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封城下的外卖小哥:为什么物资充足你却收不到?

    成都封城已经从9月1号-9月4号延期到直到社会面全面清零了,所以封城的日期已经变得遥遥无期了。我在上一次记录了我为什么要在封城期间送外卖(在成都封城的两天送了两天外卖),这几天我也在陆续的送外卖,记录一下我在那之后的外卖生活。

    为什么物资充足你却收不到?

    成都每天的官方都说日常生活物资保障充足,为什么大家却买不到菜了或者说菜很贵了呢?

    a、这两天我在街道上发现之前可以买到的蔬菜店、粮油店和水果店都关门了。因为他们不在保供的白名单内。毛细血管一般的日常商户减少,肯定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我在一个商户群里,群里的商户每天都在问是否可以开门?但是都是得到的否定的回答。所以保供单位的确定已经超过了我能理解的范围,有人知道吗?

    (不在白名单的商户门口都贴着这个)

    (政府发的保供白名单)

    所以,市场上可以供货的商户在减少。很多订单会集中到一些大的平台。

    b、商户处理不过来大量的订单

    当订单集中到大的商户的时候,就会形成爆单。大家之前在美团优选、淘菜菜、多多买菜的时候会选择就近的自提点。但是这些自提点不符合保供需求,所以就会被关掉。这样子只有极少数的自提点会符合要求。这样子会超过自提点的接单能力,这两天很多自提点有点双十一的感觉。门口全是菜。因为平台是统一送货的,自提点要分装。所以就会造成积压。

    外卖订单也是,之前很多小商户也会上平台。现在他们不准开门,所以外卖订单就会集中到少数商户那里。就行形成爆单,根本做不过来。

    排队等着商家出餐的外卖员

    一般我是不想接这种外卖单的,很多小哥也不想接。因为等餐超时会扣款。

    为什么没有那么多的运力?

    1、外卖员非为两类,一类是全职外卖员有工作时间要求和送单要求的(可以看第一篇记录的外卖招聘要求)一类是众包外卖员。这两种都有不少的人。

    全职外卖员是有通行证的,但是现在很多人出不来,所以没法增加新的人力补充。

    兼职外卖员或者说众包外卖员不一定能够拿到通行证(当然前提是你也要可以出得来,又会少去很多人),所以送的也是人心惶惶。我就休息了一天,很恐惧,担心被查被扣车。

    所以,运力就会变得很紧张。成都市就业局发了一个盒马的招聘,我并不看好。因为就算想参与,也出不了小区,除非政府招募外卖志愿者,有可能会缓解运力问题。

    共享单车的多样用途

    共享单车真的是被用的淋漓尽致,很多小区或者路口都是用共享单车组成的隔离带。

    出门买菜和街边小店的关闭

    买菜已经从一天两小时到两天两小时了,但街边的小店都关了。所以,想要买菜的人只有去到更远的地方买菜了,这也迫使更多的人必将会在街面流动。

    如果偏僻一点的小店会给们留一个小缝,做基本的运营。但如果是在路边的小店,就只有全关了。

    昨天路过一个水果店,门口的阿姨突然拦住我说:里面还有一些新鲜的水果,全部打折了,要不要?明天不让开了。

    原谅我,我那个时候真的笑了。可能我思想不正,我脑子里第一想到的是之前街边的妹子拦住我的时候那种悄悄咪咪的样子:帅哥,耍不耍?里面有漂亮妹儿。

    封控的小区和路面越来越多

    昨天在棕苑和玉林发现的封控小区和路面越来越多,很多都还在打围。蓓蕾社区一带也全部封起来了,说是要阻断武侯区和高新区(我才晃神过来原来这里是高新区的管辖)。送外卖的时候经常要跑冤枉路,耽误送餐时间,进一步造成超时。这也是不想送外卖的原因之一,要扣钱的。

    这些地方往往还会有城管和志愿者,要查通信证核酸之类的。

    还是要慎重点外卖

    因为取餐去到了很多我想都不敢想象的外卖聚集地。有的外卖就是一栋楼,里面就像那种隔离房,一件挨着一间,一个窗户口去外卖。这种还算好的。

    在火车南站附近有一个以XXX桐梓林店聚集的外卖小镇,那边才是真的疯狂。老庞大的一个小区了,里面真的是应有尽有无所不有。(等疫情结束后和大家一起去逛逛)

    这两天点外卖需要更加注意,如果需要就医吃药会很麻烦。

    外卖就是一个体力活,靠体力挣钱

    我本是做游学和桌游的,所以送外卖是生活所逼。在一开始做这个的时候,我并没有想那么多。就是为了挣钱以及可以出门。但是后来发现,即使在疫情期间(外卖可以不上楼),送外卖还是很难挣钱的。我这几天,下午和晚上送外卖,第二天上午休息看书(我真是佩服我自己,这种压力下我居然看完了《曾国藩传),还看了不少的《李鸿章传》)。一共跑了70多单,收入400元左右。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当我不看微信聊天的时候,我觉得什么保供啥的都是虚的。我接触到的外卖员无非就是工作和生活而已,大家跑起来的时候根本没有精力去管这些。就是接单、送单。大家讨论的话题也是和配送有关的,只有闲下来抽烟的时候才会叨两句。聊到这种保供单位的时候,注意力也是在如何影响自己接单。

    我挺佩服那群要搞非商业化配送的朋友的

    前面也说过,大部分配送员都是饿了吗和美团的单子。那有一些小众的需求肯定就难满足了。自从我送外卖过后,身边不少人都开始做这个事情了。我觉得还挺佩服的,比如说帮买药这种单子在平台上一是有接单限制,二是大家也不愿意接。配送费低,还要耗费很多时间。但有一些朋友打算做这个事儿,希望他们顺利吧。

    送外卖是一个需要勇气和克服恐惧的事情,因为你会路过高中低风险区,甚至说你就会送到这里去。如果真的核酸查出来了,疫情没啥,但是我觉得我肯定会被骂以及小区估计也会暴力我。那个时候你不是保供的人,会变成一个携带病毒到处跑的人,这种压力很大。今天可以去问问其余的外卖员,他们是如何回小区的?晚上又在哪里休息?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