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无证烤面包被追责,那这些官员该当何罪?

    疫情不是不讲规矩的借口

    前段时间被“巴黎贝甜,众生皆苦”的文案刷屏。开始没搞明白怎么回事,后来发现是上海疫情期间一家糕点店在没有经营许可的员工培训中心制作食品出售。虽然这家店既没有漫天要价,也没有生产伪劣产品,但就是因为培训中心没有经营许可证,还是被追责处罚。

    很多人为此感到不平,我刚搞明白巴黎贝甜到底是啥的初始阶段也是如此。可后来我倒觉得如此处理是对的,因为这是照规矩办事。做经营性的食品生产销售,相关证件必须齐全。上海疫情再严重,管控措施再严,别说不是法外之地,就是连紧急状态也不是,怎么就能无证经营呢?

    处罚巴黎贝甜,毫无疑问是告诉我们,疫情不是不讲规矩的借口。当然在追责多烤了两个面包的糕点店外,或许也应问责那些影响更广泛的事。

    比如推荐证据不充分的治疗方案该如何处置?毫无证据却大肆宣扬各种药物有效,后被不断证伪又该如何处置?

    自疫情暴发,很多药物被国内专家们宣称为“明确有效”,一些甚至曾出现或仍然在《新冠诊疗方案》内。但这些“特效药”无论是被专家们宣传首肯或进入诊疗方案时,可曾提供过必要的支持证据?

    翻开任何一版新冠诊疗方案,哪一版里面哪一个药物后面有文献标注表明这是有真实数据支持的?去网络检索某些药物,证实有效性的论文未必有,却很容易找到为这些药物摇旗呐喊的专家院士。

    2021年4月签发的第八版里有氯喹、阿比多尔等毫无依据或被反复证伪的药物。现在第九版中还有世界卫生组织明确反对的血浆疗法。这些有什么说法吗?

    2021年4月还推荐氯喹

    现在第九版新冠诊疗方案发布于2022年3月中旬,而上一版,也就是第八版签发于2021年4月下旬,使用时间近一年。第八版实行期间虽然国内因清零政策的成功感染病例较少,但一些地方还是有过短时间的疫情暴发。2022年3月还赶上了上海疫情的开头。

    也就是说这上一版的诊疗方案仍然对应了实际使用,不是理论储备。翻第八版,仅抗病毒治疗一部分,推荐的4种药物:干扰素、利巴韦林、磷酸氯喹、阿比多尔,哪一个有明确的有效性证据支持?

    虽然第八版倒也诚实,说了未经证明有效[1]:

    但仍然认为上述四个药物可能具有治疗作用,值得继续试用。

    在2020年初国内一些专家声称氯喹治疗。2020年2月时依据十多家医院一百多名病人的结果,专家们认为氯喹对新冠治疗非常有效(potentactivity)[2]。从此氯喹成了国内治疗新冠的突破性成果进入诊疗方案。

    可到2021年4月,还应该继续推荐氯喹吗?早在2020年6月,随着多个招募人数更多、设计更完善的临床试验显示氯喹对治疗新冠无效,FDA与世界卫生组织都不再推荐氯喹作为新冠治疗药物使用[3]。将近一年之后才出版的第八版诊疗方案,仍然能将氯喹列为新冠抗病毒药物,依据是什么?

    如果不考虑患者面临使用无效药物的危害,挺逗的一点是第八版里强调不能用羟氯喹,只能用磷酸氯喹。其实这两个都是氯喹的衍生物,没太大区别。能认识到羟氯喹无效,却坚持磷酸氯喹有戏,和鲁迅先生遇到的蟋蟀得找原配可谓异曲同工。

    此外,不同于一些专家们为氯喹站台时声称的“安全有效”,在2020年7月,FDA总结使用氯喹治疗新冠的安全性时明确了有心律不齐等严重不良反应的风险[4]。

    2021年4月时全球对氯喹治疗新冠的医学共识是既不安全也不有效,是根本不应该使用的药物。诚然,国外也有少数政客与疫苗阴谋论者坚持氯喹有效,可诊疗方案是医学专家根据专业认识总结而来,这种违背医学共识的推荐,反映国内专家们的专业水平又是什么状况?

    第八版里还有阿比多尔,从一些专家为阿比多尔站台到消失在第九版的推荐里,这个药可曾有过任何有效性的充分验证?

