功人士呢?如果你是今天“微信运动”排行榜上的步数老大,或是分享了一张13.14公里的跑步轨迹图,或是晒出一大堆靠跑步获得的限量版奖牌、徽章,那你就是今天的“成功人士”。像我这种将“身高180cm,体重108斤”已维持近10年的男性,该算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在现代社会,运动成为一种可以用来炫耀的资本。只不过,那些被分享、被看到的一切,都可能是假的。

    最近,有新闻报道说,一款很火的健身App发起挑战赛,完成规定跑步量就能获得“实体奖牌”。一些人看上了奖牌,但不想跑步,于是一条围绕着这些奖牌的“代跑”产业链产生了。

    代跑5公里,付费20元,有的人一天能接100多单,再分配给专门负责跑步的人,代跑的人也会假跑,找一辆电动车骑着。有的要跑出个好看的数字,比如5.20km、5.21km、13.14km——实在是连跑步都要跑出爱你的样子。

    跑步量完成,App的用户活跃度上来了,代跑的人赚了钱,付费的人获得了奖牌,甚至是爱情,一举三得。好像大家都是赢家,该薅的羊毛都薅到了,而且没人认为自己就是那只羊。

    但我总觉得哪里怪怪的,5公里的路都懒得跑,爱情、婚姻、人生的路那么长,难道真的可以完整跑下来吗?

    运动不再是奔跑完的一身汗臭味,而成了一种精心营造的氛围感。理智常告诉我们,终日躺着是没办法“野蛮其体魄”的,站在岸上永远学不会游泳。

    心理学有一种观点,一个人越缺啥,越想炫耀啥。炫耀自己爱运动,可能只是表演式的健身。代跑,确实可以节省自己的时间和力气,不过是花一丁点儿钱嘛,靠步数换来的榜上有名、优惠券、支持偶像的虚拟币、蚂蚁森林的能量,甚至是公益捐款,分分钟都能收入囊中。毕竟,他们真正感兴趣的是靠步数可以换取的那些东西,而不是运动本身。

    其实“代跑”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前几年上学时,体育课代课,体测代测,1000米代跑是常有的事。各城市纷纷搞起马拉松大赛后,赛道上也有了代跑者。“微信运动”功能出现后,为了助力那些想占领“微信运动”封面,却又懒得跑步的人,有人研究清楚手机的记步奥秘,造出了手机刷步器。

    我记得小学时,有人为了赢几个“纸面包”、啤酒盖儿,或者玻璃豆儿,会找来“高手”代打;初中时,为了完成任务,有人会花上三五块钱,找个代抄作业的;高中那会儿,早自习后有人让去食堂的同学代买早餐。那会儿也没觉得“代”有多大的问题,不过是一些小事,不过是争强好胜,不过是不想被老师骂,不过是想节约丁点儿时间。

    长大后,见识了代购、代孕、代驾、代拍、代考、代堵车、代排队、代陪诊、代扫墓、代写论文,慢慢地,一“代”又一“代”,生出一条又一条的产业链,成了不少人生活、学习、工作中的一部分。除了吃喝拉撒,似乎啥都能找人“代”。好像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需要很多个替身,才能演好自己这出人生大戏。

    有一些事情,像代购、代驾、代排队,无可厚非,但也有不少“代产业”,已经在违法、违规、违反伦理道德的边缘游走。

    有寻找枪手替考的,有找人代刷“学习强国”App上的视频换积分的,甚至有人“纸面服刑”,让空气替他坐牢。在互联网上,我们能轻而易举地找到一个人,花点儿钱,代自己去完成各种各样的任务。可在日常生活中,跑步可以代,生病却无人代;上课可以代,工作却无人代;陪诊可以代,孝心则无人可以代。

    在我的“微信运动”步数排行榜上,名列前茅的有两类人,一类是下苦力的工人和农民,另一类是运动爱好者。如果偶有陌生的面孔,一定是在节假日,看朋友圈就知道,他们旅游去了。

    我常属于垫底的,有时在家写稿,一整天的运动量不会超过500步,面子也有点儿挂不住。可我又不愿花钱,装点自己的“运动”。倘若是哪天步数过万,也会在心中暗自数落垫底的人,“又在家宅了一天吧,真懒”。

    电影《让子弹飞》里有一段经典台词,黄四郎见到自己的替身时说,“赝品是个好东西。”后来替身代他被麻匪绑走了,张麻子知道被绑的是替身后说,“这替身这么有用啊,得空帮我也找一个。”

    我也想找一个替身,代我写稿,代我焦虑,代我洗衣做饭,代我生老病死,只要别替我领工资就行。可是生活啊,不是演戏,没人能找到真正的替身,就算找到,我怕我的工资也付不起这么多代劳费。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