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一家11口惨遭灭门,凶手竟是死了7年的老父亲?

    有人说,这起惨案是“印度式悲剧”。

    新德里,2018年7月1日。

    早上7时左右,老顾客们像往常一样到拉利特家的杂货店买牛奶,却吃了闭门羹。无论他们怎样叫门,都无人应答。

    担心拉利特家出了什么事,老邻居古尔恰兰·辛格走到楼上——拉利特家就住在二楼。大门敞开着,辛格走进去,抬头看时,头皮发麻,差点瘫坐在地上——

    拉利特家的大厅里,悬吊着一具又一具尸体。他们的眼睛和口鼻被蒙住,双手被绑在身后,身体似乎还在微微摇晃。

    ·尸体悬挂在大厅的天窗下。

    这一令人毛骨悚然的案件,在不久前上线的纪录片《邪密满屋:印度家族集体死亡案》中得到了全方位的展现。在案件背后,还有令人深思的隐情。

    “我从未见过这样的犯罪现场”

    拉利特家住在新德里远郊的布拉里镇桑特纳加尔街24号。那里的街道十分狭仄,只容得下一辆车通过。警方派出的运尸车和围观人群,很快把街道堵得水泄不通。

    ·拉利特一家死后,围观人群和警方车辆把街道堵得水泄不通。

    最早到现场的警察叫拉吉夫·托马尔。

    7时18分,他赶到拉利特家的商铺,推开人群,顺着楼梯几步就蹿上二楼。血腥的现场,让当了17年警察的托马尔也倒吸一口凉气。“我从未见过这样的犯罪现场,真希望我永远没有看见那个场景。”他后来回忆。

    警方最后确认,拉利特家上到七旬的老人,下到十几岁的孩子,4男7女共11口人无一幸免。

    ·拉利特一家。

    拉利特一家在这栋小楼里生活了超过20年。邻居们说,这家人从未和邻居红过脸。77岁的老人纳拉亚·德维是备受尊敬的长辈,拉利特和哥哥布瓦内什孝敬老人,待人和善。兄弟俩和姐姐都成了家,下一代5个孩子在一起长大。

    店里的员工说,拉利特是个好老板,经常帮助自己。拉利特家的一个远房亲戚也表示,这家人并不存在与他人结仇的情况。“每次我去新德里,拉利特虽滴酒不沾,但都会带给我一瓶威士忌。”

    警察很快公开了尸检报告:未在尸体上发现任何反抗和使用药物的证据,说明死者是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死去的。

    此外,拉利特一家的财务状况也很正常,没有财务纠纷。虽然死者家大门敞开,曾让警方怀疑有人入室作案,但警方最后给出结论,这家人是集体自杀。

    ·警方在现场办案。

    人们并不认同这个结论。拉利特在老家还有个哥哥,他和其他亲戚也不满意“自杀”之说,认为拉利特一家毫无自杀理由。

    就在出事前一个月,5个孩子里的女孩普里扬卡刚举行订婚仪式。死前一晚,她还在和堂兄讨论婚礼事宜,购置新婚用品。15岁的杜希恩手机还在充电,厨房的冰箱里放着尚未开封的鲜牛奶。死前数小时,拉利特甚至还在首饰店买了些金饰。

    这一切似乎都在告诉人们,这家人第二天会像平时一样起床、生活。

    这样的一家人,会集体自杀吗?

    ·拉利特一家。(视频截图)

    藏在日记里的“附体”秘密

    拉利特全家暴毙,这件事让邻居们感到恐惧:下一个死去的会是哪家?会不会是自己家?警察是不是在隐瞒真相?会不会是某个嗜血杀手干的?

    有人通过媒体对警察喊话:“你们在撒谎!如果不说出实情,我们就要上街游行。”警方加大了侦查力度。最终,不起眼的11本日记成了破案的关键。

    ·隐藏在角落里的日记本。

    一开始,那些日记被认为是这家人的日常生活流水账。警方仔细检查内容后,发现日记中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

    日记是以拉利特的父亲老辛格的口吻写的,从2007年写到2018年,一年写一本,记录着当年发生的事情。然而,老辛格早在2007年就病逝了,死人又怎么会写日记呢?随着案件的深入调查,拉利特一家人的另一面被公开……

    ·老辛格。(视频截图)

    老辛格原在印度西部的拉贾斯坦邦务农。1990年前后,他卖掉土地,带着全家来到布拉里,盖了一栋两层小楼,一楼开店,二楼住人。随着生意逐渐兴旺起来,全家人的生活也越来越好。

    2007年,老辛格病逝,小儿子拉利特继承了店铺。

    拉利特曾在一所私立大学学医,大三时因交通事故复读一年,大四又生了场大病,最后只好辍学,在一家店铺做学徒。2004年,他在工作时和老板起冲突,被对方暴打之后锁进店里,还差点被一场大火烧死。

