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有没有人和我一样在疫情后一直没缓过来?”

    知乎问答|有没有人和我一样在上海疫情之后心情一直没缓过来?你们是怎么解决的呢?

    编者注:

    本文是知乎用户对提问“有没有人和我一样在上海疫情之后心情一直没缓过来?你们是怎么解决的呢?”的回答选集。

    有没有人和我一样在上海疫情之后心情一直没缓过来?你们是怎么解决的呢?

    如题~

    我是在上海读书的大学生,自己是北京人,现在无论在哪里都有一种强烈的终极的孤独。

    无论是上海还是北京,总冒出来疫情,使得我与朋友不能相聚,学校上网课关图书馆自习室操场,让人有一种时时刻刻在坐牢的感觉。

    就连暑假旅游的票也是一改再改。

    现在感觉自己一个人待在家里(父母都出差了,老妈因为去了中风险地区还被关在了上海),看着一天天太阳升起落下,有一种时间飞快而光阴虚度的感觉。

    但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优胜劣汰。这样也不是个办法。所以…要如何在学校图书馆自习室经常关的情况下学下去?

    补充:本人没有心理疾病不矫情不是小布尔乔亚也不闲。说以上词汇并且人身攻击的,没看问题描述凭空想象的,阴阳怪气不会讽刺就不说话的,我祝您吃亏是福,福如东海。

    匿名用户:

    我妈妈在疫情期间去世了,4月初以为只要关5天,我妈情况不太好,医生就同意我进了医院陪我妈,后来一个多月的时间我和五个病人一个家属一个看护被关在一间十平方不到的病房里。

    期间左边病床阳了,我们连病房也不能出,万幸我们竟然一个都没被传到,简直就是奇迹了。

    两个年轻同事猝死,第一个我不太熟,第二个跟我还满要好的,我一早六点看到微信朋友圈的讣告就哭了,我妈还摸摸我的头安慰我,谁想的到没几天妈妈也没了。

    第二个同事去世的当天,右边床抢救无效去世了,尸体在病房里放了大半天才来拉走,晚上我就睡在那张床和我妈床位之间,没有任何害怕的感觉,麻木了。家属来了也不让上来见面。先去把费用交了,等下殡仪馆来拉的时候给你见一面。

    过了几天对面病房的四十几岁的男的也抢救无效去世了。

    我不想说我妈去世的具体情况,出院入院抢救等待死亡,我妈最后想吃点新鲜黄瓜西红柿,黄瓜邻居给了一根,西红柿到死也没吃到,医院的停尸间在地下室,冰柜已经不够用了,都放在外面,第二天殡仪馆就拉去直接火化,都没有位置了,不能放,我办好手续,半夜两三点一个人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骑着共享单车回家。

    只要我还活着一天,可能就会一遍遍的在心里重现吧。

    我可能这生都缓不回来了。也可能时间有一天能够抹去我的悲伤,公司有免费的匿名心理咨询,我没去做,把伤口扒开给别人看就能缓解疼痛吗?做咨询的人多可怜,要面对那么多的负面情绪。

    这篇回答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删掉,我看有人评论说我结尾升华,可是我只是想告诉那些因为疫情而产生痛苦情绪的人,就是因为过去很痛苦,所以更要生活在当下,就算突然有一天,所熟悉的一切就整个被颠覆了,也要努力的生活下去,因为你的痛苦对于别人来说一文不值,唯一能折磨的就是你自己和关心你爱你的人,我的爸爸妈妈把我带到这个世上,爱我照顾我,对我充满期待,我不能让他们失望,我要努力的开心的活着。

    晚点准备养个猫,小区喂猫阿姨说她家有只猫被其他猫联合起来打,太惨了,来我家陪我吧。

    我就不一一回复评论区了,谢谢大家对我的安慰。我一直拼命努力不把坏情绪带给身边的人,我不想告诉身边的亲戚朋友,我很痛苦我很悲伤我很寂寞,我难受的想拿头去撞墙却又怕疼,很多话都憋在心里,这个回答就像我自己的树洞。

    倾述可能真的有利于缓解情绪,现在是周五晚上,我洗好澡躺在沙发上,看着评论区大家对我的安慰,突然忍不住就开始大哭起来,哭到停不下来。之前我都没怎么哭过,就好像小朋友摔疼了大人却不在身边,只能小声啜泣,感觉又回到了小时候,爸爸妈妈出门去了,留我一个人在家,我趴在阳台上从栏杆缝里看着爸妈回家的方向哭,我好委屈啊,爸爸妈妈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我等好久了啊。

