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美军会否介入中国军演?美专家解读“微妙平衡”

    北京不满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Pelosi)访台,自周四(8月4日)开始在台湾周围海空展开规模空前的实弹军演。台湾国防部周五(5日)称,有多批中国军机、军舰于台海周边演习,并逾越海峡中线活动。前一天,中国才有多枚导弹飞越台湾上空。

    针对中国军演,美国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柯比(JohnKirby)4日在例行简报会上谴责表示:“北京的挑衅行为是重大升级,是其改变现状的长期企图。”

    与此同时,白宫宣布延长航空母舰里根号及其打击群在南海停留的时间,并推迟洲际弹道飞弹试射,“非常密切关注”中国军演。

    国际关注台海局势会否可能擦枪走火、酿成危机,美军又是否会介入。华府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re for a NewAmerican Security)印太安全研究员史托克斯(Jacob Stokes)认为,这里面有许多计算。

    史托克斯曾在拜登任职副总统期间,在他的国安团队工作。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訪时,史托克斯表示,1995年台湾前总统李登辉访美引发1996年台海危机,当时美国曾有两艘航空母舰驶入台湾海峡,但时机是在危机即将结束时。他说:“我们必须看未来3天军演的进展,中国的军事演习是否在周日停止,将是一个重要问题。”

    中国宣布自8月4日12时至7日12时在台湾周边6个海域进行实弹军演。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4日在例行新闻会被记者问到,未来中国军演会不会成为台海局势“新常态”时,她表示:“要取决于美方和‘台独’分裂势力会怎么做”。

    美专家:处于“微妙平衡”

    史托克斯告诉德国之声,就目前来看可以肯定的是,美国与台北的官员有著密切联系。他说:“我想美国正在利用政治层面和军事行动渠道来传达信息,敦促中国保持克制”。

    史托克斯表示,华盛顿毫无疑问地非常密切关注这一切,“我也知道,美国官员已经谈到了台湾的应急措施,军方和美国政府的其他方面将提前考虑可能出现的结果,以及华盛顿可能作出的反应”。

    中国绕岛军演 台湾民众怎么想

    史托克斯指出,“这确实是一个微妙的平衡,而且不是所有的事情都会公开。这就是应对中国这种行为的一部分挑战。”但与此同时他也认为,中国挑衅意味浓厚的军演,仍带有擦枪走火的风险。他说:“有可能发生事故或导弹失灵,导致轨迹改变并击中平民区”。

    史托克斯说,美国如何在西太平洋转移其所有军事资产,外界无法亏知全貌,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些军事资产就在那里待命,并“有可能迅速到位,在必要时参与行动”。他认为,这可以归结为美国与台湾和其他伙伴试图共同显示一个坚定的姿态,但料想不会升级到超出中国已经正在做的事情。

    “战略模糊”与拿捏的分寸

    美国政府对台海长期奉行“战略模糊”(strategicambiguity)政策,即美国政府在台海危机保持模糊立场,不会表明如何应对北京攻台。随著佩洛西访台、中国针对台湾展开大规模军演,一系列后续效应会否催化美方政策变动也引发关注。

    对此,台湾政治大学亚太研究国际博士学程助理教授南乐(LevNachman)表示,美国目前观望远离这些军事演习,不仅仅是因为北京正采取的是“升级”的行动,要谨慎处理,也是因为目前都还是演习的层次。

    “战略模糊是指,美国是否要对中国的入侵做出(回应的)保证承诺。我不确定是否一定要要求美国做出这样的承诺。”南乐向德国之声表示,北京军演是一种明显的恐吓手段,“如果美国考虑改变战略模糊,这表明北京在吓唬众人方面非常成功。”

    对此,淡江大学战略研究所副教授李大中指出,他认为“美国在拿捏是否该介入中国在台湾周围海域的军演。”他告诉德国之声,美国的态度是是高度关注中国军演,“但目前考量是不在这个地方军事加码”。他也强调,这不代表美方没有这个能力,只是希望让局势早点缓和。

    李大中说:“美国会认为若在这个时候摆出要介入的架势,可能有一些对峙的风险。美国不想当中国在军演时,很近距离地加码整个紧张局势。我在旁边监视,我也呼吁要冷静跟稳定,我觉得这会是美国的讲法。美国不会部署跟中国争锋相对,这会让紧张局势升温。”

    《台湾政策法案》草案引注目

    除了美军在台海的军事动态,南乐也提到彼端华盛顿正备受讨论的《台湾政策法案》(Taiwan PolicyAct)。美国参议院外委会原订3日审理该法案草案,但以主席须参与院会事宜为由延期,时机引发外界揣测或与佩洛西访台、中国军演有关。

    白宫:北京挑衅是企图改变现状的“重大升级”

    中国自周四展开军演,并在台湾周边海域发射导弹,美国白宫指责中国的举动是试图改变现状的“重大升级”,且“不负责任”。与此同时,白宫宣布延长里根号在南海停留时间,并推迟洲际弹道飞弹试射,密切监控相关情况。

    中央社报道,该法案草案内容寻求赋予台湾“主要非北约盟友”地位。根据美国国务院,这是美国与当事国关系紧密的“有力象征”,该国能获得军事、经济特别待遇,但不含安全承诺。

    此外,该法案要求优先并加速处理台湾军购请求,并计划提供台湾数十亿美元外国军事融资资金,协助台湾加快现代化防卫能力,以吓阻或击败中国入侵。

    南乐认为,这项仍在拟议中的法案草案,提及一些关于在中国入侵时做出保卫台湾的承诺,“如果能进入最终版本,我会很惊讶。但我认为这次军演肯定会对美国国会产生影响”。

    他说:“美国所有的鹰派政客都会吃这一套。我担心这可能是一场竞赛,中国对此反应强烈,这会给那些寻求对中国采取鹰派立场的人提供了燃料,以证明他们的立场。这些类型的强烈反应将相互影响。”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