    受了刺激的拉利特,从那以后就不再开口说话。家人虽然觉得他很奇怪,但从未带他去看精神科医生。就这样,拉利特的精神健康问题被延误了诊治。

    ·拉利特。(视频截图)

    2007年,老辛格死后第十天,家里来了一位神父为其祈祷。突然,人们听见了一句“我回来了”。家人们发现,是拉利特在讲话,他还做了老辛格经常做的动作。家人们相信,老辛格在拉利特的身上“附体”了。

    与此同时,拉利特开始在日记里以父亲的口吻写下对家人们的要求:禁止他们吃肉和饮酒,孩子们不能随便使用手机和电脑。

    每天,全家人要进行3次祷告,每次15分钟。早上,全家人要一起诵读日记,了解自己要做的事,到了晚上要检讨自己是否按日记完成任务。

    日记里的话全是命令口吻,且语气严厉,几乎是在责骂。拉利特告诉大家,他们唯有遵照“父亲的指示”行事,整个家族才会幸福。

    没多久,家里的店铺开了分店,孩子们进名校、进外企,这些事情更是让全家人对老辛格“附体”深信不疑。他们还将“附体”当成家族的秘密,从未向外界提及。

    一位心理学家说,很明显,拉利特患有精神疾病,且越来越严重。但家人并未意识到这一点,反而都跟着他的病态“指示”生活,最终酿成了悲剧。

    ·拉利特一家。(视频截图)

    “第一悬案”背后的印度悲剧

    最终让拉利特发狂的可能是普里扬卡的订婚。专家分析,拉利特也许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要“惩罚”一下家人。

    据新德里电视台报道,拉利特可能告诉家人,他们要举行一个仪式,然后能见到老辛格,获得救赎。

    警方发现,拉利特在日记里写下了这样的“指示”:“要绑紧,不能看见,用棉球塞住耳朵”“妈妈不能站着,她可以到另一个房间躺着”“用手帕把嘴堵上”“灯光要暗”……

    日记中还以老辛格的语气记录了最后的时刻:

    “晚上10时,大女儿搬来上吊用的椅子。

    10时15分,两个孙子从店里拿来了上吊用的工具。

    11时4分,一家人在屋子里集合。”

    “当许下最后一个愿望时,天空将打开,大地将摇动,不要惊慌,要大声念咒。”

    ·警方公布的日记内容。

    2018年6月30日,也就是拉利特一家自杀当天的日记里,最后一句话是:

    “把水倒在杯子里,当它变色时,我便会出现,救你们……”

    这解释了拉利特一家为什么觉得自己不会死,甚至准备好第二天早上会“照常醒来”,因为他们相信父亲会出现,解开绳索,让他们获得救赎。

    ·死者的手被绑起来。

    可父亲没有出现,11条生命就这样离开了世界。

    此案发生后,因太过离奇而在印度引起很大关注,有人称这家人是“信了邪教”,案件被热炒成“印度第一悬案”。一些“神秘元素”也为案件传播推波助澜。

    比如,有人说拉利特家随处可见数字“11”。

    某侧墙壁有11个窗户,大门铁栅栏有11根栏杆,某侧外墙外有11根裸露的水管,其中7根水管的大小相同、方向一致,另外4根则朝下,刚好对应这家的4男7女,且分布与一家人上吊的位置极其相似。

    ·大门上方有11根栏杆、外墙有11根水管口。

    不过,为拉利特家工作的水管工表示,这些水管在案发前多年便已设置,没有任何含义。警方也没有对“数字11现象”作出解释。

    四川大学南亚研究所副研究员曾祥裕告诉《环球人物》记者,印度社会的宗教信仰比较多,印度人的宗教信仰也比较强烈,一些宗教的确有“精神永生”“肉体是暂时的,灵魂是永恒的”等观念。

    不久前,曾祥裕在网上看到过梳理此案的文章,作者在文中提到两点,他认为很值得关注。

    其一,精神健康在印度一直被忽视,人们普遍认为“疯子才去看精神病医生”,拉利特的家人也是忽视了他的精神健康,导致其病情越来越重。

    其二,印度具有浓厚的父权传统,父亲(或具有类似权威的人物)被视为精神权威,不鼓励其他家庭成员自由思考。

    父亲在世时是一家之主,去世后“权威”被拉利特“继承”,家人不仅未对其质疑,反而盲从臣服于他的“权威”之下,任由他通过所谓的日记决定人生。如果这家人不是完全依赖唯一的“权威”做决定,而是让包括女性在内的全家人也勇于参与家庭事务,或许会避免悲剧的发生。

    有人说,这起惨案是“印度式悲剧”:未经治疗的精神病,叠加五花八门的迷信与“大男子主义”,夺走了11条人命,令人唏嘘。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