    今天心情平静好多,果然哭过会好受点吗。

    回答大家的几点疑问,如果没有这次疫情,我妈可以及时就医住院,真的不会走的这么快的。妈妈是尿毒症患者,需要长期血透,疫情期间基本所有医院的住院部都是封闭管理,初期我们运气还算好,在康复医院有床位,但我妈年初髋关节骨折换了关节,一直没长好脱位了,康复医院没办法恢复,只好出院去了做关节置换的同济医院,但一旦出院就没办法再回康复医院了,做完关节恢复,同济的急诊和抢救室早就饱和了,血透病房也封闭不收病人,没有医院收诊只好回家,她在家呆了最后两天就不行了,一早血压就很低,我打了一圈电话,感激十院的胡主任,当初是他帮我妈妈造的瘘,他叫我们不要去急诊,说急诊都是阳,直接叫救护车送到门诊里面,后来又帮我推床去急诊抢救,第二天还打电话安慰我,包括康复医院的张主任,知道我妈妈行动不便,说是实在没地方做血透可以尽量单独弄个房间给我妈血透,电梯出来直达,医生们真的都很帮忙,我真的很感激,但当时大环境就是没法收病人入院。我妈走了我一个人被关在家里,亲戚朋友一个都来不了,现在回头想想真不知道那段时间自己怎么过来的,很多事情感觉都不记得了,仿佛一团迷雾。

    还有要感谢我家小区的居委会,当时我们要进出都尽力配合,还答应安排车送我们去医院血透,我家是几十年的老破小了,以前我总想着环境不好,想换套房,因为在市中心上班方便就一直没动,但这次疫情真的觉得远亲不如近邻,隔壁阿姨也很帮忙,给了我妈那根黄瓜,我记在心里,以后一定要找机会报答她,疫情期间楼上楼下也都熟了不少,不准备搬家了。

    两个同事一个88一个89年的,男同事生了小孩刚几个月,我不太熟,只是听说,他老婆带小孩住一间房,他自己住一间,家人发现他一直没起床,以为他夜里抢菜累了还在睡,结果进去一看已经硬了,手机还是在抢菜的界面,连抢救的机会都没有,很讽刺的是这些都是后来猝死的女同事告诉我的。

    女同事是晚上八点左右跳那个很流行的刘的操,她是有常年健身的,不是平时不运动的人,当时跳完就心脏骤停,老公在小区群里求助,来了两个医生邻居抢救了但没救过来,十一点多没的,我知道的时候是早上六点多,跟她老公联系说是殡仪馆还没来接走。后来有一天她老公跟我说骨灰拿到了,存在西宝兴路,给我看了号码,在二号楼三楼,我妈在四楼,我去看妈妈的时候也去看了她。我看着那个放着她骨灰的柜子,想到了个地狱笑话,这姑娘活着的时候老是想着减肥,这下真的减到最轻体重了,当时就是那种疯狂的歇斯底里想大声笑出来的感觉,太好笑了,这世界太荒谬了,我好像陷在噩梦里醒不过来了。我看人家柜子外面都有花插着,我想我家宝子怎么能没花带,我去给她也买点,结果殡仪馆的工作人员说疫情期间花卖完了,后来我又去了一次想买,她家人已经把她接回南京去了,她爸妈多可怜啊,独养女儿就这么没了,疫情期间也过不来,等来了就只能拿个盒子回家。

    这两个同事最终也只说是猝死,没有具体原因,也可能有但我不知道。我只是想如果没有封锁,正常上下班,男同事不用抢菜,女同事及时送医,结局是不是就会不同呢?

    还有个地狱笑话是我妈给我买了份保险,交了18年了,我妈跟我说交满20年就可以拿十万,结果我去改保险人,保险公司跟我说,这十万要到我死或者要我活到2067年才可以拿。2067年。。。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活得到。。。那时候十万块钱不晓得能不能买碗麻辣烫。。工作人员还很委婉的跟我说,你现在的保险没有受益人,最好定一下,我说知道了,可我也没小孩,就我一个人,留给谁呢。

