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中国公司渗透接管?所罗门群岛处处可见中国痕迹

    近年来,中国在南太平洋地区迅速扩大其影响力。所罗门群岛与中国的关系更是走在其他南太平洋岛国的前列。美国之音记者莉雅和久岛最近到所罗门群岛,实地了解中国在当地的存在和影响力。

    在所罗门群岛首都霍尼亚拉唯一一条大马路两旁的杂货店,虽然门面上看不到什么中文字,但走进去你就可以看到收银台后面的华人面孔。

    当地人说,这些店铺几乎都是华人开的,在唐人街更是如此。这些开店的人几乎都来自广东江门地区。

    所罗门群岛华人无处不在

    所罗门群岛中国商会秘书长刘泽向美国之音记者讲述了这其中的历史渊源。

    “一百多年前,一个在图拉吉岛的英国公司请来五个中国华人,从广东江门地区到这里来,给他们做饭,或者做木匠。一直到了二战,41年左右,这边不是准备开战了吗?英国公司就把成了家的华人撤到澳洲,没有成家的几个华人就留在所罗门,接着和英军一块一起战斗,负责一些辅助工作。然后到了二战结束,打赢了,他们就开始在图拉吉开店,因为当时有一些战时物资过来以后,就不像原来这儿物资控制得特别严。就在这开店后发现利润非常好。换了首都后,这些比较老的家族们就开始扩展他们的生意,然后从家乡又叫了很多人过来,”他说。

    除了早就在这里生根的老华人,很多在这里开店的中国人差不多都是一、二十年前因为亲戚关系来这里谋生的。他们主要集中在首都地区,但在所罗门群岛人口最多的马莱塔省,我们也看到不少华人开的店。

    近些年,也有像刘泽这样的人来这里投资项目,开餐馆等。目前究竟有多少华人在所罗门群岛,并没有一个权威的统计数字,有的估计说3千人,有的说有5、6千。

    中国与所罗门群岛2019年建交之后,来这里的主要是像中国土木(CCECC)、中国铁路(CRCC)和中国港湾(CHEC)这些大型国有企业和他们的员工。这些工程主要在霍尼亚拉。

    林雯深(MichelleLam)是在所罗门群岛土生土长的华人,但不会说汉语。早年间,她的父母从香港应聘到这里当教师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这里。

    她说:“如果你在这个国家,他们(华人)无处不在。他们经营商店,做生意,四处活动。但你不能称他们是中国在这里的存在。这只是人们在做他们的工作。当他们提出‘中国的存在’的说法时,我想他们指的是在这里做某些工作的中国国有企业。”

    中国在所罗门群岛援建的2023年南太平洋运动会体育场馆项目是中国在这里存在的一个最明显的例子。

    中国土木通过公开招标赢得了这个庞大工程七个项目中的五个。同时该公司还负责援建霍尼亚拉唯一一条主道一半的工程,另一半由日本公司援建。另外它还在所罗门群岛西部省承建一个机场改造工程。

    在这个体育场馆的旁边,中国港湾正在承建南太平洋大学的一个分校园,但这不是援建项目。

    中国正在接管基础设施业

    一些当地人认为,中国正在接管这里的基础设施行业。

    担任过透明国际所罗门群岛分部主席的波拉德(Bob Pollard)目前是致力于帮助当地村民的所罗门群岛太平洋椰子(KokonutPacific Solomon Islands)公司的总经理。

    “以这里的建筑行业为例,它已经被中国土木工程集团有限公司接管了,还有中国港湾这些公司,”他说。

    所罗门群岛工商总会的主席里克·福欧(Ricky Fuo’o)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也谈到了中国在建筑行业的影响。

    他说:“建筑业绝对是我们看到的有很大影响的主要行业之一,而且他们现在真的占了主导地位。有很多中国公司,建筑公司进入了这个国家,我们没有办法在价格等方面和他们竞争,公司的庞大规模摆在那,这些公司很大。这是我们看到的正在慢慢渗透并接管的行业之一。”

    所罗门群岛太平洋椰子公司总经理波拉德认为,由于中国国营公司与中国政府之接的关系,即使是通过了招标,对其他公司来说也是不公平的。

    “我认为这是一个真正令人担忧的问题,因为如果你正在进行大型的建设,他们正在招标,我认为这不是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因为这些公司,谁知道他们从中国政府那里得到了多少补贴?”他说。

    但也有一些人不这么看中国在所罗门群岛开展的项目。

    沃尔顿·奈松(Walton Naezon)担任过所罗门群岛商业部长和矿业部长。

    他所在的一家采矿公司是目前在所罗门群岛开采金矿的万国金岭矿业公司的合作伙伴,也是公司董事会的成员。

    “我认为,中国没有接管所罗门群岛。我想人们要的是中国发展所罗门群岛。他们在建造设施,公共设施等。对于这个国家来说这是件好事。我很高兴的是,中国在这里的公共地产上进行的大部分投资不是贷款。他们提供的是援助资金,”他说。

    虽然人人都可以看到中国公司承建的庞大工程,但人们对这些工程以及它们承建这些工程的目的所知甚少。

    曾经在中国港湾公司工作过的林雯深说,这与中国公司的一些做法有关。

    “他们说,他们来这里只是做建筑工作。他们根本不与(当地人)融合。我在中国港湾公司工作的时候,他们驻地的纪律很严。他们让人来工作。他们基本就是工作,吃饭,睡觉,工作,吃饭,睡觉。他们对社交活动是零容忍的,基本上是这样,以避免文化方面的误解、陷入麻烦等。”

    美国之音记者试图在中国港湾公司承建的南太平洋大学校园的工地采访有关负责人时,一位年轻的工地总指挥本来准备接受我们的音频采访,但在请示了他的上司后回绝了我们。

    中国土木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甚至试图阻止我们在他们的项目外面拍摄,说这个背景属于他们公司。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