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习近平对军队不放心 二十大新军委谁上谁下?

    杜政2022年09月14日

    在中共十九大以来,习近平军中打虎变得低调,与中共十八大后当局共查处了近两百名副军级以上军官截然不同。(美联社)

    9月8日,中共军委主席习近平单独为北部战区新任司令王强一人举办晋升上将仪式。这种单一晋升模式,本来也有多次前例,但年仅61岁的前任北部战区司令李桥铭去向不明,引发捲入路线之争、涉“兵变”之类传言四起。这类传言目前当然很难取信,但面临下月的中共二十大军委换届,对习近平而言,这些消息还是有些负面。

    习近平掌军难放心?

    李桥铭虽然是习近平军改期间被提升的将领,但毕竟在郭伯雄和徐才厚掌军时期就官居陆军第四十一集团军参谋长,并晋升少将。2013年任陆军第四十一集团军军长和2016年开始担任北部战区副司令员兼北部战区陆军司令员,则是在已自杀死亡的上将张阳的人事操盘之下。

    8月17日,习近平在北戴河会议结束后立即北上辽宁,在北部战区的机关驻地渖阳接见部分军官,可能和这次北部战区司令换人有关係。李桥铭本身是十九届中央委员,手握北方军权,按说也是进入军委的人选,他的去职是福是祸,目前尚难判定。

    笔者之前分析过,大概在中共十九大以来,习近平军中打虎变得低调,与中共十八大后当局共查处了近两百名副军级以上军官截然不同。在上将房峰辉2018年初落马之后,当局对问题将官的处理,可见的都只是免去人大代表、降级,并且都不是正式通报,而是间接由人大官宣,包括2019年处理的战略支援部队原副司令员兼参谋长饶开勋中将、西部战区陆军原副司令员徐向华少将、江苏省军区原政委孟中康少将和海南省军区原政委叶青少将。最迟是2021年4月29日,海军原副参谋长宋学被免去人大代表职务。

    这并不意味著中共军队不腐败,也不意味著将领都忠于习近平。只是意味著习近平改变策略,以官帽和福利公开拉拢为主,暗地裡继续整肃个别反对者,收小打击面。

    对中共政治可以说较有发言权的前中共党校教授蔡霞,9月6日在美国期刊《外交事务》(ForeignAffairs)发文表示,儘管习近平多年来一直有步骤地提拔自己的人来充实将军群体,但从军队将领的言论看,在对习近平个人忠诚和对党的中央军委这个机构忠诚之间,他们摇摆不定。在军队将领中仍然存在著反习者。

    蔡霞举例说,去年底因批评习的新疆政策,上将刘亚洲和他同是将军的弟弟同时“失联”。习近平通过拘留刘亚洲兄弟俩,向太子党及军队高层发出了警告。

    刘亚洲是中共元老、前国家主席李先念的女婿。有关他失联的消息去年传了一段时间,官方并未做回应。这也使中共军中人心的实况更令人怀疑。

    习近平对军队不放心还有一个表现,就是最近几轮晋升上将,均是在晋升的同时,新职务曝光。而且还出现短时间内密集变动的情形。

    最明显的是西部战区司令一年内接连换了3个。2020年12月,前西部战区司令赵宗岐退休,张旭东接任,但只干了6个月;2021年6月,张旭东被徐起零替换;徐起零只干了2个月,2021年8月就被汪海江替换。2021年10月21日,官方证实张旭东因病死亡,年58岁。而徐起零随后也传出患癌,回京后任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

    中共时时高调声称备战之际,频频调换将领,一方面说明习对将领不放心,另一方面也是军方人事考核出了大问题,至少有将军瞒病的情况。

    中共军方人事考核可能出了大问题,至少有将军瞒病的情况。(美联社)

    六大军种和五大战区主官盘点

    从2012年底掌军以来,习近平已提升了68名上将,比其前两任党魁都多。我们来盘点下,经过习近平最近这两年的布局后,现在中共六大军种(含武警),以及五大战区的主官情况。

    海军:

    现任海军司令董军,山东人,1963年生,2017年任南部战区副司令员;2021年3月,任海军副司令员;2021年8月,升任海军司令员,并晋升上将。

    海军政委袁华智,湖北人,1961年生,2022年1月上任,并晋升上将。

    陆军:

    现任陆军司令刘振立,河北人,1964年生,2015年从第三十八集团军军长,先转任武警部队参谋长,再担任陆军参谋长;2021年6月,升任陆军司令,晋升上将。

    陆军政委秦树桐,江苏人,1963年生,2022年1月升任此事,同时晋升上将。

    空军:

    空军现任司令常丁求,湖南人,1967年生,2017年任军委副参谋长;2021年8月接任空军司令员,晋升上将。

    8月26日,中共军方消息显示郭普校接替于忠福任空军政委,郭普校此前担任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政委,陝西人,1964年生,2020年12月晋升上将。

    火箭军:

    现任火箭军司令李玉超,河南人,1962年生,2022年1月升任,并晋升上将;火箭军政委徐忠波,山东人,1960年生,2020年7月上任,并晋升上将。

    战略支援部队:

    战略支援部队司令巨干生,陝西人,1962年生,2021年6月上任,7月升上将;政委李伟,河南人,1960年生,2020年12月上任,并晋升上将。

    武警部队:

    武警部队司令王春宁,山东人,1963年生,2020年12月上任,晋升上将。武警部队政委张红兵,湖北人,1966年生,2022年1月升任,并晋升上将。

    北部战区:

    新任北部战区司令王强,四川人,1963年生,2022年9月履新(原任西部战区副司令员),升上将。北部战区政委是刘青松,山东人,1963年生,海军上将,2022年1月调任此职,同时晋升上将。

