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放过餐饮小店吧,7000元电子哨兵他们买不起

    网上看到截图,成都一社区要求餐饮店铺安装电子哨兵。这个设备“主要是对入店人员人员进行识别,甄别来人是否有核酸,是否去过中高风险区域”,该设备含安装费共计7500元。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网上一查,某宝上面卖的同类设备,只要3800元。

    很多人表示了某种更深层面的担忧,比如,这样搜集顾客信息,是否有足够的授权?如果顾客不想被电子哨兵搜集信息,因而不去消费,店家的生意会不会更加惨淡?

    照我说,就工作人员的解释来看,这个设备完全是多余的。“甄别来人是否有核酸”,店员就可以做这个工作,“是否去过中高风险区”,看一下行程码就知道了。

    实际上,现在疾控部门的流调能力是很强的。如果你去一个店铺,即便你不扫码,只要你在那里消费,和病例有交集的话,照样能查出你是“密接”。每一个人的行踪,早已被牢牢掌握,也不需要这个多余的机器了。

    我不想继续讨论这种机器的象征含义,仅仅是心疼那些商家。

    就网上流传的聊天内容和录音来看,这是发生在充满魅力的玉林片区,针对的是餐饮小店和酒吧——据说,一些酒吧老板参加了复工会,会上也说了这个东西。

    我想说的是,这7000元,对一些小店来说,足以成为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前几天看到一个视频,一个餐馆的老板娘向来巡视的城管下跪:“亏了几十万,再不开门就真的完了。”

    看了视频,很想告诉她,再坚持一下吧。她能开门到店里,是因为成都已经局部解封了,然后就是全域解封,就可以堂食了。但是仔细一想,她又何尝不知道马上就可以开业了呢,这个“马上”说起来轻飘飘的,对小店主来说,却已经是一座大山。

    大部分成都的店铺,都关门半个月以上,中间完全没有收入。这两天开门营业,第一件要做的事,可能就是想办法给员工发工资,因为在餐馆、酒吧打工的,收入也都不高,半个月消耗,足以让人陷入赤贫。

    我还没看到的媒体有相关报道,这一次“疫情”过后,成都有多少酒吧、健身房要关门大吉?每次疫情,它们都是影响最严重的行业。被称为成都生活方式代言的小酒馆,2020年疫情开始,现在已经停业九次了,经营的艰难可想而知。

    装电子哨兵的事,如果真的发生在玉林,无疑让人更加痛心。玉林的魅力,不是高档商场,而是一个又一个有吸引力的小店,酒吧、咖啡馆、书店和小餐馆,让人流连忘返,过去几年,逐渐成为全国最有活力的街区。

    但是这样的街区,面对“疫情”的冲击,可能更为脆弱。小店看上去红火,扣掉房租也赚不了多少钱。一苇书坊这样的“网红书店”,被国内多家媒体报道,但是却一直在亏损,以至于老板阿俊不得不自己另外找了一份工作,来养书店。

    现在成都本轮疫情平息,媒体都在报道“烟火成都”又回来了,其实,对小店来说,要“回来”又何尝容易呢。人们要恢复对生活的信心,才敢去消费,电子哨兵永远不可能提振信心,只能增加萧条感——可以说,它就是“烟火气”的敌人。

    街道或者社区应该做的,其实是想办法纾困。了解一下店铺的实际困难,能有一些财政补贴当然最好,如果不能有任何补贴,也无法做出税收减免,至少也要多做一些增加信心的事,而不是想一个收费的明目。如果真有公司想靠电子哨兵挣钱,也太心急了点。

    前两天,一苇书坊在自己的公号上发了一篇呼吁读者储值的文章,反响热烈,很多人转发,让这篇文章的阅读量创下书店公号的纪录,据书店老板阿俊说,短短两天,就有不少人充值,书店的周转没有问题。

    这是很感人的一幕,因为看到店家要垮的时候,人们的本能反应是赶紧去把会员卡的钱退回来,而不是相反。那些为书店充值的人,最近甚至都不会去书店——这是我最近听说的最温暖的事。大家为书店充值,其实也是在为书店充值,因为内心还是相信,那个熟悉的玉林会回来。

    0 - 1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