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政治菁英升迁受阻 或是习近平面对的另一个雷区

    资料图片: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摄于2022年6月30日。REUTERS – POOL

    中共第20次全国代表大会将在10月16日召开。如果说每次党代会召开之前,都伴随着海内外观察人士对高层人事变动的种种猜测的话,已经走完两届十年任期的习近平打破最近四十年来对最高领导人任期限制,谋求第三任期的努力,使得围绕中共20大的人事布局竞猜游戏比以往更具有变数。最高领导人更替换届规则的改变可能也正打乱中国政治精英世代轮替的机制,意味着即便习近平顺利连任,他在未来几年,可能也将长期面对党内权力斗争的张力。加拿大智库CerciusGroup是一个专注研究中国菁英政治的咨询公司。该智库执行长AlexPayette帕耶特先生接受本台电话采访,介绍了他的观察与分析。在他看来,中共在走出文革后启动的领导人年轻化努力已经停滞,如何化解一大批期待接班却坐看机会从眼前飘过的人士的不满将是习近平要面对的一大难题。

    CerciusGroup长期跟踪观察中国政坛尤其是党代会之际的人事布局。该机构在今年8月推出的评估报告注意到,今年的北戴河会议会期似乎比往年略长。帕耶特先生表示,这显示可能某些事件影响了程序的正常运行。今年会期长达16天,相信是因为幕后有不少议题要讨论,比如是否确定接班人问题,比如总理人选问题等等。

    但今年的北戴河会议,恰逢中美关系因美国众议长佩洛西访问台湾而紧张迅速升级。在佩洛西抵达台湾之前,中方多次严辞警告、威胁。佩洛西访问之后,解放军又在台海周边大规模军演,甚至发射多枚导弹,飞跃台湾上空。这种紧张关系对20大前的最后一次北戴河会议的幕后讨价还价是否产生影响呢?

    帕耶特先生的回答是肯定的,因为在他看来,中国政府应对佩洛西访台行程的策略虽然高调,但却失败了。

    帕耶特:“当然有影响,外交受挫当然会有其后果。假如习近平成功阻止了佩洛西访台行程,或者有望从华盛顿争得某些妥协,那他当然可以以胜利者姿态出现。但他没做到这一点。其他人就会把这个问题摆在他面前。这种极有攻击性的方式,还有战狼式外交以及这次外交失败,所有这些都会算在习近平的账上。我敢肯定有人会指出来:我们说了很多,却其实什么也没做,中国外交会为此付出很大代价,而且也让人对遵守“一个中国”政策产生怀疑……我们看到,现在越来越多的国家的领导人要去台湾访问。这是否会形成一种滚雪球效应呢?中国总在对这些访问说不,但同样是说了很多,做得很少。习近平这次没有给自己留任何回旋余地,就好像一再喊“狼来了”,但并没有后续行动。他没有任何后退的空间,只能一味向前。“

    不过,帕耶特先生并不认为缺乏实战经验的解放军为攻打台湾做好了准备。眼前的俄乌战争应该也令中方决策者思考中国是否有能力消化大规模的制裁措施、是否有能力应对西方的参与决心。更何况,动武的结果很可能适得其反,因为最好的结局还是保存台湾强大的生产能力,而不是扫平一切,只是收复一片土地。

    法广:最近一段时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似乎频繁露面,外界从他的多次发言中察觉到他与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一些不同立场,尤其是在新冠清零政策上的不同,由此引发种种“习李之争”的猜测。

    帕耶特:“李克强与习近平意见不同不是最近几个月的事,而是已经持续了很多年。在新冠清零政策上的分歧可能只是最新的一个篇章。在此之前,他们之间更是政治选择的不同:是更多地向左转,还是更多地转向改革。是听任习近平带领中国重新向左转,还是宣示改革意向,继续邓小平路线。这两种选择间的张力已经持续多年。我们注意到,李克强在国务院多年都处于完全被孤立状态。外界很难听到李克强的声音,很难了解他的主张。但新冠防疫政策正成为党内不同立场的新的分界线,也就是主张“清零”的一派,与主张像许多西方国家那样与病毒共存的一派对立。支持清零政策变成向习近平表达忠诚的最好方式。这背后的逻辑与五六十年代大跃进时期的逻辑并无两样。在这种情况下,李克强想让外界知道党内还有改革派,不是所有人都想向左转。但目前很难说他这种做法能产生怎样的影响。”

    “20大上会否有领导人更新换代值得怀疑”

    法广:在过去,中国政坛一直有一种老人政治,也就是已经不再在政治前台的领导人实施影响力,影响当任领导人的人事安排或政策走向。习近平十年任期之后,尤其是这十年间的反贪运动之后,所谓老人政治是否还存在?退任领导人还能在多大程度上影响政治生活?