    中部战区:

    中部战区司令吴亚男,河北人,1962年生;政委徐德清,四川人,1963年生。吴亚男和徐德清均于2022年1月履新并晋升上将。

    南部战区:

    南部战区司令王秀斌,江苏人,1964年生,2021年6月再升任南部战区司令,晋升上将。南部战区政委王建武,河南人,1958年生,2018年从军委政治工作部副主任升至南部战区政委,2019年晋升上将,是十九届中央委员。

    东部战区:

    2021年8月从东部战区副司令升任中部战区司令,并晋升上将的林向阳,2022年1月重返东部战区任司令员。林向阳是福建人,1964年生。东部战区政委何平,四川人,1957年生,2019年12月晋升上将军衔,是十九届中央委员。

    西部战区:

    西部战区司令汪海江,四川人,1963年生,2021年8月上任,9月晋升上将。西部战区政委李凤彪,河北人,1959年生,2019年从战略支援部队司令,转任西部战区政委,晋升上将,是十九届中央委员。

    六大军种、五大战区的军事主官均是1960年代生人,其晋升现职和上将军衔都是2020年之后获得。中共二十大新军委,如果有新人进入,这些将领中或有人选。

    中共将握紧“枪杆子”以及叫嚣打仗,作为转移危机焦点的救命稻草,军中的真实问题,可能统统被隐瞒。(资料照片)

    二十大新军委谁上谁下

    现任中共中央军委成员有7人,除了预计连任的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两名副主席许其亮和张又侠均生于1950年,二十大他们随习留任的可能性基本没有。

    由于习看来没有安排接班人,也不太可能有像胡锦涛和习近平一样的文官当军委副主席的情况。

    现任军委副主席张又侠参加过两次中越战争,与习近平同是红二代,两人也同是陝西人。张又侠被外界视为习近平的军中铁杆。而中共十九大时军委委员人数减少至4人,显示习真正信任的军方将领并不多。到中共二十大,这种窘况好不了多少。

    现任军委委员魏凤和,1954年生,任国防部长;军委委员李作成,1953年生,现任联参部参谋长;军委成员苗华,是海军上将,1955年生,政治工作部主任;另外,上将张升民,1958年生,现任中纪委副书记、军纪委书记。

    在军委中只充当礼仪角色为主的国防部长魏凤和,以及分管纪律的张升民,如果留任,也只能继续会军委委员。

    张又侠和李作成都参加过越战,是所谓的“越战派”。而苗华早年在驻守福建的31军当政治部主任,与在福建任职的习近平交好,是所谓“台海派”的代表。

    近期有观点认为,配合中共所谓“统一台湾”口号,中共二十大之后,对台湾一带地理更熟悉的“台海派”将取代“越战派”在军中佔主导。但“台海派”均未经过实战,笔者认为,所谓的越战派,仍有个别人在,或许还会同时留存。若结合这一点,加上习近平的信任度,以及年龄、资历等因素,有望接任军委副主席的或有以下几人:

    现任军委委员苗华有望升副主席,作为“台海派”实权人物,苗华虽然经历陆军和海军,却主要是做政工工作,懂搞关係,可能会强化习的意识形态控军,但不利于军事行动。

    习近平也可能打破“七上八下”潜规则,让有实战经验的李作成当军委副主席,“越战派”留存可以稳定军心。李作成到二十大时是68岁,而张又侠和许其亮在2017年当军委副主席,是67岁。

    若李作成退休的话,另一名“越战派”,58岁的陆军司令员刘振立,是升任军委副主席的人选之一,他也参加过中越战争。并且还是目前各战区和军种的军事主官中少有的十九届中央委员。

    “台海派”也有人选,原东部战区司令何卫东,他生于福建,出身原31军,与习近平渊源也颇深。何卫东2022年1月调入中央军委,但具体职务不明。但何卫东现在连中央候补委员都不是,若进军委,就属于破格提拔了。

    同样属于台海派的现任东部战区林向阳最近也成为热门人选,习近平在福建期间,他也是第31集团军的干部。不过林向阳资历也尚浅,只可能当军委委员,当副主席未必。

    现在各军种和战区中,也有几名现任中央委员,但主要是政工干部为主,如西部战区政委李凤彪、东部战区政委何平、南部战区政委王建武。属于军事主官的除了只有陆军司令员刘振立和刚卸任北部战区司令的李桥铭。还有南部战区司令王秀斌、火箭军司令李玉超和政委徐忠波,以及武警司令王春宁是中央候补委员。

    新军委还在军委机关有两个特别人选,是现任装备发展部部长兼载人航天总指挥李尚福,2018年9月,因中共军方违反美国禁令,华盛顿宣布对中共军事委员会装备发展部,及其部长李尚福实施制裁。但第二年8月,李尚福就从中将晋升为上将。接下来李尚福也最有可能因此再被重用以宣示对抗美国。1958年生的李尚福现在是十九届中央委员。

    另一人是习的军中大秘钟绍军,他生于1968年10月,浙江衢州开化人,现任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兼中央军委主席办公室主任、中央军委改革和编制办公室主任、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军方选举委员会委员,堪称是习近平在军方的“幕僚长”。钟绍军目前只是中将,连中央候补委员还不是,但是按照习用人风格,为了在军中起到更强的监军作用,会不会破格提升他进入军委,还需要观察。

    以上,还只是未考虑中共政权危机瞬间即变之下的分析罢了。中共将握紧“枪杆子”以及叫嚣打仗,作为转移危机焦点的救命稻草,军中的真实问题,可能统统被隐瞒,只有在大战开启的关键时刻才会曝光。

    ※作者为自由撰稿人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