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流沙年代 截图满天飞 中国网友为啥那么爱截图?

    不知不觉,中文互联网的主要交流方式变成了看图说话,截图的图。

    每天一睁眼,朋友圈、微信群到处都是截图,人们或反对或赞同,或兴奋或嘲讽。截图的内容有时候是网络聊天,有时候是段子,有时候是某人的长篇发言,很多截图上都加了标注。

    有朋友说:“以前还是有头有脸的被截图,现在莫名其妙的截图满天飞”。

    以前人们传播新闻,“报纸上说的”,“电视上说的”。现在变成了“网上说的”,而网上说的很可能就是某张截图说的。

    截图这种交流方式,将互联网去中心化、匿名化的特点发挥得淋漓尽致。

    在古老的报纸杂志时代,每一篇文章都能找到不止一个负责人,新闻报道有记者的名字,约稿有撰稿人的名字,新闻图片有摄影记者的名字,还有编辑、总编辑的名字。那时候如果一家媒体得罪了某个群体,冤有头债有主,是有可能被直接堵上门的。

    到了门户网站时期,门户网站也有内容部门,但自制内容十分有限,互联网的内容从业者获得了一个集体称呼——小编。

    众所周知,后来互联网实名制了,后台实名前台匿名,理论上,每个发言的网友都可以被定位到现实中的具体个人。但是一段精彩的网络发言,被截图转运到其他网络平台,最初的发言者与这段言论的关系就隔开了,无法享受荣耀,也不用承担责任。

    截图风行的一个重要驱动力,应该就是大家都不愿意负责的集体心理。被截图的人不用负责,传播截图的人也不用负责。

    我就发张截图,你较什么真啊?

    大家都在乐,你也跟着乐得了。

    截图透露了这个时代的精神特质。除了不愿负责之外,还不在乎事实真相。一张截图被转发成千上万次,也不见得有一个人去做一次事实核查。合我意的,我就继续转发。不合我意的,皱皱眉也就过去了。

    从概率意义上讲,截图的可信度很低。有意的造假和无意的讹传都非常容易发生。关键是,错了之后也无人负责,甚至无人要求需要有人负责。

    人们其实也知道截图不太可靠,所以现在人的喜怒哀乐都很浅,进程短,迭代快。

    只要我不投入感情,事情再怎么反转,也不会受伤。从源头上建立起了防御机制。

    说者无心,听者也无心,精神按摩已经是奢侈品,挠两下痒痒就算一天没白活。

    我大学读的是历史系,虽然读得稀里糊涂,但是记住了一句话,历史学就是史料学。如果一则史料本身不可信,做出来的文章再漂亮都是笑话。

    现在的网络讨论,以流沙材质的截图为地基,其实际价值就十分可疑了。忽的一阵风来,忽的一阵风去,大笑两声、冷笑两声、沉默一会,什么东西都留不下。等将来一阵更猛烈的风刮过,今日种种就都成了云烟。

    历史可能进行到了垃圾时段,无法快进无法跳过更无法倒带重来,但我们陪进去的,是一去不返的年华呀。唉。

    在流沙横行的年代,还是要想办法种棵树。

    我现在觉得,天天上网看热闹,还不如花几个小说读篇经典小说,心里来得踏实。号称虚构的文学,比号称真实的新闻,更靠得住。

    文学当然无法取代新闻的功用,但是当新闻已不再是新闻的时候,返回文学或许是个权宜之计。怎么办呢,日历还在一天天往后翻,呲啦呲啦的。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