    虽然碰到了很多坏事,但也有很多好人,去办房产继承,静安公证处的美女妹妹跟我说,基本就是一平方要100块公证费,如果不着急,可以自己准备材料去房地产交易中心办理,不需要公证费。我带了所有材料,我是唯一住房唯一继承人,交易中心的工作人员安慰我说虽然有点寂寞但也算干净,没有纷争,很顺利就提交了,接下去只要等通知就可以了,后续好像只需要交一个房产证的工本费,大概几十块钱,没有其他任何费用,我听下来意思这个费用其实还是要出的,只不过是政府出了,是这两年的新政,所以办的比较慢,每个月或每年有固定费用,报的人多了就要等,静安区到现在还在办去年的申请,如果急着想转名就只能去公证快,还是感谢政策吧,我也不准备卖房,还是省了我不少公证费了。

    我去交材料的时候正好有一对母子也在咨询,说是老公没了,但老公九十几岁的老娘还活着,房地产交易中心的工作人员就说那一定要去公证,让老娘放弃继承权,如果老娘不清醒那就没法公证,但如果不让老娘公证放弃,等老娘再没了,那老娘的其他子女就也有继承权,可以说是陷入死局了,这就是所谓的独生子女也不一定能继承父母的房产吧,真是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

    我今天认真考虑了一下我万一有事,钱和房子要留给谁,前段时间上海有个新闻,外甥死了舅舅不能继承他的财产,因为不是法定继承人,财产归政府了,我准备快点写个自书遗嘱。以后随身三件套太岁符器官捐献卡遗嘱。太岁符保平安,保不住了器官赶紧趁还能用趁热捐了。

    不知不觉零零碎碎的就写了这么多,我今天真的还蛮好的,虽然没什么很开心的事,但也没什么不开心的事,这样就很好了吧。

    匿名用户:

    在上海,而且4月中旬全家进了方仓,到现在没法缓过来,而且估计以后也缓不过来了。

    4月中旬自测抗原阳性,然后在群里上报居委,就遭到一些邻居的辱骂,说坏了楼栋的良好局面,让他们置身危险中,但是我们家从3月中旬基本就不出去了,4月1日居家后更是除了做核酸就不出门,只能是核酸期间交叉感染的,或者楼栋内已有感染者没上报传给我们的。在等待进方仓前的三四天,和不少邻居争论,后来索性屏蔽群消息,随便他们骂。

    然后准备进方仓,除了夫妻两个,最担心的就是70多岁的母亲和4岁的小孩,母亲岁数大了,血压高,腰不好,有一些基础病;小孩还小,还对进方仓没概念,就骗小孩说在家呆了好多天了,带他去其他地方玩。后来去了一个学校改的方仓,一层楼一百多人,就一个热水器,经常没水;卫生间水管坏了,水都流到外面楼道了;然后一个教室十几人,母亲晚上睡眠不好,然后让她白天再补补觉;小孩到那第一天就说,这个地方不好玩,我要回家。。。还好后来几个人都是3次核酸阴性后出仓,老人小孩也没什么问题。不过那几天,真的是一生的噩梦。(补充一下,方仓里发了中药和连花清瘟,但是因为中药味道重,连花清瘟查了下有副作用,都没吃,那几天就正常吃饭、喝白开水,上下午自己运动运动)

    回来后,又面临着买菜的难题,居委疫情期间两个月发了五六次菜,对我们4个人来说,也就是2天的量,还需要自己抢菜,买过1斤十几元的青菜,也拼过10斤接近200元的西瓜,反正截止5月31号粗略算了下,一个多月买菜和水果花了1万左右,而这些东西按疫情前的价格加起来也就是1千多。至今结束几个月,没听到疫情期间这些黑心卖家有几个受惩罚的。

    还有就是方仓回来两个星期后,想着在家呆着也是呆着,不如参与一些志愿服务为小区做些贡献,报名做了志愿者,帮忙送些快递之类的,从小区门口送到各个楼栋下面,不过只做了三次。因为第三次送完,小区群里有人在说,“有的阳性回小区后竟然还做志愿者,这些阳性送的快递,我是不敢收”,下面还有很多附和的,然后我就默默退了志愿者群。

    再接着就是6月1号解封,其他同事陆陆续续上班,因为我们夫妻两个进过方仓,当时复阳的各种报道甚嚣尘上,另外在做核酸和其他方面都是区别被对待,我们夫妻两个单位都要求继续居家,那一阵失业的担心、财务的紧张、对老小的担忧真的是几乎快压垮两个人。还好,七月份通知可以回去上班了,那个周末炒了几个好菜,几乎不亚于新生。

