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二舅”被质疑不实,拍摄者电话无人接、短信未回

    7月31日,有媒体报道称,《回村三天,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因内容涉嫌虚构,拍摄者并非二舅外甥,视频爆红后将二舅藏起来,b站对视频采取“撤销推荐”处理。

    7月31日晚,封面新闻记者在b站小程序及网页版中,看到这条视频仍然在“首页”“热门”位置。随后,这条报道被删除。

    8月1日,封面新闻记者发现,在b站“首页”“热门”板块已看不到该视频。

    不过,工作人员称,网上报道信息不实,未对视频做针对性处理。

    封面新闻记者多次与疑似拍摄者唐先生的号码联系,电话无人接听,短信未获得回复。

    b站首页截图(来源b站官网)

    视频爆火后被质疑信息不实

    拍摄者称每个字都是真的

    这条爆火的视频7月25日发布于b站,之后迅速出圈在各大社交平台刷屏。发布者“衣戈猜想”表示感觉不可思议。

    “衣戈猜想”从2020年11月开始在b站上传视频作品,目前一共发布了36条,内容涉及历史、文学、社会问题。在《二舅》之前,大部分视频观看量在100万以下,其中一条关于高考作弊的作品浏览量1400多万,一条关于洗钱的作品浏览量800多万。目前,《二舅》这条视频浏览量已达3700多万,之后一条回应走红的视频,浏览量800多万。

    《二舅》走红后感动了千万人,多家媒体刊发报道称赞“二舅”的坚韧和乐观。因为视频中全程是拍摄者的旁白,主人公“二舅”未发一言,网友们呼吁让“二舅”开直播与网友互动。

    在大量的留言评论中,也有不少网友开始对其中一些细节产生了疑问。比如片子开头,旁白称二舅的老房子的房龄比美国建国历史都长,网友认为墙上的红砖是近代产物;二舅因为发烧在屁股打针导致残疾,原因是否属实;二舅办不下来残疾证去北京的时间与我国残疾证出台时间对不上;二舅有多个兄弟姐妹,是否只有他一人赡养老母亲等。

    也有网友认为,视频是个人拍摄家庭成员的生活,并非新闻和纪录片,不该纠结这些小细节。

    拍摄者曾称“每个字都真实”(来源中国日报官方微博)

    “衣戈猜想”连续回应,称视频走红并不是自己拍摄得多好,而是“二舅”活得好;不希望“二舅”像祥林嫂一样在镜头前反复诉说苦难,扯着嗓子卖“抽纸”,这样不酷;越来越多人知道“二舅”,让他感到不安,“二舅”和老母亲已经被他的女儿找理由接走,暂时离开村子。“衣戈猜想”曾通过媒体发声,称视频中“每一个字都是真的”。

    7月31日晚,b站工作人员告诉封面新闻记者,网传“视频因不实信息被撤销推荐”的信息不实,未对视频作针对性处理。

    已经删除的报道截图(来源微博)

    亲属逐一回应“存疑细节” :

    他们想说什么就说吧

    封面新闻记者采访视频中的“大姨”时,她介绍了一家人的情况。

    “二舅”有姊妹五人,三个兄弟中他排行老二。大姨是他的大妹妹,他们还有一个小妹妹。拍摄者“衣戈猜想”是小妹妹的女婿,是“二舅”的外甥女婿。

    姊妹五人都住在本村或者邻村,“二舅”因为身体残疾留在老母亲身边,母子俩相互照顾。大姨平时回娘家,会帮忙做大扫除,把全部的衣服、被子换洗一遍。近几年,老母亲和“二舅”年纪大了,姊妹五人轮流照顾母亲,视频拍摄时老母亲是跟着“二舅”生活。

    视频中提到的“当兵的堂弟”在接受采访时说,二舅去北京找他,是让他帮忙找找大医院,看看腿还能不能治,后来因为没钱,二舅在北京玩了一段时间回村。他不记得“二舅”当时是否跟他提过残疾证的话题。

    他说,“二舅”住的老院子,具体的修建年代不清楚,但他小时候,他的爷爷和父亲叔伯四五家人曾一起住在里边。

    村里目前只有一些老人和孩子。一些老人对“二舅”家的情况并不了解,但老人们都知道,“二舅”是打针之后腿残疾了,年轻时自学了木工、画画和部分泥瓦技能,在周边村里打家具,给新房子掏窗户、画装饰挣钱,爱开玩笑爱抽烟。老人们说,视频里拍的是真事。

    视频走红后,有医生发声认为“二舅”当年得的是小儿麻痹症,没有及时治疗。媒体采访当年的乡卫生院,被告知了同样的说法。

    当地市残联告诉封面新闻记者,“二舅”属于三级残疾,视频中提到的关于办理残疾证的时间在30多年前,当时还没有残联;2009年为“二舅”办了残疾人证,2019年为他换发了新证件。

    大姨介绍,当年村里人也是说“二舅”得了小儿麻痹症,家里人和“二舅”对这些都不懂,这些年也都没怨恨过什么。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