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美国参议院外这动作 单纯只为“戳北京眼睛”?

    美参院外委会周三审议台湾政策法,专家称挺台象征性条文非只为戳北京眼睛

    台湾总统蔡英文8月15日在总统府会晤美国参议员马基率领的国会参众议员代表团

    美国参议院外委会预定星期三(9月14日)审议已经两度被推迟审议的《2022年台湾政策法》。上星期,白宫国安顾问曾表明拜登行政当局对此法案部分内容有所担忧。有专家认为,历届行政当局经常因为担忧刺激中国而反对国会在关于台湾的立法中加入一些具有象征性的文字,但这种担忧是没有道理的,支持台湾并不表示美国只是为“戳北京眼睛”。

    由参议院外委会主席鲍勃·梅嫩德斯(Bob Menendez)及预算委员会首席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Graham)共同提出的《台湾政策法》旨在强化美国对台湾的安全支持,也是对1979年《台湾关系法》的重要调整,法案包含提供台湾45亿美元安全援助、指定台湾为“主要非北约盟友”(Majornon-NATOAlly)、提升派驻对方的代表性地位,以“台湾代表处”名称取代目前的驻美国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TECRO),并将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处长改称代表,同时要求此一职位必须经过参议院确认等。

    白宫有担忧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JakeSullivan)上星期在彭博社一个电视专访的节目预告中针对拜登政府是否支持台湾政策法的问题表示,法案中有一些条文的确能加强美国对台湾的安全援助、有效改善台湾安全,但也有部分内容“让我们感到一些关切。”

    美国参议院外委会原本排定7月19日审议《2022年台湾政策法》,后来外委会主席梅嫩德斯因共和党希望有更多时间审视法案内容将法案延至8月3日审议;但8月3日又因梅嫩德斯必须处理关于北约纳入芬兰及瑞典的立法程序而再次推迟。

    彭博社8月4日曾根据国会消息来源报道说,拜登政府担忧法案中关于台湾地位的强烈措辞“可能破坏美国在台湾议题上既有的平衡”,正在游说民主党议员对此案“踩刹车”。

    白宫国安会发言人阿德利安·沃森(Adrienne Watson)在给彭博社的电邮中说,白宫的确对法案中一些内容感到关切。

    这份电邮说:“我们的确对这个法案中一些元素感到关切,它们可能抵触并削弱美国政府长期以来的‘一个中国’政策,与总统的宪法权力有冲突。根据宪法,总统有权决定美国对台湾地位的立场,并决定美国与台湾的代表进行外交沟通的方式。”

    一位不具名前白宫官员告诉美国之音,美国行政当局通常不会喜欢国会在关于台湾的立法中包含暗示台湾地位的象征性的内容,可以想见拜登政府对《台湾政策法》也是一样的立场。

    有看法认为,推迟审议这个法案或许有助于解决白宫方面的关切,因为一些议员可能提出修正案,例如外委会成员、来自康涅狄格州的民主党参议员克里斯·墨菲(ChrisMurphy)的修正案在法案文字上做出一些更动,包括对审视美国“保卫台湾”策略的文字改为“遏阻中华人民共和国以武力改变台海现状”等。

    象征性措施有正面效果

    全球台湾研究中心执行主任萧良其(RussellHsiao)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他认为拜登政府这些对所谓“象征性”措施的担忧是多余的,因为他们“似乎过度专注于北京的反应,而不够注意这些措施能展现的正面效果;不仅是对台湾而已,而且在与中国战略竞争的背景下,甚至更重要的是(这些措施)对盟友及伙伴的效果。在我的看法中,它们不是单纯为了要戳北京的眼睛。”

    他认为,当台湾在外交和国际空间上面对北京严厉的政治压力之际,这些提高台湾地位的象征性的措施将显示重要的支持。他说,北京挖走台湾的邦交国、阻止台湾政府及其人民有意义参与国际组织、使用军事胁迫手段恫吓台湾及其他国家不要与台湾接触等等,这些都是破坏稳定的行动,也清楚地代表北京试图改变台海现状的意图。

    萧良其认为,在这种背景下美国展示对台湾的政治支持甚至更为重要,因为“它们对其他盟友和伙伴有强力的展示效果”,可以让这些盟友和伙伴的民众知道,即便在北京的压力下,它们可以而且也应该与台湾维持互利的关系。