    现在算是回归正常生活一个多月了,但是也知道再也回不到从前了。路上遇到核酸检测厅,心里就紧张;也从来不主动看疫情相关新闻,看到就反胃;疫情前邻里关系还可以,见面打招呼,现在见面各走各的(一个邻居家小孩之前经常和我们家小孩一起玩,7月份我带小孩下去时看到小孩奶奶带着小孩也在下边玩,跟他们打了个招呼,然后小孩奶奶直接拉起他们小孩就离我们远远的);到单位上班后直奔自己办公室,从不到其他办公室,因为不知道其他同事什么心理,也不自讨没趣。而且更多的是心理方面,现在跟别人打交道时,就在想着对方知不知道自己进过方仓,对方如果知道了,会怎么看待自己。还好现在上有老下有小,很多责任逼着不得不继续前行生活,如果是一个人,可能心理早就压抑了。

    也许再过一两年,换个城市,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重新开始会好点吧。

    匿名用户:

    怎么解决?上海政府不是指明方法了吗?

    大家别误会,我没删过评论,不要私信我,至于你们评论是怎么消失的,那肯定是因为知乎有自动触发“开启评论精选”的功能。触发条件由你们自己的言论决定。

    你们到底说了啥?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知乎用户:

    没缓过来,没解决,硬撑着。

    先讲一下我的基本情况。我04年到上海读研,14年离开上海到昆山生活(在我历史文章里能找到双城记的文章)。这次上海封控(我连疫情俩字都不想用),我所在的小区被封了一个多月。远不及我那些在上海居住的朋友们悲惨。所以我不能过多地诉苦。

    但从此我对官方的消息不再信任。“你说啥都行,反正我也做不了什么。但别指望我相信你。”就是这么一个心态。

    因为有孩子,而且还小,出生就遭遇了疫情,一直到现在没见过正常的生活长什么样。以为出门就是要戴口罩的,以为做核酸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让下楼那段时间,他每天在家要闹着下去玩,要滑滑梯。很不理解为什么滑滑梯会被封住,也不理解为什么不许出去玩。

    7月过后一直接到各种贷款电话,每天都能接到好几个,上来只谈利息有多低。财务通知我们社保要多缴(我是自己创业,自己的小公司),因为上海的缴纳比例提升了。总之怎么赚钱是你自己的事情,怎么活下去是你自己的事情,该上缴的还是一样上缴。

    接到好些朋友的电话,都是道别的,润了。电话里大家没有互倒苦水,而是聊了一些以前的共同记忆。末了也会劝一句,有条件就……我说目前确实没条件。

    最近发现只要有48小时核酸阴性,就能跨城出行。回了好几趟上海,开会,办事。看了好些以前熟悉的地方,好些都关门了。与上海的朋友聊,大多都很伤心,跟我差不多,硬撑着。跟外地的朋友聊,就发现,人的悲喜,真的不是相通的。还有一些外地的朋友,并无恶意,但确实相信了一些传闻。

    最后这些伤心只能自己扛着。因为有孩子,似乎更坚强一些。时间总会往前走,人的寿命总是有极限的。再过十年,总归会不一样。只能安慰自己说,至少没爆发战争,如果在战乱年代,我孩子该多悲惨。

    以前相信,什么都会往好的方向发展,生活总是越来越幸福的,只要自己一直努力。现在才知道,我只是没有被生活毒打过而已。幸福是短暂的,跌宕才是本质。

    庄泽曦:

    我很想积极一点,挺过去,但很难。

    对我这种做展览的来说,疫情打击很严重。

    4月封掉后,5月的展览黄了;11月的也黄了。

    解封后,很多展馆其实延后了近两个月才能开。

    等我们都感觉可以开工了,又有问题了。

    很快,接连不断地黄。

    先是海南的项目,然后朋友说,厦门还有一个活做吗?

    然后是厦门。同一天,重庆发来一个项目。

    接着是重庆,再是成都,还有深圳……

    总之,我毫无意外的踏准了所有疫情爆发地。

    想想今年真的是点背,喝醉了好几个夜。

    我朋友说,不是点背,是全国都出问题了。

    他说的没错,于是我选择在上海接了三个项目。

    我想这总不能出岔子了吧。

    截至目前还好,但其中一个合作方的写字楼昨天在上海被封了……

    我……

    我觉得我已经用上百般解数了,两个月给自己攒了小十个项目

    但几乎全部黄掉……

    于是,我开始订明年的计划。我找了一个小城市的项目,但疫情反复的状态,还是令人担心。我该怎么办啊!?我这几周一直问自己。

    出版社的一个朋友到挺乐观,和我说,约稿写一本意大利文化的书吧,明年底疫情结束大家都要去玩呢?