    帕耶特:“曾经的老人政治还剩下什么?这是个很好的问题。其实如今前任领导人的影响力相当有限。比如张德江,比如张高丽,这些人离开政治前台时间不长,他们还有一定的影响力,但这种影响力已经越来越难以进入政治局。如果上溯到上个世纪80年代的领导人更新换代,可以看到不同代际领导人共处的局面,新一代领导人逐渐增加,第三代第一梯队、第二梯队,第四代第一梯队、第二梯队,如此类推……有时候是三四个不同代际的领导人同时存在。但习近平上台后,不得不与江泽民派的网络磨合,而2002年起,领导干部年轻化的努力也开始收紧,这就造成领导人老龄化。2012-2013年我们就已经注意到,新任命人选年纪越来越大。这种趋势的结果就是阻断了领导人更新换代机制。所以,我们如今面对的仍然是第五代或第五代第二梯队的领导人,而我们本应该看到的是第五代第二梯队和第六代第一梯队、第二梯队的领导人。但现在领导人选拔注重的是政治忠诚,而不是能力,也不太重视领导人更替换代问题,因为未来方向不明。也看不出谁可以接班,孙政才已经在2017年落马,如何安排胡春华还不知道(法广注:孙政才和胡春华原本都被看作是有望接班的第六代领导人,孙政才在2017年中共19大召开前被“双开”)……20大上会否有领导人更新换代值得怀疑。现在的领导班子有可能大部分继续留任,他们的继任者也不会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年轻。我们将看到的是那些比较接近习近平、不太年轻但也还不太老的一批人,而其实我们本应看到第六代第二梯队,也就是那些65年、66年出生的人加入团队,作为更新换代的信号。但我怀疑我们能看到这样的情况。就因为对习近平的忠诚比领导层世代更替更重要。”

    如果只掌握第一把手……

    帕耶特:“所以,问题不是那些离职的领导人是否还有影响,而可能是他们维持另一种形态的现状,就是说,那些离职的人试图在其它机构中或者在次级领导层中实施影响力。习近平近年来更换了一些省委书记、省长、或者部长,但在这个层级之下,权力较量其实在这些地方展开。江泽民成功之处,是向很多省或其它机构进行权力层层下放,由此形成一个网络、次网络、次次网络等叠加的名副其实的广泛关系网。但习近平始终难以下放权力,有时候他只有上层,而没有下层接应。比如重庆,他有一个党委书记,但在省委书记之下,没有什么人马接应。有人可能说,有人会追随陈敏尔,但事实未必如此。真正的问题在这儿。“

    升迁道路阻滞或引发很多人不满

    法广:那么,这种政治精英的世代更替机制受阻,长远来看,会对中国未来政治生活有什么影响呢?

    帕耶特:“我们已经可以从数据上看出,此前几代领导人更替的情形如今已经改变。我们本应该已经看到新一代,或者新一代第一梯队的人进入高层,为2027年的权力交接或部分交接做准备。但实际情况完全不是这样。换句话说就是,领导团队更新已经延迟。”

    “当然我们主要是依据数字显示出的趋势,这一切都随时可能彻底改变。要知道,中国政治其实时常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但如果单从我们现在可以衡量的数据看,第六代领导人可能都不会有机会执政。而这可能惹恼不少人。那些跟随习近平、等待机会上位的人会因此非常恼怒,而习近平将很难驾驭这种局面。因为自1978年以来,中国高层换届接班基本上有一定规律,而现在要跳过第六代中的一批人,让第六代中更年轻的一批加入团队。所以,我觉得并不只是那些追随前朝元老,比如江泽民/曾庆红势力的人不高兴,而且那些选择紧跟习近平的人也会不满,比如陈敏尔,比如丁薛祥等这些等待接班,却可能最终无法上台的人。这也是为什么对习近平的忠诚也开始出现问题。要知道浙江帮在九十年代曾追随其它领导人。在2000年代,习近平也是得益于曾庆红势力的支持才得以上位……所以,那些现在支持习近平的人是由衷地支持?还是只是出于机会主义?我想,习近平自己应该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继续连任——不得已的选择?

    法广:也就是说,即使习近平在中共20大上顺利连任,未来几年也将持续面对党内的紧张关系,不仅要面对反贪腐运动在党内引发的不满,而且也要面对那些急切盼望上台却始终无法上台的那批人的不满。

    那么习近平坚持要连任是出于怎样的考量?只是不想放弃权力吗?还是他想完成什么计划,达到什么目标?

    帕耶特:“我觉得应该修改一下问题:他是否真想获得第三任期?回答是肯定的。但是,这是因为他想留任,还是因为在一定程度上他没有其它选择?我们刚才谈到,反贪运动既打苍蝇又打老虎,冲击不同势力,也抢了不少人的钱包,这就给他自己制造了一大批敌人。他要面对的问题是:倘若下台,他是否能安然躲过反扑的打击?答案是:很可能不能。这才是决定他去与留的关键因素。李克强可以选择裸退而不会有什么麻烦,但习近平不能。反贪运动造成的反弹回击有可能非常有力,非常难以承受。而且从中共历史来看,他遭遇反扑几乎是肯定的。”

    “当然,历任领导人都希望其任期能留下印记,比如江泽民-朱镕基得以让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等。习近平也想青史留名,尤其不想像胡锦涛那样让人想不起他有过什么作为。只要他还没有达到他想要达到的目标,他当然也不想离去。”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