    此外,萧良其还表示,从政策观点来说,如果华盛顿想要联合盟友和伙伴形成对中国的整合性的威慑力,其他国家也需要说服本国的人民,“只是在幕后进行这些对话无助于那些与美国持同样立场的人说服本国人民”,因此公开展示对台湾的支持非常重要。

    萧良其提到法案中正式将台湾指定为“主要非北约盟友”的条文的例子。他认为,这能对美国的盟友和伙伴发出一个重要政治信号,让其他国家在整合性的威慑政策上重新考虑它们应该如何与台湾接触。

    他说,美国在这方面发挥领导力至为关键,因为如果没有美国的领导,“没有一个国家能在现实上阻止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国际舞台上强加其‘一个中国原则’并协助我们重返一个更具客观代表性的现状。”

    须考虑北京反应

    不过台湾政治大学东亚研究所名誉教授丁树范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台湾政策法》对台湾的利弊得失目前还难以评估,虽然它“的确能让台湾议题更国际化,但北京一定会有极端强烈的反应”,他认为台北必须考虑是否对此有所准备。

    “台湾政策法里面有几个层面,比如说我们驻美代表处改名,这是有高度的象征性。我认为如果能在军事上让台湾跟美国有更密切的合作、提升台湾的自我防卫能力,这应该是我们能够考虑的。可是就某些高度象征性的东西,我们到底能够得到什么可能真的要考虑一下。”

    丁树范说,根据他的理解,台湾政府并没有在推动或游说这项案。

    台湾长久以来受到美国国会两党支持,尽管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Pelosi)8月初访台后中国在台湾周边进行一系列实弹演习,军机频繁进入台湾防空识别区,甚至越过台湾海峡中线,但包括民主党参议员爱德华·马基(EdwardMarkey)、共和党参议员玛莎·布莱克本(Marsha Blackburn)及民主党众议员斯蒂芬妮·墨菲(StephnieMurphy)等国会议员仍然不理会中国的警告接连分批访问台湾。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毛宁上星期四在一个例行记者会上针对众议员墨菲带领的八位国会议员代表团访台一事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

    她说,美国国会有关议员“窜访中国台湾地区”违反美方做出的仅同台湾保持非官方关系的承诺,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她敦促美国立即停止与台湾开展任何形式的官方往来。

    中国要消灭台湾主权象征

    台湾愿景基金会执行长赖怡忠对美国之音表示,现在已经很明显的是,无论是之前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或近来多个国会议员团访台,中国就是会以更多的飞机对台湾做更多的军事袭扰,对台湾做出更大的军事威胁。

    “它的主要作为就是希望能让国会,不管是美国或其他国家的国会议员,日本或欧洲等等,都要尽量减少,减少台湾和这些国家之间的互动,让台湾在国际上被孤立化,它要达到的目标就在这里。”

    赖怡忠说,中国对台湾的军事、经济及外交施压种种作为,目的就是要抹去台湾的主权和法律正当性,所有对台湾的军事作为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政治意义,那就是它“要把台湾的主权象征完全消灭掉,要让全世界认为台湾不是一个国家,是中国内部的一部分”。他呼吁国际社会能注意这个问题,因为这可能对国际社会将来在援助台湾时带来法律上的障碍。

    在美国如何协助台湾抗拒中国的政治压力的问题上,赖怡忠说,美国或许现在不方便与台湾建立正式外交关系,但“美国必须把台湾当成一个国家,台湾就是一个未建交的国家,其他国家也必须这样,这是国际上很重要的一个共同认知,如此才有办法让中国在国际上想要消除台湾国家存在的做法能被有效的抗衡。”

    《2022年台湾政策法》目前还没有众议院版本。一部议案若要送交总统签署成法,必须在参众两院的相关委员会过关,并分别由两院全院通过文字相同的版本。在美国国会,很多议员推出的各项法案最后会无疾而终,还有很多议案虽然在立法程序中不断推进,但会被加进一些修正案。有分析人士说,即使《2022年台湾政策法》本身在本届国会得不到通过,但是其中一些实质性的内容,比如军售,会被纳入其他必须通过的法案,比如一年一度的《国防授权法》。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