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隔离转运大巴车祸进重点维稳 强制转运政策来自高层

    2022年9月18日凌晨,高速路的监控显示,出车祸前的转运大巴司机穿著可能会妨碍驾驶安全的重装防护服。 视频截图

    为执行高层下达的贵阳市三天社会面清零指令,贵阳市多个区连夜执行疑似感染和密接人员的转运任务,在周日(18日)凌晨酿成车祸,一辆载有47人的大巴上,至今有近30人丧生。悲剧后,当局迅速启动维稳机制,以舆论封锁和高压维稳打击民间反对声音,包括运输人员和区级干部则成为替罪羊。

    贵州省政府新闻办周一(19日)晚通报,贵阳三名区级干部因三荔高速客车翻车事故被组织处理,他们分别是云岩区委书记朱刚、云岩公安分局政委肖凌云及该区隔离转运工作专班组长宋成强。新华社报道中并证实,这宗发生在凌晨的车祸,至今造成27人遇难。

    不过,这宗悲剧的发生并未阻止当地政府按照计划执行防疫抗疫方案,但当局对相关事件的细节及其他不满防疫的声音採取了更严厉的打压。

    居民:维稳已经启动 转运还在继续

    据一位要求匿名的贵阳市民告诉本台记者,虽然车祸导致民众对官方转运措施缺乏信任,但现在当地的转运工作并没有因此停止。

    他说:还是有的,我们邻居就有至少几百人被转移到遵义的一个地方去了,我看他们发的那个视频,他们是在一个学校的宿舍裡面,还是和在家裡面没甚么区别。你这样把人弄出去,大半夜的,还有可能出现这种伤亡,这个确实是劳命伤财的。

    这名市民认为,所谓的隔离,除了增加高昂的成本,甚至是更大的危险之外,没有任何别的意义。

    该市民还透露,包括他本人在内,都已经被警告,不得对此事发言。遇难者的亲友,也已经被警告,不得接受外媒的採访,理由是不能给海外敌对势力提供炮弹。

    他同时强调,对此事的舆论维稳,不仅仅是贵州地方政府在做,整个国内的舆论环境,都在事实禁言和选择性的释放引导性的言论。比如,官方背景的社交帐号则鼓吹这几十个受害者,是整个贵阳数百万人的成功防疫而的代价。

    他说:贵阳这个事情现在要求闭嘴了。CNN的记者希望採访一个死难者的朋友,结果这个人都被说了嘛。就是说甚么不愿意让帝国主义抹黑中国嘛。南明区那个司法局给所有的律所打招呼,说不能谈这个事情。公安也给我打招呼,说你少发言。反正是传达他们上面的意思嘛。不光是贵阳这个层面,国内大一点的(社媒)平台,比如说微博呀、小红书呀,热搜全部撤了嘛。转发呀评论呀,这些都是精选的防控问题的这些东西全部都让隐藏了。

    <

    p style=”text-align: center;”>据拖车图片显示,车祸之后的转运大巴损毁严重。(视频截图)

    惨烈车祸重创民众信心

    据早前网上流出的资讯显示,一位来自红岩新村的居民因被转运隔离,事故发生时,其所在大巴紧跟出事大巴后面,因此她目睹了前车出车祸的过程。她在业主群裡说,他们一共6个车从云岩区出发前往荔波县,前车翻下山坡后,他们都吓呆了,然后等了好几个小时,才等到救援人员到来。她当时还在群裡说,可能详细的情况新闻都发不出来。

    另外,寻亲资讯显示,车祸发生后,一些伤者的亲属很快就获得了资讯,但他们此后寻亲则遭遇了重重困难。

    名为武庚、自称来自当地向阳大院的市民在朋友圈透露,确认母亲已经在这次车祸中死亡。他指,父母平时除了测核酸都不出门,健康码也一直是绿码,但在上周六(17日)晚上突然接到政府通知说是准备衣物,要坐大巴去荔波县隔离,然后突然被拉走。他强调称,该车上被强制转运的隔离人员,全部都是绿码,这让他无法接受。

    而有自称是当地交通系统的网民则透露,事件现在已进入了理赔程序。但他们也不清楚除了大巴车的保险理赔之外,是否还有官方赔偿。

    效忠体制下 防疫死局无解

    资深传媒人、作家张丰指出,贵阳转运大巴的夜间冒险转运模式,本身就违法。从司机穿著重装防护服夜间长途驾驶,转运司机和居民的基本安全保障,从一开始就处于非常危险的状态。但让人困惑的是,却没有人试图在事前阻止这样的问题运作。

    张丰说:他就是把已经确诊的阳性、密接转运出贵阳就是所谓的社会面清零。这次事故的目的地有300公里。我也不知道为甚么他们会喜欢连夜转运,这个是违规的交通法,禁止凌晨2点到凌晨5点所有的客运大巴在高速上开。贵阳那边的高速是有很多弯道,其实是很不好开的,也不知道是司机的疲劳驾驶呢,还是说视线问题,现在没有更详细的说法,但他穿著这样的服装对驾驶我想肯定是会有一些影响的。

    张丰认为,这宗惨剧折射出体制本身的问题。他说,社区干部向街道办效忠,街道向区政府表演效忠,区市县向省上表演效忠,而各省市又以此向中央高层表演自己的忠诚。哪怕只是为了避祸,而没人敢指出问题,更没人愿意说真话。

    张丰说:我觉得这个防疫政策会全世界那么多国家都已经彻底退出了,中国有一个很搞笑的事情是还在形成一个运动,形成一个自上而下的效忠体系。那大家都是要表演,各个地方向中央进行政治效忠的一个表演吧,这样的体系一下,他就没有退出机制啊。

    基层人士成为替罪羊

    据本台记者刚获悉的消息称,目前包括黔运集团董事长马凤萍和运输公司裡具体经办人员在内的相关人士已经被控制,这些被紧急徵召起来的一线工作人员,可能会成为替罪羊。而下达三天动态清零令的省市领导,则没有人主动出面承担责任。

    本台记者专门致电黔运集团,该集团办公室一位人士没有正面回应马凤萍是已经被抓还是仅仅被被要求协助调查,但他坦言,公司现在的麻烦确实和转运大巴车祸有关。

    该人士亦没有透露目前出车祸的司机的详情。

    贵州省防疫指挥部检测管控救治组一位工作人员在回应本台记者的採访时,车祸善后已由交通和民政部门在处理。但明确指出他也不能理解这个防疫政策,因为政策来自高层。

    省防疫指挥部:车祸倒不是我这边在负责。可能是交通和民政部门吧。这个我也不理解,首先它这个政策它不是我们这儿制定的,也不是我们中心制定的,可能是更上级的部门拟定的。你有意见可以直接向上级去反映,如果你有疑问你可以向省政府提出你的诉求。

    本台记者再次致电贵州市政府,但该机构没有回应本台记者关于问责方面的问题。


    黔运集团负责人疑似被控制。图为集团董事长马凤萍。(黔运集团资料图片)

    贵阳市政府周日晚间举行的贵阳新冠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分管交通和城市管理的副市长林刚通报了新冠隔离转运大巴车祸的部分细节。

    林刚称,发生车祸的贵A75868,为贵州黔运集团有限公司所属车辆,车上47人,其中45人係从云岩区前往黔南州荔波县进行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的涉疫人员。

    该车于9月18日0点10分从云岩区出发,当日凌晨2时40分许,车辆行驶至黔南州三都至荔波高速32公里处发生侧翻。迄今事故共造成27人不幸遇难,20名伤者被就近送往医院救治。

    记者:黄小山/程文 责编:方德豪 网编:江复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