    我说,你确定能结束?!

    她说,再不济,读者就当一面窗看看外面的世界,也好。

    我想了想,回她:但愿会有那么多充满希望的人。

    如果问我,如何调整心情,我觉得趁粮食还够的时候,吃点好的,但也别太好,免得以后过于怀念。然后,学一门手艺,已备后患。

    对我而言,策展人能拿得出手的手艺可能就是刮大白、找平、砌墙、做水电管线了。到时候应该饿不死,总有需要刮大白的吧。

    皇家铲屎官:

    已经对官僚系统不抱任何期望。它们永远不会变。

    东宫娘娘烙大饼:

    不会缓过来了。

    所有经历过上海疫情的人内心真正坍塌的东西是:对既有的社会秩序的信心。

    你终于知道了自己面临的生活的真相是什么。

    不是所有人都是能够直面淋漓的鲜血的勇士,但是那两个月让你不得不直面,然后全方位的摧毁你对于“正常”和“底线”的原有认知。

    你不再知道正常的生活应该是什么样子,你不再知道规则的底线是否存在,或者规则本身是否存在。

    你失去了坐标系中的原点,所以你再也无法对未来有任何有一丁点自信的预期。

    这是不能靠时间解决的,所以你永远不可能缓过来。

    不要尝试去解决它吧,这不是普通人能解决的事情。

    唯一值得努力的事情只有珍重好自己。

    匿名用户:

    封城的两个半月里,经历了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恐惧,对政治历史的思考,以及大大推迟了失眠的时间节点。以前的失眠最晚到两点就不行了,那两个多月里,经常失眠到3、4点,经常还要第二天早起在叮咚上抢菜,身心俱惫。

    从最开始的烦躁到失望,再到绝望,6月1号突如其来的解封,人已经麻木了。解封后第一次出门坐地铁,感觉陌生而紧张,类似于被软禁了两个多月第一次出门的感受。开始社交恐惧,抗压能力变弱,遇到可以倾诉的人,就会忍不住诉说那段时间的经历。开始理解那些run到国外的人。心理创伤至今还未彻底痊愈。

    知乎用户:

    晚上我去小区便利店吃晚饭。其实我很久很久没去了。老板娘见到我很惊讶,以为我也早早搬走了(毕竟这个月房子到期)。她告诉我,小区很多人搬走了,也有很多人马上搬走。今天就有位老租客来告别,说自己马上离开了。

    老板在和人打电话,几回对话能听出来,对方是个生意人。疫情期间开了餐饮,门可罗雀,不知道怎么活下去,想和老板取取经。

    老板笑道:现在什么容易啊?上海隔离那几个月,核酸检测统计人数高达2800万。最近的常做核酸人数只剩2300万了。500万人逃离了上海,而且大家还在逃。

    是啊,还在逃。

    8月我和来上海第一份工作的team一起团建。小半年没见,大家好像变了,又好像没变。team里很多人也离开了。我被大家调侃,无论是人的气场还是性格,都变了很多。

    说起我们的行业,一片哀鸣。活着,已经22年是最大的成功了。

    8月底我和大学学姐见了个面,吃饭逛街买衣服。商场几乎没人,去试衣服都是多对一vip服务。商场萧条到,我们累了想找个地方歇歇,发现很多小吃店都倒闭,关门了。

    两个人聊起来,都觉得345月像梦一场,是一种不可思议的经历。上海疫情隔离的几个月,带给我们的伤痛是无法言说的。因为即使大家都在上海,都居家隔离,每个人的情况和经受的苦难可谓不径相同。

    很俗但很贴切的比喻是——我们意识到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我们知道自己是孤岛,对方也是孤岛。我理解你,你理解我,但无法感同身受。

    和学姐再多的聊天,是不能放在知乎讨论的了(会连夜删帖的程度

    上海疫情之后没缓过来?这太正常了。这段经历会想中国历史上的一些大事一样刻骨铭心,难以忘怀,甚至是ptsd 。

    不信,你去问问经历过大事的长辈就明白了。

    没必要给自己太高要求,也没必要纠结自己走出来与否,也不必去证明什么。我只知道,经历过上海疫情的人,都会对生活,对社会,对他人,抱有一种冷漠且事不关己的态度。

    一开始我以为是自己过于冷血,后来发现,原来大家都是这样。

    所以,还想继续前行,最好的解决方案就是聚焦自己,足够冷血,足够冷漠。这样没什么能影响你,也没什么能击垮你了。

    匿名用户:

    到现在没缓过来,匿名浅答一下,我外婆就是在这波疫情里走的,不是因为新冠,封城之前就因为身体不适住院了,后面查出来胆囊问题,但那个时候已经封城了,根本没有医生做手术,这个科室的医生都封在家里,先在十院后面转到瑞金,但也没用,胆囊堵住了两三天就走了。(事后去拿死亡证明上面居然写着胰腺癌,现在的医学已经发展到空口鉴癌了吗)

    我可能是永远无法和解了,最恶心的就是看到某些人说“不防疫,等你家里老人感染新冠死了,你就要哭了”,每次看到都想吐。那几个月火化都得排队,我舅走了关系插队烧的,他去火葬场那边,据说四月烧了五六万(结合新闻里新冠的死亡数,细品)

    苹果:

    永远也缓不过来

    因为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被困在家里2个月,不让你出门,还说是为了你好

    你每天要考虑全家的吃喝拉撒,姨妈巾卫生纸垃圾袋都没了,要和邻居去借。

    你家里老人高血压买不了药,眼看着就要断药了,你求爷爷告奶奶的找人帮忙

    夜深人静,我问自己,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我承担?为什么要限制我的自由?

    怀疑人生。

    萧绵绵:

    缓不过来。并且终于共情了六七十年代那群下乡的知青了。

    以前我看王小波和严歌苓的小说,我都不能明白那是一种怎样的严重的心理创伤,以至于让精神都得麻木。

    以前我甚至读了黑塞的小说,我也没有很深地共情一战对于当年的知识分子的精神伤害。我只知道他们陷入了一种严重的虚无之中。

    直到我亲历了上海这个事儿,我大概明白了一丢丢了。那是一种,感觉整个秩序,都全然走向混沌和坍塌的疯狂感,每天都在发生一些突破底线,突破认知的事情,每天都看到某个新创建的公司赚疯了,某些人因为没办法看病而去世了。原来一切运转良好的时候,某些怪物只是在暗中涌动,但当其浮出水面,光天化日之下,赤裸裸地呈现在我们面前,疯狂吃人的时候,那种冲击感还是很难消化。人类文明何以衰败至此。

    这可是上海啊。这可是中国最繁华的城市之一的上海啊。

    尤其是当你看了一些社会学之后,从一个更宏观更抽离的角度去看待自身的时候,便能绝望又深刻地感觉到自己作为个体在如此庞然大物的运转面前是如此渺小,无力,无助,无奈又悲愤交加。什么都不安全,什么都不可信。可能人类社会向来如此残酷,可能我好日子过惯了吃不得苦?

    我只感觉自己的人格尊严被剥夺,原来我只是一只可以被随意踩死的蚂蚁啊。原来我们以为存在的某些普世价值,根本不存在啊。这种觉察让我明白,原来做什么都没用,我竟如此渺小地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这让我陷入了很长时间的抑郁当中,对什么都失去动力,觉得没有意义。反正我无论如何也只是一只工蚁罢了。

    倒是挺羡慕那些笑话我矫情的人的,无知有时候也是一种幸福啊。他们做核酸真幸福啊,甚至感觉到一种踏实。

    匿名用户:

    我觉得我缓不过来的。

    发生在我身上以及在疫区的所见所闻,虽然没有网上那么夸张,鉴于每个区真的差别很大(懂得都懂)我觉得有些人经历的只会比我更糟糕。

    最大的变化就是丧失了对政府的信任。至今上海政府也没有给一个明白交代,之前的一切迷之操作责任在哪里?你们工作不到位让全上海人民来承担,那我们凭什么要把我们的自由权利过度给你们啊?过度自由权的结果就是差点饿晕?我还是一个有手有脚有知识的青壮年啊居然差点在21世纪魔都饿晕,真有这样的荒唐政府!我惊叹于我们对你们的容忍程度,居然连别人在阳台唱歌都不许?你的权利好大大哦!

    我之前被周围人说又红又专,现在我一直在考虑有钱了要移民,和考虑给自己和未来小孩改国籍的事情。

    我只能说我没法回到以前了,经历的事情实在是太让人寒心了。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