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一枚5万,天价“空气月饼”真相

    中秋节吃月饼赏月,是中国的传统。可是今年出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不能吃只能看的数字月饼被炒出了天价,在一些交易平台上,一枚最高标价5万元。究竟是谁在炒作天价“空气月饼”?现实世界一盒月饼卖500元都有人觉得贵,“空气月饼”卖这么贵真有人买吗?

    撰文/ 魏一宁 李丹

    编辑/ 陈芳

    天价“空气月饼”

    9月10日,一年一度的中秋节到了,每年中秋,月饼的口味、价格都是永恒的话题。

    往年,各种创新馅料月饼层出不穷,有模拟新茶饮和咖啡口味的白桃乌龙、生椰拿铁馅,有餐饮企业推出的蟹粉馅、牛肉馅甚至螺蛳粉馅。在口味创新的同时,许多月饼企业同样在包装上“创新”,卖出各种价格昂贵的礼盒。

    今年,随着月饼新政出台,四部委发出公告,要求对单价超过500元的月饼重点监管,并对月饼包装做出要求,如减少层数、不得使用贵重材料包装、禁止月饼与其他产品混装等。

    在新规的管控下,市场上的“天价月饼”消失了,过节吃的月饼开始回归商品属性,但在元宇宙的世界里,另一种“天价月饼”出现了:一枚不能吃,只能在电脑里看的数字月饼,竟然可以在网上挂出数万元的高价。

    (图源:视觉中国)

    数字月饼和真正月饼唯一的共同点,就是看起来都是一个饼。这些数字月饼往往制作出真实的3D效果,颜色有紫色、蓝色、绿色、黑白双色等,与其说是月饼,其实就是一件数字藏品而已。

    不过,不能吃只能看的数字月饼却被卖出了天价。根据《新京报》《北京青年报》等多家媒体报道,今年中秋,淘宝去年推出的的NFT数字月饼被挂在海外元宇宙收藏品交易平台“XMate”上,标出了3-5万元人民币的天价。

    (图源:网友截图)

    淘宝推出的NFT数字月饼一开始售价并不高。去年中秋前后,在元宇宙、NFT等新概念刚刚成为热点时,淘宝推出限量50件的定制NFT数字月饼活动,当时定价只有1元,但是后来的价格走势令人始料未及,由于数量极度稀缺,加上电商巨头名声加持,立刻被炒作出了天价,这场炒作狂欢的余波,直接延续到了今年中秋。

    最近,不光淘宝推出的这款数字月饼被卖出了天价,另一款印有“区块链空气月饼”字样的图,也引起了关注,上面写有0糖0脂0卡,无饱腹感,售价也不菲,被传售价上万,并且一经上市就被一扫而空。

    在网络上流传的“区块链空气月饼”,矛头直指WaveLabs,直言“设计数字月饼的商家和个人,一心割韭菜”。但事实上,这轮以月饼NFT为标的的击鼓传花游戏,更像是平台和黄牛的一场“合谋”。

    在得知自家设计的“空气月饼”包装盒火出圈,被冠以“炒出万元天价”的名头时,阿默只觉诧异,“设计的初衷是数字艺术领域的行为艺术,就是用来讽刺的,还是免费送的,咋就说我们炒天价了”。

    阿默透露,Wave Labs本身是做Web3.0品牌传播业务的,因为行业内一些打着区块链旗号圈钱的行径比较普遍,就借中秋热点做了这场行为艺术,自始至终都是免费送的。所谓“区块链空气”,说的是区块链领域中一些项目宣传的时候夸得天花烂坠,一经成交,投资者啥都没落着,“不就是空气了么”。

    起初,公司只做了些月饼包装盒送客户,但反馈超出预期,甚至有人专程上门要花钱买。考虑到光一个盒子,没啥实际价值,不能吃也不能流通,又干脆设计了几千份月饼NFT,以盲盒的形式,免费发放,图片版权也全部免费送出。9月10日中秋节当晚,拿到盲盒的人可以打开盲盒,得到独一无二的数字月饼。

    (图源:Wave Labs供图)

    另一位卖家柳龙康虽然是有偿出售月饼NFT,但也坦言,他能控制的只有制作成本,至于发行数量、发行价格,都由平台方来定。这里的平台,指的是数字藏品交易平台。据柳龙康介绍,当前,国内大大小小的数藏交易平台,可能有1600个左右,其中,能拿全合规证照的,只有不到100家。

    而暂时处于监管真空期的这些平台,一定程度上给月饼NFT的炒作提供了土壤。

    除了“XMate”平台上有天价数字月饼,在另一个NFT知名交易平台“OpenSea”上,也有人挂出了价格稍低但仍然不菲的数字月饼,这些数字月饼在9月6日和9月7日上架,标价0.5ETH(以太坊)。根据9月8日下午市场行情,0.5ETH折合813.11美元,即超过5000元人民币。

    被谁炒出了天价?