    第九版里仍然有康复者血浆

    第八版的抗病毒四大天王“干扰素、利巴韦林、磷酸氯喹、阿比多尔”在第九版里无一幸存。有趣的是没有任何人说明这些曾经的“有效药物”为什么失宠了——包括当初为这些药物站台的专家们,也没有出来解释一下发生了什么。死不见尸,用来形容国内新冠特效药们的沉浮最为恰当。

    第九版里抗病毒治疗加入了两个有三期临床试验验证过的药物——paxlovid口服药与安巴韦单抗/罗米司韦单抗注射液。可里面仍然有康复者血浆以及与血浆治疗类似的新冠免疫球蛋白[5]:

    第九版诊疗方案颁布时间是2022年3月。这个时候还应该推荐血浆治疗吗?

    2021年12月初——第九版诊疗方案出台的3个月前,世界卫生组织已经明确表态反对在新冠中使用血浆治疗[6]。第九版为什么还继续坚持血浆治疗?原因不得而知,因为延续中国新冠诊疗方案里所有推荐的风格,血浆治疗的推荐里没有数据,没有文献出处。也和氯喹、阿比多尔等新冠特效药一样,血浆疗法在一些专家们的新闻采访里一锤定音,说有效就有效了,然后就一直这么有效下来了。

    而WHO的推荐是怎么来的呢?是分析了16个随机对照临床试验里16236患者的数据后,得出结论在非重症患者中没有有效性,在重症患者中证据不足,需要进一步研究。在这样大的数据量下,WHO认为除了还在继续进行的重症患者临床试验,不应该再使用血浆治疗。当然了,什么随机对照临床试验,什么数据量,什么WHO分析,这些显然不如一些专家院士的新闻采访有权威性、准确性。所以在2022年,我们可以继续推荐血浆治疗。

    可但凡稍微对新冠突变株演变特征以及血浆疗法原理动过一点脑子,即便不知道WHO做的分析,认为在2022年还值得继续用血浆治疗的,也不会做第九版诊疗方案里如此笼统宽泛的推荐,而是会做出严格的限制。

    奥密克戎突变株出来后,最大的特征就是免疫逃逸。感染其它突变株的康复者血清对奥密克戎的中和能力很弱。甚至奥密克戎亚株之间,BA.5对BA.1与BA.2也有免疫逃逸,即BA.1或BA.2康复者血清中和BA.5的能力不好。血浆治疗就是靠康复者血浆里有中和抗体而起效的。面对如此复杂的突变株免疫逃逸状况,还能直接推荐血浆治疗而不区分具体病毒株?

    利益冲突比良心多

    上一代神药氯喹、阿比多尔在第九版中消失了,但怎么可能让它们后继无人呢?中国从来就不缺也不会缺某些专家院士们打破列强垄断、具备完全知识主权的爱国神药。这不,八月阿兹夫定就接过了大旗,进入诊疗方案[7]。

    阿兹夫定除了发几个新闻稿,公布过完整的临床试验结果吗?新闻稿还都是存在各种偏差风险的亚组分析、PPS分析,和以往氯喹阿比多尔之流凭着几个专家们的信口开河上台有多大区别?连疗程都给不出一个具体时间,而是不超过14天。现在新冠大部分感染者整个疾病过程有超过14天吗?不超过14天,啥意思?吃到自愈为止?

    不公布完整数据倒也没有关系,反正诊疗方案里所有的药物都是不需要具体数据或文献出处的。所以阿兹夫定完全可以和已经发表了完整三期临床试验结果且有诸多真实世界有效性跟踪结果公布的paxlovid在诊疗方案里平起平坐,也不违和。

    是的,在中国,烤面包卖是需要证件的,但一个药物上诊疗方案是不需要完善的临床试验数据支持的。甚至当多个临床试验指向某个药物、某种治疗无效、不安全时,这些药物、疗法仍然可以继续在诊疗方案里岿然不动。

    不过也只有这样才能和后面中药治疗里的陈皮、生姜、槟榔相得益彰[5]:

    以上为第九版里普通型的一个治疗方案。陈皮、草果、生姜,不如再放只鸡啊鸭啊的,就是十全大补汤了。

    说起来我写这篇文章列了7个参考资料,比迄今为止9版新冠诊疗方案加在一起列出来的参考资料,多7个。这就是国内专家们的厉害之处,不用查文献看资料,一拍脑袋一张嘴,各种特效药治疗方案源源不断。

    最后,去年年底机缘巧合,我还真在巴黎贝甜消费过: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当然不是上海店,也决然想不到这个名字会在大半年后以如此形式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本来未必会再去的店,如今有缘必须再捧场支持。

    不为别的,就因为即使犯了三天无证经营的错,这家店既没以次充好也没漫天要价,没有守规矩,但守住了良心。相比之下,那些三年来无凭无据就宣称XX药有效,把毫无数据支持甚至有大量数据反驳的药物塞进影响全国的诊疗方案的专家们,名气权力金钱样样不缺,利益冲突更是满满当当,唯独少了良心。

    2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