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乌克兰反攻“太成功” 或并非美国所乐见?

    据《观察者网》报道,彭博社专栏作者哈尔·布兰德斯(Henry Brands“Hal”)16日撰文分析表示,乌克兰方面近期在战场上的一些胜利可能引发与美国的紧张关系,文中称“如果基辅的胜利速度超过拜登的期望,是不是需要压一压泽连斯基”。

    时到今日,美乌之间的“庇护关系”已昭然若揭。作者直言乌克兰是美国用来拖延俄罗斯的“最佳工具”,但由于美乌两国的政治利益不同,如果乌克兰的军事进展速度“过于膨胀”,美乌的分歧就会越明显,最终可能会让这场冲突更加代价高昂。

    彭报社文章截图

    在俄乌冲突中,美国深刻参与了这场战争。据《纽约时报》消息,五角大楼参与了在乌克兰东部和南部的反攻计划,多次进行军事推演,引导泽连斯基政府避免向马里乌波尔冒险推进。

    文中认为,无论是美国还是乌克兰,对于目前战事中的重大进展,双方都“沉醉”其中。自2月份俄乌冲突开始,美乌关系“日渐亲密”,乌克兰军事上的胜利代表着“这种热络已经到达顶峰”。

    布兰德斯认为,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提供的资金、情报和武器增强了乌克兰的军事实力,让基辅给莫斯科军队造成了“惨重伤亡”。乌克兰已经证明它可以利用西方的援助来“解放广大领土”,预计这将有助于基辅在冬季继续得到西方盟友源源不断的支持。

    没有人会认为美国援助乌克兰是“大发善心”,或挥霍纳税人的钱,援助乌克兰对抗俄罗斯对“山姆大叔”来说是笔“非常划算”的交易。乌克兰是美国可以用来打击和拖延俄罗斯军事力量的最佳工具,有了乌克兰的牵绊,俄罗斯就无暇在别处发动战争,而且说不定还会“输得一时半会儿爬不起来”。

    美国企业研究所的弗雷德克里·卡根(FrederickKagan)告诉布兰德斯,“我们付钱给另一个国家,他们在自己的国土上打一场可怕的战争,这样我们就不必在北约盟友的土地上进行更糟糕的战争。听起来相当冷血,不是吗?”

    哈尔·布兰德斯(资料图)

    显而易见,美国与乌克兰之间是经典的“庇护关系”。但这种关系是“令人担忧”的,由于各自的实力和国家利益不同,即使双方面对的是同一个敌人,行为动机也是不同的。因此,乌克兰越接近打赢这场战争,美乌之间显露的分歧可能就会越多。

    基辅的目标是解放所有乌克兰领土,包括克里米亚地区和2014年被俄罗斯“占领”的其他地区,要求获得赔偿。在战场上取得一些胜利让乌克兰政府对实现这些目标的信心逐步增强。

    乌克兰将自身摆在“道义”的位置上,“理想”得来看,美国必然会支持他们的诉求。然而,事实上,当乌克兰遭遇重创连存亡都成问题时,拜登政府“小心地”回避与乌克兰在战争目标上的争辩,而当情况好转,白宫也未必愿意把基辅的目标视为自己的目标。

    拜登方面可能会担心,如果乌克兰进展太快并过度膨胀,最终可能会陷入代价更高的僵局。还有种情况是普京可能令军事冲突急剧升级,甚至使用战术核武器来避免俄军崩溃和失去克里米亚。

    但是现在还不到争辩如何结束战争的时候,乌克兰还会发动更多的进攻。泽连斯基可能最终证明愿意舍弃某些诉求来确保其他目标的达成。或者,就是俄罗斯军队的溃败能保持在普京可接受的范围内。

    布兰德斯预测,如果没有更优的结果,未来几个月美国和乌克兰之间就基辅应该如何与莫斯科达成和平协议可能会有一番艰难谈话,华盛顿可能在心里谋算如果基辅的胜利速度超过拜登的期望,是不是需要压一压泽连斯基。

    “这不是美国第一次让代理人失望。”上世纪五十年代,美国前总统艾森豪威尔最终迫使韩国李承晚政府接受妥协,同意朝鲜半岛南北分治。1990年,华盛顿要求尼加拉瓜反对派签订和平协议并解除武装,即使桑地诺解放阵线仍然控制着政府和军队。

    如今,“乌克兰代表着自由世界与莫斯科对抗,可这并不一定意味着它会得到应有的回报”。

    公开资料显示,哈尔·布兰德斯是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问题研究院亨利·基辛格杰出教授和美国企业研究所学者,也为彭博观点撰写专栏文章。他的最新著作是《暮色下的挣扎:今日大国之争的冷战启示录》(“TheTwilight Struggle: What the Cold War Teaches Us About Great-PowerRivalry Today.”)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