    通常情况下,NFT数字藏品从制作到售卖要经历这么几个步骤:先是找相应的创作者拿到版权,然后由制作团队完成制作,再将成品交由数藏交易平台,由平台多维度评估发行数量和发行价格。最后,购买者在交易平台付费,获得对应的哈希值(由一串很长的数字+字母构成,自动生成)。

    拿着这个哈希值,购买者就可以获得一个在区块链上独一无二的版权作品(或者叫版权资产)。不少数字藏品爱好者看中的也就是独一无二、不可篡改这些特点。

    本来,交易到此就该结束了。据柳龙康介绍,无论售卖情况如何,数字藏品交易平台都无权抬价。像是他和知音数藏的这次合作,尽管1万份藏品很快就卖了一大半,但售价一直就在29元到39元这个区间。

    真正让炒作行为有机可乘的,是交易平台关于“转让”的监管空白,以及往年围着高端月饼囤积居奇,今年又盯上月饼NFT的黄牛们。

    武汉则诚投资集团总经理王选成做月饼生意做了10多年,他透露,今年几乎不见囤中端和高端月饼的黄牛,相关商品的销售量下滑了20%左右。在他看来,这些黄牛,很可能就是“万元空气月饼”的背后力量。高价者选的都是二级市场支持快速做T交易的平台。

    事实上,对于数字藏品能否转让,我国还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但当前主流交易平台有三种模式:以奇驴数藏、幻核为代表的,完全不支持转让的模式;以阿里鲸探为代表的,支持购买180天后赠予朋友的模式;以及购买后隔天便能挂价转卖的模式。

    (图源:交易平台截图)

    当然,采用最后一种交易模式的平台占绝大多数。该模式下,虽然平台方能清晰看到挂单价、交易价,但对数字藏品的转手价格和转手次数都不设限。以至于,无论二手转让价挂到上万元甚至上百万元,都有可能。

    “最近几个月,数字藏品平台都很萧条,偶尔有热度的几个平台,也几乎挣不到什么钱。”在币圈和数藏圈都待过的周斌透露,最近被爆出来的天价数字月饼,不过是圈内外投机者逮住中秋节这个时机,试图挣些钱的行径,“去年这个时候,一个名为‘嫦娥探月’的数藏被炒到了几百万,现在的万元天价月饼,只是小巫见大巫”。

    在这之前,价格能与“空气月饼”相比的,只有部分公司推出的金银材质月饼工艺品。然而,金银作为贵重金属,价格相对稳定,可以保值乃至升值,而“空气月饼”尽管形状精美,终究只能在电脑上欣赏,未来价值几何,没人说得清楚。

    保存在电脑里的一枚“空气月饼”,竟然能卖到如此高的价格,让人直呼贫穷限制了想象力,观察人士对此也充满了忧虑:数字月饼的转卖和炒作,可能导致一部分买家被“割韭菜”,高价买入后血本无归;而且,如此昂贵的数字月饼,也可能成为各种违法交易的道具。

    不过,从目前的情况看来,这种担忧似乎有些杞人忧天。

    周斌坦言,价格被炒高是一回事,实际有人接盘又是另外一回事。“总得先整出动静,再造些故事,静待韭菜。”

    在国内平台上,为了避免形成炒作,阿里等平台发售数字藏品时,经常采取配套措施限制转让,例如限制数字藏品在二手平台上架,或规定持有满一定期限后才能转让。因此,NFT玩家们抢到允许交易的国内头部公司数字藏品后,常常要到海外NFT交易平台高价转售。

    虽然价格昂贵,但在XMate和OpenSea上,至今无法查询到这些数字月饼的交易信息。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的元宇宙热潮已经逐渐消退,许多曾经拍出十几万甚至几十万美金的NFT数字藏品,现在暴跌90%以上,大部分曾经相信元宇宙的币圈玩家也开始对NFT失去兴趣,交易平台上为数不多的几款数字月饼也陷入有价无市的窘境。

