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贵阳大巴事故中的逝者与生者:等不来的重逢

    2022年9月17日傍晚八点许,贵阳市云岩区向阳大院,几辆几辆大巴车停在了小区门口。

    李辉(化名)在自家楼上看到,部分被要求转运隔离的小区居民登上了计划开往荔波县的大巴,他没有想到的是,他和有些邻居此一别就成了永别。

    2022年9月18日凌晨2时40分,其中一辆车牌号为贵A75868的大巴车,在高速公路飞驰时侧翻。这场飞来横祸夺走了27条人命,此外还有20人受伤。

    李辉发布的悼念图

    事故发生后,李辉通过社交媒体发布了一张悼念图片,他说,“看着他们一个个地上车,却等不到他们回来了”。

    事故发生在黔南州三都至荔波高速三都段,赵飞强(化名)发小的妻子就在贵A75868大巴的后车,事故发生时,她看到了惊悚的一幕。

    赵飞强说,事发时有6辆大巴在负责转运,贵A75868只是其中一辆,“我发小的爱人是在后边一辆车上,事发后他们之前拍的车牌都发出来了。她住在贵州民族大学后门附近,那一片是自建房,不知道她是从家里被拉走的,还是从工作单位被拉走的。车上转运人员的目的地应该是荔波县冰雪世界某个酒店,她已经安全抵达了。”

    住在向阳大院对面小区的顾芸,也看到了9月17日向阳大院转运居民的等车场景。顾芸说自己和对面小区很多人相熟,“事发后我听住在对面小区的朋友说,有几个人的家属联系不到了。”

    据一张网传的疑似事故车辆的道路监控截图显示,涉事车辆上司机身着全套隔离装备。顾芸回忆称,负责转运的大巴的司机,也穿着隔离服装,“我们都从视频上看到,司机穿的隔离服装都很严密。”

    有网友质疑,在贵州夜间多山的地形上行驶,这样的装束是否会影响视线?但目前,关于此次事故的原因,并没有更多的细节和答案了。

    18岁的女孩可可(化名),在事故中失去了自己的大姨和姨夫,“他们已经去天上了,他们还有个孩子,是我的弟弟,今年还在念高三。”

    可可说她的弟弟正在等待办理手续去奔丧

    得知消息后的可可,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将噩耗告诉还在学校的弟弟,“因为疫情原因他还在学校,而且已经高三了。”但当可可尝试跟弟弟沟通时,却发现弟弟已经得知了这个噩耗,“我小心翼翼地问他,有没有好一点,他出奇的平静,我觉得他是在硬撑,但我也没有说破,我怕戳到他的痛处”。

    在可可的印象里,她的大姨和姨夫从来不发脾气,从来都是笑嘻嘻的,很朴实也很善良。可可从小和弟弟一起长大一起玩,“他真的非常懂事,出了这样的事情,我真的很心痛。”

    可可的家人准备和可可的弟弟奔丧。但对于可可的弟弟来说,想见父母最后一面仍然需要等待办理手续,“政府正在给他办理手续,如果不让他去见父母最后一面,会非常可惜。也会有大人一起去,但考虑疫情防控,只准三四个人去。”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常英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悼念信息

    来不及和亲人告别的,还有家住安顺的常英(化名)。在这次车祸中,她叔叔家的两个儿子,一死一伤。她在社交媒体上说,“愿三叔三婶能够过去这个坎,愿天堂里没有疫情没有车祸。”

    面对外人的询问,常英有一些警惕,她说自己发布在社交媒体上的信息都是真实的,“我们家里人现在还没有去,也不知道受伤的弟弟情况怎么样,不管怎么样,还是要以官方发布的消息为准。”

    2022年9月18日晚,贵阳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林刚通报了三荔高速重大交通事故的情况,车上载有47名人员,其中驾驶员1名,随车工作人员1名,其余45人均为云岩区涉疫居民。

    林刚表示,这起重大交通事故给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带来巨大损失,其无比沉痛、无比自责。林刚代表市委、市政府对所有遇难人员表示沉痛哀悼,向所有遇难人员家属、受伤人员表示深切慰问,并向全社会作出诚恳道歉。

    在相关新闻下,热度最高的一条评论质疑,“大半夜转移,就不能等天亮吗?差这几个小时吗?”

    也许,这也是贵A75868所有乘客的疑问。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