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世界上最孤独的人过世! 亚马逊土著被灭族

    一段时间之前,巴西亚马逊雨林的棚屋之中,一名男子静静地迎接自己的死亡。

    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孤独的人。

    一直到他死亡,他也从未和这个人类社会接触过,于是我们无从得知他的姓名,只能用 ” 洞中人 “来称呼他。

    人类社会对他一无所知。

    我们不知道他的文化,不知道他的语言,也不知道他究竟发生过什么。

    但人类知道的是,他是这个亚马逊森林原始部落中的最后一个人。

    随着他的过世,一个原始部落彻底消失了,带着传承了千万年的文化,和无数问题的答案,一起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之中。

    这是当地有记录以来,第一次有与世隔绝的原始部落,彻底消失。

    人类学研究者 Sarah Shenker 难过表示:” 这是一起种族灭绝。”

    他生于斯,长于斯,亦在这里溘然长逝。

    他在自己的家中过世,躺在吊床上,身体上覆盖了金刚鹦鹉的羽毛。

    一位工作人员在例行巡逻中发现了他的死亡,那时他可能已经死亡了 40-50 天。

    ” 他的房子里没有任何暴力迹象,领地没有入侵痕迹,也没有任何东西干扰。”

    ” 洞中人大约 60 岁左右。他应该是知道自己即将死亡,于是提前准备好了自己的身后事,静静躺下,合上了双眼,等待死亡。”

    有人将他的故事比拟于 ” 世界上最孤独的鲸 ” ——因为叫声为 52赫兹而永远被同类摒弃,在冰冷的北大西洋永远独自歌唱,从未能够与同伴交谈。

    这是一种终其一生的永恒孤独。

    而对于 ” 洞中人 ” 来说,他的一生,也同样与孤独密不可分 ……

    1996 年,巴西土著事务局在巴西亚马逊西部朗多尼亚州塔纳鲁土著领地 “Tanaru 塔纳鲁 “中,第一次发现了 ” 洞中人 ” 的存在。

    大多数原始部落的成员都和自己的部落生活在一起,但他离群索居,独来独往,也没有和任何人沟通的意愿。

    他是这片森林中唯一的居民。

    他孤独而神秘,无比抵制外界与他建立联系的企图,射箭攻击所有试图靠近他的人。

    没有人知道他的姓名,他的部落名字,又有什么部落文化。

    人们知道的,只有他习惯挖深洞的习惯,他也因此,被称为 ” 洞中人 Man of the Hole。”

    在他居住地附近,有几十个深洞。这些深洞中布满了钉子,洞中人用这些洞来诱捕动物,也用这些洞来抵御外来者,有的时候甚至会自己藏在其中。

    负责保护土著居民的探险家桑托斯,曾经在巴西国家原住民基金会的委托下,在他的活动范围中,策略性的留下工具、种子、食物等物资。

    但是,这些外界人留下的东西,无一例外的被拒绝了。

    26 年中,没有人真正与他沟通过。

    外界的人们渴望了解他,但没有办法与他直接沟通,只能通过观察队,窥探着他的生活。

    (电影剧照)

    他住在草屋之中,会定期搬家,采集水果和蜂蜜,种植玉米和木瓜,打猎森林中的动物,自给自足。

    他知道自己在被 ” 监视 “,但从未与外界联系。

    有的时候,他会发出信号,让熟悉的观察队避开他为了防御、或者诱捕动物而挖下的陷阱。

    人们与他离得最近的一次,是 2018 年,政府团队的拍摄工作中记录下了他的身影。

    那个时候,人们看到他使用类似于斧头的锋利工具在砍伐树。

    而后,人们再也没有见过他。

    他躲避人类的踪迹,将自己永远隐藏于这片森林之中。

    人们只能偶尔看到他生活的痕迹,看到他用过的工具,挖过的洞穴,吃过的残渣。

    直到 …… 他的死亡。

    人们从未与他正面沟通,但是二十多年间,也通过各种方式,大概推测出了一些他的故事。

    洞中人今年 60 岁左右,因此,他大概出生于 1960 年左右。

    而他的部落,是在 1970 年代——也就是他青少年时期,逐渐走向灭绝的。

    那个时候,外面世界的发展逐渐影响到了这片森林。

    有牧场主人觊觎这片土地,也有非法伐木工、矿工想要将这片土地据为己有,于是渴望土地和财富的掠夺者开始多次攻击土著居民、蓄意消灭整个部族。

    洞中人所属的部落,也开始一次次被 ” 现代文明 ” 所攻击、侵害。

    土著保护组织的工作人员曾经找到过一个小村庄的遗迹,而这个村庄中的每个棚屋附近,都有多个和这个洞中人挖的类似的深坑。

    而人们发现,洞中人所在的部落,可能在外界文明的倾轧下抵抗了十多年。有人在他们的狩猎范围内,刻意留下了 ” 糖”,毒杀了大多数人。

    剩下的人开始迁徙逃避,但却没有躲过命运。

    1995 年,最后六个人被枪杀,整个部落只剩下了他一个。

    英国媒体称:” 他不信任任何人,因为他与非土著人的接触带来的都是创伤性经历。”

    从那以后,他成为了彻底的孤独者。

    他的亲人、朋友、部落都已经死去,他世界中的每一个人都已经死亡。

    而那些代表外界文明的人类,在他的眼中,不过是刽子手而已。

    在之后的二十六年,他孤独一人在这森林中游荡,离群索居,再也没有和任何人说过任何话。

    就这样,他作为这个部落的最后一个人,慢慢走向了最终的死亡。

    就这样,这个部落千万年传承下来的文化,再也没有人知晓。

    他们为什么会用挖洞来捕猎?他们是如何传承玉米和木瓜的种植?

    他们是否有语言和文字?他们是否有自己的名字?

    他们是父系部落还是母系部落?他们的长辈是如何教导子辈?他们的孩子何时成年?如何选定自己的爱人或是婚配?

    他们有什么崇尚的信仰图腾或者忌讳?他们如何庆祝丰收,又如何哀悼亲友的过世?

    这一切,都彻底消失,再也没有答案。

    我们知道的,只有最后覆盖在他尸体上的,美丽的羽毛。

    巴西政府的统计中,有 80 万原住民属于 300多个不同的部落,超过一半人居住在亚马逊雨林,而其中大多数人都受到不法之徒的威胁。

    而无一例外的是,这些部落,都在缓慢地消失之中,被现代文明或是暴力、或是文明的灭绝。

    洞中人的死亡,是巴西历史上,第一次有记录的、未与外界接触的原始部落的彻底消失。

    但事实上,有更多更多的原始部落,早已经灭绝,且从未被记录在案。

    土著保护组织认为巴西至少有 114 个孤立部落存在,但只有 28个部落得到了证实以及政府的保护。

    而剩下的部落,在无声无息之中生活,或者走向注定的毁灭。

    对于原住民来说,森林之外的社会是恐怖的。

    他们不认为自己与外界的人是同类。

    恶意无处不在,而善意也似乎是一种居高临下的施舍。他们带来的只有死亡,杀戮与疾病如影随形,而他们退无可退。

    或许,也正是如此,才让洞中人拒绝了一切的沟通。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 那个时候,我们走遍了整个地区,找到了他的家,也就是他的避难棚屋。”

    ” 我们试图建立一个对话,给他提供玉米和箭,但他很害怕,非常咄咄逼人,试图吓退我们。”

    ” 也许因为悲伤,也许是下定决心,但他已经选择了自己的道路——不与任何人说话,避免一切接触。”

    ” 从那一刻起,我们不得不尊重他的孤独 ……”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