    尽管如此,目前仍有人对数字月饼的升值怀抱着期待,期盼着能上演一夜暴富的故事。

    击鼓传花,十炒九亏

    击鼓传花的故事,往往都是以美好的造富神话开始,然后以高位接盘者损失惨重结尾的。万元数字月饼之前,拿到相似剧本的还有一连串,横跨虚拟和真实世界:NFT图片、AJ鞋、普洱茶……

    炒作逻辑也大差不差:原本平平无奇,因为被赋予了“稀缺性”,又适逢某个契机,于是价格飞升,硬生生成了金融衍生品。随后,无人接盘,如梦初醒。

    炒圈最著名的例子当属当年的天价普洱。2000年左右,市场上兴起了一波“炒茶”热,一饼能卖出上百万元。炒到最后,不论唱多还是唱空的,都殊途同归。

    被认证为“中国渔业协会原生水生物及水域生态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的周卓诚发微博说,普洱茶崩得太彻底了,几乎每个大老板库房都压着进价上亿的茶完全卖不动。也有商户唏嘘,明知道会亏,但总觉得亏的不是自己。

    离90后、00后记忆更近的,是2019年前后的炒鞋热。有炒鞋客回忆,那会儿,科比去世、某个流量明星穿了同款鞋领奖,都能带来一波热度。一双2000元买的科比4,能炒到2万元,一款“NikeAir Force 1 Low 07”能炒出27万港元。但随着热度退去,十炒九亏成了常态。

    元宇宙概念横空出世之后,炒作的空间实现了从现实世界到虚拟世界的转场。

    (图源:视觉中国)

    今年年初,全球最大的NFT平台OpenSea曾创下过单日2.48亿美元的交易额。巨大的成交额背后,是一批真正赚到过钱的玩家:有人以99美元的价格抢到一件NFT,之后以15倍的价格转手卖出,收益接近一万元人民币。

    随着NFT市场热度下降,这场击鼓传花般的游戏渐入尾声。一位币圈玩家表示,市场在逐渐变得冷淡。他说,NFT数字藏品价格的波动比虚拟货币更大,许多高价NFT数字藏品的价格缩水90%左右。他很庆幸,自己当初并没有贸然投资NFT数字藏品,只是买了一个价值十几元钱的域名。

    另一位币圈玩家从去年就认识到了NFT的虚幻:“那些国外明星花高价买的NFT头像看起来就很粗糙,无论是从技术层面还是设计层面,数字藏品都不值它卖出的高价。”他认为,元宇宙的前景过于虚无缥缈,在一阵狂热的追逐后,最终必然沉寂下来,NFT数字藏品会回归它应有的价格。

    “如今的月饼NFT,和上述这些先例本质上是一样的。”据上海市海上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刘晔介绍,数字藏品本身是有实物的,就算不能吃,也能看。从这个角度来看,数字藏品被定性为商品,围绕其进行的相关交易受《合同法》《民法典》约束。

    但即便交易受约束,也只停留在要求恪守诚信、平等有偿这两个原则上。据刘晔介绍,炒作数字藏品的风险点就在于,由于其实际价值不清晰,给了资本炒作以空间。而高价接盘又属于你情我愿,无论损失金额多大,都只能自认倒霉,除非有证据证明对方存在欺诈、诈骗等违约或违法行为,但难度很大,“毕竟是商品交易”。

    回到近期的话题主角月饼NFT本身。不只一位币圈人士透露,数字藏品代表着文化,和古董是一样的意义。柳龙康就认为,做月饼NFT的初衷很简单,让传统文化以另外一种形式呈现,兼具收藏价值和精神属性。

    信海光在新京报上发表评论员文章称,中秋节是中国的四大传统节日之一,月饼又是中秋节的重要载体。从这个角度讲,“数字月饼”的出现并不是一件坏事,比如它可以让传统文化以更亲近的姿态走入年轻群体中。不过,月饼被新的元素绑定之后,由于背后隐含利益驱动,同样产生了新的隐忧,值得警惕。

    今年4月,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等三部门就联合发布《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要求应当确保数字产品的价值有充分支撑,防止价格虚高背离基本的价值规律。业内人士称,炒作要有底线,不能借着炒作“元宇宙”月饼,大肆收割消费者,换个马甲继续助长“天价”的歪风。

    (文中周斌为化名)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